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总裁别缠我,两个人跪着一个人坐着

总裁别缠我,两个人跪着一个人坐着

2021-02-17 14:36:44博名知识网
吴娴在黑渊底告诉我们,九婴是天地之初阴阳元气交叉之时诞生的。他们不仅拥有强大的恶魔力量,还拥有坚不可摧的鳞片。他们从灵山黑渊逃出来的时候只是被斗篷法术所伤。没想到这种雕刻的方法,竟然能轻易的把九婴的鳞片划伤。背部的疼痛刺激着九英突然想

  吴娴在黑渊底告诉我们,九婴是天地之初阴阳元气交叉之时诞生的。他们不仅拥有强大的恶魔力量,还拥有坚不可摧的鳞片。他们从灵山黑渊逃出来的时候只是被斗篷法术所伤。没想到这种雕刻的方法,竟然能轻易的把九婴的鳞片划伤。

  背部的疼痛刺激着九英突然想挣脱锁链。只见九英的尸体躺在地上慢慢支撑着,身边的朱大军无法禁锢九英突然爆发的力量。

  该死。

总裁别缠我,两个人跪着一个人坐着

  随着一声断链的声音,九英的一条蛇头骤然断链,那些拖拽朱砂的,跌了一大截。挣脱出来的黑鱼眼睛里流露出无与伦比的暴戾和杀戮,面对着从天而降,张开满是利齿的牙关,想要咬住法雕的法雕。

  毕竟九英身体被束缚,不能灵活移动,空中雕法的锋利超乎想象,不仅轻松避过九英迎面而来的蛇口,还迅速掠过蛇头,锋利的爪子在你挣脱锁链时准确地在蛇颈上留下了两道更深的抓痕。顿时伤口血流如注,九英痛得摇着蛇头,但越是狂暴,越是无法判断雕刻法的方向。

  古妖界第一猛兽九鹰,无法应付小法雕。一会儿,蛇的脖子上布满了无数的伤口,九英下面的地面被鲜血染红了。

  真的不忍心看。我握紧拳头,打算冲出去救九个婴儿,但被王子抓住了。

  「如果这时我们出现在灵山十魔女,我们就会意识到我们的意图。击败这些朱并不难,但灵山十魔女一定会尽全力坚守南通道。到时候我们就没有机会阻止灵山十魔女迷惑鲁武的阴谋了。」

  我知道太子说的没错,但是虽然我和九婴很久没有在一起了,但是这个祖传的恶魔和我似乎有着很密切的联系,我实在不忍心看着它让雕霸的方法伤害到我。

  「既然是上古妖界第一凶兽,如果它只有这种能力,又怎么能称得上是先祖妖呢?既然你让它帮我们引开了朱恶心的军队,你就应该相信它有这个能力。」王子看到我一脸焦虑平静地说道。

  第一百八十章祖尧的愤怒

  雕刻法的犀利在被囚禁的九婴面前占尽优势,伤痕累累的蛇头永远追不上雕刻法,但每次几乎和雕刻法一样糟糕,却准确无误的在九婴身上留下伤口。虽然这些伤并不会杀死九婴,但是九婴并不能帮助我们以这样的速度突破朱的防线。九婴怪的体力活动不如雕刻法敏捷,身体被禁锢时也不能灵活。

  抬起的头仍然不肯屈服,试图咬雕刻的方法。我看到九个宝宝在尽力支撑自己的身体,甚至那些拼命抓着身边铁链的人也几乎坚持不住。唯一挣脱锁链的黑鱼,抓住机会,迎着俯冲而下的雕刻法,毫无畏惧地张开了嘴。

  接触的瞬间,雕翅法轻松躲开,两只极其锋利的魔爪深深的抓在蛇头上,无论它怎么抖都摆脱不了。如果其他蛇头没有被关起来,他们会帮忙攻击,但是现在九个宝宝攻击是盲点,除了让锋利的爪子落入蛇头血流如注之外,他们什么也做不了。我想可能九个宝宝以前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伤害,那种可怕的疼痛让九个宝宝尖叫。

  嗷!

总裁别缠我,两个人跪着一个人坐着

  我和王子看到九英的蛇头突然竖立起来,从张开的嘴中,发出一声充满痛苦和愤怒的尖叫,比先前的惨叫声更加猛烈。我没有看清楚,九影的一只蛇眼现在只剩下一个黑洞洞的洞,里面流淌的是混有鲜血的黑水。雕无敌鹰喙的方法其实是啄九英的眼睛。

  卫龙山的白泽给我讲十二祖的时候,除了死后被封为祖宗妖的星天,白泽并不清楚,每一个祖宗妖都有弱点,九婴的弱点就是它的眼睛,这个眼睛就是它的眼睛

  九英被打得那么重,所有的力气都用来反锁着的链子。尖叫过后,她知道自己不能再保留头上的法刻了,否则另一只眼睛会被法刻啄瞎。九英的幼蛇头始终摆脱不了法雕。然后我和王子看到九英突然把巨大的蛇头重重摔在地上。伴随着沉闷的撞击声,法刻敏锐地飞到了空中,而九英痛苦地在地上摇着头,眼里流出了泪水。

  朱丑没有给身边的九娃留喘息的机会。他刚刚摆脱了从四面八方抛来的铁链,把蛇头捆得紧紧的。这一次九婴没有挣扎反抗,而是让那些朱丑拖着蛇头只是用一只眼睛盯着法刻在空中盘旋继续攻击。

  再这样下去,九婴九蛇头的眼睛早晚都要被啄瞎,我咬牙切齿。雕法在空中发出狰狞的惨叫,再次向九英俯冲而下。我这一次突然看到九英,她没有用不屈的正面朝上,而是慢慢低下头,整个被锁住的身体慢慢拱起。然后我看到九英身上布满黑鳞的身体从胸前蔓延到身上。

  顿时,九英的全身都是一团滚烫的火球。就在雕刻法冲下来的那一瞬间,九英耷拉着的蛇头里喷火而出。火焰在地上炸开,突然迅速向四周蔓延。它周围的护盾挡住了火焰,立刻充满了空气。

  我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九婴终于开始展现它至高无上的妖力了。恶魔之火把天空烧得如此之近,以至于法刻知道了恐惧,翅膀跳开,再次飞回空中。事实证明,这种雕刻方法非常灵活,可以在裂纹之间逃脱。再慢一点的话,甚至被九婴妖火烧成灰烬。

  我在灵山见过九个宝宝。这些朱的好恶,就算他们实力再大,终究只是蛮妖而已。他们抵挡不住九个婴儿的恶魔之火。锁在九个婴儿身上的锁链瞬间融化成铁水,连他们周围的盾牌都开始融化,更不用说他们身后的朱不喜欢的人了。

  眼看九婴就要脱离困境,突然一道阴沉的声音从防线深处传来。我和太子看到了完全被朱丑保护的乌岱,手里拿着我和太子完全不知道的兀术。随着他手中的兀术慢慢移动,锁链和盾牌在火焰中融化,甚至无数的朱畴立即凝固在九婴身上,像一座沉重的铁山一样压着九婴。

  我很惊讶朱竟然讨厌这个恶魔物的神奇,在九婴的烈焰之中不计其数的朱厌被烧死,可身体竟然不会毁灭依旧保持着死前的样子,那些紧紧相靠的朱厌在巫抵的巫法下如同铜墙铁壁般凝固在一起,之前九婴还能挣扎而如今重负之下完全不能动弹。

总裁别缠我,两个人跪着一个人坐着

  那些不断喷涌出来的火焰始终无法烧毁四周已经凝固在一起的枷锁,炙热的烈焰中那些已经在巫法下变成雕塑般的屏障被灼烧的通红但却纹丝不动。

  巫抵的巫术果然是了得竟然可以和九婴针锋相对,剩下的朱厌纷纷在号角声中退却到烈焰无法触及的地方,如今捆缚九婴的铁链和四周被铁化的朱厌紧紧相连,而且那铁链被加持巫法竟然连九婴的妖火都无法熔断。

  九婴虽然被控制但四周全是熊熊烈焰,盘旋在天空中的蛊雕也不敢再靠近,只再空中发出刺耳的鹰鸣,九婴应该是被蛊雕刺激,眼睛被啄瞎本来就愤恨不已如今又被所困在地上,我想九婴在黑渊之底被妖皇锁困千年早已充满怨恨,奈何不了不了妖皇的万妖之力总不至于连这巫法都不能应付。

  事实上我心中也有些疑惑,若巫抵真能和九婴并驾齐驱,在灵山巫礼又何必如此敬畏的血祭九婴,我还没想完突然看见九婴通体的火红身体中间有一抹淡蓝色的光芒闪耀,顷刻间整个身体由之前的火红变成蔚蓝,那熊熊烈焰也随之消失在九婴的嘴中,猛然从九个蛇头喷射出来的是波涛汹涌的大水。

  九婴被称之为水火之妖,同时可以驾驭水火两种妖法,而且它驾驭的水恶毒无比,沾染丁点都会腐蚀骨肉直至只剩下一滩血水,那犹如洪水般的毒水惊涛骇浪般向四周袭涌,之前那些被焚烧通红的朱厌以及铁链立刻发出吱吱被冷却的声音。

  九婴缓缓弓起身体,上面那些枷锁以及四周的屏障顿时发出碎裂的声音,我看见巫抵都一脸惶恐,立刻举着巫杖试图用巫术控制住九婴,我和太子看见九婴刚刚支撑起的身体,随着巫杖的下移也慢慢又被压了下去。

  这巫抵的巫法果真非比寻常,竟然能一己之力压下九婴那庞然大物般巨大的身体,可九婴只被压下去一半后任凭巫抵如何用力,手中的巫杖再无法下移丝毫,慢慢的反而不由自主的往上台,想必巫抵把巫法灌注在巫杖和锁困九婴的枷锁上,九婴不愧是祖妖只被压下去一半就停住,僵持了片刻后又缓缓支撑起身体,巫抵的巫法应该是难以抗衡手中巫杖随之抬升。

  我听见那些枷锁此起彼伏断裂的声音,当九婴完全挣脱身上的束缚,巨大的妖尾猛然横扫四周。

  轰!

  随着一声破裂的巨响,之前还凝固在一起的屏障顿时四分五裂,九婴完全摆脱锁困根本不管四周的朱厌只凶神恶煞的盯着还在天空中盘旋的蛊雕,特别是那瞎了一只眼的蛇头,目光中充满了杀戮的戾气。

  背脊上巨大的双翅展开猛然用力拍打地面后一飞冲天向蛊雕飞去,在空中九婴那巨大的身体反而变的灵活,蛊雕虽然敏捷但终究还是忌惮九婴,如今九婴九个蛇头灵活自如,蛊雕再没有可以偷袭的机会,但九婴对蛊雕的仇视已经溢于言表,我估计它都忘了我的叮嘱,如今在蛊雕眼中只有这弄瞎它一只眼睛的蛊雕。

  在空中庞然大物般的九婴追逐着异常敏捷的蛊雕,在速度和灵活上完全不落下风,开始的时候蛊雕还借助敏捷左闪右避,渐渐它和九婴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蛊雕最擅长突然的变向,好几次眼看九婴就要追上都被它逃脱,就在蛊雕打算故技重施的时候,它刚一折转估计是被九婴早就察觉,猛然伸出去的三个蛇头同时探出,蛊雕躲过前面两个蛇头的血盆大口,可当飞掠过第三个蛇头时不偏不倚被九婴稳稳咬住,那巨大而尖锐的牙齿轻而易举咬断蛊雕的翅膀,在空中我和太子听见蛊雕撕心裂肺的哀嚎。

 总裁别缠我 九婴在空中起伏着双翅,然后用力把只剩下一只翅膀的蛊雕扔向空中,伸出的九个蛇头同时咬住蛊雕猛然向不同的方向撕扯,顷刻间那蛊雕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便被活生生血肉模糊的撕裂成九块,九婴悬浮在空中当着朱厌大军和巫抵的面把蛊雕吞食下去。

  九婴报了仇后飞舞在空中发出令人心惊胆战的咆哮,它的凶残和狂暴让防线最深处的巫抵都面色大变,很明显以巫抵的巫术绝对难以和九婴抗衡,那些组成第三道防线的朱厌在巫抵巫术的驱使下迅速靠拢,应该是巫抵担心九婴突袭。

  我和太子看见固若金汤的三道防线如今露出缺口,连忙悄然无息的越过长留,等过去以后我回头看见九婴原本可以肆虐大开杀戒,可竟然收敛按照我最开始的吩咐折回飞向东面消失在夜幕之中。

  第一百八十一章 狙杀

  越过长留我和太子不敢再耽误时间,一路急行在天亮之前赶到龙首之丘,这里妖界东西南北交汇的中心,从时间算巫既和巫盼还有那两千红袍巫师已经去鹿吴十多天,如果他们顺利的话若是得手抓获到陆吾也应该在返回的途中。

  九婴在长留撕裂并吞食蛊雕,虽然瞎掉一只眼睛可却毁掉十巫中的巫真,他完全是借助蛊雕来看东西,蛊雕一死巫真形同废人,但是九婴在长留肆虐我担心十巫怕巫抵难以抵御,或许会派出援军驰援巫盼他们,因此一路马不停蹄希望在返回的路上截住他们。

  当然最好的结果是这些巫师都无法控制住陆吾,算算时间银月统领的大军也应该到达长留,真希望她能两个人跪着一个人坐着尽快剿灭长留的朱厌然后迅速占领龙首之丘阻隔住巫师返回灵山的通道。

  我和太子沿着山林前行时刻警戒着从鹿吴通往龙首之丘的道路,在路上我们发现灵山巫师的脚印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可一直没有发现返回的巫师,直到第三天太子在道路上发现车撵的痕迹,可是那痕迹却消失在一侧的山林之中。

  「之前在路上也发现有车撵的痕迹,不过去的时候留下的痕迹很浅,但如今这道却很深,想必车撵之上一定装着什么很沉重的东西。」太子蹲在地上抬头看我冷静的说。

  「看样子巫既和巫盼一定是得手抓获到陆吾。」我一脸严峻忧心忡忡的说。「陆吾是祖妖即便被蛊惑也不可能轻易就烦,想必是用这车撵运回灵山再加以控制。」

  太子在车轮的痕迹中发现草木,拿在手中认真看了片刻确定的说。

  「从这些草木新鲜的程度看,灵山巫师刚过去最多一天的时间,若是已经抓获到陆吾应当立刻返回灵山,为什么这车轮的痕迹却偏离道路,消失在山林之中。」

  我连忙拿出银月交给我的山海图,比对车轮消失的地方,从这里进入山林之后便是高不可攀的山脉,并没有通往灵山的捷径。

  「还真是奇怪,这里根本没有通路,巫既和巫盼为什么会突然进入前面是死路的山林?」我也大为不解的摇头。

  「会不会是我们的行踪被察觉,灵山巫师担心我们伏击因此躲入山林之中等待驰援的大军。」太子谨慎的说。

  「应该不会,九婴引开朱厌我们穿过长留时没人发现,何况九婴也折返回去,守护长留的巫抵也断不会想到我们竟然以穿过长留。」我肯定的摇摇头看着前方的山林。「一定是有其他的原因,管不了那么多,既然前面是死路我们就跟上去看看,巫既和巫盼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

  太子点点头我们小心翼翼潜入山林之中,越是往前山路越是崎岖,这里根本不适合车撵同行,而且还在沿途看见很多散落的物品,太子在草丛中找到一把被丢弃的巫杖。

  「这巫杖对于灵山巫师来说形同武器,离开巫杖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凡妖。」我接过手中皱着眉头诧异的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让巫师丢盔弃甲连巫杖都扔了?」

  「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太子摊开手,我看见上面有干涸的血渍,太子看看四周冷静的说。「灵山巫师一定是遇到什么险阻,而且还伤亡惨重。」

  「那就更奇怪了,妖界以西已经在灵山十巫的掌控之中,北边有闻卓在,十巫还不敢轻举妄动,但南边除了陆吾并没有能令巫既和巫盼都难以应付的妖族。」我重新拿出山海图仔细看了半天认真的说。「何况除了我们之外也没有谁察觉灵山十巫的企图,谁会在这里阻碍巫既和巫盼呢?」

  「会不会是陆吾,毕竟是祖妖不会那么轻易被控制和蛊惑,或许是走到这里陆吾突然爆发,以至于灵山巫师才会丢盔弃甲向山林逃窜。」太子说。

  「应该不会,陆吾最厉害的妖法是它布满全身的九百九十九只眼睛,那是除了上古神皇之外没有任何妖族敢对视的眼睛,只有对视立刻会魂飞魄散。」我搓揉了几下手中沾染的血渍说。「若是陆吾清醒不受控制,只需要睁开眼睛周围的巫师就会立即死亡,根本不会留下血渍。」

  「既然不是陆吾那就奇怪了,按照你的说话妖界以南的地方没有能抵御灵山巫师的妖族,那是什么原因让巫杖都丢弃。」太子看着四周疑惑的说。

  「再往前看看或许还会有发现。」我一时半会也不知晓原因,指着山林深处对太子说。

  再往前走了没多久我和太子便在草丛中发现几具穿红袍巫师的尸骸,这更加证明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一定是巫既和巫盼在返回的途中遇袭,而且难以抵御慌不择路逃入这林中,从巫师的尸骸来看并没有遭遇剧烈的打斗,我在尸骸的脖子上发现被撕咬的伤口,但奇怪的是这里被撕咬破势必会流淌出大量血迹,但在草丛中我们只发现零星散落的血渍。

  从伤口看这些巫师都是从身后遇袭,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便丧命,巫既和巫盼好歹也是十巫之一,何况还带着两千红袍巫师,在妖界妖气减弱的情况下,很少有妖族敢伏击灵山巫师,我拿出山海经翻看再一次确定妖界以南根本没有这么厉害的妖族。

  「你发现没有,这几个巫师的尸骸并不是在深入山林时候被杀,而好像是从里面试图走出山林的时候遇袭。」太子看看周围的痕迹一本正经的对我说。

  我刚想说话,忽然和太子听见远处草丛中有窸窣的声音,连忙躲到一边的大树后面,暂时还不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静观其变搞清楚状况再说。

  过了片刻我和太子才看见一个穿红袍的巫师一脸惶恐战战兢兢从草丛中小心翼翼的探出身子,观察了半天后才提心吊胆的走出来,身后并没有其他巫师,我和太子对视一眼,在红袍巫师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太子上去一把将其擒到树后。

  那红袍巫师似乎知道遇袭似的惊慌失措的大叫,我一把捂住他的嘴严厉的说。

  「若是再叫你就和那边的巫师一个下场。」

  巫师惊恐的点头,我看他慢慢平息下来,太子往前探查了一会折回来对我摇头示意再没有其他巫师后我才松开了手。

  「别杀我,别杀我。」那巫师一脸惶恐语无伦次的说。

  「谁要杀你?」我眉头一皱认真的问。

总裁别缠我,两个人跪着一个人坐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