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看了让人底下湿一片的小说,捅开宫口灌满精

看了让人底下湿一片的小说,捅开宫口灌满精

2021-02-17 09:10:59博名知识网
黑狮子王听到「刀疤」二字,淡淡地告诉林半清:「这个刀疤是我狮子哥和他打架的时候咬的!」「原来是棕色胡子的狮子王咬的。哦,我的好朋友在和一个差不多的好朋友玩,但是好痛,唉,太可怕了!」林半清打了一个冷颤。「你在干什么?」当棕色鬓角

  黑狮子王听到「刀疤」二字,淡淡地告诉林半清:「这个刀疤是我狮子哥和他打架的时候咬的!」

  「原来是棕色胡子的狮子王咬的。哦,我的好朋友在和一个差不多的好朋友玩,但是好痛,唉,太可怕了!」林半清打了一个冷颤。

  「你在干什么?」当棕色鬓角的狮子王回来时,他看到林半青倚着黑色鬓角的狮子王。他忍不住厉声问。

  回头一看,林半青和黑胡子狮子王看到了阴沉着脸的棕胡子狮子王,看着他们。

看了让人底下湿一片的小说,捅开宫口灌满精

  林半清起身解释:「我帮忙.那.挠痒痒……」

  棕须狮子王从林半青移到黑须狮子王,仿佛在讽刺他:「狮子哥哥,你的身体不如从前了。在被眼镜王蛇咬之前,你只躺了一天就活着爬起来了……」

  黑胡子狮子王被棕胡子狮子王如此影射,有些不好意思,于是笑了几声说:「我的伤差不多好了。我估计明天就可以去边境看看了!」

  「那太好了!狮子哥没事,哥哥放心了!」棕色鬓角狮子王的话。现在他对狮子王的黑色鬓角产生了怀疑。他怀疑自己像喜欢自己一样喜欢绿狮,但一时找不到任何证据。

  黑色鬓角的狮子王很难装出虚弱的样子,所以当他在明的时候,他决定和棕色鬓角的狮子王一起去参观边境。

  临走前,两个狮子王似乎想起了什么,异口同声地看着林半青。

  林半青可怜兮兮地蹲在草丛里,生怕引起两个狮子王的注意,然后被迫纠缠他们。然而,两个狮子王还是把目光转向了她。

  棕色胡须的狮子王率先开口。他对林半青叫道:「姑娘,你跟我们去边境吧。如果有事,我会反抗。你还有几个弱弱的兄弟保护我的身体!」

  黑色鬓角狮子想找个理由和他在一起,但他哥哥帮他说了他想说的话,于是他停止了说话。

  「对,对!」林半清只好跟上两个狮子王。

看了让人底下湿一片的小说,捅开宫口灌满精

  「两个狮子王都去边检了,好无聊!」中国和中国,这只成熟的母狮,因为没有得到两位狮子王的青睐,在某种压抑中发出了咆哮。

  狮子奶奶知道两个狮子王的心事,但很难说。如果指出这件事,狮子群中的女孩林半青会被母狮拒绝和欺负。

  林半清跟着两个狮子王,在绿芽丛生的草原上行走。

  两个狮子王走在前面,边走边聊自己的话题。

  林半清不想插嘴,也不想听他们谈那些血淋淋看了让人底下湿一片的小说的杀戮,默默地走着。

  因为水位上涨,三狮面前出现了一条沟。沟里还有一只鳄鱼,好像在闭眼。

  两只狮子轻快地跳跃着。沟这边,只剩下林半清。

  林半青是母狮,比两只公的还小。她估计了一些沟渠的宽度,但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尽管缺乏信心,她还是鼓起勇气跳了过去。

  林半清的飞跃失败了。当他到达沟渠时,他掉进了水里,溅得很高。

  沟里的鳄鱼吓了一跳,还没等它反应过来,两只狮子同时跳进沟里,直接攻击鳄鱼。两个人都怕鳄鱼伤害林半青,各自从鳄鱼身上咬了一口,鳄鱼就出血了。林半清是他们的心上人。为了他的爱人,鳄鱼被枪杀了。

  「我生我宝宝的气。我没动。你会攻击我。你不能为了女朋友这样!」鳄鱼忍着痛,一边后退一边骂着两只狮子。

看了让人底下湿一片的小说,捅开宫口灌满精捅开宫口灌满精

  黑鬃狮子王和褐鬃狮子王听到鳄鱼的叫骂声,再也咬不动鳄鱼了,于是和林半青一起上岸。

  鳄鱼太生气了,张大了嘴巴,站在水里骂两个狮子王太过分,无缘无故咬自己。

  231.第231章脏话原本不难说

  黑鬃狮子王和褐鬃狮子王害怕鳄鱼伤害他们心爱的母狮林半青。林半青掉进水里后,他们立刻冲进水里,在水里咬了闭眼的鳄鱼。

  鳄鱼平躺被枪杀,无缘无故被两个狮子王咬伤。

  「我生我宝宝的气。我没动。你会攻击我。你不能为了女朋友这样!」鳄鱼忍着痛,一边后退一边骂着两只狮子。

  黑鬃狮子王和褐鬃狮子王听到鳄鱼的叫声,再也咬不动鳄鱼了,于是和林半青一起上了岸。

  鳄鱼气得张大了嘴巴,站在水里怒骂两个狮子王过分。

  林半青浑身湿漉漉的。抖掉身上的水珠后,他舔了舔自己的头发。当她听到鳄鱼这样骂两个狮子王的时候,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这两个狮子王真的很霸道,可是她不敢笑出声来。

  两个狮子王抖掉身上的水珠后,没有去舔自己的头发,而是去帮林半青舔头发。

  林半清突然看见两个大嘴巴朝她张开,吓得不敢动。然后在两个牙关里伸出一条长长的舌头,帮她舔掉水滴。每次舔的时候身体都痒。而且两个狮子王的舔法不一样,痒的感觉也不一样。

  「这是什么."林半清浑身颤抖。

  两个狮子王帮林半青舔了舔水滴,然后看了看对面站着的兄弟,马上意识到,这两个穿越生死的兄弟和自己一样,喜欢眼前的母狮。

  「怎么办?」棕色鬓角的狮子王不知所措。

  「怎么办,站在对面,却荣辱与共!」黑鬓角狮子王也担忧。

  两个狮子王都觉得很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没把自己知道的对方的心事说出来。

  林半清在两个雄壮凶狠的狮子王中间,身体继续颤抖。她不敢尖叫或移动,因为害怕冒犯他们中的一个并导致死亡。

  两个狮子王知道彼此的心事,但为了荣辱与共,并没有和兄弟反目,暗中追求林半青。

  现在的林半清感觉生不如死,所以处于两个凶猛的狮子王中间,很多事情都左右为难。比如两个狮子王同时帮她舔身上的水珠,让她不知如何是好。她只能摇晃着站着。

  两个狮子王见林半青左右为难,不忍让她太难堪,就没给她舔水滴。而是你讽刺了刚才林半青的丑行,他们被迫下水救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会对我温柔体贴,一会冷嘲热讽,我快疯了!」林半青真想逃离这两个狮王的身边,像以前那样,过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现在想离开这两个狮王的身边,简直是做梦。

  两头雄狮跟林半青这头雌狮正走着,迎面走来一群犀牛。

  犀牛是一种让狮子不敢招惹的食草动物,皮厚而且犀解尖利。因此狮子很少跟犀牛有交集。但犀牛也不喜欢狮子,怕狮子吃了他们的幼崽,因此在前进中,见到三头狮子,怒火中烧。

  领头的犀牛一声令下,犀牛群得令,哗一下,向三头狮王发起攻击。

  三头狮王见犀牛向他们狂冲过来,为了保全性命,在混乱中,跑散啊。

  林半青原本跟着黑色鬓毛狮王跑,后来她想着黑色鬓毛狮王的后颈部看过了,只有伤疤,没见到朱砂痣,是不是棕色鬓毛狮王才是凤落尘。

  林半青这样想后,在混乱中寻找棕色鬓毛狮王的踪影,找到后,紧跟着他跑。

  犀牛群是那种喜欢闹得越混乱越开心的食草动物,反正天敌少,天天唱山歌过日子,原本就闲得慌。三头狮子被他们的狂奔吓跑了,他们还继续兜圈子撒泼。

  林半青在混乱中,被狂奔的犀牛踩中后腿,虽然伤得不是怎么厉害,但伤处肿了起来,一瘸一瘸地跑在棕色鬓毛狮王的后面。

  犀牛闹到天黑,才消停下来,慢慢地离开了。

  林半青因为受伤,在草丛中伏下身子,不住地喘着粗气。

  棕色鬓毛狮王见林半青那样子,知道她受伤了,于是在草丛中寻找狮子习惯用的消炎草,嚼烂后,放到林半青那高高肿起的后腿上。

  「狮王,你也懂得这种草药的功效吗?」

  「当然,在大草原上混,不懂些治疗自己伤痛的狮子,可不是好狮子。哎,我有时还帮兄弟治疗,找到的草药,都很有效的,这可是天生会的,不骗你!」

  「你很有意思!」林半青说。

  棕色鬓毛狮王听到林半青这样说,别有深意地望着她。

  林半青不敢跟棕色鬓毛狮王对视,怕引起他的误会,然后直接要求跟自己交配。还有,雄狮和雌狮在几天之内要交配500次,哎,真够污的!

  远方传来黑色鬓毛狮王的吼叫声,那是他报自己平安和寻找棕色鬓毛狮王的讯号。

  棕色鬓毛狮王看了看他身边的林半青,没回应黑色鬓毛狮王的呼唤,默默地伏在林半青身边。

  黑色鬓毛狮王的呼唤声越来越急促,他担心兄弟的安危,更担心心爱的雌狮的安危,因此不住地在大草原上呼叫。

  林半青见棕色鬓毛狮王不回应黑色鬓毛狮王的呼唤,低着头,不敢做声。

  雄狮的个头比雌狮大近一半,脾气粗暴而且经常是喜怒无常。林半青身为雌狮,当然不敢去招惹雄狮,何况面前的雄狮,可是她所在狮群的狮王。

  黑色鬓毛狮王的吼声在草原上回荡,吓坏了很多食草动物,让他们一个晚上都不敢入眠。

  棕色鬓毛狮王无视兄弟焦急寻找他的吼声,居然很有情调地对林半青说:「跟你在这里一起看星星,真好!」

  「……」林半青以沉默回应。

看了让人底下湿一片的小说,捅开宫口灌满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