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问问经典

唔啊呜啊好棒爸爸,抵到敏感点一直撞高H

2020-11-22 02:48:40博名知识网
而就在这时,路口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自行车刹车声。因为“急事”急着回去的梅清决定放学后抄近路。结果,她只是骑到这条小路的十字路口,看见了.泽田纲吉和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孩接吻,看起来他们很亲密。更重要的是,这个女生……不是情侣照片里他亲口承认喜欢的女生!双方就在几步之外默默对视,气氛颇为惊讶。不知道情况的

  而就在这时,路口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自行车刹车声。

  因为“急事”急着回去的梅清决定放学后抄近路。结果,她只是骑到这条小路的十字路口,看见了.泽田纲吉和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孩接吻,看起来他们很亲密。

  更重要的是,这个女生……不是情侣照片里他亲口承认喜欢的女生!

  双方就在几步之外默默对视,气氛颇为惊讶。

唔啊呜啊好棒爸爸,抵到敏感点一直撞高H

  不知道情况的平平眨眨眼,看看轮廓,又看看路口那个骑自行车的女孩。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梅清留下了一句话,然后走了另一条路骑走了:

  “喂,人渣。”

  籍刚:“…”

  正当刚济考虑要不要追上去解释的时候,又传来“咦——”的一声,只看到骑了几步突然掉头往回走。

  “哎,莆田,推荐一部根据溢出制作的游戏改编的动画。”梅清板着脸说道。

  籍刚有些胆怯地问道:“是的.什么事?”

  梅清.《日在校园》。”

  ……

  虽然有点毁了,但是和自己的急事比起来也不算什么。梅清只是骑着一辆普通的自行车以极快的速度飞回了阿笠博士在米花镇的家。

唔啊呜啊好棒爸爸,抵到敏感点一直撞高H

  院子的门没锁,很好,拿钥匙开门省了她的时间。

  一路冲进院子,停了下来,准备打开一楼的门,然后.钥匙在哪里?

  静下心来,静下心来,仔细回忆今天拿钥匙的经历,早上出门在玄关换鞋,先把钥匙放在侧柜上,然后……然后她直接出门了。

  好了,记忆结束了,结论是.她的钥匙在房子里。

  敲了几下门,发现和格雷元不在家,低头看了看手表指示的时间.该死,都快来不及了。

  迫不及待的等着两人回来,梅清决定走到房间的一边,准备从一楼客厅的窗户直接进去。

  动作相当灵巧地穿过墙的支点跳了起来,直接扒在略高的一楼窗台上,但窗内用来锁窗的暗钮被压住,窗户打不开。

  只是在想怎么办.

  “小偷!果然,小偷在砸窗户,小兰!”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尖叫的女声。然后,梅清没有任何思考,依靠着已经成为身体本能的警觉和反应,继续一只手拎起窗台,另一只手抓住突然直接向她袭来的攻击。

唔啊呜啊好棒爸爸,抵到敏感点一直撞高H

  “很危险,小姐姐。”梅清转过身来,看着她身后的高中女生,仍然抓着对方的脚踝。

  完全,动弹不得.对于这个认知,毛利兰一时间有些惊讶。

  今天,她最初要求铃木园子定期打扫工藤屋。结果到了这里,她看到工藤府对面阿笠博士家的窗户下有个人影鬼鬼祟祟地刮窗户,下意识地以为是小偷。

  结果,当她立即冲上去抬腿侧身踢去制服小偷的时候,对方连头都没回就抓住了她赤裸的脚,动作准确,力道非凡。现在她光着脚连挣扎都不会了。

  旁边的花园彻底傻眼了。“不,你不能,你甚至不能制服小兰……”

  你知道小兰的空手道是关东赛冠军!

  梅清眯起眼睛看着小兰,他的嘴唇微微勾着,然后一丝不挂地沿着对方的脚走了上去。他摸了摸白皙修长的腿,擦了擦油:

  “哇,感觉真好。”

  小兰顿时脸红了,赶紧把腿放回去.总有一种被登徒子猥亵的感觉!

  看着少女的模样,拥有一颗成年人的黑心的美好不再是互相调侃。微笑后,另一只抓着窗台的手松开了,跳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我看到背着书包显然是刚放学的柯南跑了过来,连忙挥手用带着奶的小孩子的声音喊道:

  “小兰姐姐,梅清姐姐,别打了!”

  就在拐角处走过来的时候,他远远地看到梅清和小兰似乎有些冲突,他们似乎已经开始合作了,这让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他平时不担心小兰的身手,还是应该担心被打的人。但是,如果对手是前Comsubin王牌战士、前意大利军事安全情报局特工浅川春米,那就太惨了。

  “柯南.这个人,她是.”小兰不解地看着跑过来的柯南。

  而美女则是柯南那种故意装出奶声奶气激动得浑身鸡皮疙瘩的样子。

  柯南很快编了一套说辞:“啊,这是浅川梅清的妹妹,在地光中学读初二。她.她是阿笠博士朋友的孩子。她目前住在阿笠博士家,最近才进来。所以小兰的姐姐和紫苑的姐姐从来没有见过她。”

  误会解除了。梅清低头看了看手表上显示的时间后,“哦,太晚了!”

  我歪着头,正好看到房子外面墙上嵌着的水管,又抬头看了看.……幸运的是,二楼的窗户是开着的!

  梅清立刻扑倒在地,直接沿着水管爬了上去,她的动作非常灵巧,三两下后就爬到了二楼,然后她跳了下去,转身从二楼的窗户翻了进去。

  对于这一系列难度系数高的动作,下面一群人表示很害怕。

  花园令人难以置信地指向变成窗户的美景。“她,她,她其实……”

  柯南苦笑,想绕场一周。他绞尽脑汁,不得不编造一个无法说服自己的理由:

  “因为,青.梅清姐姐,她曾经是日本青年体操队的成员,所以她的四肢非常灵活,哈哈哈哈。”

  .该死,旭川梅清这家伙,为什么不在这个时候保持低调!

  ……

  柯南走进阿笠博士的家后,她看到梅清坐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着急?”看到梅清忧心忡忡的样子,柯南也非常紧张。

  梅清指着电视屏幕:“当然是这个。”

  柯南立刻走到电视机前,以为是让他看一个可能与黑人组织运动有关的大新闻,立刻绷紧了神经.然而他看到的是《CRISIS公安机动搜查队特搜班》?

  “你.你所谓的‘急事’,是这样的吗?”柯南很希望能听到否定的回答。

  梅清郑重地点点头。“当然,这是小栗旬的新戏。每一集我都在电视前准时不停地追。”

  柯南:“…”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现在的270处于直接身体收缩的状态,常年战斗留下的疤痕在身体收缩后也会存在,而且肤色也是十年后身体的肤色,和第三章没有经历太多的27具身体不同。

  第八章考试的小事

  对于一个学生来说,他的学习生涯中一定有一件事是绝对必要的,并且会贯穿——考试。

  教室里异常安静,只听到上面写着答案的钢笔“唰唰”的声音和监考老师不时来回巡视的踱步声。

  置身于这种氛围中,梅清有点梦幻……我最后一次老老实实坐在教室里答题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唉,当学生太多年了,感觉有点疏远。

  我一手托着腮,一手拿着桌上的卷子,带着一种伤心地看着考题。

  像大多数其他初中生一样,她更喜欢上课而不是考试日。只是她不怕考试,但是如果去上课,她只要坐在那里空着脑袋休息就行了,但是如果去考试,写起来就太麻烦了。

  更让她困扰的是这篇论文要回答多少问题?

  当然,从难度来看,这种普通初中的试题真的太低了,给她带来任何思考的乐趣。然而,这就是问题所在。她不想高调直接拿满分,这不符合普通女初中生把满分扔进人群的心理。

  但是直接交白皮书不太好.好吧,我们就故意一个一个的回答对错,这样对错问题就平分了。

  懒的写论文,因为太无聊,听听周围人的声音。

  同桌的池思班长.嗯,不管是笔尖滑动的频率,还是笔力不变,可以看出这些问题对于据说常年占据成绩榜第一的学神来说,压力为零。如果不出意外,这次第一名又是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