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明星大全

故事:古代志怪故事——达某,道士教年羹尧

2020-06-25 18:44:10博名知识网
达某六合人达某,雍正乾隆年间人,拳术和甘凤池齐名。当时县里来了一个拳师,自称“足踢黄河两岸,拳打南北二京。”达某想打败他,又怕自己不是对手。就暗自把鞋袜都换成绸子的。比试的时候,那个人拳法精湛,没有破绽。过了一会儿,达某腾

  达某

  六合人达某,雍正乾隆年间人,拳术和甘凤池齐名。当时县里来了一个拳师,自称“足踢黄河两岸,拳打南北二京。”达某想打败他,又怕自己不是对手。就暗自把鞋袜都换成绸子的。比试的时候,那个人拳法精湛,没有破绽。过了一会儿,达某腾空一脚踢去,那个拳师用手接住,达某收腿,靴子脱落,那人手拿一只空靴一诧神,被达某一脚踢死,从此更加有名。

  他曾经骑马走在山东的路上,遇到一个小孩用车拉着一个少妇在前面。少妇斥责那个孩子:“达爷来了,还不让道?”那个孩子回身,把车子端起来,放到路边,达某非常惊讶。傍晚住店的时候,老板娘就是白天遇到的少妇,各自都没说什么。早晨,达某把住店钱一个一个的放到桌上,用手按到木头里。少妇走上前,拍了下桌子,铜钱都跳出来,她把铜钱扔到竹筒里,铜钱像钉子一样钉在竹筒底上,达某心悦诚服的离开。

  达某在山东做了十年捕快,后来眼睛瞎了,回到家乡。他自己说曾经到某山寨捕盗,寨前是相对的两面悬崖,只有一道山谷可以通过,谷中有一百条恶犬守卫。他连环跳跃,掌毙九十犬,剩下的逃走了。再往前走,是几百级台阶,最高处有人招手。到得上面,寨中的人准备好了酒宴,用匕首扎着肉让他吃。达某咬断刀尖吃肉。端上来的年糕里裹着铁钉,他把铁钉吐出来,钉到墙上。强盗首领点点头,让一个伙夫送他出去。达某看到凭自己无法抓获这群强盗,只好离开。伙夫领他到了后门,是一块千斤重的大石头,那个所谓的伙夫,双手把巨石挪开。回来后,达某自己揉瞎了双眼,不再做捕快,但名声还是威震乡里。

  

  有一天,他带着小侄子到城外的茶铺喝茶,听到路上铃铛响,就让他侄子出去看,并且嘱咐:“向那个赶骡子的人要鞭子,给别的都不要。”小侄子出去照他说的做,那个路人发怒说:“你是什么人?”当听说是达某的侄儿后,那人很吃惊的说:“达某还活着?我去见见他。”进了茶铺,和达某交谈了很久,他们所说的话别人大多不理解。临分别时,那人赠送了一双草鞋。走后,众人看到草鞋里都是金叶子。赶骡子的人应该是个大盗。

  

  【原文】六合达某,雍、乾时人,以拳勇与甘凤池齐名。会邑中来一拳师鬻艺于市,场中竪旗一,大书曰:“足踢黄河两岸,拳打南北二京。”达思败之,而虑不胜,乃密计以绫为袜而着靴,靴亦以绫为之。既往,求较艺,其人拳法精甚,竟不得间。移时,达腾一足去,其人接之以手,达亟收足,则绫袜着于绫靴,足滑出,仅空靴在其人手中。还足一踢,而其人死矣,由是名益噪。

  达尝乘马出山东道,遇一小儿辇少妇行其前,少妇叱儿曰:“达爷来矣,胡不趣让?”儿随手以车端起,移避路旁,达大惊异。比暮,宿茅店,其主人出,即昼中所遇少妇也,各默会不言。翌晨,达取钱偿店值,数钱桌上,以手按覆,钱皆嵌入桌中。少妇前,以手掌拍案,钱皆迸出,徐取而一一数入竹筒,则皆立钉于筒底矣,达大服而去。

  达在山东为捕十余年,后以盲归里。尝自云奉命至某寨捕盗,寨之前峭壁双峙,仅一谷可通,谷中守猘犬百头,入者无幸。乃纵连环步,以掌击杀九十余头,余始散去。复前进,见石级百数十矗其前,最高处有人相招,达耸身上,则寨中人已设筵相待矣。席次进肴,皆以匕首,即受之以口,而断其刃。

  更进糕,糕裹铁钉无数,则衔糕而喷之壁,钉皆着壁上。主席乃首肯,命厨下火夫随去复命。达无奈,从之。自后门出,后门以石为之,重可千觔,所谓火夫者,以双手取移,达乃得过。既复命,遂自将两目揉盲,不敢再执此役矣。顾威名犹震于乡里。

  一日,偕其幼侄至城外茶肆品茗,闻道上有铃铎声,命其侄出视,曰:“若但向驱骡人乞其鞭,可耳,他勿受也。”侄如言,驱骡人怒曰:“若何人?”曰:“吾达某侄也。”惊曰:“达某犹在乎?吾固愿见。”侄乃导见达,谈移时,语多不能解。别时,解背上草履一赠达。既去,解视之,则草履中瑟瑟者皆金叶,驱骡人盖大盗也。

  道人教年羹尧

  

  年遐龄有个儿子叫年羹尧,七岁时父子游山,遇到一个道士,道士抚摸着年羹尧的头顶说:“这个孩子大贵,可惜缺少后福。”又说:“如果能做我的弟子,或许会改变气质。”年遐龄就把道士请到家里。

  道士选了高楼,和年羹尧同住,要了几十套桌凳。吃饭和上厕所,都用绳子上下传递,约好三年下楼。年遐龄同意了,一切照道士说的设置,有时候在楼下偷听,只听到楼上脚步声,挪桌凳声,好像在演练兵法。过了一年,则听到朗朗的读书声,彻夜不停,所读的内容都不可理解。又过了一年,楼上变得寂静无声。从缝隙里偷窥,二人瞑目对坐而已。当时年遐龄的妻子病的很重,非常想念儿子,年遐龄不同意。妻子捶着胸口大哭,没办法,登上梯子呼喊年羹尧。道士睁开眼睛说:“失败了!学识到了,但涵养没成,将来必然因气而丢掉性命。”叹息着告辞。

  从此后,年遐龄总告诫儿子要养气,但年羹尧不听。年羹尧被赐自尽后,皇上还想逮捕年遐龄,朱文端公力争,因此得以免祸。

  【原文】年遐龄有子曰羹尧,七岁时,遐龄辄携之游山。一日,遇道人,遽抚其顶曰:“是儿奇贵。惜欠后福。”又曰:“能从我学,或可变化气质。”遐龄遂延道人馆其家。

  既至,择高楼,与羹尧共居,索桌凳数十具置楼上,饮食便溺,以绳上下,约三年乃下楼。遐龄从之,有时至楼下窃听,但闻楼上步履声,踊跃声,揶移桌凳声,指挥进退声,隐若演阵。逾年,则闻书声琅琅,彻夜不息,书语隐奥不可解。又逾年,寂然无声,从他楼竀之,则两人相对瞑坐而已。会遐龄妻病剧,亟欲见子,遐龄不可。妻搥胸哭泣,不得得已,觅梯呼羹尧。道人张目曰:“败矣,学备而养未至,他日必以气债命也。”叹息辞去。

  自后遐龄屡戒羹尧养气,羹尧不悟。祸发,并欲逮遐龄,朱文端公轼争之而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