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狗狗的好大,快进来,撑开花径倒入红酒

狗狗的好大,快进来,撑开花径倒入红酒

2021-02-20 04:57:27博名知识网
中考前几天,全市中学都停课让孩子复习。海鸥什么都不说,也不复习。每天她都坐在狗狗的好大窗台边,看着苏家的门,目不转睛地盯着,久久不能散去。终于,中考的前一天,他敲开了苏的房门。看着憔悴的薇拉,她递了一个文件夹在手里,冷冷地说:「

  中考前几天,全市中学都停课让孩子复习。海鸥什么都不说,也不复习。每天她都坐在狗狗的好大窗台边,看着苏家的门,目不转睛地盯着,久久不能散去。

  终于,中考的前一天,他敲开了苏的房门。

  看着憔悴的薇拉,她递了一个文件夹在手里,冷冷地说:「有准考证和中考的范围。你可以随心所欲。」

  马丽看着,一直擦着眼泪。孩子真的长大了。

狗狗的好大,快进来,撑开花径倒入红酒

  以前没让鸡飞狗跳,现在知道怎么想事情了,想的时间长了。牧牧总会回来的,但他只参加一次中考。虽然和木子一起读初三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尽管他能忍受这样的眼光,他不得不考虑木子。她疯了,但他必须冷静下来,因为生活还得继续。她想不出来,他也能做好。

  罗江原本想等子木回来后再去英国,但事情太紧急了,子木的回归日期也不确定。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为木子挑选了一份礼物,并让薇拉转达。

  维拉低头看着他送的礼物。他自己做的。看来他真的是用心了。

  「她回来时给我打了电话。虽然我知道没用,但我还是想亲自向她道歉。」罗江盯着面前的女孩叹了口气。没人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嗯。」

  「我能抱抱你吗?」

  「没有。」薇拉摇摇头,拿着礼物后退了一步。

  罗江想伸手或在裤兜里。

  下一次我还能见到你几年?这样微不足道的拥抱就不能允许吗?

  还是你决定和我分道扬镳了?

狗狗的好大,快进来,撑开花径倒入红酒

  维拉的学校,作为中考考场,中考期间放假。

  那是中考的前一天晚上,薇拉拿到了海鸥给她的中考范围。面对第二天要考的语文数学,从来没有多少时间。

  好在高中课程是初中的延伸和深化。她只需要记住初中的答案模式,注意到她不能回答初中试卷上的高中知识,这一点很重要。所以,她的任务还是不容易。

  苏陀被送到爷爷的房间,留给她一个安静的环境。维拉喝了三杯咖啡,一直睡到四点钟。当她能做好中考模拟题的时候,快进来她就关灯睡觉了。

  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被闹钟吵醒了。我收拾完东西,海鸥来了。

  她听好建议,看着海鸥的脸。她知道他很隐忍,但她必须和她一起走。因为她是现在渴望的孩子,哪个孩子在同学眼里除了上厕所就永远渴望他。

  木子和海鸥的考场安排在维拉的学校,一路上他们遇到了很多海鸥和子木的同学。他们都笑着拿海鸥开玩笑。「你小子也紧张?当你在子木周围没有一张愠怒的脸时,点击。」

  海鸥只是斜眼看着他们,继续往前走。当我想到什么的时候,我放慢了速度,小声对薇拉说:「子木的成绩不会很好,但是既然你已经参加了考试,你可以把总分控制在学校分数线的十分以上。」

  薇拉点点头,她什么也没说就明白了。

  「慕儿理科不好,物理化学一般是八挂零。文科不错,英语几乎接近满分。注意一下。」

  维拉的指甲卡在肉里,使劲点头。

撑开花径倒入红酒狗狗的好大,快进来,撑开花径倒入红酒

  然后,女孩把英语发挥到了极致。后来,子木看了看他的中考成绩单,开玩笑说他激发了他妹妹的潜力。那一年B市英语考试满分很少,其中就包括了子木的名字。

  中考那几天下雨了,薇拉数学考完被抓黄了。

  她和海鸥没带伞,只能站在教学楼里等。

  不到二十分钟后,我看见古戎从远处走来,手里拿着一把伞。他四处寻找他们。看到他们,我笑着递给他们一把伞,问他们考的怎么样。

  海鸥本来是因为前几天刚和他打了一架,所以不能拉着脸和堂哥说话的。但既然人家伸出了橄榄枝,那就没必要拧了。只是气还没消,拿好伞出去了。

  维拉看到古戎很难过,因为她,海鸥会对古戎和她生气。

  「傻姑娘,你在看什么?」

  维拉的阴郁情绪最近几天有所缓解。她对着古戎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我什么也没看见。」

  顾荣和苦恼地看着她。「我几乎没睡。这眼圈黑得像国宝。」说着,伸手摸了摸女孩的脸颊。

  薇拉正要说些多情的话,海鸥板着脸出现在他们身边。他抓住薇拉,小声说:「你必须跟我走。」

  薇拉和他一起走着,回头看着古戎和一个举着伞的人不情愿地跟在后面。

  那一年的中考持续了四天半,薇拉四天的合并睡眠不超过十个小时。期末考试结束离开考场时,她看到了远处太阳的光芒,终于晕了过去。

  她被碾压醒,有人低声训斥,「你再调皮,我就揍你。」

  维拉睁开眼睛,集中注意力。那么刺眼的白色,应该是在医院。

  其他人看到她醒了,齐琦松了口气。

  趴着的苏拓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他今天穿绿衣服,把头埋在她的肩窝里,像只白菜虫。穆姐这几天不见了,薇拉姐也不理他。爷爷晚上鼾声如雷,一点都不喜欢。

  「你觉得还好吗?」古戎又低头问她。

  薇拉点点头。「我只是觉得很累。现在我睡得很好。」薇拉玩弄着孩子柔软舒适的头发。

  薇拉看见海鸥靠在墙上不说话。她轻声问道:「你有子木的消息吗?」

  海鸥的声音没有温度,但至少她回答说:「没有,电话还关着。不过我估计她应该去北京北部的坝上草原。我明天会去看她。」

  薇拉只低头看了一会儿,然后抬头对海鸥说:「那么,你来接我好吗?」

  罗江在他们参加英语考试的那天离开了。维拉没有去为飞机送行。除了「照顾好它」,她没让别人捎几句话。

  毕竟,总是在穆和薇拉之间一个梗。

  这次,维拉虽不想迁怒,但是事情毕竟因他们而起。

  与江洛拉开距离,便是对妹妹最好的尊重。

  第一卷 我找得到的从前 Chapter.41看到心里就变美了

  接到子慕电话的时候,是在他们决定去京北抓瞎的那天。

  电话是苏拓接的,他最喜欢接电话了。刚开始维拉以为是梅梅打来的,因为他抱着电话笑得厉害,平时他也喊梅梅姐姐的。直到他挂了电话,说子慕姐姐再见,维拉才心里一惊,拔腿就跑了过去。

  拿过苏拓手里的电话时,子慕已经挂了电话。维拉连忙回拨,她却已经关了机。

  维拉心里急得不得了,一把拉过弟弟,就问,「姐姐跟你说什么了?」

  苏拓嘿嘿一笑,「姐姐说她给我买了礼物。」

  维拉哽咽了,不是这个。「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苏拓歪着脑袋想了想,「姐姐说过几天就回来。」

  维拉松了口气,抓住孩子的手继续问,「她有没有说现在在哪呢?或者现在在做什么?」

  苏拓一听姐姐这么问,想起了刚刚子慕姐姐跟他说的,不高兴了,姐姐一个人去骑马不带上他。

  维拉等了一会儿,都见这孩子在嘟嘴不回答,又开始急了,「你快说啊。」

  苏拓嘴巴一瘪,更委屈了,「姐姐你抓痛小拓了。」

  维拉连忙放手,还顺带给他呼呼,然后继续问话。

  最后终于零零散散地拼凑了信息,子慕的确如海欧所料,是在京北的坝上草原呢,住在一个牧民家里,每日跟他们去骑马牧羊,看起来过得不算太难过。

  维拉对着苏拓发了会儿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弟弟,却是没在看他。

  苏拓却脸红了,小脚在地上一点一点的,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半晌,维拉还是先给海欧打了个电话,毕竟海欧的着急不比她少。

  后来他们商量了,当天就坐了开往承德的车,同行五人。

  从B市到丰宁并不远,但是海欧却觉得这段路程是这辈子最长的。他这些天养成了习惯,几乎隔十分钟就会给他的姑娘打一个电话,虽然每次都是关机的提示音,可是,只要能听见她的声音,再打多少次都是无妨的。

  曲奕抱着苏拓一路都在逗他,苏拓的笑声铺了一路,让人心情不由得轻松了许多。

狗狗的好大,快进来,撑开花径倒入红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