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怀了女婿的孩子,岳深处的颤抖

怀了女婿的孩子,岳深处的颤抖

2021-02-19 04:00:48博名知识网
终于有人困在他怀里吹他的头发,他的手用力推开,但他腰间的手徒然收紧。颜叔的声音突然贴近他的耳朵:「我说,逃一寸近一尺。」冬天温暖的阳光让人脸颊发烫,早花的素梅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与晏殊甜美的气息融为一体,令她头晕目

  终于有人困在他怀里吹他的头发,他的手用力推开,但他腰间的手徒然收紧。颜叔的声音突然贴近他的耳朵:「我说,逃一寸近一尺。」

  冬天温暖的阳光让人脸颊发烫,早花的素梅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与晏殊甜美的气息融为一体,令她头晕目眩,难以分辨。

  我分不清刚刚从她唇边掠过的清香,是不是她下午病入膏肓的错觉。

怀了女婿的孩子,岳深处的颤抖怀了女婿的孩子

  今天一早,聂庆月提着菜篮子跑出了门。

  虽然莫宇没有主动表达对饮食的考究,但她知道自己不能被自己洗澡睡觉的方式所迷惑。作为一个没有医术,在院子里大病一场的「闲人」,她想用楼主的友情来展示自己的存在价值。

  门一开,的仆人都站在门口看她。

  「还没有,不用担心。」聂庆月摆手安抚,护着身后的门直到反手关上。

  「多少天了,还没治好吗?」浓妆艳抹的女人脸上的妆,似乎因为心事而褪了很多。聂庆月本着外交不多问不八卦的原则,笑了两声,想溜走。

  胳膊抓得太紧,女人一边擦着湿漉漉的眼角,一边向她抱怨:「聂小姐,我们进去看看。大小姐这么大,这么久没出门了。」

  「王爷从来没有对小姐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从小到大,没有被爱抚过。这一次,小姐的心估计很难受,她得了这么奇怪的病。就让我进去陪小姐。」

  聂庆月的手握得很紧,几双眼睛盯着自己。她咽了口唾沫,叹了口气,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吵什么?」

  女子低声哭着,泣不成声,哽咽道:「不是因为达小姐。小姐和大小姐从小就接吻,对王爷为大小姐的婚事所做的安排不满意,她去问他。她一边说,一边发脾气。小姐也是,戴着脖子也不会流泪。」

  聂庆月听得很大声,用四个手指发誓:「我一定会开导你们的女士们。」脚步声继续向外移动,但放在袖子上的手仍然没有放开。

  她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女人的抽泣声很快停止了。

  一堆人转过身来,站在门后的是晏殊。

怀了女婿的孩子,岳深处的颤抖

  晏殊瞥了一眼,眉头微微扬起,平静的目光终于落在了浓妆女子扯着聂庆月的手上。浓妆艳抹的女人受不了压力,放下手就退。

  「一起去。」晏殊接过聂庆月的篮子,用左手接过。

  聂庆月的思绪还停留在刚才的场景里:「什么时候能看一眼妖怪鬼怪,撤退?」

  「嗯,等我盯完了。」

  ".==」聂庆月用力握了握颜姝的手,表示轻蔑,沉吟道:「我好像明白了‘那不是现在’的意思。」

  那天严申义讲完后,她跑去问玉蟾,玉蟾的孩子给了她一句高深莫测的话:「有病就是有病。」现在从女方的话来看,应该是莫宇因为和父亲吵架情岳深处的颤抖绪宣泄导致的病。

  类似于现代癔症吗?所以要让莫宇听到过去颜姝的治愈案例,让她像自言自语一样,大部分时间独自站在那里,也能和莫宇聊天。

  「孩子是可以教的。」晏殊点点头,评价道。

  聂庆月也懒得多学了。她只想知道莫宇现在还装病的原因:「你回去要不要和莫宇谈谈?」活久了总是不好的。"

  「嗯,也是时候了。」

怀了女婿的孩子,岳深处的颤抖

  吃饭的时候,聂庆月还在想怎么委婉地把话题转到正题上。颜姝直接说:「不回去,墨家小姐就要结婚了。」

  一直静静地吃着的莫宇听着,却装病,突然扔掉筷子,开始「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聂庆月有些不耐烦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姐姐总会结婚的,省亲还是可以回来陪你的。」

  「没有,」莫宇一边难过地哭一边摇头,突然抓住颜叔的袖子摇了摇。「姐姐身体不好,不能嫁那么远。颜哥,你怎么不和爸爸说话?你是个快乐的医生。爸爸会相信你的。我妹妹的身体真的不好,她不能去,她不能去……」悲伤的哭声最终变成了一点呜咽。

  聂庆月抱着哭过的累墨走出门去,王的家仆很快迎上来,望着她红红的眼角。

  「感谢颜公子和聂小姐这几天的照顾。明天在十三宫给赏。」浓妆艳抹的女人说了几句客气话,转身就走。

  「如果明天方便的话,燕某想去看看。」晏殊的音量不大,却让女人止住了脚步。

  女子满脸讶然,随即回应道:「王子自然受欢迎,等你。」说罢便匆匆上了车带着墨茜回了办公室。

  黑漆门缓缓关上,聂庆月转过头看着颜姝:「我还以为你不去呢。」

  「如果你不能解决你的心脏病,你必须学会直接面对它。」晏殊的叙述很平静。

  「对,也是。」莫宇作为皇室女性,早晚会知道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

  此时风清月柔。和颜姝并肩而立的聂庆月,从来没有想过明天看似平凡的线会给未来的生活带来多少未知的变数。

  过了很久,她回忆起这个夜晚,偶尔会后悔,但更多的是欣喜,至少直到明天,他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

  祝福永远不会聚在一起,但不幸永远不会单独出现

  第二天。

  「以墨小姐现在的身体状况,真的不适合嫁给蓝莲。我也希望王业三思。」说到底,能做的也就这么一句鼓励的话。

  莫宇那双晶亮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盯着父亲,谨慎的表情和期待仿佛就是被安排结婚的那个人。而坐在主位的十三王爷只是礼貌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

  「按照我刚才说的方法,每天用一次药,对莫老师的身体有帮助。」晏殊侧头向一旁的丫鬟嘱咐了句,还是先带聂庆月走了。

  两人起身没走多远,就听见墨幽带着哭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的冷风让人无端有些心痛。丫鬟长辈们都在认真哄,各种声调交织在一起,却没有十三王爷的声音。

  聂庆月微微叹了口气,推开门,突然看到墨家小姐莫越站得笔直。淡蓝色的秋装上薄薄的一层素色棉袍,双手紧绷紧捻着垂下的衣带上微微发颤。

  墨玥抬眼有些惊讶地望着提前走出来的两人,长睫微眨,唇被齿边用力咬得发白。

  颜述不说话,聂清越也只点点头。墨玥侧身让过,两人便顺着那空位退出去了。

  走了很远,聂清越总觉得浑身不自在,转过身去望,门外那抹淡蓝色的身影依旧立着。见她回过头来,墨玥很快转身走进了正厅。

  「和墨小姐是旧识?」颜述停下来看她。

  聂清越摇头:「第一次见面。」

  颜述望向那扇合上的门:「看诊的时候,墨小姐一直盯着你看。」

  聂清越愣住不说话。

  其实打从一进墨玥的房间开始,她便有这种感觉,只是总觉得自己多心罢了。

  当时墨玥正倚在窗边写字,下人通报了身份后,墨玥便放下毛笔迎了过来。墨玥有着和墨钰一样精致的鹅蛋脸,眉目尚有几分相似然更多是属于女子的楚楚动人。

  墨玥的目光是直接落到她身上停驻的,上下打量了好一会儿才去看颜述一眼。尔后便是礼节性的客套和寒暄,接着颜述开始看诊和开药。皇家女子养在深闺,不外乎是体弱虚寒,颜述没有费多少时间便给了建议。

  期间聂清越一直规规矩矩地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墨玥虽是面对着颜述,目光确实一直有意无意地落向她。直到她实在按捺不住把头转向另一边,墨玥才似有察觉地有所收敛,把注意力重新放回颜述身上。

  「总感觉,浑身不自在。」聂清越低低喃:「像是被人摆在桌上按斤论价一样。」

  「这算什么比喻?」颜述好笑,揉她的头。

  「真的。」聂清越企图整理被弄乱的头发:「就像看情敌一样,墨小姐其实是喜欢你的吧。」

  「唔,喜欢到从头到位只看了我一眼。」

  「这叫沉重而内敛的爱。」她继续插科打诨,心底总有挥之不去的不对劲。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穿深蓝色衣衫的男子,神色匆匆经过他们身旁。聂清越觉得有几分眼熟,仔细望去时,那男子也转头看他们,尔后身形一顿。气氛有一瞬间的微妙僵滞。

  「这样实在怠慢了,我找下人送两位……」男子平静下神色,礼貌地询问。

  「不必了烦扰了,王爷府景色好,我们想到处走走。」聂清越很快打断,告别管事陈立,拉着颜述继续走。

  上次不愉快的事她忘得七七八八了,然而那时陈立给她心机计算的阴冷印象却没有消去。无荒只有一位王爷在城内,早就应该想到的,然而光顾着墨钰,她却没有马上联系起来。

  看来以后王爷府还是少来好。

  此时她怎么都不会想到,不久后她就会再次见到陈立这个人。因为三天后,墨家小姐便中毒身亡了。

  判断依据是后花园倒下的药渣里含有几味药性相冲后产生剧毒的中药和那张颜述亲手写下的药方。

  时近暮色,天边压着连片乌黑的云。

怀了女婿的孩子,岳深处的颤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