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明星大全

小说:道观里有鬼?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狐狸的骚臭味儿

2020-11-11 20:01:40博名知识网
欧阳乐天忍住浑身疼痛从地上爬起来,忐忑不安,他不知道这个地方究竟存在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客栈之时,听到有关道观的一切,就让他惶惶不安,如今果然是出事了。他不敢有任何松懈,生怕他的目光偏移半刻挽离殇就消失不见。他现在已经深受重伤,此刻若有东西出现他指定斗不过,但他又岂能让挽离殇一个人受到性命之忧,而置之不理。大丈夫顶天立地,大不了今日就葬身于此

  小说:道观里有鬼?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狐狸的骚臭味儿

  欧阳乐天忍住浑身疼痛从地上爬起来,忐忑不安,他不知道这个地方究竟存在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在客栈之时,听到有关道观的一切,就让他惶惶不安,如今果然是出事了。

  他不敢有任何松懈,生怕他的目光偏移半刻挽离殇就消失不见。

  他现在已经深受重伤,此刻若有东西出现他指定斗不过,但他又岂能让挽离殇一个人受到性命之忧,而置之不理。

  大丈夫顶天立地,大不了今日就葬身于此,也不会愧对于心。

  月光穿破云层露出娇羞的脸庞,像一盏明灯,高悬在天幕之上。

  在月光的照耀下,周围的一切皆能清晰映入眼帘。

  但空气中弥漫的那种诡异氛围,让欧阳乐天只觉浑身不适。就好像有一双无形魅惑的眼睛,正恶狠狠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仿佛下一秒他就会被那双眼睛卷入深渊。

  迷迷茫茫,昏昏沉沉的跟在挽离殇身后走了半柱香的时间,随后便在一颗干枯巨大的槐树下停住了,那槐树不是很高,但是它虬枝四溢横生舒展,虬枝上面挂满了红色的祈愿布条,树前还摆放着香烛,香案。地面之上还有一堆堆燃烧过后的纸钱纸灰,在风的吹拂下四处飘洒。

  很显然此处香火鼎盛。

  但是在一棵已经干枯的槐树上面许愿祈福,这就会令人感到奇怪了。

  欧阳乐天满心疑惑,而此时挽离殇正面朝颗干枯的槐树,扭着腰肢和手臂似是在跳舞一般,嘴里还咦咦哇哇的念叨着什么。

  就在欧阳乐天准备上前,观瞧如此怪异的挽离殇之时。

  那颗干枯的老槐树突然发出一阵怪异的声音,那声音尖锐刺耳,欧阳乐天只觉头颅一阵眩晕,待声音停止,再次睁眼看去,挽离殇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时他有些惊慌失措,挎着步子就来槐树下,依然没有看见挽离殇的半点影子,挽离殇就这样凭空消失了,没有一丝预兆的消失了。

  欧阳乐天心中好似压着一块大石,只觉胸口异常烦闷。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切变化太快了,他实在是没有看清楚,一个活人是怎样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的。

  他绕着那颗槐树仔细观瞧,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他有些气馁,脚不知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随即一屁股坐在香案上,只觉浑身一阵疼痛,有几个伤口已经裂开,正往外渗出鲜血。

  就在他忍住疼痛准备从地面站起来的时候。

  地面之上晃悠悠的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他还来不及闪躲,顺势掉进那个巨大的口子里,瞬间就被无尽的黑暗给吞噬。

  不知在黑暗之中煎熬了多久,他才重重的摔在地面之上,只觉全身上下一阵巨疼,趴在地上良久才回过神志。

  他仔细观瞧周围,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座雄伟壮丽,气势非凡的道观内,此时他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之前在客栈听人说起的那个道观:“难道就是这个道观?”

  他倒是越发好奇起来,这道观除了建筑宏伟之外,倒底还有哪些超出其他道观的特别之处。

  如果正如客栈传言一样,那么挽离殇的怪异举止也许与这道观脱不了干系,但是为何这里面的东西偏偏找上挽离殇了?

  他实在是想不通,只好凭着感觉在道观内四处闲逛,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

  此道观由南往北望共分为四层大殿、依次为:灵宫殿,文昌殿,玉皇殿,和主殿三清殿。每层殿的建筑风格迥异,却又有异曲同工之妙。

  主殿气势宏伟,雕梁画栋,斗拱飞檐。配殿小巧精致,结构严谨。

  但是唯独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每层殿内的壁画刻画的并不是道教故事和山水人物,而上面刻画的是一个同样雄伟壮丽的宫殿,宫殿旁是一池开得茂盛的冰莲,水池旁站立一个身穿藕色纱衫的女子,脸朝着那池冰莲,神若游思,她身形苗条,长发披向背心,用一根银丝带轻轻挽住,而她的身旁似有烟霞笼罩,端庄高贵,文静优雅,绝非尘世中人。

  一个道观墙壁之上居然刻画一女子画像,这实在令人贻笑大方。

  欧阳乐天还发现,道观大门别院门前放着一个青铜大鼎,约莫十丈,出奇的规整圆润,上面并没有雕刻任何文字装饰,简单得与这精致的道观格格不入,但是更奇怪的是这个青铜圆鼎居然是倒立三角朝天飘浮在空中。

  突然,一阵清风吹过欧阳乐天视线透过青铜圆鼎,恍惚间看见了挽离殇的身影。她正站在青铜圆鼎旁不再移动步子。他正当有些兴奋准备上前叫她的时候,她却消失了。

  随着她的消失,那个青铜圆鼎突然从空中跌落在地面之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响彻整个道观,在如此静谧的夜晚显得特别可怕。

  挽离殇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她只感觉浑身难受,想睁开双眼可是就算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睁开。

  她突然想起之前听村中老人说起过的鬼压床,症状跟自己一样,她现在特别怀疑自己可能不知被哪个厉鬼给欺负了。

  正当她将这个鬼咒骂了千万遍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她耳边响起:“你居然是至纯仙体,可是为什么你的身体里还带着一股强烈的阴煞之气!”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声音之中带着些许沙哑,极为刺耳,就好像一枚极细极锋利的针刺入耳蜗,让人听着浑身不适。

  挽离殇一惊,这个男人是谁?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欧阳又去了哪里?

  人在无法动弹任人宰割的时候,往往是最没有脑子的时候,正如她除了恐惧以外脑子一片空白。

  她想叫喊欧阳的名字,可是她用尽力气也无法将嘴巴张开,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那个男人扛了起来,一阵眩晕之后,她的身体就被那男人随手扔在了一个石板之上,她能明显感觉到皮肉与硬石接触的刺骨疼痛。

  “靠!今天若是让本姑娘出去了,定当好好收拾你这不懂怜香惜玉的怪物!”挽离殇心中咒骂着,但是她却依然是束手无策。

  那男人陷入了好一阵的沉默,随后他快速窜到她的身边,挽离殇能感觉到男人浑身散发出来的怪异气息,就像是那种尿骚味儿,不对,应该是狐狸的骚臭味儿。

  挽离殇顿觉不妙,难道被狐狸精给绑架了?随即她想起那日在山洞之中的那只白毛狐狸,心想今天是死定了!

  “只要我把这个至纯仙体吃了,那么我将有无上功法了,哈哈哈,白嗣当年所受的耻辱我定当会讨回来。”听他说完挽离殇顿觉心如死灰,看来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她想开口呼救,但是尽管她将自己的舌头都咬出血了,仍旧从嘴里吐不出半个字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