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识问答 > 和闺蜜的男朋友在商场,那个骑士他黑化了

和闺蜜的男朋友在商场,那个骑士他黑化了

2020-12-08 09:07:44博名知识网
送玉峰市回学校后,白心玉去公司散步,然后磨蹭回家。当他父亲看到他时,他看起来不太好。和闺蜜的男朋友在商场白新宇讨好地笑了笑:“爸,我回来了。”白庆民没理他,继续看报。白新宇亲自洗了一盘新鲜的大樱桃,分别

送玉峰市回学校后,白心玉去公司散步,然后磨蹭回家。

当他父亲看到他时,他看起来不太好。和闺蜜的男朋友在商场白新宇讨好地笑了笑:“爸,我回来了。”

白庆民没理他,继续看报。

白新宇亲自洗了一盘新鲜的大樱桃,分别端给父母。他本来就很甜,脸皮很厚,就想讨好人,把人逼到尴尬。

和闺蜜的男朋友在商场,那个骑士他黑化了

李对他很残忍,从长远来看他忍不住笑了。虽然白庆民还是不跟他说话,但是他的表情显然没有那么僵硬。

白新宇很了解他的父母,同时也很欣赏他们。对他来说,做父母太难了,因为他是一个很难相处的儿子。他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做让他们失望的事了。

经过精心策划,安保公司的项目正式启动。白新宇在这里投资3000万,占30%的股份。这个份额本来应该和于私约五五分的,但是于家不要,说是给他的嫁妆。谁不利用这一点?白心玉欣然接受。

在中卫的资金支持下,加上徐团队的经验,安保公司还没有开始运营,已经拉入三单业务,前景光明。

白新宇开始招兵买马,从哥哥那里得到了冯东元。但是他公司的办公室还是和他哥在一栋楼里,他租了他哥的两层办公楼。时不时可以上楼找哥哥撒娇吹牛。当他遇到问题时,总能有人来讨论,这让他更加自信。

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那个骑士他黑化了,余凤城的腿终于可以扔掉拐杖自己走路了,只有点瘸,过完年就可以完全恢复正常了。但他在学校还是装瘸,只是为了一周三天去医院顺便看看白心玉。不是,应该说他主要是看白心玉,顺便去医院。

余凤成已经搬进他的公寓了。有时候白新宇推门的时候,看到于凤成在自己家里的画面,也会有一种心悸的感觉,从心底一动。

他们和颜、冯东远每月会聚一次,喝酒聊天,他们对部队生活的怀念使他们之间有着说不尽的话题和说不尽的友谊。

颜在部队干得不错,前途光明。冯东元成绩一流,拿奖学金没有悬念。他大三也可能被送到美国交换。白新宇听着战友们越来越好,心里别提多安慰了。

他还经常给三班和雪豹大队的人打电话。他知道梁倩明年要退休了。程旺旺老婆怀二胎。轻舞要结婚了。许闯被提升为副营,陈静在被提升为中队长后表现出色。再过两年,他就要提副队了。为了照顾老婆孩子,老沙会转到当地团当营长。霍桥的军衔会提高一级,仕途坦荡.

白新宇关心的人都给他带来了让他开心的好消息。即使相隔千里,也因为那段艰苦血淋淋的岁月,一直牵挂着对方。他想念他的战友。他洒在昆仑山上的汗水和泪水锻造了他的灵魂,把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作为一名军人,这是他一生中最宝贵的经历。

和闺蜜的男朋友在商场,那个骑士他黑化了

过年前夕,各种社会活动频繁,他们的保安公司开门营业,实施了第一项业务,为一个国际珠宝展览会提供保安。

白新宇作为其中一个大佬,本来不需要去现场,但是他却带着极大的兴奋去了,穿着黑色西装,戴着无线电耳机,手里拿着电棍。他觉得在电影里当保镖挺酷的,这让他很漂亮,还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那两天的展览进行得很顺利,没有任何意外。生意结束后,白新宇觉得有点失落。

徐先生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哎,没事你还不觉得上瘾。”

白新宇笑着说:“哪里,我只是在心里想,许歌,别说了。”

“我们的业务已经慢慢扩大,有些是在你拿着真枪的时候。”许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上瘾了。”

白心玉笑了。他知道许也就是说他们会认真考虑危险。毕竟人生最重要。

晚上回到家,周末的时候,俞凤成在家,透过门看见他,俞凤成愣住了。

白新宇看着自己,奇怪地说:“怎么了?”

“看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穿正装。”玉峰市轻轻舔了舔嘴唇,她的眼睛阴沉了几分。

白新宇看着梳妆镜。他穿着定做的西装,这使他腰细腿长,干练整洁,眉宇间充满英气。他摸了摸下巴,“啧啧”两声,叹了口气:“好帅。你觉得我的脸和身材长得怎么样?太不可思议了。”

俞凤成不禁笑了。

白心玉道:“你在笑什么?你现在看着我就忍不住赞美自己的眼睛?”

和闺蜜的男朋友在商场,那个骑士他黑化了

余凤成扬起眉毛。“我5.2眼睛不白。”

白心玉招招手,“来来。”

俞凤成一瘸一拐地走了过去,他笔直地站在镜子前。将近一米九的高大身影立刻显得比白心玉还要矮。他抿着嘴角,对着镜子里的白心玉笑了笑。

白心玉皱了皱眉,“砰”。

玉峰市笑着看着他。“你为什么叫我来这里?比身高?”

白新宇整了整领带。“如果我不穿这件衣服跳舞,我总是觉得很浪费。”说着一只手牵着玉凤城的手,一双牵着他的腰,慢慢地走上了舞步。

余凤成低笑着说,“我不会。你踩你的时候自找的。”

“你敢,我的鞋子很珍贵。”白心玉搂住他的脖子,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余凤成随着他的动作摇摆着,轻轻地吻着他的嘴唇。“你今天累吗?”

“站一天累什么?”白心玉用下巴擦着下巴,新长出的胡茬搓在一起,很有意思。

“我知道我去看了,顺便检查一下你的防御能力。”

白心玉笑着说:“你想干什么?”像他们这样的人,如果要偷东西,真的不难。

“我能做什么?你保护珠宝,我保护你。”俞凤成咬了咬嘴唇。

“你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你。你现在跑不快了。”白心玉捏了捏他的腰。“说实话,你马上就要放寒假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你有什么打算?”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还没出去度假过呢。”白新羽朝他眨着眼睛,“去哪儿放松几天?”

“你定,我都行,不过只能国内,我出国麻烦。”

“我知道。”白新羽抚摸着他的背,暧昧地说:“我难得穿次正装……”他说着就抱着俞风城后退两步,把人压倒在了沙发上,边脱着西装边说:“反正也要送去干洗,不如弄得更脏一点吧。”

俞风城勾唇一笑,眼里升腾起不加掩饰地欲-望。

北京今年下雪晚,初雪过后,高校也正式放假了。

白新羽订了行程,拉上俞风城就跑三亚去了。

三亚此时晴空万里,阳光充足又不至于太热,他跟朋友借了辆跑车,俩人沿着海棠湾兜风,从北方带来的一身寒气,在海风中被吹散得干干净净。

他们穿着短裤在大排档里吃海鲜,抱着冰椰子沿着沙滩散步,在海里裸泳,在海景套房里疯狂做-爱,世上再没有任何时光,比得上跟相爱的人一同度过更让人感到幸福、满足。

白新羽在清晨的阳光中醒来,他睁着惺忪地眼睛,看着身旁熟睡地男人,手指不经意地滑过他的额头、鼻梁,最后停驻在嘴唇上,不轻不重地戳了戳。

俞风城睁开眼睛,哑声道:“怎么了?”

白新羽支着脑袋,慵懒地笑笑,“睡得好吗?”

“床太软。”俞风城翻了个身,搂住他的腰,“我宁愿睡地板,也不想睡这种棉花一样的床。”

“我知道,过两天就回家了嘛。”白新羽的指尖又抚过他浓密地眉毛。

俞风城抓住他的手,轻声道:“这几天你玩儿得高兴吗?”

“当然高兴,你呢?”

“跟你在一起为什么不高兴。”俞风城笑道:“我这辈子,只希望每天早上醒过来,都能这么看到你。”

白新羽嗤笑道:“有点儿难,你早上醒来看到你室友的几率比看到我大多了。”

俞风城低笑道:“你怎么一提他就一股酸味儿,他没看着人家女朋友啊。”

“你一提少榛还不是一股酸味儿,我得配合配合你,免得你觉得我不重视你。”

俞风城一个翻身,压到了他身上,“我觉得这两件事差别有点大。”

“哪里大?”

“我室友是个纯洁的直男,燕少榛确实对你有意思。”

白新羽眨了眨眼睛,“你看错了。”

“我没看错。”

“我指的不是少榛,小爷曾经也是个纯洁的直男。”

俞风城一见他要翻旧账,立刻识相地转移话题,“你饿不饿,我们去吃饭吧。”

白新羽嘿嘿笑着搂住他的脖子,“你以为我以前真说不过你啊,我那是打不过你,才不敢说的,以后老实点儿啊。”

和闺蜜的男朋友在商场,那个骑士他黑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