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问问经典 > 女主跟黑化男配he了温阮,爸爸开了小丫头的包

女主跟黑化男配he了温阮,爸爸开了小丫头的包

2020-12-06 23:24:28博名知识网
秦振忍不住笑了。程璐阳被她的笑声吓了一跳,突然不说话了,然后犹豫着问:“是吗.不生气?”“当然生气了!”秦振斩钉截铁地说,她听到程璐阳低声骂*了,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但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来赎罪。”“秦振你真会蹬我鼻子上脸!大叔,我什么时候

秦振忍不住笑了。

程璐阳被她的笑声吓了一跳,突然不说话了,然后犹豫着问:“是吗.不生气?”

“当然生气了!”秦振斩钉截铁地说,她听到程璐阳低声骂*了,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但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来赎罪。”

“秦振你真会蹬我鼻子上脸!大叔,我什么时候用人性卑微过自己了?我告诉你,你是第一个,所以不要在那里,好吗?”程璐阳又提高了声音,但很久没有听到电话那头的回答,很快就变弱了。".我该如何弥补呢?”

女主跟黑化男配he了温阮,爸爸开了小丫头的包

秦振默默地笑了笑,弯下腰靠在阳台上。杨杨应该改名程傲娇或者程傻逼!

“我还没想过。我想想就告诉你。”秦振看着雨声滴答的夜晚,声音突然变得柔和。“去睡吧,时间不早了。”

程璐阳哼了一声。“半夜醒来,说了几句话就想挂电话。开什么玩笑?”

秦振惊呆了。“你不是说还没睡吗?”

“我——”程璐阳愣住了,最后很自信地说,“你把我吵醒了。我一定是熬夜了。也许我在梦游,在和你打电话?”

秦振打了个喷嚏,马上问她:“你现在在哪里?”

“在阳台上。”

“难道你不知道冷却吗?外面在下雨,你不知道吗?晚上在阳台干什么?”他忍不住冲她吼,“我说秦振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它一直让人担心。你是不是觉得别人太闲了,活该一直和你说话?”

“程路阳。”秦的声音真的很柔和。

“为什么?”程浏阳没好气,凶得要命。

秦振笑着问他:“你担心我吗?”

女主跟黑化男配he了温阮,爸爸开了小丫头的包

“胡说!”

“那如果我不听话,继续站在这里,然后请你放过我,走开。你是什么心情?”

“我要冲过去,消磨你的心情。”

“没错。你叫我滚出你家,少管闲事,我就是这个心情。”

程浏阳突然哽咽了。

秦振的声音似乎来自很远的地方,温柔而尴尬。“你关心我和我以同样的心情关心你。如果你想让我听你的,不要乱动我的身体,那么你必须答应我。以后有什么事,不要拒绝我的关心。”

"……"

“你说我们是朋友,所以朋友之间的感情应该是相互的,而不是单方面的。更何况有些事情是两个人分享的,总比一个人牵着你走好吧?”

程浏阳站在落地窗前,听着秦振从容的声音,甚至还有呼吸,心里有一个角落是那么的柔软。

屋内灯火通明,窗外夜色温柔,连扰人的秋雨也变得美丽。

良久,他弯下嘴唇,低声说:“是的。”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个小剧场——

荣哥:大泼妇动心了,没意识到是因为智商太低。`!

女主跟黑化男配he了温阮,爸爸开了小丫头的包

大便宜:灵魂脆弱,显然是因为神经太粗!凸的原因是什么?因为智商太低?

荣哥:所以你的神经厚到人类无法想象?_

大便宜:对,跟我家的骄傲一样厚。我的姐妹们要尖叫了!

……

于是,经过这一章,荣哥被大泼妇伤害,顺利上了王宝叔叔的车,因为黄宝在派出所被抓了。

甄珍:我终于写了一个小剧场。为什么没有女主角?【哭晕在厕所。】

方凯:怎么,真巧,你也在厕所里?【蹲在马桶后面躲避大廉价野兽派的歌声,小助理抬起头来,高兴地哭了。】

-变态剧场的结尾-

好吧,我承认这根本就不是传统剧场哈哈哈,我就是想调戏大贱货,女主跟黑化男配he了温阮没错!

我们每次双看,第一次看的消息总是很难过,一切都去上一章的姐妹纸绝壁补复习,一个夏天也不会长痘!皮肤白如雪,没有晒黑!

这一期没有暗号==,意味着双交换结束的人一塌糊涂,要期待大家的原创!

PS:发现那贱人还有话题楼层,哭瞎了!可以给我建一些主题建筑!建一些怎么样?比如一个姐妹纸说了一句搞笑的话,你可以在下面调戏!难道你这种风骚美女爱用这种伎俩调戏!

来,调戏个话题楼!(* ~

第39章

第39章

那天晚上,两个无话可说的人打了很久的电话。

程璐阳问她:“是肚子疼睡不着吗?”

这时候秦振已经钻进被窝,低低的应了一声,脸上还是有点发烫。

这是什么?每次我例假来了,他都参加。

程璐阳说:“你睡觉了吗?”

“嗯。”

“被子?覆盖了吗?”

“嗯。”

“那好,你可以先这样睡。”

秦振很好奇。“那你呢?”

“你睡我就睡。”程浏阳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躺下,顺手从茶几上拿了本书,“你睡不着吧?然后我就看书,等你睡着了再挂。”

“大哥,你在浪费话费吗?”秦振有黑线。

“你关心我!”程鲁阳笑了。“好的,和你一起睡。想说就说吧。我在听。”

秦振的心扑通扑通的,有一种温暖的情绪在胸口发酵,看着就要散开。

她一直知道,程璐阳是一个外表陌陌,内心却一丝不苟的人,但当他毫无保留地给她这样的温柔和体贴时,她心里觉得很复杂。

是开心,是喜悦,是不安,更是紧张。

她在枕头上休息,听着那边偶尔爸爸开了小丫头的包传来的翻页声,再也睡不着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低声叫道:“程鲁阳?”

“还没睡?”他问她。

“我睡不着。”秦振翻了个身,就这么鬼睡电话!“或者你给我读你在读什么书吧?”

程陆扬哼了一声,“就知道使唤我,好吧,大爷我今天心情好,你等着!”

他还装模作样清了清嗓子,秦真也就洗耳恭听,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料到,他一开口竟然会是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

“Everybody in our family has different hair. My Papa\\\'s hair is like a broom, all up in the air. And me, my hair is lazy. It never obeys barrettes or bands.”

……

“But my mother\\\'s hair, my mother\\\'s hair, like little rosettes, like little dy circles all curly and pretty because she pi in pincurls all day……”

秦真已经很多年很多年不碰英语了,哪怕这一段其实很简单,她也只能听懂个大概。可是程陆扬的声音低沉悦耳,像是来自遥远的星星,带着璀璨的星光和温柔的光辉。

女主跟黑化男配he了温阮,爸爸开了小丫头的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