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识问答

被摸胸的故事,上校的女儿

2020-11-07 05:00:12博名知识网
我把头转向窗外,看着外面深邃的天空。雪还在下,太阳永远不会出现。是因为世界太黑太丑,太阳不想看吗?荣大昌的死让我很难过。重点是剥皮鬼演的‘荣大昌’,这段时间让我对他感觉好多了。此时,万之死得到了证实,心底是说不出的,充满

  我把头转向窗外,看着外面深邃的天空。

  雪还在下,太阳永远不会出现。是因为世界太黑太丑,太阳不想看吗?

  荣大昌的死让我很难过。重点是剥皮鬼演的‘荣大昌’,这段时间让我对他感觉好多了。此时,万之死得到了证实,心底是说不出的,充满了说不出的感情。

  “人好奇怪。”

被摸胸的故事,上校的女儿

  我感慨了一声,慢慢的站了起来,转头看向后方,冷冷的说:“这丫头,别走,你这样走了心里会像个鬼。这出好戏怎么继续?”还有,你没看见谁在守后门吗?"

  正蹑手蹑脚走向后门的芸香姑娘,震惊地停下来,抬头看着后门,发现不知何时飘过去的萧宝儿挡住了后门,冲她微笑。显然,她还能看到三个女鬼。

  推,推,推!

  连着退出好几步,齐悔手一翻,袖口滑出来一把攥紧的匕首,跟手一模一样。

  “原来是一对?”我表示敬意。

  转过椅子,面对着面带匕首的如香,我坐了下来,柔声说道:“你好,如香大师,血脉诅咒的修炼者之一,我是方刚。你让我变得容易找到。确定自己的身份不容易。”

  说着,示意金荷娜他们要小心,茹香的匕首一定更厉害,因为,她是三个诅咒实施者之一。

  金荷娜提高了警惕。前门和后门都被他们堵住了。小女孩很难逃脱。

  我看着这个14、15岁满脸是伤的女孩。真的很难想象她是三个骂人的人之一?

  她瘦弱的身体在颤抖,但她的脸凝重而死。

被摸胸的故事,上校的女儿

  我知道,她死了。

  孩子和妈妈关系很好,这样即使她死了,也会为妈妈讨回公道。

  我不知道如何评论这件事。有仇是自然的,但是牵扯那么多无辜的人跟我一起陪葬是不是太过分了?况且我也是受害者之一。要不是运气好,再加上有这么两个高人的儿子,早就坑得尸骨无存了,这样算了,我能可怜她吗?从来没有。

  小女孩知道自己逃不掉了,高兴地在后椅上坐下,看着我冷冷地说:“方师傅,太神奇了。说实话,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能看透我。”能说出来吗?即使失败了,也要让我知道失败的原因。"

  我笑了笑,歪着头看了小女孩半响,慢慢地说,‘其实在剥皮鬼死之前,我并不确定真的是你,因为时间仓促,一些证据还没有出现。

  我请大仙核实的第二份报告还没有出来。然而,剥皮者真的走了,这证明我的推断是正确的,所以你可以肯定你是主谋之一。"

  芸香静静地看着我,握紧匕首,没说话,就等着我说下去。

  “一开始你出现在餐厅的时候,我并没有怀疑什么。你的伪装很成功,但你不知道的是,后来我做了一个离奇的噩梦……”

  我把噩梦详细告诉了如香。

  泪水从如香的眼角不停地滴落。显然,我的想法是对的。她是‘可怜的女人’的女儿,她还实施了血统诅咒。因为她想亲眼看看仇人的死亡场景,就带着‘魔咒入门’潜入别墅,一个个看着荣家的惨死。她一定很高兴。

被摸胸的故事,上校的女儿

  我看着她的脸,心底叹了口气,然后说:“做噩梦很正常。不正常的是我拼命回忆个人经历之类的东西,而不是梦。谁的梦想如此真实?

  我知道那个女人受了什么苦。说实话,我无限愤懑,伤人的荣鸾,该死!"

  “那你还阻止我的报复吗?你应该知道我妈有多惨。”Rue擦去眼泪,怨恨地看着我。

  我苦笑一声,指着受伤的肩膀说:“如香,你说清楚,荣鸾和你有仇,我没有。我的生命危在旦夕,我被诅咒和攻击一个接一个。我为什么要阻止你?为了生存,我必须阻止它!”

  Rue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血统诅咒的力量很大,但是没人能控制,会伤害无辜的人。这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情。她还能说什么?

  我摇摇头。我说不出是怜悯还是什么感觉。我就知道对面那个女生太复杂了,看不清楚。

  “这个噩梦令人困惑。”我接着说:‘经过分析,感觉收到了对死者的记忆,这就是噩梦。

  按常理来说,应该是接触到死者的身体,死者的怨念极深,这样的回忆才能传播。我就想,是什么导致了曝光后的噩梦?我不明白。

  直到那时,我才怀疑你。然而在搜楼的时候发现了罗瑛大师的尸体。从那以后,我开始怀疑你。"

  芸香不哭了,冷漠地看着我。

  我鄙夷地看着她,低声道:“你杀了师父?真是丧尽天良!罗瑛大师待你如亲生女儿。她传授自己所有的技能。怎么才能下车?

  以她的身手,怎么可能在诅咒的控制下轻易自杀?当时我非常怀疑,罗颖的死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和失望。那么,谁会开始她的工作而感到惊讶和失望呢?你,你是个奸诈无耻的魔鬼!"

  我站起来,指着苍白的芸香。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第135章诅咒指南

  “你出现的时间和罗瑛大师去世的时间可以匹配,地点合适,就在这栋楼里。还有,你额头的深伤口是你师傅反击的时候用匕首割的吧?

  你避免抬头,所以匕首没有划破刘海,而是划破了额头。

  我在匕首上发现了血迹。我让Wo Na查了一下,但是需要时间。不可能很快得到结果。当时我就开始假设你有问题。回想起和你的接触,才知道我的手碰到了你的刘海,你的反应太激烈了。

  我的目光落在芸香浓密的刘海上。

  “那是诅咒入门,不是吗?你戴着一顶假发,一顶用你妈妈的头发做的假发!所以你才会那么珍惜,才会养成隔一段时间梳一次头发的习惯,这就是你对妈妈的留恋。

  这个东西是血统诅咒的引入,也许,只是引入的一部分。没关系,我只需要实验就知道是不是真的。我们商量了一下,偷偷拿了你的一根头发,碾碎,抹在匕首上。果然,剥皮鬼死了,证明头发是祸根,你才是真正的凶手!"

  说到这里,我慢慢地坐了下来。

  如香恨恨地看着我。

  过了半响,她抬头在高处叹了口气,伸手在脑后搅了搅。然后,假发被她摘下,露出凌乱的短发。

  “是的,你说得对,我的老师对我很好,但是她决心打破诅咒,并且已经找到了一个可行的方法。我必须在发动诅咒的时候杀了她.然后来到你身边。

  我觉得你们这些爱管闲事的大师死有余辜,没想到你们这么小心翼翼,也没想到你们只是碰了个假发就深入到那个记忆里了?

  这是意料之外的,所以你看透了。来吧,我就在这里,你可以杀了我,反正我不想活太久。"

  女孩紧握着假发,用极其极端的语气说着这些话。

  我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我真的看到了这个女孩是多么的疯狂和可怕。

  一个14或15岁的女孩摆出“你杀了我”的姿态,我只是“立正”。

  没错,这个女孩是主谋之一,而且她也参与了诅咒的实施,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说最十恶不赦的罪行都是轻的,但是她是人,不是鬼,我该怎么杀她?再说她也不老,我也下不去。严格来说,就算不杀她也活不过三十岁,这已经是很悲惨的事情了。

  考虑到她母亲的遭遇,说一点怜悯都没有是假的,但是她不能因为这些原因留下来,是吗?

  “打赌我杀不了你,对吗?是的,我不想杀人,但我可以破除诅咒。只要诅咒被打破,你和另一个执行者就会立即被诅咒和杀死。你不用做,你可以为死在你手里的无辜灵魂讨债。”

  我冷冷的说,眼神很残忍。

  不要怪我,这姑娘进行了这件事,杀了太多人。我可以理解她杀死了她的敌人,但是攻击无辜的人是绝对不可阻挡的。

  我示意一看,三个女鬼慢慢围了过去,目标是抱着小女孩的假发。

  这个东西是诅咒入门,只要消灭了就不能说诅咒就解决了。

  “哈哈哈,方师傅,你真幼稚。你以为只有我妈的头发才能做假发?你错了,你大错特错了。诅咒引子不止一个。我只有这个。如果破坏了能怎么办?根本破不了诅咒。还有一点,你好像忘了,诅咒入门不能少,比如这个假发。”

  小女孩扬起假发,完全无视了包围过去的三个女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