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问问经典

捋完男频剧发展的三个阶段,郭麒麟的《赘婿》目测太难了

2020-06-25 12:06:48博名知识网
《庆余年》之后,腾讯影业又搞了个大动作。近日,“电视剧赘婿”官微发布文案,表示网文IP《赘婿》即将被改编成剧集。邓科导演,秦雯任总编剧,郭麒麟、宋轶主演。一石惊起千层浪。支持者有之,腾讯影业与新丽电视合作的《庆余年》余晖尚在,前者的改编之妙令不少网友记忆犹新,官宣的一众演员

  《庆余年》之后,腾讯影业又搞了个大动作。近日,“电视剧赘婿”官微发布文案,表示网文IP《赘婿》即将被改编成剧集。邓科导演,秦雯任总编剧,郭麒麟、宋轶主演。

  一石惊起千层浪。支持者有之,腾讯影业与新丽电视合作的《庆余年》余晖尚在,前者的改编之妙令不少网友记忆犹新,官宣的一众演员演技也让人比较放心。反对者也有,《赘婿》的剧情比较血腥,又是传统的“种马文”,影视化难度颇高,改编需要删减大量内容。

  更重要的是,同书中的男主角“血手人屠宁立恒”相比,郭麒麟确实是一点也不像。《赘婿》这部堪称“半部名著”的网文,其灵魂之处就是宁立恒敢“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性格。而郭麒麟留给观众的印象,大抵还没有跳出“姑娘与小生同推牌九”的定势。

  

  当然,男频网文IP影视化本就不是易事。从早期的《青云志》《择天记》,到前两年的《斗破苍穹》《武动乾坤》,再到最近的《庆余年》《剑王朝》,环顾回首满是荆棘。可以说,在《庆余年》横空出世之前,所谓的“男频剧”只是一个空有其表的“概念物”。

  《赘婿》的官宣带出了新的问题,如果真的如《庆余年》般,将《赘婿》残酷悲剧的内核更迭为通俗喜剧,即便取得成绩,网文原著又争几分功呢?

  多说无益。在“正片”亮相之前,秉持期待总归没错。男频网文IP也需要更多的好兆头,来挣脱脑袋上悬挂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既然如此,今天就来聊聊男频网文IP影视化的三级跳。

  摸黑前行:拍一部“糊”一部的“穿越”剧

  虽说IP已是老生常谈之物,但追本溯源,网络文学真正进入“主流人群”的视野,也只有近十年光景。2011年,随着《步步惊心》的热播,“影视剧改编元年”的说法随之甚嚣尘上。紧接着,《甄嬛传》《何以笙箫默》《花千骨》等一系列女频影视剧席卷荧屏。

  尤其是2012年《甄嬛传》上星播出,彻底开启了一个女频言情IP改编时代。在这波持久冲击之下,主流的影视剧观众、特别是电视剧观众“被网络化”,昔日热衷肥皂剧的受众群体逐步被“女频剧”拉拢。而当时的男频网文IP呢?尚且名声不显,一片蓝海。

  同女频言情IP相似,男频网文IP同样选择了“穿越”题材入局。华影盛视2012年出品的《刑名师爷》,算得上是这一类型的开山之作。这部剧由吴奇隆、霍建华主演,改编自“起点中文网”作者沐轶的同名小说,架构不可谓不宏大。只可惜,虽然这部剧先后在韩国、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播出,却至今未在国内上线,更别提比肩《步步惊心》了。

  

  高成本命途多舛,小体量也无缘流量。乐视网2012年推出的自制剧《唐朝好男人》,想必也没几个人看过。当然,比起“穿越”到明朝当师爷、时刻遭逢生死危机的霍建华,“穿越”到唐朝当侯爷的张钧涵无疑要幸福得多。与前者相似,该剧也不出意外地“扑”了。

  后续之作还有孙坚、郑清文主演的《纳妾记》,陈赫、金晨主演的《极品家丁》。两部作品都“穿越”到了明朝,前者处身永乐,后者谋生洪熙,皆是“渣得明明白白”的“种马”剧。只不过,同样是“穿越”,其热度还不如一部小成本的《太子妃升职记》来得酣畅。

  

  这是男频网文IP改编的“蛮荒”时代,一切都在摸黑前行。如今看来,虽然这些原著作品都是往日“爆款”,但将其搬上荧屏总归欠缺考虑。

  一则,这些网文IP,还没有脱离“草根逆袭”的传统姿态,多是些“我自无敌”的幻想之作,缺乏自身逻辑。

  二则,彼时的“用户错配”问题难以解决。男性“穿越”回古代掌权势、开“后宫”,本就不是写给女性读者看的,不经修改地搬上荧屏,必然不会得到女性观众的青睐。

  君不见,紫金陈2017年出版的《长夜难明》,都因为对女性人物的刻板印象,被狠狠地骂了几句直男。更遑论,这些2005年前后创作的网文呢?拍一部“糊”一部很正常。

  有趣的是,近几年改编成影视剧的男频网文IP,原著都或多或少掺杂了“穿越”元素。《斗破苍穹》如是,《将夜》如是,《庆余年》亦如是,《赘婿》更是意图将“共产主义旗帜”插遍全球。不过,比起那些明目张胆的“穿越”剧,这几部则开创了隐秘植入现代意识的另外一个流派。

  商业争鸣:拍给女性看的“大男主”剧

  如果说,《刑名师爷》是一部失败的男频网文IP影视化开山作;那么,《青云志》则算得上是男频剧商业争鸣时代的开篇。随着资本热潮的涌入,越来越多人将目光投向了男频网文IP。原阿里影业副总裁徐远翔,就在这阶段提出“我们不会再请专业编剧”的论调。

  以如今的标准来看,《青云志》算不得是一部佳作。虽然主打“仙侠”风格,但它的“内核”实则是一部武侠剧。武侠剧,自然要有足够的男性爽点。不过,在改编的过程中,主创团队忽视了这一点。从剧情到场景,从演员到后期,都写满了“为女性服务”的标语。

  

  归根结底,这是女频剧大热的“共振效应”。随着《何以笙箫默》《花千骨》《琅琊榜》的陆续“破圈”,“得女性者得天下”想法的逐渐增多,令女观众满意也成了“男频剧”创作的要点。于是,传统的男性审美被瓦解,“扮猪吃虎”“有我无敌”的主角也成了楚楚可怜的“男儿郎”。所以,拥有广泛原著粉的男频网文,改编成剧后反而差评一片。

  《择天记》《轩辕剑之汉之云》等后续男频剧并没有吸收《青云志》的教训,虽然绝大多数是“大男主”升级打怪的故事,但它们依旧采取着“流量明星+讨好女性”的打法。可结果往往两头不靠,女频剧的流量法则似乎在这里用处不大。故此,风向又变了。

  

  2018年,算得上是男频网文IP百花齐放的一年。《唐砖》《夜天子》《武动乾坤》《斗破苍穹》《回到明朝当王爷》……整个下半年,各大视频网站接连上线了十余部男频剧。

  这些作品,又分为三种类型。其一,是掐头去尾、将受众群体彻底变成了女性。这更像是前两年相关作品的变种延续,比如《盛唐幻夜》《回到明朝当王爷》等剧,多强调男女主角之间的深厚感情,观众讨论的也多是两人之间的“cp”感。至于逻辑,则毋须在意。

  其二,是将“玄幻”拍成了“武侠”。

  这一类型作品的代表作是《斗破苍穹》与《武动乾坤》。前者的“斗气化马”已成绝响,后者的“野人风采”也不遑多让。说到底,男频网文的场景描写多出自虚拟幻想,一拳捣碎一块大陆的设定比比皆是。想拍得逻辑自洽、成本可控,场景降级就势在必行。

  

  不过,虽然同样进行了场景降级,但《将夜》仍为2018年的男频剧独自撑起了一片天。这部作品改动不小,却以一场旧武侠风的“春风亭雨战”揽得了不少网友的欢心。

  最后一种,则算得上是《庆余年》的“先驱者”。这类作品多以“腰部”作品为主,没有大投资,也没有知名流量,却熟练掌握“借壳上市”的技巧。你不能说它们拍的不是原著,可仔细一瞧,像模像样的背后又不是那回事。《夜天子》是这一类作品的代表作。

  只不过,所有作品的热度加起来,或许都比不过一部《庆余年》。

  男频网文IP,不止《庆余年》

  “爽文”拍不成“爽剧”。

  假如让网文读者在读过的小说里挑选一句印象最深的话,《斗破苍穹》中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必然名列前茅。这部十年前的小说,开创了网文创作中“废柴流”“退婚流”两大流派,将“扮猪吃虎”和“力挽狂澜”的技巧运用到了极点。

  然而,当《斗破苍穹》拍成影视剧后,昔日的读者却发现,怎么也无法从这些影像里,找回当年被震撼的自己。为何?根本原因在于影像语言比文字语言更需要物理和逻辑的自洽。

  

  必须承认,看小说时自我沉浸获得的满足与透过荧屏取得的快感完全是两种状态。

  小说里,从1级升到10级的过程可以靠“打怪”来完成,从90级升到100级的过程也可以靠“打怪”来完成。而到了剧集里,这种过程的重复则不被允许,所有的情节发展都必须遵循戏剧规律。然而,绝大多数的网络小说里,根本挑不出一丝一毫的戏剧规律。

  于是,《斗破苍穹》“扑街”了,《武动乾坤》尴尬了,《将夜2》也狗尾续貂了。至于《庆余年》,成功更多的原因在于编剧能力高明,很大程度已经脱离了原著束缚。

  

  不过,既然同样需要编剧发力,选择男频网文IP时倒不妨眼光放宽一些。男频网文不止《盗墓笔记》《斗破苍穹》,读者爽点也不止“扮猪吃虎”与“打怪升级”。随着近年来读者口味的逐步变化,起点、纵横、黑岩等男频小说网站的排行榜单,也换了一茬又一茬。

  纵观近一年的起点排行榜,其中既有安心种田、热衷于做饭的《生活系游戏》,又有冷漠吐槽、描摹医生日常的《大医凌然》,更有背靠克苏鲁神话、掺杂着蒸汽朋克情怀的《诡秘之主》,还有走喜剧风格、沉稳苟且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各有特色。

  相比起原本的玄幻“小白文”,这些新类型作品无疑更易改编、更具趣味。

  “莫欺少年穷”的故事当然动人,但要实现这句话需要焚膏继晷的打怪升级,拍出来不好看。以现在观众的审美来说,男频网文IP想吸引人,最好改得“沙雕风”“日常化”。

  

  《庆余年》即是如此。正如上文所说,既然要改得有趣味,为何不在一开始就选择趣味十足的原著呢?从这一点来说,《赘婿》总归有点不合适,它太正、太稳了。

  更重要的是,以趣味性破题或许能打通男频女频的创作壁垒。少有男性愿意看甜宠剧,少有女性愿意看热血剧,但没有人能拒绝妙趣剧。男频网文IP影视化,路还是多一点好。

  【文/冯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