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问问经典

自己坐上来那样更深,腿打开一点我进不去

2020-11-07 12:10:00博名知识网
那是一个小女孩的房间,满是粉色,地上放着洋娃娃。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背对着我坐着,拿着蜡笔在白纸上胡乱涂抹。虽然玻璃门隔绝了鬼气。但还是感觉后背一阵凉意。我慢慢走到玻璃门前。小女孩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慢慢转过头。我顿时倒抽了

  那是一个小女孩的房间,满是粉色,地上放着洋娃娃。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背对着我坐着,拿着蜡笔在白纸上胡乱涂抹。

  虽然玻璃门隔绝了鬼气。但还是感觉后背一阵凉意。

  我慢慢走到玻璃门前。小女孩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慢慢转过头。

  我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个歌女,一点面子都没有。

自己坐上来那样更深,腿打开一点我进不去

  无脸鬼?

  无脸鬼是地狱里的鬼。但是数量很少,据说每一个实力都很强,就算是过去,我也只见过一次。

  那一次,听说地狱七楼有个鬼王,为了修炼魔法技能,率领军队到处屠杀地狱鬼魂,导致生命损失。

  我带着镇狱军去镇压,可是到了那里发现鬼王带着他的军队消失了。

  战场很干净,到处只剩下武器。

  当时觉得很奇怪。我环顾四周,发现前面的树林里有人。

  我骑马走了,喊道:“谁在我前面?”

  是个男鬼,看起来很年轻。他听到声音,慢慢回头。

  他没面子!

  那一瞬间,天不怕地不怕的飞天一般,就连心底也生出一股寒意。

自己坐上来那样更深,腿打开一点我进不去

  我心中一怒,睁开眼,一道金光射了出来。在一次猛烈的爆炸后,那个无脸鬼消失了。

  但我知道,我没有杀他,他跑了。

  失踪的鬼王和他的几十万鬼兵,一定是死在了无面鬼手里。

  “轰。”

  他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回头一看,我看见上官宇把我关在里面。

  我心里叫了一声,气愤地说:“上官局长,你打算怎么办?”

  上官宇的声音从门上的话筒传来:“江女士,我加入了地狱联盟。两个世界重合是上帝的旨意。如果你逆天,我只能送你回地狱。”

  说完,我又听到了风琴旋转的声音。玻璃门,居然慢慢升了起来。

  我勃然大怒,向金属门上扔了一把地狱火,但金属门一点也没有损坏。

  “不要浪费精力。”上官宇高兴地说:“这门可以控制中级鬼王,你的地狱火根本破不了。”

自己坐上来那样更深,腿打开一点我进不去

  我咬紧牙关说:“王乐叫我来的。王乐在哪里?”

  “王乐?”上官羽道:“他也是我们的人。”

  什么?连王乐都背叛了我们?

  “就在这里和无面鬼玩吧。”上官钰道:“不用管那边周家。我们的人应该已经到了,你的女儿,我们一定要赢!”

  我脸色变了,大喊一声:“你要是碰她,我绝不放过你!”

  上官宇走了,但我很着急,马上用意识联系了莫樊菲。

  他是个大妖,京城人多,不好被发现,就没带他和小黑来京城。

  这时,他正在天鹅绒垫子上睡觉,小黑叼着飞盘跑过来,用鼻子拱他,摇尾巴让他玩。

  莫樊菲翻了个白眼,道:“你自己去玩鸡蛋,我睡。”

  第402章杀一片虚无

  突然,他睁大了眼睛,立刻跳了起来。

  “江琳?”他酸溜溜地说:“你终于想起我了吗?”

  我焦急地说:“非同寻常,我现在在X档案调查处总部地下12层,我被困在这里。请尽快联系宋松,小西有危险!”

  听说小茜有危险,马上说:“好吧,交给我吧。我会保护她的。”

  突然,我们的意识连接突然断了。我转过头,看见那个没有脸的幽灵女孩站起来,慢慢地向我走来。

  好有钱的鬼气!

  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小女孩歪着头看着我。我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丝笑容,道:“小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无脸鬼的脸突然像开了花一样,露出了恐怖的血肉吸盘。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卷起来,朝它的脸飞去。

  京城那边,周府里,宋、宋正在逗小茜。小茜突然做了个动作,一把抓住她的袖子说:“宋阿姨,宋,我妈妈有危险。”

  宋松惊呆了:“小茜。你怎么知道?”

  小茜摇摇头说:“小茜就是知道她妈妈很危险。宋松阿姨,我们去救她妈妈吧。”

  就在这时,宋松的手机响了。她捡起来,听到了。是莫樊菲。

  “宋松,快跑!赶紧离开周公关,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莫樊菲在电话里喊道,“江琳被困住了!有人来杀你了!”

  宋松大惊,立即拿出了吸魂铃,用力摇了摇,镇上身穿黑色盔甲的监狱军出现在他们面前。

  突然,这些镇监狱的士兵一起转过头来。李走上前去,站在窗前,看着窗外,声音听起来像洪钟。“谁来了?”

  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窗外的梧桐树上。颖楚穿着白袍,脸上带着冷冷的笑容:“紫萱,你真是一个忠诚的仆人。”

  宋松把小茜抱在怀里,冷笑道:“叛徒?”

  “叛徒?”英初摸了摸下巴。“我喜欢这个标题。你是现在就把小女孩给我,还是我先杀了你再把她从你的身体里带走?”

  宋松气愤地说:“做梦!今天我要死了,我再也不把她给你了!”

  “那就没办法了。”盈初说,他身后,有三个鬼王。当时整个周府阴风四起,连天也好像要黑了。

  面无表情的李对大声说道,“所有监狱军的士兵,组成一个阵列。鬼!”

  远离山城的莫樊菲很着急。他咬着牙,突然跳到小黑背上。他说:“母狗,带我去一个地方。我想买些东西。等我找到那样的东西,我的力量可以暂时恢复,我们可以救小燕。”

  小黑叫了两声,冲出门去。速度令人难以置信。

  而这时,我在地下监狱里,当我被张聚华的脸吸进去的时候,我手里喷出了地狱之剑的火焰,把它刺进了吸盘。

  “子。”血腥的声音传来,我趁机在她身上一推,摆脱吸力,跳回到地上。

  无面鬼完全被我激怒了,她绽放的脸一下子暴涨,就像一张小脸,长出来一朵巨大的食人花。

  为什么这个看起来这么眼熟?对了,日本著名电影《寄生兽》不就是这样的吗?《寄生兽》的作者一定见过无面鬼!

  真正的无面鬼比寄生兽恐怖一百倍!

  花瓣般的血肉舞动,一股巨大的吸力又把我控制住了。我尽力了,但还是挣脱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