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明星大全

机巴好硬好爽,姐姐坐在我身上说还要

2020-11-08 20:06:20博名知识网
我摇摇头说:“不是,现在保护雇主才是最重要的。我可以一个人去。我现在要准备了。请帮我调查一下富KTV有没有发生过杀人案,这样才有可能找到线索。”曹鑫自然说没问题,我就出门去菜市场把材料都准备好了。去宠物店可以买到黑狗血。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善良了。每次在周他们要黑狗血,就直接杀一条流浪狗,或者直接去狗肉馆买一大堆。但是找不到狗

  我摇摇头说:“不是,现在保护雇主才是最重要的。我可以一个人去。我现在要准备了。请帮我调查一下富KTV有没有发生过杀人案,这样才有可能找到线索。”

  曹鑫自然说没问题,我就出门去菜市场把材料都准备好了。

  去宠物店可以买到黑狗血。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善良了。每次在周他们要黑狗血,就直接杀一条流浪狗,或者直接去狗肉馆买一大堆。

  但是找不到狗肉馆,只好去宠物店买。这瓶黑狗血差不多200块钱,但是人血这个价格卖不出去。

机巴好硬好爽,姐姐坐在我身上说还要

  特别是给我提供血液的黑狗,女老板还帮我抽血,对我说:“你买回来一个,你已经取了宝宝的血,可以负责。”

  “狗随处可见。想的话可以抓只流浪狗回去。几百块钱干什么?”我惊奇地问。

  女老板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这是杜斌全。买的话4000块!大家可以把它当小王子!”

  “什么!”我很沮丧。“我家有个小舞,很好看,胸大屁股大,腰也小。只要有人愿意出1000块钱买她,答应给她平凡的生活,我就渴望卖掉她。”

  之后女老板觉得我是个捣蛋鬼,心情不好把我赶出宠物店。我把黑狗血放在背包里,然后手机刚收到短信。

  打开一看,发现是有钱KTV的信息,顿时心一沉,收起了好玩的心。

  这个有钱的KTV死了,人也多了。那一年,发生了一场大火,前老板付出了巨额赔偿,被拖进了监狱。之后封了一段时间,新老板收了,继续营业。

  突然我的心凉了.不,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了,我必须马上回去!

  董严俊不是天天跟那个鬼回家.

  她每天都带着不同的鬼魂回去.

机巴好硬好爽,姐姐坐在我身上说还要

  第三百五十五章鬼就像死尸

  当我冲回居民楼的时候,发现四楼的门是锁着的。不管我怎么按门铃,里面都没人开门。

  妈的。会发生什么事吗?应该是不可能的。我相信曹鑫的实力。她是排名第二的鬼。被那些鬼打败应该没那么简单。只是现在发生了什么,我还是一点都不知道。一直给我发短信的手机打电话,没人接。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这时,我听到房间里隐约传来电话铃声,我的心顿时一沉。怎么回事?几个小时没走。曹鑫是怎么消失的,手机还留在家里?

  是鬼吗?

  我立刻给自己贴上了清明道孚的标签。但是一点用都没有。这估计不是鬼,而是真的发生了一件事。我的心突然变得很焦虑,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注意到……”

  就在我心烦意乱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出于对危险的警惕,我下意识地向后跳了一下。但是门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空房间。

  危险!这就是傻子现在能看到的!

机巴好硬好爽,姐姐坐在我身上说还要

  如果曹鑫和董在里面,为什么他们开门的时候不站在我面前?毫无疑问,现在有东西想让我进去,但我还是不知道进去后想干什么。

  只有一点需要证明,那就是进入后,绝对是跑!

  但我还是踏进了家门。现在能怎么办?曹鑫和董至今下落不明。我必须先找到他们。

  “嘿.砰!”

  当我进入房间时,门自动关闭,房间里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我不知道窗帘是什么时候拉上的,这让房间很暗。

  白天能出来捣乱,难道是十大鬼道之鬼?

  我摇摇头,应该不可能。如果真是十大鬼道的存在,董早就没命了。

  我画了蓝色。这时我的左手已经到了手臂关节的位置,长度足够了。

  我把蓝色的放在手里,然后用嘴咬绳子,绕在胳膊上绕几圈,也可以增加战斗力。唯一的麻烦是azure不再那么灵活了。

  我右手拿起一把刀斧,仔细看了看四周。站在我的客厅,可以看到客房和卫生间。现在我看不到的盲点是主卧,也就是说我还是去主卧吧。

  “吸.呼喊.吸.喊……”

  我嘴里喘着气。因为心里真的有点紧张,天知道这主卧里是什么。

  此时我离主卧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只要我再往前走两步,就能看到死角。

  “呜.哈.巨响.哈……”

  突然,一个奇怪的声音响起,却是从厕所里传来的!我非常震惊。怎么回事?刚才没看到厕所吗?那里显然什么都没有,除非.

  我震惊了。我只是站在只能看到厕所和一些位置的地方,但问题是……我看不到水池下面!

  盥洗台是厕所里最奇怪的地方。没有人知道洗手洗脸的时候下面会不会有鬼。这些鬼真狡猾,我估计客房里大概会有一些,但都躲在角落里。

  不,啊.

  我突然想,有什么意义?他们为什么不选择和我战斗?这个时候他们的人数和我的相差很大,我已经断了一只手。为什么我这个时候不动手,却在那里耍花招?

  鬼很狡猾,只要能动手,绝不会浪费时间。我心里立刻有了主意,然后冲进了主卧!

  我一进来就傻眼了。

  在这间主卧里,有一个人吊着。那人舌头很长,眼珠子鼓鼓的,瞳孔满满的,没有白眼睛。

  但问题是.男人的身体在慢慢消失,但是翻身的时候没有微弱的金光!这并不意味着被隐藏,而是被杀死!

  这是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鬼被吊死了!

  我惊讶地摸了摸鬼,它真的没有像死尸一样动,只是慢慢地消失了。我冲进客房,却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客房角落的地上。她穿着一件大红色连衣裙,背靠着墙坐着。

  那个女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坐着。她的手睁得很大,好像想背靠着墙,腿也很宽,形成了一个字马。

  关键是这个女鬼在慢慢消失!我冲上前去,她却纹丝不动。我低头一看,发现她的裙子下有血在流。

  这是怎么发生的.

  我把女鬼的裙子撕碎,然后用蓝色剪开,然后忍不住惊呼:“上帝……”

  女鬼被抓伤了,刀砍得很潦草。是左胸被刺,应该已经打中心脏了。然后竟然是一把在女鬼身上转了半圈的刀。也就是说从左胸到锁骨被划开,最后从右胸到肚子被切下来。最重要的是小腹在那里被刺,所以伤口看起来像个问号。

  这是.多么讽刺。

  鬼魂被吊死刺死,仿佛还活着,却被残忍的手段杀死。

  厕所!

  我心里一惊,这个时候应该去厕所,因为厕所里正好听到哭声,代表厕所里还有说话的鬼!

  我冲向厕所。我冲进厕所后,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惊悚!

  厕所的洗手池下面,也有一个男鬼在慢慢消失,不过比其他鬼要慢很多。鬼魂浑身是钉,密密麻麻。我可以向你保证,他差点被成千上万的钉子钉死。我的天,他身上钉了几千颗钉子,全身都在流血.

  我觉得有点恶心,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蹲在鬼旁边,焦急地问:“还能说话吗?”

  “呜呜.哦.恳求.哦……”鬼魂慢慢发出声音。他每次说话,喉咙上的皮肤都会和指甲剧烈摩擦,看起来很疼。

  我咽了口唾沫,忍住对这种恐怖的恐惧。毕竟鬼魂两个眼球都钉了十几颗钉子。我赶紧问:“怎么回事,快告诉我。”

  “鬼.鬼婴……”男鬼虚弱地说,“鬼婴要出来了.并且已经逃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