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明星大全

陆韧 : 深切怀念邹逸麟先生

2020-06-26 19:48:18博名知识网
邹逸麟,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原委员、上海市原副主委,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和历史学家,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三、四届历史学科评议组成员,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原主任,原《历史地理》主编,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原成员,上海市史志学会原会长,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原所长,复旦

  

  邹逸麟,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原委员、上海市原副主委,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和历史学家,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三、四届历史学科评议组成员,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原主任,原《历史地理》主编,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原成员,上海市史志学会原会长,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原所长,复旦大学首席教授邹逸麟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6月19日凌晨4时48分在上海新华医院逝世,享年86岁。

  

  复旦大学史地所与云南大学历史地理学有超过60年的情谊,历任所领导谭其骧先生、邹逸麟先生、葛剑雄先生、满志敏教授、吴松弟教授、张晓虹教授长期关心、帮助和指导云南大学历史地理学的发展。特别是邹逸麟先生,从上世纪60年代《中国历史地图集》编绘开始,便与云南大学老一辈历史地理学者方国瑜、尤中、朱惠荣等先生结下深厚的友谊,长期给予我们关心、帮助和指导,我本人更是受益良多。

  邹逸麟先生是我走上历史地理学道路的引路人。1986年,邹逸麟先生在云南大学讲授“中国历史地理专题”课,使历史文献学硕士研究生的我,立马对历史地理学产生了浓烈兴趣,从此我的学术旨趣转变,历史地理学遂成我此生的主要研究方向。2000年8月,“2000年国际中国历史地理学术讨论会”在云南大学召开,会议期间,我曾陪同邹先生看望云南大学著名教授李埏、尤中二先生,正好两位先生住同楼同层两对门,刚敲响李埏先生家门,两家大门同时打开,可见两位先生期盼邹先生已久。在李埏先生家里,他们谈古论今,聊到很多学界逸趣,至今印象深刻;在尤中先生家的专设花房里,我饶有兴趣地听他们聊栽花,聊养鸟,聊民族史,聊历史地理,仿佛对他们来说,生活即学术,学术即生活。复旦和云大老先生们的儒风雅趣、真挚友谊,以及他们在生活中可爱亲切的一面,令我感佩至今。

  

  也在此次会期,葛剑雄先生对我们会务组说,希望为邹逸麟、张修桂两位先生举办66岁庆生活动。我们得知两位先生的生日在同一天,而且正好在云大开会期间,特别兴奋,秘密准备了礼物和生日蛋糕。闭幕式的晚宴上,生日快乐音乐响起,蛋糕闪亮登场,葛先生热情洋溢的讲话,全场欢声雷动,同仁对邹、张两位同年同月生的历史地理学大家的爱戴与尊敬,此刻爆棚。长久以来,这都是历史地理学界津津乐道的一段学术佳话。能在云南大学为两位先生庆生,倍感荣幸之至。

  2004年,葛剑雄先生邀请我们参加复旦与哈佛的“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项目工作,云南大学虽有方国瑜、尤中和朱惠荣几位前辈学者参加《中国历史地图集》编绘工作的经验和历史地理考证的优良传统。但是,进入新世纪,我们落伍了,什么是GIS?历史地理信息系统工作该怎样开展?两眼一抹黑。2004年5月,满志敏教授亲自到云南大学为我们做了《走进数字化: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的一些概念和方法》讲座,耐心细致地为我们讲解“CHGIS云南地区数据输入表”工作原理。满老师还带来了邹逸麟先生主持制定的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地名表中确定时间精度的代码表示法”“历代王朝更迭之际群雄割据政区废置无常的处理办法”“引用资料格式规则”“东晋南北朝时期侨州郡县处理办法”以及考释条目范例等规范性文件,使地处边疆的云南大学得以追赶历史地理学的时代潮流。2005年,复旦邀请我、陈庆江、周琼驻所学习和研究,在复旦史地所的“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工作室里,我们与邹逸麟、张修桂、王文楚诸先生朝夕相处一个月,至今还能想起工作室里先生严肃紧张的工作状态,求真务实的治学精神,风趣诙谐的聊天和爽朗开怀的笑声,处处洋溢着学者疏朗率直的真性情,令我由衷感喟:为人为学,正当如此!

  邹先生对我们的指导细致入微,为我们解惑释疑,诲人不倦。针对云南民族众多、地理环境复杂的特殊情况,邹先生同满老师一起,专门制定了一套边疆民族地区历史地理信息系统工作规程,使我们的工作能够顺利推进。2004—2009年期间,我们在“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云南·贵州”子项目工作的4年多时间里,遇到问题,便用邮件向邹先生请教,先生不顾年事已高,工作繁重,每次都及时回复,给予指导。对一些特殊的边疆民族历史地理问题,邹先生多次专门与葛先生、满老师讨论,形成规范的处理方式。满老师带着邹先生的建议,两次专程到云南实地考察山脉水系,并现场指导我们工作。

  

  我这个中国民族史出身的博士,在参加“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工作4年多的时间里,感觉是在邹先生和满老师的指导下,才完成了历史地理学的基础训练,跨学科迈入了历史地理学的大门。正如邹先生所说:“大型项目对学科发展非常重要。第一,可以出大成果,基础性的成果,不是一个人一篇文章一本书。第二,更重要的是培养一支队伍。”“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工作极大地促进了云南大学历史地理学建设,在此期间,我们成功获得了历史地理学硕士点、博士点。今年,邹先生、满老师,给予我们帮助和指导最多的两位历史地理学大家仙逝,痛彻心扉,令我久久难释怀;但他们的治学精神、学识和风度,将永铸于心。

  2014年,邹先生欣然受聘,成为我们云南大学历史地理学省级创新团队的学术顾问。2014年5月5日至7日,邹先生亲赴云南大学进行指导。先生不顾疲劳和年事已高,两天的时间里,进行了三场学术活动,令我们十分感动。5月6日,邹先生为云南大学历史系师生作了题为《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编绘始末及其学术意义》的主题讲座。5月7日,邹先生与云南大学历史系中青年教师及中国史学科在读博士研究生等座谈交流,邹先生高屋建瓴地概说了中国历史地理和区域历史研究的意义,并就大家关注的问题作了悉心解答。下午,为我们团队进行专场指导,对团队未来研究方向,提出了高瞻远瞩的指导意见:云南历史自然地理研究具有特殊意义,高原湖泊、山地开发、生态环境以及云南水系中的国际河流研究亟待开拓;云南地处边疆,要在老一代边疆史地考证研究的基础上,向地缘历史政治地理与国家治理方向推进展;云南与东南亚各国的跨国交通格局是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在国家和国际视野下加强研究。又是一个4年的时间,在邹先生的悉心指导和帮助下,云南大学历史地理创新团队取得了一批重要成果,团队的年轻学者成长起来。在此基础上,2018年7月,云南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正式成立。云南大学历史地理学科的成长,倾注了邹逸麟先生的心血,邹先生给我们提供了最大的帮助,我们永不忘怀!

  

  先生逝去,不仅是历史地理学界的重大损失,也让我们失去了最尊敬的良师益友。至今耳边还能响起先生的谆谆教导:“复旦大学史地所与云南大学超过半个世纪的合作和友谊,堪称学界典范,希望在新的时代继续发扬光大。”诚哉斯言,由复旦大学谭其骧先生、邹逸麟先生,云南大学方国瑜先生、尤中先生、朱惠荣先生等老一辈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和恒久情谊,惠及几代学人,已熔化成一种特别的精神,一直在推动云南大学历史地理学砥砺前行。

  陆韧

  2020年6月20日

  

  历史|地理|研究|资讯

  欢迎专家学者、相关研究机构给历史地理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平台投稿,传播历史地理学的前沿动态、学术研究成果等等,惠及学林!

  投稿邮箱:852565062@qq.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