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识问答 > 我和闺蜜被八个男人,上了师娘

我和闺蜜被八个男人,上了师娘

2020-12-08 05:47:31博名知识网
“呵呵,沈,我说你傻,你真的不承认!你以为为什么那么多人要请你离开婚宴?”莫名其妙地,他直接蹲在沈面前:“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你以为大家真的会在乎你那些扰人的事?”大家都叫你去,当然还有别的原因!"此时,沈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她很自信

“呵呵,沈,我说你傻,你真的不承认!你以为为什么那么多人要请你离开婚宴?”

莫名其妙地,他直接蹲在沈面前:“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你以为大家真的会在乎你那些扰人的事?”大家都叫你去,当然还有别的原因!"

此时,沈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她很自信。她会听她所有严肃的废话!

所以她说着,做了一个极度厌恶的表情。

我和闺蜜被八个男人,上了师娘

这时,她的话被叫走了一半,沉默的云和郭嘉等人停了下来。

莫名其妙这有点意思。看来她想趁沈遇险时踩一脚。

于是,众人自然又围了过来,不是因为好奇沈的结局,而是想看看这个小姐有什么新的说辞和手段!

莫名其妙的显然是对人民群众对自己的信任非常满意。既然你有期待,她自然不能辜负。

“莫名其妙,什么意思?”沈又觉得背上有点冷。

却莫名其妙的贴近她的脸:“你知道吗?所有人都希望你离开,因为你……”我莫名其妙地上下打量着她,却忍不住嘴角抽搐。它似乎抑制住了巨大的恶心,皱着眉头,厌恶地继续说:“你知道吗?现在,你是一个老杯子,任何人看到它都不能吃三天!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大家都要多忍一点。在场的每个人不是绅士就是千元。如果不是忍无可忍,你怎么敢去?”

“你什么意思,我的样子怎么了?”沈一脸惊慌地朝人群看去,但原来他遇到了众人躲躲闪闪的目光。

其实此刻,并不是人们要配合莫名其妙的说辞,而是沈怒目圆睁的样子实在可怕,让人无法直视。

她好像想起来了,她刚摔了一跤,跳了一跳,被蛇咬了一口,把皮肤给撕了。她惊恐地看着大家:“谁有铜镜,请和我一起看看!”

莫名的体贴,她早早就为沈找到了一面小铜镜。这时,她把铜镜直接扔在沈的脚下。

我和闺蜜被八个男人,上了师娘

果然,此刻,沈连鞋袜都穿不上了。当他看到不远处的铜镜时,原来是光着身子,一只又滑又白的脚,下意识地爬了几步去拿镜子.

她的不雅行为让所有人捧腹大笑,但她充耳不闻,只一心拿起铜镜:

她只是静静地瞥了一眼,似乎被吓坏了。她扔下铜镜,开始匆忙穿鞋.

莫名其妙的嘴角上扬,来到沈身后的,却直接将那面小铜镜塞在了她的面前,并将她苍老的脸庞清晰的放在了她的眼前.

“沈,你看,镜子里的那个人是谁?那是沈嘉二小姐!摸着良心说,她看起来像鬼吗?……”

镜子里的女人头发散乱,发髻脱落,几个发夹松动,摇摇欲坠;太阳穴的头发和刘海粘着血,干了就打结硬粘在她脸上,说不出的丑陋和污秽;

她的脸,因为害怕而变得异常苍白,东西两边都是红色的血,与她苍白光滑的脖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才想起来,被蛇血淋了两次后,她只是简单的用袖子匆匆抹了把脸。在与郭嘉的战斗中,她忘了清理脸上的蛇血;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而此时让她震惊的是她的左脸…

莫名其妙的说好,这个时候她就像一个所有人都害怕抛弃的女鬼.

第442章失控

此刻,对于沈,来说,她的天地仿佛沉默了片刻!

此刻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变成了深深的恐惧,集中在她的左脸.

这个地方对她来说是最震撼最可怕的。两个狰狞的血洞深入到嫩肉中。即使经过简单的治疗,人们此刻仍然坚持血栓;两个血洞之间少了一大块肉,此时露出了嫩粉色,也是触目惊心.

她忍不住用指尖触摸它。对她来说,这个小洞的深度就像深入骨髓一样可怕。以后应该用什么来填补这种抑郁?

脸上有刺痛,但是疼痛还不到脸毁时心里的万分之一!

我和闺蜜被八个男人,上了师娘

她的手开始颤抖,颤抖慢慢蔓延到全身.但她仍然奇怪地盯着铜镜,似乎相信镜中人就是她自己。

“看你这个样子,像个乖乖女?总之你就是个刚吃了生肉喝了血的恶鬼!丑陋狰狞,人不能直视。大家都明白你想留在这个金宴上,但你不能叫全京城最尊贵的公主、郡主、小才子来面对你那张恐怖的脸。你不在乎,但你不能阻止大家吃晚饭!大家都叫你为了你好先走,你拒绝了。这时,你已经看清楚了。能不能给我们大家一个面子,赶紧离开!”

莫名其妙的正极有“耐心”来劝解。

沈突然被伸出手掌,将脸上没有皮有眼的那块挡住。她想起这是她恐怖的根源,怎么能放我和闺蜜被八个男人在公益上呢?

可不知为何似乎并不打算就此罢休,她拉过沈额头的刘海:

“你觉得你堵住这两个洞有用吗?哈哈!你额头上的这个忘了吗?你呀,也是倒霉!今天你注定要被打破!哎哟!可怜的妹妹,上面的伤口还能被刘海挡住,但是你脸上的两个血洞耽误了你这么久,恐怕你错过了去医院的好机会!啧啧,伤口好深啊,看来我姐以后要多花银子买水粉了!姐姐猜到了,我多放点粉进去,说不定能补补眼!”

莫名其妙的话一下子让很多人低声笑了起来。

然后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沈,沈!你看起来像个不是鬼的半人半兽。我怕从现在开始,别人看到你到处乱转,鬼见到你就跑。哈哈!我告诉过你不走就走。今天,儿子们记住了你破碎的脸。以后谁还敢向你求婚?我姐姐会给你指路。你还不如在你的庙里抄一辈子经。呵呵!”

这才是重点!

沈突然抬起惊恐的眼睛,扫过全场。

在莫名其妙地多话渲染下,众人多少有些心慌。这时,看着她那怒目圆睁、狰狞可怖的样子,她突然想到了刚才那个吸血鬼女鬼莫名其妙地说的话.所以,在接触到沈的眼神之后,他们忍不住转身离去。有两个女孩尖叫着想要崩溃.

沈真的慌了!

她改变主意了!此刻,她想快点离开!

她在地上找到手帕,盖上它,甚至忘了穿鞋,胡乱踩了袜子,准备穿过人群离开这里.

但是她发现她面前的人真的都像他们说的那么奇怪,看到鬼就一个个避过.就连儿子们也惊恐地回头转身,仿佛她是洪水猛兽,仿佛她是杀人犯,仿佛她是瘟疫病毒.

我好可怕?

“丑!更怪!”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在她耳边响起后,她更加担心了!

沈慌得捂住脸,到处找:“人呢?我的女仆呢?冬雨!你在哪里?”

她需要离开这里!

莫名其妙,有一点是对的!她必须赶快离开去疗伤,不然脸就毁了!没有她的脸,她怎么嫁?就算能结婚,又怎么能得到老公的青睐呢?以后怎么当小三?你怎么能控制仆人?她真的想度过余生吗?

上了师娘我和闺蜜被八个男人,上了师娘

没门!甚至叫她死!她不能那样生活!

她沈莫青生来就过着富裕而体面的生活!她要荣耀一辈子了!她要将沈默云之流死死踩在脚下!

她今天失败了!肯定还有别的办法!

就等女佣把披风拿来!

但是为什么她的女仆还没来?那小贱人难道不知道主人在出丑吗?

要知道,每次她留在人群中,他们都会加深对自己此刻失态的记忆,以后他们发财、荣耀的机会就更小了!

她不甘心!

有人吗?这个冬雨不会是那个贱人沈默云买的吧?

她停下来,在同一个地方盘旋,在人群中寻找,并开始尖叫女仆的名字.

“咦?什么味道?”

“好像是臭味!”

“啊!快看!”

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女孩的手指看去,只见沈把它放在了丁香裙的背面。很明显,一个大沙滩的颜色比其他地方更深,从臀部一直延伸到脚跟。看这个姿势闻闻.

这显然是.

其实沈.

大家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就算女生是涵养,此刻也忍不住充满了鄙视和轻视。

此刻,这种满场的嘲讽和嘲笑已经无法控制,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光明正大的指指点点,在他们面前抛弃和谈论这个女人!

女孩们往后一刷,捂住了鼻子,但她们仍然对眼前的寂静感到惊讶。这是无知还是后知后觉?

她很丑。不知道她是之前被吓出来的还是刚刚冲出来的。

“姐姐要洗手,前面有个洁净室。哪里都怎么解决?”莫名其妙的委婉提醒了一遍。

沈只是顺着大家的视线看向她身后。这时,她似乎意识到了身下凉凉的感觉。在极度的恐慌和不耐烦下,她终于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无意识地做出了反应.

我和闺蜜被八个男人,上了师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