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明星大全

小野田打游击30年,为何面对亲人的劝降都丝毫不为所动?

2020-06-27 04:57:30博名知识网
二战结束已经接近9年之后的1954年5月7日,在菲律宾卢邦岛上进行游击战的小野田分队遭遇重大损失——他们重要的队员岛田庄一伍长被菲律宾军警击毙。岛田的死使得小野田等人第一次得到了外界的强烈关注,日本政府随即派出搜索队展开''营救''行动。但是,小野田宽郎少尉和他忠实的队友小冢金七一等兵面对一波波的

  二战结束已经接近9年之后的1954年5月7日,在菲律宾卢邦岛上进行游击战的小野田分队遭遇重大损失——他们重要的队员岛田庄一伍长被菲律宾军警击毙。岛田的死使得小野田等人第一次得到了外界的强烈关注,日本政府随即派出搜索队展开''营救''行动。但是,小野田宽郎少尉和他忠实的队友小冢金七一等兵面对一波波的劝降活动,却偏执地长期不为所动。

  

  ■1954年6月,小野田宽郎的哥哥敏郎手持扩音器在海滩上呼唤弟弟宽郎,在他旁边站立的是小冢的弟弟福治,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到卢邦岛寻找失散的兄弟。

  小野田宽郎的哥哥敏郎(战后担任日本佼成医院的名誉院长)后来告诉他,当得知岛田庄一死亡的消息后,厚生省引扬援护局(战后负责将滞留海外的日本国民、军人运送回国的政府机构)决定将他们''营救''出来。于是在1954年5月25日,厚生省事务官佐藤胜雄、小冢一等兵的弟弟小冢福治和小野田宽郎的哥哥敏郎三人带着三万份传单乘飞机从羽田出发。当时,小野田和小冢的确捡到了劝降文书和家人寄来的便条,每次他们都是笑着说''又捡到慰问信了'',却始终以为这是''敌人的阴谋''。

  

  ■残留在卢邦岛的日本兵引起了日本政府高层的重视,图为日本驻菲律宾大使亲自抵达卢邦岛,视察搜索队了解工作。

  小野田还得到一封哥哥敏郎写给他的信和标明会面地点的地图,内容如下:

  ''弟 小野田宽郎 收

  兄 敏郎

  宽郎,敏郎我已经来到卢邦岛,同行的还有小冢君的弟弟福治以及厚生省的佐藤事务官。我们一直在岛上寻找你们,想把你们安全救出来。白天我们用扩音器在山上反复呼唤,晚上如果不下雨会在露营地点燃篝火。首先希望你们听到呼喊能够和我们见面,其次肯定只有敏郎等一行人。如果连二俣流(陆军中野学校二俣分校)也无法分辨此行之真伪,我也无可奈何了。''

  

  ■50年代的大搜索行动中,日本搜索队员留在卢邦岛上密林中的慰问信,但小野田等人对此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坚信所谓的''营救''是美军的阴谋。

  接着,小野田的哥哥敏郎在信里还提到广岛和长崎遭到原子弹轰炸,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日本天皇下达了终战诏书,然后又写道:

  ''战败后的日本被解除了武装,并被美国占领了五年,如今国家正在努力振兴发展。父母身体都很健康,只是盼望着宽郎能够归乡。我现在是东京警察医院的医生,根郎、千惠、直子也都很好。''

  这封信饱含了哥哥的情谊,但小野田宽郎一直深信这是''敌人的阴谋'',把它当成''毒饵'',费尽心思寻找其中的破绽:他的二哥不叫根郎,而是格郎,小妹也不叫直子,而是惠子,大哥敏郎不可能会把自己弟妹的名字弄错。于是他对小冢说:''看吧,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小野田认为即便真的是大哥所写的信,肯定也是占领日本的美军用枪逼迫他写的,所以他才故意写错弟妹的名字,以这种方式通知其中有诈:''宽郎,不要被这封信给骗了。''回国后小野田向大哥确认信件的真伪,后者说由于时间紧迫,没来得及改正就交给厚生省了。

  岛田伍长被打死时怀里还藏着印有妻子照片的传单,所以小野田便一直把家人的信件当作美军的宣传阴谋。

  

  ■50年代的大搜索行动中,卢邦岛上的日本搜索队员穿着旧日本军装,手持日章旗在岛屿西南海岸搜寻,希望能与小野田取得联系。

  

  ■卢邦岛上的日本搜索队员在开阔处安置大型扬声机,向小野田等人喊话。

  岛田伍长死后,小野田部队只剩下他和小冢金七一等兵,两人依然精力充沛地继续在岛上进行侦察和袭扰活动。 日子一天天过去,天空中撒下的传单越来越多。小野田认为美军这么执着地追击两个日本兵,肯定是日军即将发起反攻。在岛田被打死的山谷附近,他们在丛林中捡到一面写有集体签名的日章旗,也认为是日军反攻部队先遣人员在登陆前潜入岛上,为了便于和他们联络而留下的。小野田心里想:各种假情报满天乱飞,不正是日美谍报机关激烈交锋的证据吗?

  

  ■卢邦岛上的搜索队员在密林中用扬声器喊话,试图联系上小野田等人,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们留下的日章旗反倒让小野田认为''日军即将反攻菲律宾''。

  1957年年底的一天,在卢邦岛上的小野田又捡到了一封他母亲的来信:

  ''(前略)三年前你兄长敏郎上山去找你时,我绝食拜佛祈祷,结果只有他一个人回来,已经为你准备好饭菜的我悲痛欲绝,十几年来已经哭干了眼泪,不想如今又再次流下悲伤的泪水。不看到宽郎回来我死不瞑目,无奈身体日益虚弱,总想着'若不能在有生之日见到宽郎,我愿早日归西。'''

  

  ■小野田宽郎的母亲,在得知儿子还在卢邦岛的消息后,她写了一封饱含深情的信件,却没有唤回儿子的心。不过她幸运地活到了1978年(小野田于1974年投降)。

  回国后的小野田后来回忆他收到这封信后的心情:''请老天爷赐予命不久矣的母亲一个我平安返乡的梦吧,这会让她老人家非常高兴,就当是她走上黄泉路的送别礼物吧,她流了太多的泪,请给她泪水停止的那一天吧。''由此可见,小野田的头脑受到日本军国主义的荼毒之深刻。

  同时小冢金七一等兵也收到了妹妹隆子的信,上面写着''金七哥哥收'',内容如下:

  ''(前略)哥哥离开家时我还在读小学,我还记得当年父亲牵着我的手送你出征,如今已经过去十多年了。父亲和母亲每天晚上都梦到哥哥,流着泪向祖先跪拜,祈求哥哥能够平安归来,希望在还有一口气时能看到哥哥。请你让年迈的父母安心吧,战争已经结束了,可以回家了。''

  小野田和小冢对母亲和妹妹的信没有任何质疑,只是在他们的意识中,日本正被美军占领,他们的母亲和妹妹肯定是迫于美军的淫威才写下信件。小野田的母亲玉江是武士门第出身,性格刚烈,离开家时母亲曾送他一柄短刀,叮嘱说:''违背武士之道时就用这把短刀自决吧。''小野田对自己说:''这样的母亲怎么可能劝我投降呢?''他一想到这里,便把母亲流泪的劝导当作''激励'',并感到倍受鼓舞。

  

  ■卢邦岛上的日本搜索队员留下的告示牌,希望小野田等人尽快下山与日本大使馆联系,不过这种方法一直没有发挥作用。

  就这样,无论是兄弟姐妹的呼唤,还是年迈母亲的思念,都被小野田视为美军诱降的阴谋,对于''使命''的执着和对''胜利''的妄想使他斩断了与家乡的亲情。通过搜索队留下的报纸杂志,小野田等人首次对世界的变化有所了解,但却总是根据自己臆想的战局发展对这些信息进行了谬以千里的曲解。小野田不肯停止与''敌人''的战斗,更专注于和自然的较量,并在卢邦岛上一直坚持潜伏和袭扰行动直到1974年3月,最后在前上司谷口义美少佐当面向他宣读投降命令后才放下了武器,结束了30年无意义的游击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