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识问答

走进“隐秘的角落”,今年夏天最高分网剧诞生记

2020-06-27 16:39:20博名知识网
辛爽看起来似乎不太朋克。上周,爱奇艺上线了网剧《隐秘的角落》。上线第二天,该剧的豆瓣评分就突破了9分。截止目前,已有10万人在豆瓣上为其打分。原著作者紫金陈也发了短评:非常好,我挑不出缺点的好。既商业又情怀。大量的赞美袭来,导演辛爽却异常平静。这个曾组建过摇滚乐队,因《幻乐之城》被观众记住的

  辛爽看起来似乎不太朋克。

  上周,爱奇艺上线了网剧《隐秘的角落》。上线第二天,该剧的豆瓣评分就突破了9分。截止目前,已有10万人在豆瓣上为其打分。原著作者紫金陈也发了短评:非常好,我挑不出缺点的好。既商业又情怀。

  

  大量的赞美袭来,导演辛爽却异常平静。这个曾组建过摇滚乐队,因《幻乐之城》被观众记住的导演非常理性。“自己几斤几两我心里很清楚,”辛爽说,“很多事情就是自然而然,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在外界看来,《隐秘的角落》成功近似奇迹。一个以前只拍过短片的导演,一个很难改编的题材,一部气质偏文艺的剧集。能走到今天并不容易,但这“不可能”中间又蕴含着某种必然。

  倍速观看成常态,观众呼吁更精品、更类型化的短剧集,于是有了爱奇艺迷雾剧场;制片团队想在高品质之外追求更大的市场,于是确立了《隐秘的角落》“家庭悬疑”的类型。创作团队希望塑造真实情境下复杂多样的人物,于是成就了一部细节满满的悬疑群像戏。

  上周,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采访了该剧的平台制片人戴莹、承制方制片人卢静和导演辛爽,和他们聊了聊《隐秘的角落》幕后的故事。创作上的纠结,拍摄中的难题……

  “究竟是相信真相,还是童话?” 在《隐秘的角落》中,秦昊饰演的张东升多次提到数学家笛卡尔的故事。和这部剧的主题一样,项目背后也是一个关于爱和选择的故事:

  主创们怀着美好的期待开启这个项目,随着项目的不断推进,大家的想法也在不断变化,最终呈现的效果虽然和最初的想法不同,但也是不错的结局。大家选择相信童话,但也接受现实。

  请外国编剧打点,突出人物情感,

  《隐秘》的“浪漫现实主义”

  早在2017年底,爱奇艺就开始筹备主打短剧集的迷雾剧场。

  那一年,由紫金陈同名小说改编的《无证之罪》刚播,市场反馈良好。但因为只有12集,这部剧的市场效应并没有持续很久。“当时我们就想,如果能规模化生产这类优质作品,或许可以影响国内短剧集的生态,促进整个影视行业的发展。”爱奇艺副总裁、《无证之罪》总制片人戴莹告诉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

  于是,在《无证之罪》播完后没多久,她就启动了手上另两个紫金陈IP改编项目《坏小孩》和《长夜难明》(即现在的《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的筹备工作。

  万年影业合伙制片人卢静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小说《坏小孩》时的欣喜,“《坏小孩》最独特的地方,就在于以小孩的视角讲述案件。”在此之前,她是《无证之罪》的执行制片人。鉴于双方在拍摄《无证之罪》时建立的良好关系,爱奇艺选择继续和万年影业合作《隐秘的角落》。

  

  卢静找到了曾参与过《纸牌屋》等作品剧本工作的编剧Joe Cacaci担任剧本监制。Cacaci经验丰富,接到项目后第一件事就是问卢静,“你想做多少集,要做什么类型?”

  12集悬疑短剧。得到答案后,Cacaci给出了两种故事线。一是以三个小孩的感情为主线,破案为辅;二是以破案为主线,感情为辅。几乎想都没想,卢静选择了第一种方案,尽管第一种方案可能会带来副作用:节奏慢。

  在Joe Cacaci的帮助下,创作团队确立了整部剧“家庭”的主类型,并拿到了12个根据剧情高潮设置的“分集点”。而后,擅长人物刻画、曾写过《东京审判》等作品的编剧胡坤加入,负责把控整部剧的风格和气质。编剧潘依然负责用群像戏的方式展开家庭细部,将人物做出延展性。作为最了解紫金陈原著的人,孙浩洋则承担了提炼小说内核,并在原著基础上延伸原创情节的工作。

  辛爽也正于此时加入。因为在综艺《幻乐之城》中的出色表现,制片团队看到了他身上潜藏的“浪漫现实主义”。这是平台和片方选择这个此前只拍过短片,没有拍过网剧的新导演的核心原因。“顾虑最初当然是有,但我们其他人都是此前《无证之罪》的班底,包括摄影和美术,我相信我们的经验加上导演的才华,可以成就一部好作品。”卢静说。

  如今《隐秘的角落》成片,也确实体现了这种“浪漫现实主义”。尤其是第六集结尾,三个小孩闭着眼睛想象自己坐在小白船上,飘向西天。镜头一转,海滩上出现了张东升妻子的尸体。

  

  “这是个以爱之名行恶的故事。”在采访中,辛爽再一次强调了他对这个故事的理解。原著打动他的核心点是“三个小孩在暑假目睹了一场谋杀”。孩子的天真,成人的谎言,汗涔涔的暑假。每个人都可能会在一瞬间涌起恶的念头,也会被命运裹挟。无论善恶,他想呈现背后复杂的人性。

  “突出人物情绪,刻画人性”成了整个主创团队共同的目标。这和以往强调案件侦破、强情节快节奏的悬疑网剧非常不同。大量细节和破案无关,只是为了传达人物情绪。比如刘琳饰演的单亲妈妈周春红,在出门约会前擦掉了一点口红,在孩子面前努力隐藏涂了红指甲油的脚趾。这都是编剧潘依然写在剧本里的。

  辛爽用“变魔术”来形容人物情绪的重要性。在他看来,观众看剧就像看魔术表演,魔术师手里永远有块布或其他道具,人们看似是被布吸引了,但其实人们真正想看的并不是布,而是魔术师到底会变出什么。影视作品不能没有情节,但真正打动人的永远是情感。

  情感也是这部作品打动平台的关键。早在项目筹备之初,戴莹就确定了改编方向:要突出人性的善良和温暖。在她看来,展现温暖的友情和亲情,更容易引发观众的共鸣。

  

  卢静也告诉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主打温情的家庭戏,主要是因为原著打动他们的恰恰是阳光的一面。另一方面,比起纯粹的推理刑侦,家庭戏能触达的受众面也更广阔,“我们之前做过市场评估,家庭和悬疑是市面上最受欢迎的类型。”

  创作是充分讨论后“当众孤独”,

  做决定的前提是“不自溺”

  人物情感的凸显需要大量细节的铺陈。而细节的展现,并不能单靠编剧,需要摄影、美术和演员的共同努力。

  为了还原南方城市的夏天,摄制组用十天时间跑了五个城市,最终综合色彩、气味和文化等多种因素,选择了广东湛江。七八月份的湛江天空很低,常常有台风,在阳光下待一会儿就满身汗。演员王景春就曾在花絮里“吐槽”,剧组准备的纸巾太少,只能循环利用。

  比起湿热的天气,更难的还是群演的调度和场景的搭建。由于拍摄时正值休渔期,岸边没船,剧组就花钱租了50艘渔船。涨潮时船都浮在水面上不好拍,剧组只能抓住退潮后很短的时间抢拍。

  

  作为导演,辛爽是全剧组最忙的人,也是最常面临选择的人。作为一个年轻导演,他有时会迟疑,“在现场我每天要做四十多个决定,这里面可能有一半都是错的,但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还有些决定你知道是正确的,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这时就会产生讨论。”

  他希望营造一种共同讨论的氛围,而不是把演员当做实现自己创作野心的工具。即使在开拍前,他已经把剧本里每段戏都在脑子里走了好几遍,但他认为现场演员的创作更重要,“演员是真正用肉体去塑造这个人物的人,他们实际呈现的内容,可能会比剧本里精彩得多。”

  比如剧中周春红给儿子朝阳擦牛奶那段戏。朝阳发现了妈妈的恋情,两个人沉默地相处,此时妈妈没有解释,只是疯狂地强迫他喝牛奶。在拍这场戏之前,辛爽担心这场戏过于戏剧化,但刘琳现场的表演却很真实,把饰演朝阳的小演员荣梓杉都吓到了。“和这些优秀演员进行二度创作就像玩游戏一样,一个玩游戏的孩子解锁了所有装备。”

  并不是所有的选择都可以当场验证是否正确。比如杀人犯张东升的“地中海”秃头造型。开机前定妆的时候,辛爽和扮演者秦昊聊起这个角色,都觉得这个角色少了点私人属性。话题聊到秃头,秦昊很愿意尝试,但辛爽却迟疑了,“因为‘地中海’设计并不是我们首创,以前有些电影中也有这个梗。”

  

  秦昊说服了他。“我们现在在做的事其实是真正的原创。因为我们做的每件事都基于以往我们自己的经验,都是我们下意识的决定。既然是我们突然想到的好主意,为什么不敢做?”

  果然,剧集开播后,许多观众都被秦昊的秃头造型“吓到了”,并没有质疑他们用老梗。在拍摄中,不少细节都是辛爽和演员们聊出来的,“1分钟不行就10分钟,10分钟不行就1小时。”聊到最后,双方的标准都会有松动,最终达成共识。

  “导演特别喜欢颂文老师和昊哥,但这两个人恰恰是在现场最爱找他‘麻烦’的。”卢静告诉河豚君。演员们都特别喜欢找辛爽聊戏,尤其是秦昊,经常一下子列出七八种表演方案,和导演探讨。但最终大家都会尊重导演的决定权,辛爽也很感激这种信任。

  辛爽至今还记得开拍前张颂文告诉他的一句话,演员是一个“当众孤独”的职业。“其实导演也是,”辛爽说,“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做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你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验证它,都是下意识的直觉。”

  

  尽管是看似没有理由的直觉,辛爽也会尽量自我控制。他常常担心自己的选择过于“自溺”。艺术创作者通常都有较强的自我表达欲,个人风格明显的辛爽也是如此。但他一直在学习用理性控制。如今人们在《隐秘的角落》里中看到的很多风格化的部分,都经过他理性的思考和分析。

  比如片头的独立动画和片尾的12首配乐。出身音乐圈的他接到这个项目后,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要做12首配乐,要用音乐人丁可。这并非纯粹的个人表达,而是他经过理性分析后提出的要求,“音乐是剧情的一部分,也承担叙事功能。”在他看来,片尾曲就像吃完串后配的啤酒,是观众看完剧后情绪的延伸。早在剧本阶段,这12首片尾曲就确定了。

  事实上,音乐在《隐秘的角落》中确实承担着重要作用。因为重在突出人物情绪,整部戏的节奏相对较慢,如何维持悬疑感就显得非常重要。

  辛爽擅长用音乐营造悬疑氛围,许多生活化的场景一旦加上诡异的配乐,就变得悬疑起来,比如第一集中普普给弟弟打电话时的背景乐。还有些观众注意不到的细节,也埋在音乐里,比如第二集的片尾曲《犹豫》的歌词,就暗示了朝阳爸爸朱永平的结局。

  

  选择真相还是童话?

  只要结果OK就无需纠结

  出色的片头和片尾让爱奇艺做了一个决定,取消以往剧集可以跳过片头片尾的惯常设置。“片头片尾是剧情的一部分”,从前期的剧本创作到项目上线后的运营,这个概念被贯穿始终。

  从按照剧情高潮打点,不按照每集45分钟的标准控制时长,到做足12集配乐,用音乐营造氛围,《隐秘的角落》创新之处颇多。而突出儿童视角,以人物情绪为主线的改编思路,在以往的国产悬疑剧中也并不多见。是什么给了创作者创新的勇气?

  这跟迷雾剧场是爱奇艺推出的新剧场有关。《隐秘的角落》版权来自爱奇艺,投资是近年来12集悬疑短剧中的顶配。纵然这是一部涉及未成年人的悬疑小说,还匹配了一个略显文艺的新人导演,但爱奇艺还是决定重金押注。

  在具体的创作过程中,爱奇艺也给予了片方极大的自由,只在关键的地方给予指导。比如前期对整部剧“凸显人性善”的定调,比如后期对成片节奏的把控。戴莹告诉河豚君,第一集最早的版本有100多分钟,细节众多,有很多支线表达。在机房和辛爽沟通过后,辛爽自己反复观看剪辑了几次,最终把诸如老陈追贼的戏份删掉了,保留主干,把时长压缩到70分钟左右。

  演员们也选择相信这个故事。去年四月,《隐秘的角落》开始寻找演员。当时王景春刚获得柏林影帝称号,刘琳在《知否》中饰演的大娘子一角深入人心,张颂文凭借《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火了。据《时尚先生》报道,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上映后三四个月,大约有100多部戏找到张颂文。在这么多戏约中,这些演员选择了这部以三个小孩做主角的《隐秘的角落》。

  

  “他们签约前甚至都还不知道这三个小孩是谁演。”卢静说,她很感激这些演员。辛爽也告诉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在现场,所有的成人演员都很明确,他们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帮助孩子完成更好的表演。

  幸运的是,尽管这部剧确实经历了不少波折,但最终柳暗花明,迎来美好结局。回顾往昔,辛爽觉得他在整个项目中做的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加入了这个团队,“大家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战。前期的选择做对了,后面就没那么难。”

  回到《隐秘的角落》这部剧中,“究竟是相信真相,还是童话?”剧中的人们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对于如今的结局,戏外的观众也选择了自己愿意相信的解释。

  “就像你做一个采访稿一样,脑子里会有无数想象。最终呈现出来的结果或许和你脑子里并不一样,但这不重要。因为现在的结果也很好,我无需纠结。”辛爽告诉河豚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