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识问答

细看抄检前后,你会发现邢夫人和王善保家的是在替人背祸

2020-06-27 16:05:27博名知识网
抄检大观园,是贾府许多人命运的转折点。第七十四回,邢夫人从大观园里经过时,发现傻大姐手里发现了一个绣春囊,吓了一跳,然后用袋子封了,派王善保家的送去给当家主母王夫人。后来,王夫人就在大观园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抄检活动。抄捡大观园之后,小姐丫鬟们一个个死的死了,嫁的嫁了,出家的出家了。使这次抄检成为贾府败落加速的分水岭。正如探春所说:"……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

  抄检大观园,是贾府许多人命运的转折点。

细看抄检前后,你会发现邢夫人和王善保家的是在替人背祸

  第七十四回,邢夫人从大观园里经过时,发现傻大姐手里发现了一个绣春囊,吓了一跳,然后用袋子封了,派王善保家的送去给当家主母王夫人。后来,王夫人就在大观园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抄检活动。

  抄捡大观园之后,小姐丫鬟们一个个死的死了,嫁的嫁了,出家的出家了。使这次抄检成为贾府败落加速的分水岭。正如探春所说:

  "……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些的,故人曾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抄检大观园,许多人都骂发现绣春囊的邢夫人和推波助澜的王善保家的,以为他们的缘故才使一向不大问事的王夫人发了雷霆之怒,发动了抄检大观园的行动。探春甚至因为打了王善保家的而沾沾自喜,四处宣扬:

  实告诉你吧,我昨日把王善保家那老婆子打了,我还顶着个罪呢。不过背地里说我些闲话,难道他还打我一顿不成?

  就是听尤氏说邢夫人打了王善保家的,嗔着她多事,探春也认为是邢夫人在掩饰。

  

细看抄检前后,你会发现邢夫人和王善保家的是在替人背祸

  其实细读抄检之后的后续行动,你会发现抄检大观园的真正主谋根本不是地位尴尬的邢夫人,也不是地位卑微的王善保家的,而是深藏不露,佛口蛇心的王夫人。

  不错,抄检大观园的起因是邢夫人发现了绣春囊,并把绣春囊封了派人送给了王夫人,事后又让陪房王善保家的去问情况,可是,这些难道不是应该的吗?不送给王夫人这个荣国府的当家人,难道让她藏起来处埋掉,或者送给病中的儿媳妇,或者李纨探春宝钗这三个代理管家人?如果真那样,才是真正的不知所谓了!

  不错,抄捡大观园王善保家的也曾推波助澜,因为平时大观园的丫头们不奉承她而挟私怨告了大观园的丫头们一状,但是,单单有王善保家的怂恿,王夫人就听信了,就抄捡大观园了?如果王夫人真是那么耳朵软,那么没有主心骨,金玉良缘还能在贾母坚决的反对下坚持到最后吗?王熙凤还会在王夫人放手的情况下那么怕王夫人吗?

  

细看抄检前后,你会发现邢夫人和王善保家的是在替人背祸

  王夫人从来是有自己的坚持的!

  平时,王夫人似乎心活面软,谁说个什么她都听从,其实,那都是表象,她听从是因为她听到了她想听到的,她改变主意是因为得到了她想得到的。否则,一切免谈。

  在抄检大观园前,王熙凤也曾向王夫人提了两条建议:一,平心静气,暗暗访查,叫做"胳膊折在袖内",并且解释了很多好处,连缘由都想好了,二,提议借此机会削减大观园内那些年纪大的咬牙难缠的丫头婆子。

  王熙凤的这两项提议都是切中要害,十分可行,不说百利无一害,但也比抄捡大观园要高明的多。但王夫人一件都没有采纳。第二个提议让王夫人当场就驳回了:

  你说的何尝不是?但从公细想。你这几个姊妹也甚可怜了。也不用远比,只说如今你林妹妹的母亲……如今我宁可省些别委屈了他们。以后要省点,先从我来到使得……

  从王夫人这话,我们可以听出,时隔多年,王夫人仍然对贾敏当年的奢华排场惊羡,到现在仍有要一较高下之心。

  王善保家的告丫头们的黑状时,也是分两个层次的,当说那些女孩子们一个个像受了封诰似的,一个个的成了千金大小姐了,闹下天来都没有人敢哼一声,不然就调唆姑娘的丫头们,说欺负了姑娘们,王夫人同样不认可:

  这也有的常情,跟姑娘的丫头原比别的娇贵些。你们该劝他们,连主子们的姑娘不教导尚且不堪,何况他们!

  但是当王善保家的状告晴雯时,王夫人马上有了反应:

  王夫人听了这话猛然触动往事,便问凤姐道:"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因同老太太走,我不曾说得,后来要问是谁,又偏忘了。今日对了槛儿,这丫头想必就是她了。”

  并且立即为晴雯编织好了罪状,让自己的丫头去把晴雯喊来,并且嘱咐丫头不许和晴雯说什么。

  可见王夫人对別人的话并不是都相信的。王夫人所听从的、相信的,都是那些她认为是正确的,符合她的想法的。

  

细看抄检前后,你会发现邢夫人和王善保家的是在替人背祸

  为什么王熙凤的第二条提议,王夫人一开姓允了,可是当王善保家的提出快刀斩乱麻时,王夫人立马改变主意了呢?因为王夫人真正的想法便是如此。

  王夫人给人的印象一向是吃斋念佛,怜老惜贫,却忘了刘姥姥给王夫人下的另外一个定义:响快!第六回,刘姥姥和自己的闺女婿王狗儿谈起往事时曾说"二小姐着实响快",那可不是刘姥姥随随便便信口说的,这是她与女儿见到王夫人的第一印象。而且王夫人的"响快"在赶出金钏儿时也让人见识过一次的。因而,当王善保家的说出"等到晚上园门关了的时节,内外不通风,我们进给他们个猛不防,带着人到各处丫头们房里搜寻”的主意时,王夫人立马赞同:

  "若不如此,断不能清的清、白的白。”“不然一年也查不出来。”

  难道一个陪房比一个管家少奶奶的话语权还要有份量吗?当然不是,王夫人之所以抛弃原先的决议而听从王善保家的建议,只因为王善保家的建议更合乎王夫人心内的想法。

  

细看抄检前后,你会发现邢夫人和王善保家的是在替人背祸

  其实,在抄检大观园之前,王夫人应该早有清理大观园一下的想法。因为,在抄捡之前,王夫人早已埋下了自己的眼线。

  在抄检大观园时,王夫人对众人说:

  可知道我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耳神意时时都在这里。难道我通共一个宝玉,就自放心,凭你们勾引坏了不成?

  王夫人这话可不是唬丫头婆子们,就我们知道的,早在宝玉挨打时,王夫人就找了袭人做心腹,让她时刻关注宝玉一切,并时刻汇报。为了让袭人忠心,她恩威并施,一面把袭人提拔为宝玉的准姨娘,一面把袭人的公职撸了,自己出银子雇袭人做自己的私人秘书了。

  而且从王夫人能够全面掌握怡红院里的情况,甚至宝玉与四儿的私房话这一点上看,王夫人的心耳神意一定打入到怡红院的高层,说不定还不止袭人一个。

  

细看抄检前后,你会发现邢夫人和王善保家的是在替人背祸

  在抄检之后,王夫人除了赶出了抄检出来的有错的司棋外,王夫人还把自己认为的勾引了宝玉的晴雯,四儿,芳官一并赶了出去,不久,又因贾兰的奶娘长相俊俏而赶出去了。

  王夫人赶出司棋没错,那确实是抄检大观园时所发现的问题,因为在抄检大观园时,在司棋的箱子里发现了一双男子的锦带袜并一双缎鞋,还有一个同心如意并一个字帖儿,原来这司棋与潘又安私订终身而写的信笺。而这是当时那个社会所不容的,所以迎春说:

  我知道你干了什么大不是,我还十分说情留下,岂不连我也完了。

  赶出司棋是没错,但晴雯有何错,也被赶出去了,抄检时可没有发现晴雯一丝点儿的错处。若不是王善保家的告状,若不是墙倒众推,若不是王夫人早就认定长得好的丫头便是狐狸精,是勾引她的宝玉来的,晴雯会赶走吗?王夫人名义上是抄检大观园,实际上是借此整顿怡红院,并排除异己罢了。

  还有贾兰的一个奶娘被打发了,而打发的理由很可笑,奶娘只不过长得"妖乔",王夫人一句"我不喜欢她",便让李纨将她打发了。但是真正有过错的呢?如宝玉的奶娘偷懒耍滑,贪吃贪喝,眼皮子还浅,看见什么东西都想往家拿。王夫人却容下了她,还有迎春的奶娘王嬷嬷,不但聚众赌博做庄头,而且挟持迎春,还把迎春的首饰偷出去点当做本钱,这么大的错,王夫人也没有把她赶出去,却把一个仅仅因为她不喜欢的奶娘。干出去了。这说明了什么?还不是说明王夫人想让你干的你才能干,她不想让你干的,你说的天花乱坠也是成不了事。

  

细看抄检前后,你会发现邢夫人和王善保家的是在替人背祸

  因此,抄检大观园本身拿主意的是王夫人,最后大观园众人却都把罪魁祸首定位于捡到绣春囊的邢夫人和告黑状的王善保家的,是属于吃柿子的,专捡软的捏。邢夫人和王善宝家的,其实是在替王夫人背黑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