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明星大全 > 露出文,校草h

露出文,校草h

2020-12-06 04:49:07博名知识网
夏吓了一跳。“万程当时流产了,那是你的孩子……”曹雄道:“我叫你,叫你来医院,你不肯来。”夏额头冒汗.被曹雄这么一说,他隐隐约约想起自己结婚不久的一天晚上,一个人打电话说万住院了.万程经常生病,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

  夏吓了一跳。

  “万程当时流产了,那是你的孩子……”曹雄道:“我叫你,叫你来医院,你不肯来。”

  夏额头冒汗.

  被曹雄这么一说,他隐隐约约想起自己结婚不久的一天晚上,一个人打电话说万住院了.万程经常生病,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耐心。他不记得他说了什么。反正他很快就挂了。

  但是.流产.

露出文,校草h

  他惊讶地看着夏柔:“是你妈妈吗.怀孕了?”

  从曹雄进来,夏柔不想见夏洪钧。她的手被曹杨握住,其他人被曹杨挡住,她垂首不语。

  这时,我抬头看着夏。“你走的时候,我妈妈不知道她怀孕了.后来她怀孕了,有人来收房子,想把我们赶走。妈妈,她……”

  她慢慢垂下眼睛:“你认识她.她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她跑到路上想死,结果流产了.幸好我们遇到的是曹伯伯……”

  我明白了。

  难怪30岁的万程能爬上曹雄这样的人。

  夏一想到自己曾经有个未出生的孩子,洪钧就有点后悔。然而,他更担心的是如何解决现状。

  “我是个混蛋!”他捂着眼睛哽咽了。“对不起你妈妈.i.曹司令,我知道我错了。我现在想补偿小柔,想让她跟我回家.我……”

露出文,校草h

  他的演技也很优秀。但是房间里的三个人没有一个被他感动。

  夏柔垂着眼睛。

  曹杨握紧了她的手。

  曹雄陌陌看着唱歌好听的男人,并不打算给他任何为难夏柔的机会。

  他打断他说:“你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说的话吗?”

  夏微微一愕。他真的记不起11年前在电话里说过什么,他已经忘记了。

  但是曹雄还是记得。

  “你说,你和万程离婚了,你已经付了夏柔的赡养费。你是万程,还是夏柔,都与你无关,免得日后他们少来烦你。”曹雄说。

  ”从此,万程和夏柔.一直和我住在一起,这真的与你无关。”

  “小柔虽然不是我生的,但是我养了她十几年,和我自己没什么区别。”

露出文,校草h

  “既然你过去抛弃了他们,就不要想着用一点血把小柔带走。”

  “小柔也十八岁了,不是未成年,监护权无所谓。或者你想跟我打官司,可以。我跟政法委员会打个招呼,让法院给你破例就可以了。”

  “不不不,曹司令!你误会了!”夏连忙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如果你不是故意的,那就更好了。”曹雄道,“小柔刚刚把话说明白了。她想让你选,我不同意。我养了她十年。她不能就这么走了。她已经是我的孩子了,谁也不能带走她!”

  “至于你,这是我的家。我不欢迎你。请立即离开。”

  曹雄九活在世上,他说的话都是打地板,没人能反驳。

  夏离开的时候一塌糊涂露出文。

  夏柔一直垂着眼睛,不想看到他狼狈的样子。

  他的狼狈是她的尴尬。

  因为,她也姓夏。

  小厅里只剩下他们三个的时候,曹雄看着夏柔,微微叹了口气。

  他走过去,摸摸她的头,小声说:“没事的。”

  过了一会儿,他说:“你是个好孩子。”

  夏柔垂着眼睛,忍着眼泪,“嗯”。

  曹雄向曹杨使了个眼色,曹杨会意,微微颔首。曹雄转身离开,给曹杨留了安慰夏柔的空间。

  他走到小厅门口,走上两步,又转头去看。

  曹杨把夏柔抱在怀里。

  夏柔抓着衣襟,把头埋在肩上,咬紧牙关,默默哭泣。

  即使她经历了两代人,在事情发生的时候也能淡定坚强,但是……毕竟分开血缘太痛苦了。

  她没有出声,但她哭得身体发抖。

  曹杨心疼极了,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校草h,亲了亲头,在她耳边轻声安慰。

  曹雄在明亮的阳光下看着两个人,突然眯起了眼睛。

  他第一次注意到曹杨搂着夏柔的手有点太紧了。

  他看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夏柔晚上没下楼吃饭。曹杨把饭端到她房间。

  晚饭后,曹杨被曹雄叫到书房。

  “这件事交给你了,不要再叫这个人讨厌了。”曹雄说。

  “你放心吧。”曹杨应道。

  就是曹雄不说话,他也绝不会让夏洪钧再去骚扰夏柔。夏柔有家,也有家,不需要另一个姓夏的。更何况他有什么想法,连夏柔都能理解。

  当他正要离开时,他的父亲突然喊道:“杨洋……”

  曹杨转身。

  曹雄默默地看着他,抽了根烟,说:“没事,走吧。”

  曹杨说完,打开门离开了。

  曹杨下了二楼,想再见见夏柔。

  我试着敲门,但门没锁。是他送的饭,忘了把门带上等死。

  隐隐听到了声音.曹杨没有敲门,轻轻推开门.

  夏柔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讲着电话.

  她仍然有鼻音。

  “你什么时候回来?”

  “嗯,没什么……”

  “只是想你……”

  “想和你谈谈……”

  曹杨想起昨天吃饭的时候夏柔说男朋友出差去了,一个星期不回来。

  在这种心情下,她很想念那个年轻人,希望此时他能在她身边.

  曹杨握着门把手,心里好像堵了一下。

  堵得要命。

  第72章

  曹杨那天没有再进夏柔的房间。他站在走廊的大窗户前,抽了很久的烟。

露出文,校草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