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问问经典

列车情缘全文阅读,口述我和闺蜜互慰过程

2020-11-08 00:43:54博名知识网
宋关斜眼看着蛋王:“你在说话。”蛋君半天没说一句话。他热泪盈眶,终于吐出一句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宋关:“…”宋关扶了扶额头,叹了口气:“我就知道……”喃喃了这句话后,我转头看着蛋王。“那我再跟你商量事情?”蛋君:“?”宋关很真诚地坐着:“你介意让我吃饭吗?”蛋王:“?”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代引路人,蛋王,卷着圆圆的蛋身,被宋关追杀,在太空中抱头鼠窜。因为内心很空虚,它不敢像当初那样

  宋关斜眼看着蛋王:“你在说话。”

  蛋君半天没说一句话。他热泪盈眶,终于吐出一句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宋关:“…”

  宋关扶了扶额头,叹了口气:“我就知道……”喃喃了这句话后,我转头看着蛋王。“那我再跟你商量事情?”

列车情缘全文阅读,口述我和闺蜜互慰过程

  蛋君:“?”

  宋关很真诚地坐着:“你介意让我吃饭吗?”

  蛋王:“?”

  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代引路人,蛋王,卷着圆圆的蛋身,被宋关追杀,在太空中抱头鼠窜。因为内心很空虚,它不敢像当初那样直接用空间力量将关紧,所以蛋君只好边跑边哭,一边颤抖着喊着“宋关,冷静点,别冲动”。

  说句心里话,其实蛋王并不是很介意被打,只是还在襁褓中,壳很脆弱。如果坏了,一切都不好,我还是得避开宋关。

  很难等到红莽的传送阵出现,蛋王跑的满是蛋壳,上面全是湿漉漉的水渍。我不知道这是它的汗水还是它的泪水。

  其实宋关不用打蛋王,只是很不爽,就想办法吓唬人。

  红光飘起,传送阵打开,透过光环图案,三尺之外的蛋王知道自己安全了,趴在地上,看着即将被传送走的宋关,却和蔼地说:“宋关,如果剧情需要,如果非要用小袭打,这一次,小袭jj一定不能倒!”

  宋关:“…”

  滚滚!

列车情缘全文阅读,口述我和闺蜜互慰过程

  【系统讲解模式结束,希望在指导的帮助下解决玩家至今未理解的所有问题】

  【下一场比赛即将开始,请做好准备,现在进入倒计时阶段——】

  [五.】

  [四.】

  [三.】

  [两个.】

  [1.】

  当意识和知觉一起恢复时,宋关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冷。

  全身都被水包围着,天寒地冻。

  宋关冷得直发抖,睁开眼睛,这次真的看到了自己的屁股。

列车情缘全文阅读,口述我和闺蜜互慰过程

  从水底向上看,光影被水波摇动摇摆。水色给图像一种扭曲感,光影交错,破碎而圆润,澎湃而飘逸。

  但是,如果看的人被冻成狗,那就没有意义了。

  宋关觉得好冷,想逆流而上。他发现此刻他的视野异常开阔。他还发现自己在水里扑腾的姿态似乎和正常人游泳的姿态不一样。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能在水里呼吸。只是寒冷的天气让他一时想太多了。虽然他发现了异常,但此刻最重要的还是离开人被冻成冰的地方。

  “砰”。

  宋关以为可以一路畅通无阻地浮出水面。结果,当他离水还有一段距离时,他被挡住了,撞到了厚厚的冰上。

  “哎哟……”

  巨大的撞击声掩盖了宋关潜意识里的痛苦,所以他并没有发现此刻他的声音与电视里播出的小兽的声音如此相似。水面上方是连续的冰面,是宋代从未见过的透明外观,就像窗玻璃一样。它一路游到宋朝,没仔细看。其实仔细看就能分辨出来,于是他以如此迅捷的姿态撞上了冰面,痛得大叫起来。

  尼玛,怎么冻僵了?

  爪子破不了密封的冰,因为太冷了,宋关急于在冰上找到出口。幸运的是,他这次很幸运,这个出口让他很快找到了,但是冰太深了。裂口打开后,似乎是一口透明的深井。

  宋关浮在水面上,用爪子爬上了一边的冰面。冰对他来说太大了,就像一堵无法翻越的冰墙。他把爪子放在冰墙上,思考如何爬上去.

  啊,对,爪子。

  宋关:“…”

  宋关岭一团糟。

  为什么是爪子?为什么是爪子!

  他的手呢?

  再低头一看,顿时整个人更加不好了。

  他的腿都没了!四肢全部变成爪子!救命啊!这条蛇尾巴是什么?

  宋关被自己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这个事实震惊了。也是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一个清脆的孩子的声音对他说:“喂,你怎么还不上来!”

  话音落下,一根绳子垂在他面前,孩子的声音继续:“上来吧,你呆在下面,不冷吗?”

  宋官正神情恍惚,他真的觉得很冷,所以听到闻言,他下意识地伸手.哦不,他伸出爪子,抱住绳子,然后他很容易就被钓了上来

  只听了之前和宋关说话的那种软软的,别扭的孩子声音。这时我很激动:“姐姐,姐姐,我抓住了,我抓住了一条四条腿的蛇!”

  说着两指一夹,宋朝度就不再是人类模样了。

  演讲者还是个孩子。其实就是说孩子不准。——他头上长着一对毛茸茸的尖耳朵,脸上有几根像猫一样的小胡须,两只圆圆的大眼睛看起来不像人的眼睛。金色的瞳孔像流动的液体一样占据了几乎所有的眼睛,只留下一点白色的位置。孩子身后是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因为抓到了宋关,有点情绪化。他身后的尾巴在抖啊抖,让他很开心。

  说了这么多,描述了这么多,其实一句话,就是——这宝贝一看就是怪物。

  然后宋关听说这种不知名品种的小妖怪揉了揉口水,一脸痴情的看着他:“姐姐,姐姐,我们今晚吃蛇汤吧。这条蛇虽然小了点,但是还是很饱的,肯定吃不饱,不过尝尝也很不错。”

  宋关:”.”

  多么糟糕的世界!

  一见面就喝关哥炖的!

  小怪物,你要这么残忍!

  “姐姐,姐姐,快来!”耳朵大的小怪物天生粉雕玉雕的好气色,形容为仙童也不过分。就在此刻,这个小怪物长着一张如此可爱的脸,看起来像是要流口水了,他迫不及待地立即掏出一把刀,在宋关手里“就地正法”,然后扔进锅里,瞬间煮熟。想想蛇汤的美味就知道了。哇,口水止不住了。

  宋关被小怪的肉眼惊呆了,剧烈挣扎,腰却被掐断了,无法发力。现在的他还没有小怪物的手指那么粗,快拧成麻花了,却没能挣脱小怪物。

  而小恶魔还在开心的叫着:“姐姐,姐姐,你看,你看。这就是四条腿的蛇。”

  宋关听到一个年轻女子用温柔的语气说话:“阿正,你又在鬼混了。我姐不是跟你说过,这湖里的东西不能随便捞嘛。”

  小怪物跳啊跳:“姐姐,你就是想多了。它只是一条四条腿的蛇。没关系。”当下宝说着,把手里苦苦挣扎的宋关递了出去。

  宋关在小怪手里抖颤,此刻抬头看正在说话的女人,——,小怪妹妹。

  怪物的姐姐穿着白色的宽袍和袖子。宋关抬头望向这片白色,女子身后是一片旷野的积雪。那是一条十英里长的冰川,古往今来从未改变过。天上地下同色的白色几乎融化了女人的白色衣裙。毫无疑问,这是一种美。她的美丽是冷漠的,不可理喻的,但是眼神里有温柔,所以消除了冷漠的感觉。

  这种美好在现实中似乎不存在,因为太完美了。即使经历了这么多的周目,宋冠应该也见过很多美女。此刻看到这个女人,他还是有一种被对方的长相震惊的感觉。

  白衣美女没瞥见宋关。她看着最小的调皮弟弟,无奈地说:“算了。这一次,我会原谅你的,……”只是我的目光不小心落在了巴巴抓着的四条腿的蛇身上,我有一阵子嘴里不说话了。美女先是有些疑惑,然后露出一个似乎想到了什么的表情,然后连声音都有点颤抖。“阿正,你.你要仔细看看你姐姐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小妖对姐姐的不同一无所知,一把抓住宋关,直接塞到姐姐手里:“姐姐,我们以后再做好吗?”

  宋冠端在一个白如玉兰的美女手里从水里捞出来之后,他一直觉得冷。这时,一个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大叫一声“哈啾”。现在他变成了一条四条腿的小蛇,连打喷嚏的声音都微弱了.等等,蛇会打喷嚏吗?……

  随着宋关的喷嚏,白美人的身体莫名其妙地颤抖起来,然后她转向弟弟,厉声喊道:“阿正,别跪下!”

  “呃.呃?”小恶魔头上的一对耳朵动了动,脸上的表情是无法理解的意外。“姐姐,为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