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问问经典 > 有跟儿子做过的么,三人开始一起揉捏她

有跟儿子做过的么,三人开始一起揉捏她

2020-11-30 09:46:32博名知识网
罗定捂着嘴角有些无语,这丫头.“我打扰你了吗?”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他们两个一跳。罗定突然想起来,他不是为了不制造歧义而故意关门的。他抬起头,站在角落里。是段秀波。“对,对,对。”艾玛转身拿回酒瓶和酒杯,用抱怨的语气说:“那你为什么要说话?”段秀波笑着对她说:“对不起。”“你喜欢喝酒吗?”艾玛将酒瓶贴近段秀波一些。尽管有些莫名其妙,段秀波还是实话实说:“还不错,我很喜

罗定捂着嘴角有些无语,这丫头.

“我打扰你了吗?”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他们两个一跳。罗定突然想起来,他不是为了不制造歧义而故意关门的。他抬起头,站在角落里。是段秀波。

“对,对,对。”艾玛转身拿回酒瓶和酒杯,用抱怨的语气说:“那你为什么要说话?”

段秀波笑着对她说:“对不起。”

有跟儿子做过的么,三人开始一起揉捏她

“你喜欢喝酒吗?”艾玛将酒瓶贴近段秀波一些。

尽管有些莫名其妙,段秀波还是实话实说:“还不错,我很喜欢。”

“哦~”艾玛有些生气地对他说,“但我是个挑剔的杯子。”

她摇摇摆摆地走开了,碎花连衣裙的弧度很美。段秀波目送她离开,锁上门,低头拿着自己带来的酒瓶回到房间。

罗定遇到这样的场面,很尴尬。他们有的不好意思面对段秀波,自己做自己的事,把带来的浴袍叠好:“你带了什么?”

段秀波没有回答。当被问到第二声时,对方如梦初醒般抬起头,脸上的笑容明显比艾玛浅。

“哦。”他的精神似乎有点走神,语气也很淡。“这个。”

“老干妈?”看到瓶子上美丽迷人的女士,罗定突然笑了起来,伸手接过来。“我来的时候,我说我会带来的,方圆,他忘了……”

段秀波没有把瓶子递给他,而是拿了回去。他朝罗定走了几步,直到把对方推到一个角落。

他低下头,从上到下盯着罗定的嘴唇,嘴唇越来越烫,越来越直。

罗定的心渐渐变得胆怯起来,他一时哑口无言.你……”

有跟儿子做过的么,三人开始一起揉捏她

段秀波的手慢慢抚上脸,大拇指交叉在唇边,落在嘴角。

他的嘴唇蠕动了两下。他不知道自己是分心了还是抑郁了。总之他的眼神又飘然了:“口红。”

哦!

罗定赶紧把自己擦干净,说到底,那是艾玛的口红。他不会头痛。他以为段秀波看到了刚才的一幕,不知道该不该解释。解释会越来越黑暗。他只能忍着:“国情不同,这里的女孩子真的很热情。”

段秀波舔了舔嘴笑了笑:“艾玛很漂亮。这个剧组一半以上的男人都对她有想法。”

“还是美国甜心?”罗定干笑一声说,“我看那乌肯定喜欢她。你对她有兴趣吗?”

“意思是?我?”段秀波想撬开罗定的头,看看里面是什么。刚才的一幕真的让他很受打击。抱着讨好罗定的想法,我回房间拿了个辣酱。回头一看,我吻了剧组里最美最迷人的女主角。

艾玛的魅力只有顺从的追求者才能知道。罗定多大了?你见过多少女人?国内氛围一点都不开放。女人就像沾满露水的含苞待放的桃花。他们一从粉嫩的桃花林踏入花期的牡丹园,看到许多粉红色,就突然接触到这么美的景色,又有几个人能抵挡得住诱惑?

段秀波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他觉得不该插手罗定的个人感情,心里酸酸的慌,不是滋味。

搓手指,手指肚上的油性口红还在。刚才罗定嘴上的红色触感真的很刺眼。刷嘴唇时那种饱满丰富的感觉,如果用嘴唇和舌尖去品尝,会是什么样?

越想越生气。

“呵呵,我对她有兴趣.我聪明就不碰她!”段秀波的语气突然沉重了起来,“我下午警告过你,剧组里有多有跟儿子做过的么少人喜欢她,那就有多少人会反对你!还有,你为什么开门?”

“因为我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罗定很尴尬,段秀波也说好像要主动,这个年纪的人加冕都会觉得委屈。

有跟儿子做过的么,三人开始一起揉捏她

段秀波似乎很累。沉默了很久,他摇摇头说:“我不是故意对你吼的。我今天很累。总之注意自己,我先回去休息了。”

他拿着酱瓶,先朝玄关走去。当他的手碰到门把手时,他又反应过来,把瓶子放在衣柜的架子上。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罗定快火了,有一种委屈被最亲近的人质疑委屈。段秀波不加区别的指责态度让他很受不了。另外,刚才艾玛的强吻让他很尴尬,让他对以后如何像往常一样和艾玛相处感到很无奈。他还是洗不完澡。

开着所有的灯,他盘腿坐在床上,一边看三字经,一边刷微博。

虽然他的手机就在手边,但他一直不喜欢社交软件,点击的机会很少。

姚出国没多久,就已经感觉生老病死,时差。在中国这个时候,是早上,刷微博的人不多。主页上的大部分新评论花了几秒钟才刷新一条。

粉丝们的各种热情赞扬让他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些。曾经的“朱富支持俱乐部”,更名为“罗定支持俱乐部”,一直牵手,评论被大量赞到顶。

对方的名字罗定,已经可以记住了。你点微博的时候,这个粉丝也早过了五位数,恐怕已经成为饭圈里有话语权的人物了。第一页就下来了,全是和罗定有关的消息。罗定想了想,但她还是暗中盯着她。有时候,他也需要了解一些饭圈的最新动态。

刚显示关注度,首页又出现了一条新的微博。

刷新后,原来罗定支持协会转发了亚历山德罗的新微博,是另一个熟人。

亚历山德罗说:“我的心塞满了,睡不着。”

罗定支援协会说:“碰,怎么了?”

这也成了大事?

罗定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点击亚历山德罗的主页。吼!顶级微博有四位数评论!

点开微博大图,罗定也有咳嗽的冲动——低角度拍摄,凳子上,地上,厚厚的,都是,都是罗定的EP。

这里至少有几三人开始一起揉捏她千个。关键是亚历山德罗有图的脸还是很冷很高,他也没有做告别的手势说什么。

评论里他说再见,随便找了土豪、炫富、大讨大腿的话。  粉丝圈中晒专辑的就是体面,这位的人气已经跟“罗定后援会”快差不离了,新微博一条心塞,底下评论刷刷刷就好几条。

  罗定后援会:“大大怎么了?”

  我撅腚比天高:“心塞啥,听歌就不心塞了。”

  我是罗定的花裤衩:“妹子失恋了?”

  我是罗定的白衬衫:“妹子来大姨妈了?”

  ……

  哦,原来是个妹子。

  罗定心想,自己做活动的时候这些土豪妹子一定会出席,到时候签名一定要给她画颗爱心。

  倒回床上,罗定叹了口气,在异国他乡的日子总是孤寂难忍,从前身边没有一个可说话的人,语言又不通,有时候当面被人骂了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只能靠自己。而现在,身边有了一个段修博这样的好朋友,两个人又为这点小事吵架,吵完架的心情比从前被人指着鼻子骂废物还要难受。

  睁眼到十点,房间里忽然响起一阵嗡鸣。

  床头柜的电话响了起来,屏幕一闪一闪的,罗定拿起来一看,觉得十分意外。

  “汤米李”

  这是这位在要到他的电话之后第一次打过来。

  接通知后,听筒里传来呼呼的风声和人喘气的声音。

  “hello?”

  汤米李咬着音说中文:“罗定!”

  “是我。我该叫你汤米李还是李汤米?”

  “随便你。”汤米李说,“我听说你回美国了?现在在哪里?”

  “我在拍摄组附近一个旅馆里,我准备睡了。”

  “嗤――”汤米李似乎很不以为然,“才几点钟,睡什么觉?我知道你在哪了,我现在去接你,快把衣服穿好。”

  “喂!”罗定诧异地坐了起来,“为什么?你来接我去哪里?”

  “把衣服穿好!”汤米李说着挂断了电话。

  压根不给人拒绝的机会,再打过去,对方已经不接了。

  这个心理年龄远比生理年龄要小的青年做事情向来这样,自我为中心又听不得反对意见。罗定被这样一搞,除了顺应他的意思起身穿衣外别无选择,好在他一点都不困,生物钟导致他现在的精神还停留在国内的上午时分。

有跟儿子做过的么,三人开始一起揉捏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