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校花把我夹的好爽爽,和同学一块操他妈

校花把我夹的好爽爽,和同学一块操他妈

2021-02-15 20:43:19博名知识网
南瓜包扔了个地雷荣蓉扔了一枚手榴弹昨天兑现了承诺,凶手出来了,哈哈(?对了,干冰的问题,前面有详细的提示,大家可以想想为什么是干冰今天,P.S.看到了法律报告,汕头市警官陈锡奎,破获了一起分尸案。刚发现尸体,

  南瓜包扔了个地雷

  荣蓉扔了一枚手榴弹

  昨天兑现了承诺,凶手出来了,哈哈(?对了,干冰的问题,前面有详细的提示,大家可以想想为什么是干冰

  今天,P.S .看到了法律报告,汕头市警官陈锡奎,破获了一起分尸案。刚发现尸体,没人报案,没人失踪,而且是外来人口。但警官还是努力破案。我真的觉得有些好* *。嘿,嘿。

校花把我夹的好爽爽,和同学一块操他妈

  话说我看的时候,跟着分析碎尸案。结果凶手不是熟人,也不是敌人,而是抢劫。ORZ,美剧有时候不能多看,o(st)o噗哈哈。

  我很庆幸郝* *抓到了这样一个杀人的罪犯(肢解他的尸体,把他的头丢进水泥里沉入大海),否则,更多的人会被他杀死。给好* *掌声,撒花~ ~ ~ \ (o)/~

  43、医学、谎言、恶作剧

  贞爱上车问:「你怀疑黛西吗?」

  言溯「嗯」了一声,发动了汽车:「把衣服叠好,把内裤盖在里面,这是很女性化的行为。相信我,男人不会觉得女人内裤露在外面是坏事。只有女人才会对内裤的暴露感到羞耻。」

  甄爱正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很有道理。从女人的角度来说她没问题,但从男人的角度来说,把内裤藏在里面是多余的。

  这就是他所说的「相信我」的意思。咳咳,就是他这种情商白痴.

  贞爱没忍住,轻轻笑了笑。

  言溯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心想:「你笑什么?」

  真艾也没隐瞒,赶紧回答:「就你,我也是想从男性性暗示的角度分析问题,你这个情商白痴。」

校花把我夹的好爽爽,和同学一块操他妈

  言溯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你比我想象的更没有逻辑。我对人(包括女人)冷漠,是一种行为和态度;这不代表我脑子里就没有男性生理和心理常识。」

  贞爱捂住耳朵,赶紧摇头。「罗辑,你可以这么说。你是个狡猾的逻辑学家,不要听。」

  言溯在开车,所以她自然不能像上次那样全神贯注。他帮不了她,但心里不满意。他哼了一声:「女人真是没有逻辑的生物。哼,逻辑学家非常排斥女性。」

  振爱暗自嘲笑他的幼稚,但停下来继续分析案情:「我也注意到安娜脖子上的伤疤很粗糙。如果是男的,他太强了,让安娜抵挡不了那么多伤害。但是凯利手上有局部冻伤。现在想想。只有巨大的干冰才能冻结那种疤痕。所以楼梯间的看守打不开打火机。

  凯利一定参与了尸体处理,但他是谋杀的共犯吗?不可能,如果他和黛西一起杀人,那么他们就可以轻易* *安娜,不会有那么多挣扎的痕迹。"

  言溯本想补充些什么,但当她瞥见镜子里的自己时,她正在上升。窗外无边无际的夜色从她带着路灯的白脸流淌出来,她漆黑的眼睛里满是星光。

  他想说的话被浓缩到嘴里。

  甄艾兴致勃勃的讲着,峰转了一半道:「即便如此,杀人时在场人数也不一定。在场不等于参与。如果凯莉在看呢?或者说,托尼和* *在看着,置身事外?是不是像看杀人盛宴?」

  这个假设让真爱脑袋一激灵。她低声托着腮帮子:「当然,这只是猜测,没有证据。所以这个案子比较复杂,可能性太多。」她一边说,一边低下头,声音变小了。「不过,希望不会。」

  人家在看人家杀人?一句简单的话,很容易挑战人类道德良知的底线。

  言溯不知道他是否听到了珍爱最后的孤独低语。他依然认真地看着前方漆黑的路,沉默了半个小时。他只是简单地说:「我欣赏你严谨的思维.虽然它只是偶尔闪烁。」

校花把我夹的好爽爽,和同学一块操他妈

  说话还是那么不公平,但我不妨感受一下他的肯定和鼓励。刚刚有点压抑的情绪顿时一扫而空。她又看了看他:「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案子?」

  言溯说,「让她为校花把我夹的好爽爽自己说话。」

  甄爱犯难,人又不是傻子。

  言溯看了一眼手机,又向前看了看:「当我向法医人员询问结果时,应该有办法让她说话。」

  真爱什么都问,却忍不住轻轻打了个哈欠。看看你的手表。新的一天。

  言溯瞥了她一眼:「困吗?」

  真爱摇摇头笑了笑,眼神雾蒙蒙的,很好的晃了晃我的心。顺便问一下,你今晚会熬夜研究安娜背上的信息吗?反正我不想睡。让我们和你在一起!"

  打哈欠和咕哝后,她说话含糊不清。言溯笑了,弯下嘴唇,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她:

  「请解密,小侦探!」

  他用轻松的语气说出了「小侦探」这个词。在狭窄的车厢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诱惑和暧昧。甄的心停止了跳动,低眉从他手里接过电话。

  黑色的手机还带着他的体温,很温暖,总是暖心。划屏,壁纸全黑,全黑,没有任何杂质。

  纯洁而遥远,神秘而高贵,就像他一样。

  贞爱不知不觉心情大好,弯下嘴唇,找到图片文件夹,打开。只有一张照片,是安娜背后的信息。在画面放大的瞬间,她的眼睛突然睁大了,还没有升起的笑容瞬间完全消失。

  怎么会是这句话?

  她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盯着手机屏幕。直到屏幕的光线渐渐褪去,她才回过神来,心里的情绪早已平复,渐渐冷却。

  「怎么了,小侦探?」言溯问她。

  贞爱没兴趣地嘟起嘴:「从这句话里你能看出什么?你是我的药。」她的眼睛变暗了,但语气假装放松。「嗯,听起来像是一封糟糕而疯狂的情书。」

  言溯一愣,情书?不好又疯?

  他扭头看她,甄艾却低下头,看不清表情。

  她俯下身,把手机放在他的口袋里。男人的风衣口袋是如此的深,她纤细的手腕俯下,淹没了半只小胳膊去触摸底部。

  口袋里的安全质感,暖心的体温,心和同学一块操他妈里的一丝留恋,但她终究还是顺从地收起了手机,勉强缩回了手。 「啊,好困。」她嘟哝着,往椅子背上一靠,歪头朝向窗外,闭上了眼睛,「我先睡了,到了叫我。」

  言溯:……

  刚才是谁兴致勃勃说要陪他解密,还夸下海口说熬夜的?半分钟不到就要睡觉了?女人真是一种善变又不理性的动物。

  小骗子!

  言溯沉默地骂她,可忿忿瞟她一眼,心底又悄然无声了。她歪着头朝向外面,从他的角度看不到她的脸,却可以看到她莹白的小耳朵和细腻如玉的脖颈。纤纤的锁骨因为侧着头而显得愈发的分明而清秀。

  言溯的心莫名漏了一拍,缓缓回过神来,心想,睡就睡吧,到了再叫她。

  这样安静无人的夜里,他专注而沉默地开车,她悄无声息地安睡;其实,也不错的。

  半晌,甄爱缓缓睁开眼睛,眸子漆黑又平静,望着窗外无边的夜色,语气是一种和她冷漠的表情格外不符合的慵懒:「原计划出来玩,等婚礼结束就回去的。唔,还有好多工作,我明天就先回了。」

  言溯微微措手不及,但也能理解。

  她并不是普通的学生,她还有很多自己工作,所以他并不挽留:「嗯,好。等我忙完这个案子,回N.Y.T.了再和你联系。」

  甄爱静静地盯着黑夜,又缓缓闭上眼睛。

  回到家发现欧文也在,也还没睡。

  甄爱一副很困的样子,说明天要早起离开纽约,便匆匆上楼了。

  欧文一直看着甄爱上了楼,才有些无力地坐到高脚凳上:

  「跑了一大圈,却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天,我真没想到,甄爱档案的密级有那么高。费了好多功夫,居然什么也没查到。」

  言溯立在橱柜旁煮咖啡,听言,他清淡地抬起眼眸,想起上次叫CIA的朋友查「恶魔之子」的事。

  须臾间,他又垂下眼眸,继续悉心地调配咖啡豆和水的比例,语气寡淡:「欧文,上面要是反侦察到了你的行为……你想过后果吗?」

  欧文沉默,他当然想到了后果。

  可江心宿舍镜子上的红字一直在他心里磨,他总担心是不是有人已经找到了甄爱的行踪。短短几年换了那么多的特工,纵使对方再怎么神通广大,这找人的速度也太快了,就好像甄爱身上装了什么追踪仪似的。

  但这只是欧文的担心,他不想说出来让言溯或是甄爱不安,所以岔开了话题:「甄爱的档案是空的。可我还是通过前几任特工的信息找到了一点关于她的事。」

  言溯的手顿了一下,屏气听着。

  欧文扶着额头:「我竟然不知道她有一个哥哥。」

  言溯漠漠开始煮咖啡……我早都知道了,喂,你们平时没有交流的么……

  不过……言溯漫不经心地问:「她哥哥在哪儿?」他想起她说的密码和糖果屋,「让我猜猜,她哥哥被关在某个神秘的地方,受尽**?」

校花把我夹的好爽爽,和同学一块操他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