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问问经典 > 不要我不要怀你孩子,忍一下进去了就不疼了

不要我不要怀你孩子,忍一下进去了就不疼了

2020-12-06 08:51:42博名知识网
兰老师说:“这是我们新昌的处事方式。当我们决定与哪个作者合作时,我们会相信他,也希望你能以这种方式安心地写作和修改。我们新昌出版社是台湾图书租赁市场最大的出版社,每年出版几千本书,你不用担心稿费。稿费的支付方式是这样的。每次交两篇稿子,都不

兰老师说:“这是我们新昌的处事方式。当我们决定与哪个作者合作时,我们会相信他,也希望你能以这种方式安心地写作和修改。我们新昌出版社是台湾图书租赁市场最大的出版社,每年出版几千本书,你不用担心稿费。稿费的支付方式是这样的。每次交两篇稿子,都不用等发表。我们会立即支付这两份手稿的稿费。”

“谢谢,谢谢!”这一刻,长弓只觉得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快乐搞晕了。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不知所措。从创作之初到现在,他遇到过读写网这样不靠谱的网站,也遇到过方圆这样的骗子。而现在,他终于遇到了一个靠谱的出版社,多难啊!

四稿,赌一赔三,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一次出版三本传统书籍就能拿到稿费。如果每本书4000元,那就是整整12000元!对于长弓来说,这绝对是一笔巨款,七个月的房贷已经出来了。更何况每交两份稿子之后,就能拿到八千块钱。以长弓现在的写作速度,一个月写两本书是很容易的。再加上他的工资,正常月薪过万,进入高收入阶层。

不要我不要怀你孩子,忍一下进去了就不疼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长弓挂电话的时候,眼里全是水和光。

终于结束了吗,我的低谷?

第48章涅槃重生

从高潮到低谷,再到逐渐走出低谷,这段经历让长弓总结出一段话:人的一生总会有起有落,但一定会有一些只属于自己的机会。抓住了,也许就能成功;抓不到,就只能无所作为。

"你的账户余额是12,632元54分."电话里有一个可爱的声音。

是的,我做到了。兰老师履行了他的诺言。

通过写作,他之前也收到了收入,但那是非常有限的,而且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巨款!这是改变信仰的收入!这也意味着写作真的可以养活他和木子!

这一刻,长弓觉得自己像涅槃重生的凤凰,情不自禁地冲到阳台上仰天长啸。幸好是白天,楼里没多少住户。尽管如此,他还是引起了很多骂声。但是长弓不在乎。这一刻,他太激动了。

对他来说,这笔钱意味着他有了新的收入来源和足够的收入,这意味着他最终可以给木子更好的生活。更重要的是,钱给了他未来的希望和一丝曙光。

从高潮到低谷,再到逐渐走出低谷,这段经历让长弓总结出一段话:人的一生总会有起有落,但一定会有一些只属于自己的机会。抓住了,也许就能成功;抓不到,就只能无所作为。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和勤奋坚持的人。上帝给了他这样的机会,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抓住。他再也不想经历人生的低谷,再也不想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屈辱和痛苦。低谷是考验,低潮像重物压弹簧。当重物有一天被冲走的时候,就注定了这个春天会比其他的春天跳得更高。

不要我不要怀你孩子,忍一下进去了就不疼了

自信重新出现在长弓的眼中,但这一次,自信包含了冷静,失去了青春的骄傲。

“木子,我下班去接你。下午和妈妈请假,早早就走了。”长弓拨通了木子的电话。

“怎么了,长弓?有什么不对吗?”木子听出他的语气有问题,有些担心地问道。

“我们见面时我会告诉你的。不是坏事。放心吧。”

“哦,那好吧。路上注意安全。”

“嗯。”

午饭后,长弓午休去银行,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妈妈。

母亲无疑为他高兴。但是,对她来说,重要的不是那一万两,而是她儿子的书的出版,这意味着她可以骄傲地说:我儿子是作家。

看着妈妈开心的样子,长弓的鼻子酸酸的。在三年的低潮期,受苦的不仅仅是她自己。她母亲太阳穴上的白发明显增多。她不知道自己为自己付出了多少,只是怕自尊心受到伤害,平时也不会说什么。如果这真的是一个机会,你无论如何都要抓住,不能再让你妈妈担心自己了。

“妈妈,我想早点去接木子下班。”长弓对妈妈说。

母亲知道今天对他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去和木子一起庆祝吧。儿子,你是最棒的!”

长弓忍不住走过去抱住母亲,亲了亲她的脸颊。“妈妈,你这几年都在担心我。别担心,我会尽力的。我会一直在店里工作,永远不会走的太远。这三年的低潮对我来说不是坏事,至少你儿子长大了。”

失败不仅是成功之母,也是一个人成长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有真正经历过失败的人,才能深刻理解“不经历风雨如何见彩虹”这句话里包含了多少辛酸和泪水。

不要我不要怀你孩子,忍一下进去了就不疼了

走出商店,上车,坐四站,换乘地铁,直走木子。长弓没有打车,因为他很认真的告诉自己:现在的你远远不够资格。

最终从低潮中走出来,意味着他要朝着另一个目标努力,这也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目标。木子,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再给自己一次下沉的机会。

当木子走出公司大门时,他远远地看到一个背着背包的长弓。她脸上带着微笑,飞快地跑过去,扑进一把长弓的怀抱。

“你今天想怎么接我?不需要写书吗?”木子靠在他的怀里,俏脸得意地问道。她一直是个容易满足的女孩。

长弓笑着抱住她:“今天的更新我已经写好了,就不耽误了。来,我带你好好吃饭。”虽然木子什么也没说,但长弓从她脸上的笑容和眼神可以看出,当他来接她的时候,她真的很开心。

是的,你多久没来接她了?不是因为时间不够,而是因为自卑。我连她的同事都不想见,生怕他们问“你男朋友是干什么的?”。长弓害怕遇到这样的场面,不管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还是他脆弱的低潮,他就是做不到,就像他很久没去过木子家一样。

“你打算吃什么?”木子有些激动地问道,“腌好了,好吗?还是牛肚?”

“去吃披萨吧,你爱吃披萨。”长弓笑了。

木子停顿了一下。“但是披萨很贵。一顿怎么也要近两百元,我们……”

长弓握紧她的手,坚定地道:“就去吃比萨。”

木子没有再吭声,看着今天情绪明显有些怪异的长弓,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他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不成?但她没有问,她知道长弓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哪怕是最落魄的时候,他也不愿意在和她一起出去的时候让她埋单。他总是认为,男人就应该为女人遮风挡雨,就不应该让女人埋单。这种大男子主义在一些男女平等观念强的人眼中是很不屑的,但木子喜欢,她就是喜欢长弓这爷们的一面。

或许长弓有很多缺点,他有时会怯懦、敏感,情绪波动较大。但木子看到的只有他的优点,他有责任感、善良、正直、阳光,最重要的是,他的心中只有她。木子深信,这个世界上永远也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像长弓这么爱她了。所以,无论是什么,她都愿意和长弓一起面对。

很久没有在比萨店这种环境优雅的地方吃过饭了,因为环境好往往意味着价格高,还是几年前长弓收入高的时候,他们才会偶尔出入这种地方。

面对面而坐,两人看着彼此,眼中都不禁流露出一丝怀念,这种感不要我不要怀你孩子觉已经多久没有过了?点了比萨、小食、沙拉,还有柠檬茶,一切都和当初一样,都是木子最爱吃的东西。

“吃吧。”长弓看着木子,眼中满是柔情。

“你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不然我吃都吃不踏实哦。”木子噘着嘴说道。是的,她真的猜不出在长弓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长弓轻叹一声,缓缓低下了头。木子心中一急,赶忙抓住他放在桌子上的手:“长弓,你别急,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还有我呢,再苦再难我们都能一起冲过去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快告诉我。”

长弓低着头道:“信昌出版社同意出版我的书了。”

“啊?”木子有些绕不过弯,只是隐约觉得这似乎不是什么坏事啊。

“他们收了我修改过的四本书,单本稿费四千元,押一付三,付了三本书的稿费给我。”长弓缓缓抬起头。

木子愣愣地看着他:“那是多少钱?”

“一忍一下进去了就不疼了万两千元人民币。”长弓脸上终于绽放出了大大的笑容。

Chapter49 一百颗心

这一晚,格外痴缠。长弓终于没有写书,这一晚,他完完全全属于他的木子。床边,是木子用那一百颗“心”围成的一颗大大的“心”。

“你……”木子终于明白过来,俏脸上瞬间浮上羞恼之色,她松开长弓的手,在他手上用力地拍了一下,“你骗我。”

看着她羞恼交加的样子,长弓忍不住笑出声来:“我没有骗你啊,打电话的时候我不就跟你说不是坏事了吗?如果是不好的事情,我哪还有心情和你一起吃比萨啊!”

“真的是一万两千元吗?”木子忍不住追问道,“那他们什么时候给,不会又是骗子吧?长弓,我不担心钱,我是担心,我……”

长弓抓住她的手,握入掌心:“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受到打击。放心吧,这次真的是好事。因为他们的钱已经付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背包递给木子,“我去银行取出来了,都在里面。”

木子下意识地接过背包,赶忙压低声音道:“你带这么多钱出来干吗?要是丢了可怎么办啊?”

长弓摇摇头,微笑道:“不会的,我会看好它们,因为它们还要给你幸福呢。打开看看。”

“在这里?”木子看看周围,有些疑惑地问道。

“嗯,就在这里吧。”

木子小心翼翼地拉开背包拉链,又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注意这边,才将拉链拉大了一些,看向里面。

她惊呆了。

背包内是红红的一片,每一张都是红红的一百元。更重要的是,那不是一张张纸币,而是一颗颗红色的“心”。每一张一百元都折叠成一个红色的心形,放眼望去满是红心,数也数不清。

“我留了两千元,用来改善生活。剩余的一万元,我叠了一百颗心,在这里送给你。每一颗心都代表着我对你一世的爱恋,每一元钱都见证着我们一年的爱情。《大话西游》里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一百颗心!一百世!一万年!

这顿饭木子是一直抱着那个背包吃的,她把双肩包反背在自己胸前,背包很轻,但在她心中很重。那里面装着长弓一百世的心,这已经不再是钱,而是他们的爱情。

这顿饭木子吃得特别开心,开心得有泪水掺入柠檬茶也不自觉。长弓也特别开心,尽管这一万元他们永远也不会花掉,但那都不重要了。他已经找回了信心,看到了曙光,他会用尽一切力量冲入黎明,沐浴在阳光之下,带着他的木子。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这一晚,格外痴缠。长弓终于没有写书,这一晚,他完完全全属于他的木子。床边,是木子用那一百颗“心”围成的一颗大大的“心”。

这,见证着爱情,也见证着全新的开始!

不要我不要怀你孩子,忍一下进去了就不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