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识问答 > 学长不可以在这儿,人生得意须尽欢宋玉卿

学长不可以在这儿,人生得意须尽欢宋玉卿

2020-12-08 00:45:11博名知识网
小青羞涩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陈玄策,低声道:“随便你。”陈玄策笑曰:“好滑头!到了这个年纪,你已经开始学着跟太爷爷玩花样了。不过,如果你真的喜欢,我真的可以骗你做老婆。虽然这个小姑娘潜力很大,毕竟她还不成熟,但是到时候,我就玩不动她了。

  小青羞涩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陈玄策,低声道:“随便你。”

  陈玄策笑曰:“好滑头!到了这个年纪,你已经开始学着跟太爷爷玩花样了。不过,如果你真的喜欢,我真的可以骗你做老婆。虽然这个小姑娘潜力很大,毕竟她还不成熟,但是到时候,我就玩不动她了。”

  陈玄策今天真的很开心,说了很多话。他之前说的话好像没有今天加起来那么多。

  我起床后还有些头晕,不明白陈玄策为什么费尽心思救我。我走了几步,走到小青身边,低头看着他手里的匕首。

  的确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小青上次用它斩杀了王成干。

学长不可以在这儿/人生得意须尽欢宋玉卿

  “小青,这把匕首有名字吗?”我低声问。

  小青抬头看着我说:“这叫匕首。”

  我惊呆了,问:“不是还有别的名字吗?比如,什么样的干部,莫邪什么的?”

  小青轻轻一笑,说:“我不会浪费时间去想那些名字。对我来说,足以杀人。这叫匕首。以后就破旧了。我会买一把新的,叫做匕首。反正我只需要它杀人,别的什么都不管。”

  小青的话很简单,但道理很透彻。我无法反驳我说的话。

  我不禁又对小青产生了敬佩之情。同时,我也感到了一种恐惧。

  这样的人,年轻的时候是锋芒毕露的,所以如果将来长大了,也许他的前途是无限的。

  就像你说的,小青会超过陈玄策。虽然老狐狸陈玄策对他不利,但小青比他强。

  我一开始不太同意如君的看法,现在看来如君是对的,绝对是对的。

  这时,陈玄策突然说:“杨林,你这次感觉怎么样?”

学长不可以在这儿/人生得意须尽欢宋玉卿

  我惊呆了,问:“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样?”

  陈玄策说:“被白兰山和许贾立安追,和以前一个人面对白宫有区别吗?”

  我苦笑说:“当然不一样。这次我明显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双方一次又一次的相互追逐,我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陈玄策笑着说:“要不要我帮你?”

  第七十七章橄榄枝更能增加饺子的味道!

  我闻言一愣,点头不算,摇头不算,因为之前的教训,我现在绝不会轻易结盟。看着陈玄策的眼睛,我忍不住问:“什么意思……”

  陈玄策说:“我的意思也很简单,杨林,说实话,你跟我们接触已经一两天多了。你有没有发现自己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

  我想了想。真的是这样的事情。

  陈玄策继续道:“杨林,说句不好听的,你毕竟是个男人。一个男人要有责任心,要有血性。现在白甲和徐佳几乎骑在你的脖子上。一点都不生气,也不怨恨?”

  我点点头说:“我当然生气,当然也会反感……”

  陈玄策笑着说:“好。这说明我没有看错人。现在我告诉你,只要能帮到你。我们可以马上扭转这种局面,重点反客为主,打击白蜀山甚至徐佳。你怎么看?”

学长不可以在这儿/人生得意须尽欢宋玉卿学长不可以在这儿

  听到这里,我一开始觉得很激动。老鬼陈玄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演说家。他轻而易举地说,我要举臂与许家一战。

  然而最后我的冲动被理智控制了,想了一下才意识到这件事有问题。

  虽然四大家族在黑社会中的第二位一直在变化,但陈家一直稳居老四的位置,这说明陈家虽然精英辈出,但实力始终不足。

  现在,不就是靠陈玄策的故事吗?我们能试试吗?抛开许的恐怖实力不谈,单白阑珊已经是一个令如君皱眉的人了。

  陈玄策真的牛到这种地步,素波能带我们去和许掰手腕吗?

  我不信。

  老狐狸陈玄策只是通过表情的变化就猜到了我的意思。他笑着说:“为什么?不信?”

  虽然不太害羞,但还是点了点头。

  陈玄策又笑了,说:“杨林,不相信是正常的。现在你还能保持头脑清醒,说明你真的长高了很多。所以,我给你听点东西。听完我给大家分析一下我们拥有的资源。然后你再决定要不要和我合作,和徐家还有白岚山打一架。怎么样?”

  我点头表示同意。看来陈玄策隐忍了这么久,终于要亮出最后一张牌了。

  这时,陈玄策挥了挥手。突然人生得意须尽欢宋玉卿,陈嘉林地铁站里的喇叭开始发出疯狂的响声,好像很久没用过了。

  我知道这个喇叭上会播放一段决定我选择的内容,所以我竖起耳朵紧张地听。

  一阵恼人的响声过后,我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电话等待的声音,“杜.杜……”

  “你好你好。”

  听到这个声音,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因为是老猫的声音,绝对是一样的。

  “喂,是老猫吗?”

  这是一个经过处理的声音,显然听不出他原来的音色,似乎这个人故意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才会在电话里作弊。

  我很快紧张起来,仔细听着。

  “我是一只老猫。有什么事吗?”

  “嗯,我想委托你检查一件事,那就是灵异,而且最近很流行。希望你能过来。”

  “哦?一趟过去?去哪里?”

  “北京。”

  “太远了,别走。”

  “如果我们愿意预付五十万给你呢?这只是总奖励的十分之一。当你完成这件事,我们会给你剩下的90%。”

  “这个.可以考虑,具体是什么事情?”

  “别担心,让我先确定你是我们需要的人,好吗?”

  “说吧。”

  “老猫,32岁,北京出生。两岁时随母亲迁居佛山,十三岁出道。她曾与六名殷茵人活跃于两广,并享有良好声誉。"

  “你懂一点。”

  “你有个助手,外号大黄,是传统道宣的传人。他是两年前和你结合的,来历不明吧?”

  “嗯。”

  “嗯,你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那你需要我查什么?”

  “前几天,在地铁雍和宫站,目击者目睹一辆白色轿子穿过隧道。你听说过这个吗?”

  "……"

  “没听说过也没关系,那你知道30年前福寿岭有血祭吗?”

  “你到底是谁?”

  “我谁都不是。我只是委托你来调查这个案子的客户。我已经为你们俩订好了机票,后天早上飞往北京。当然,所有用来订票的身份证都是伪造的。那两张身份证今天会发给你。到北京后,我会在三个月内再联系你。别来找我。请先查一下你账户里的50万。再见。”

  电话挂断后,立即响起了忙音,嘟嘟嘟。

  我脸色铁青,汗流浃背。这显然是老猫和大黄来北京之前接到客户的电话。问题是,陈玄策为什么会有?

  “学长,雇老猫来北京的是你吗?”我连忙问道。

  陈玄策笑着摇摇头说:“当然不是,不过你应该认识这个人。”

学长不可以在这儿,人生得意须尽欢宋玉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