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问问经典

新四军装备简陋,百姓摇头质疑陈毅:这么几条枪,打得过吗

2020-06-26 20:58:23博名知识网
作者:铁锤杰克1937年,当日寇的铁蹄向着华北、华东踏来时,湘赣边区红军游击队战士走出深山,在支队参谋长段焕竞与大队政委刘培善的率领下,前往安徽岩寺,整编为新四军第1支队2团1营。当时,童炎生还是一名连长。1938年6月

  作者:铁锤杰克

  1937年,当日寇的铁蹄向着华北、华东踏来时,湘赣边区红军游击队战士走出深山,在支队参谋长段焕竞与大队政委刘培善的率领下,前往安徽岩寺,整编为新四军第1支队2团1营。当时,童炎生还是一名连长。

  1938年6月3日,新四军第1支队在司令员陈毅的率领下挺进茅山地区,准备建立抗日根据地。那时的苏南地区,可谓一片混乱:蒋军没有像样的抵抗,便拱手让出大片土地;一群汉奸在日本人的撑腰下鱼肉百姓,趁火打劫,无恶不作。还有各式各样的“抗日游击队”打着抗日的旗号,四处敲诈勒索,使当地民不聊生。

  百姓困苦之际,新四军的队伍来了。

  

  【彩绘:在陈老总的率领下,新4军第1支队挺进茅山地区,创建苏南抗日根据地】

  

  【童炎生(1911-1985),江西安福人,是我军中少有的“独臂独腿”开国功臣,1955年授予少将军衔】

  望着衣衫褴褛、装备简陋的新四军队伍,一些蒋军军官说:“作为一支宣传部队,你们新四军是可以了。可要是让你们开去东线去杀鬼子,那可就是送命啊!”

  老百姓也说:“拿着洋玩意的部队都打不过小鬼子,就凭着你们这么些人,这么几条枪,能打得过吗?”

  种种疑虑担忧,并没有打消新四军将领们的信心。陈毅、粟裕说:“我们当然要打鬼子,不仅要打,而且要消灭鬼子!只有打败日本人不可战胜的神话,才能振奋我们老百姓、战士抗日的勇气与信心!”

  很快,新四军进入苏南的第一战便到来了。

  1938年6月14日,陈毅在茅山东北的延陵下达战斗动员令。为了达到初战告捷的目的,陈老总要专门在2团3营里挑选“游击能手”去打鬼子。之所以要在3营选,是因为该营在先前的3年游击战中,有丰富的游击作战经验。

  身为2团副团长,刘培善望了望眼前的队伍,随即开始挨个点名。一连点了七八十人的名字后,刘副团长宣布组成临时战斗群(连级),由童炎生任连长,程祥元为指导员。

  随后,在粟裕的直接领导下,战斗连与“抗日先遣支队”的侦察班、警卫班三十余人一道出发,自源水启程,向着南京至镇江间的下蜀车站奔去。

  当时正值苏南地区的梅雨时节,天空下着阵阵小雨,地上也是遍地污泥。望着满身泥浆的战士,走在队伍中间的粟裕发了话:

  “童连长,你给战士们动员一下,现在白天还好赶路,加把劲,争取在天亮抵达目的地!”

  童炎生接过了粟裕的任务,登上路边的一座大石,好似说书般地喊了起来:

  “新四军,铁脚板,不怕苦,不畏难……”

  在童炎生的鼓舞下,行军的战士们一边默念着“加油”,一边大踏步地向前开进,马不停蹄地行军,终于在15日抵达了下蜀车站。

  

  【行军中的新四军队伍】

  在粟裕的命令下,各部开始分拨破击铁路。在成功扒掉铁轨后,粟裕下令各部马上转移阵地,前往下蜀镇西南的小山上休整,同时等待逼近的日军。

  16日清晨,战士们刚吃过早饭,就看见远处有列冒着滚滚黑烟的日军火车从上海方向开来。开到下蜀附近时,司机刹住了车,查看了一会被毁的铁轨,开始“吭哧吭哧”地倒车往后退。

  这可是个绝好的时机!望着满载物资的火车,童炎生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向粟裕请示:“粟司令,打吧!”

  “不行!我们的任务是打鬼子的车队,不能因小失大!”

  就这样,童炎生与战斗连的战士只能眼睁睁望着火车开走。后来他们才知道,原来那列火车上尽是日本兵,倘若开打,战斗连必将伤亡惨重。

  依照粟裕的计划,战斗连的伏击地点位于镇江西南的韦岗至赣船山口的镇(江)句(容)公路上。根据先前的侦察计划,这条公路上每天都有五六十辆日军汽、卡车来往,且毫无戒备。战斗连将于15日后半夜出发,在天亮前开往伏击区。

  17日凌晨,战斗连在童炎生的率领下抵达了预定伏击地点。为了确保伏击的万无一失,身为连长的童炎生还亲自下到各个排、班,专门检查武器、弹药。望着枕戈待旦的战士,他心满意足地返回了指挥所。

  当天7时半,战斗连下山,进入伏击位置。

  

  【韦岗战斗示意图(上)与彩绘:激战韦岗(下)】

  上午8时20分,5辆卡车载着30余名日本兵一个接一个地开进了战士们的伏击圈。在不到30米的位置上,童炎生第一个举枪射击,一发便打瘪了头车的轮胎。随后,枪弹如暴雨般泼洒而下,打的这一个小队的日本兵晕头转向。

  日本兵短暂慌乱后,随即便跳下卡车,化整为零,利用草丛、车底以及身边所有隐蔽物节节顽抗。

  粟裕道:“别让一个鬼子兵活着逃掉!”

  童炎生却说:“程指导员,你领着2排沿草丛搜索,消灭残敌;1排我来领着,搜索卡车底下;3排搜水沟!”又是一阵激战,除了少数几个腿长的日本兵外,剩下来的20多人全都被歼灭。

  单是一个韦岗伏击战,我军便取得击毙20余名敌军,击毁4辆汽车,缴获长、短枪20多支的战绩。为此,陈毅司令员还专门写了一首七绝,庆贺新四军的初战告捷:

  “弯弓射日到江南,终夜喧呼敌胆寒。镇江城下初遭遇,脱手斩得小楼兰!”

  

  【韦岗战斗胜利纪念碑】

  战后,蒋氏专门给叶挺发报:“所属粟部袭击韦岗,斩获颇多,殊堪嘉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