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问问经典 > 总裁的爱奴,和老师在玉米地

总裁的爱奴,和老师在玉米地

2020-11-28 21:07:43博名知识网
他的面部表情与刚才完全不同。苏雨川从一开始就一直被打在脸上,总裁的爱奴而且一直郁闷到了极点。此刻,孟宇峰扇了他一巴掌,让他的怒火完全蔓延开来。似乎他并不孤单。此刻,他嘴角挂着邪恶的微笑,他的脸被阴沉邪恶的老板滋润着。下一秒,一群人直接从外面冲了上来,身着黑衣,全副武装,立刻包围了整个宴会厅

  他的面部表情与刚才完全不同。

  苏雨川从一开始就一直被打在脸上,总裁的爱奴而且一直郁闷到了极点。此刻,孟宇峰扇了他一巴掌,让他的怒火完全蔓延开来。似乎他并不孤单。

  此刻,他嘴角挂着邪恶的微笑,他的脸被阴沉邪恶的老板滋润着。

  下一秒,一群人直接从外面冲了上来,身着黑衣,全副武装,立刻包围了整个宴会厅,为首的那个人直接走到苏雨川身边,即使没有明显的山露水,大家都知道,这里有武器。

总裁的爱奴,和老师在玉米地

  顿时整个宴会厅一片混乱。

  “我的上帝,这是事故的节奏。”

  “这苏思韶怎地敢在西门家宴上胡作非为,大哥岳还在!”

  “而且,这些人显然有武器。我特地来这里喝一杯。也许我会在这里被杀。”

  “不要说话,静静地看着。我希望这不会和老师在玉米地影响到我们。”

  “这个刘怀还在,这个苏思豪太明目张胆了,真不怕被抓!”

  ……

  他抬头看着正在走近的淼淼。“叔叔,我只是来参加宴会的。这是你的款待吗?”

  西门桥捏了捏杯子,“九云,苏侯!”

  “苏雨川!你太放肆了。这是西蒙的房子。你不能随意乱跑!”西蒙咬紧牙关,激动得手指发抖。

总裁的爱奴,和老师在玉米地

  “为什么?你要阻止我吗?到那时,你的西蒙家族将蒙受耻辱。”苏雨川笑得恶老板。

  “过来!”西蒙海外沉声道。

  几人自然是不甘心,但也只好松开苏雨川。

  “是你,是你,不是吗!”孟宇峰看到他能指挥这么多人,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要不是岳清河和王凌希一直抱着她,她早就扑向她了。

  顾华和他之间的距离火辣辣的,只有一米之遥,他正在垂头整理自己肩膀上被捏折的衣服,眼底闪过一丝冷厉,令人不寒而栗。

  “苏雨川,我要杀了你!”虞梦风忍得太久了,一想到这件事可能跟苏雨川有关,恨不能把手伸上去。

  “我?”苏雨川轻笑一声,也不打算继续掩饰,“你有没有注意证据?我杀了他?证据在哪里?”

  他一步一步朝孟宇峰走去,仿佛踩在了冰上。他的眼睛阴沉而神秘。他让人浑身不舒服,仿佛被一把锋利的冰剑包裹着,让人不寒而栗。

  “你来吃饭的时候,如果你想喝酒,我会陪着你!”西蒙张开嘴,挡住了孟宇峰的去路。

  “你……”苏雨川哈哈大笑,“你和淼淼不配!”

总裁的爱奴,和老师在玉米地

  西蒙气得心如刀割,手指紧握,手臂微微动了动。

  “他不配,我配!”一个老人的声音又重又冷。

  当他们转过身来时,他们看到一个头发灰白、穿着长衫的老人拄着拐杖,向前疾走。饶的眼睛有点浑浊,但很锐利,后面跟着一群全副武装的黑衣男子。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冷得令人心悸.

  军队向前推进,咄咄逼人。

  “哥,现在是什么情况?我靠,黑社会战争!”楚言拿着杯子,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这真令人兴奋。”

  “这位爷爷是谁?他老了还这么有活力!”

  “你不看吗?”楚猛把清酒塞进喉咙。"那些人衣领上的纹身。"

  双方,突然形成了对抗,楚炎已经不激动了,哪里有空关心什么衣服领口,此刻定睛一看,却看到一个“苏”。

  “苏家?家人?”楚言吓坏了。“我去,不会是他爷爷。来照顾你的家人。”

  “小偷真让人兴奋!”

  "我想制作一个视频,并发送一个朋友圈!"楚炎说着拿出手机。

  “玄陌怎么会受得了你!”楚猛按住他的手。“我想你想被他们筛选!”

  **

  此刻,苏老头拄着一根领头的拐杖,已经快步走了进来,灰色的便衣,灰色的太阳穴,一串珠子在他脖子上擦着发光,简单而朴素。

  那根带有龙身装饰的拐杖诞生了,带着凛然的气息,冰冷而涩的眉眼,锋利而锐利的边缘,微微捏紧的嘴角,还有一层淡紫色。

  “爷爷,你为什么在这里?”苏侯急忙走过去,“你是身体不好,还是……”

  “如果我不来,我想你会瞒着我直到你死。外面发生了这么多事,你一个字都不知道!”苏老爷子盯着苏侯。

  这是他第一次生他的气。

  苏侯垂着眼睛不语。

  “苏雨川,你打算什么时候胡闹?”苏老爷子走了过去,一脸凝色。

  苏雨川只是笑了笑,眼神中充满了嘲笑。

  苏老心里一紧,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走过去,甩手就是一巴掌,“闹够了!”

  “不够!”苏雨川突然爆发了,整个会议大厅都能听到针的声音。

  “不够,这怎么够!苏侯不明白你在背后做了多少肮脏的事情。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指责我这样是你的责任!”苏雨川的眼神冰冷而狰狞。

  “你这个邪恶的家伙!”他举起拐杖,直接向他挥手。

  苏雨川受到了突然的打击。下次拐杖掉下来时,他伸出手抓住它。

  “你打够了吗?”苏雨川不知道力气从哪里来,突然一把抓起拐杖,向前一步,直接靠近苏老头。

  “苏雨川!”苏侯想上前阻止,却被苏老爷子推到了一边。

  “你到底想要什么!”苏河竖起锐利的眼睛。

  “苏佳,与歹徒勾结,贩卖和走私,还有漠视人命……”苏雨川冷冷一笑。“说这些都是令人发指的。你现在在这里穿什么?”

  “你儿子走私,你不知道吗?都说父亲活该,要不是你的纵容,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我们有四个兄弟,你不要在这里冒充好人,对,你保护好苏侯,说什么对不起他妈!”

  “如果你当时约束了你的儿子,为什么会有兄弟自相残杀的悲剧呢?造成这一切的不是别人,正是你!”

  苏雨川的每一句话都很重,抬手狠狠戳了一下苏老头的胸口。

  “你年轻的时候,是个马匪,不顾人命。你犯下了各种罪行。你是个父亲,不能约束你的儿子。作为一个氏族的首领,你不能控制自己的氏族。你不值得所有人的尊敬!”

  “是的,我不是好人,苏雨川。我冷酷无情。但是你呢,你不自私和残忍吗?我是被你训练的。当我变成这样的时候,我已经向你学习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上帝不接受你了。只是想让你看看我是如何毁了苏家,眼睁睁看着你的儿孙一个个离开你!”

  “让你死?”苏雨川冷笑道。

  “这没有出生那么痛苦!”

  他的手指戳在他的胸口,每一个字都刺痛,就像一根鞭子狠狠抽打着他的心。

  苏雨川真的能看透一切,而且每一句话都直奔主题。

  所有在场的人都完全傻了眼。

  苏老爷子的身体摇摇晃晃,如果不是苏侯及时扶住,恐怕他此刻已经倒在了地上。

  他喘着粗气,伸手捂住胸口,头痛得像要裂开一样,他的心一阵疼痛,一股鲜红的血从他的嘴里溢出。

  “爷爷!”苏侯大惊失色。

总裁的爱奴,和老师在玉米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