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扒开老师的黑森林,哥哥在公车上要了我

扒开老师的黑森林,哥哥在公车上要了我

2021-02-14 16:21:29博名知识网
太吵了,大家都没头绪。突然,一个人从山上下来。他大约四十岁,长得很好看。看到这些人,他很好奇的问。一群人里总有大嘴巴,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那个人。当他听到后,这个人走上前来,看着马劳,问他几个问题。最后,他

  太吵了,大家都没头绪。突然,一个人从山上下来。他大约四十岁,长得很好看。看到这些人,他很好奇的问。

  一群人里总有大嘴巴,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那个人。当他听到后,这个人走上前来,看着马劳,问他几个问题。最后,他捏了捏手指,用非常肯定的语气对马劳说,你的儿子不应该死。

  老人一听,马愣了,全村人都傻了。这个人埋了两天了,就在大家面前。他怎么能不死呢?

  这个人没有胡说八道,当场对他们说,如果你想让你的孩子起死回生,马上和他一起上山,一个小时后就来不及了,他还特意让你带上这口棺材。

扒开老师的黑森林,哥哥在公车上要了我

  这个来历不明的人突然下了命令,自然没有人听他的,但董力从中看出了端倪,他知道这个人绝不简单。

  董力上前问候和询问,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冯路,他已经在江湖上游荡了几年。当冯路问冯路是佛教徒还是道士时,他笑着回答说,佛教和道教都是修行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佛道修养,必须是大师中的大师。当董力听到他说的话时,他心里有谱。他立即告诉每个人立即按照冯路老师说的去做。

  董力的身份是阴阳师,大家还是听了他的话,所以他让大家马上照这个叫冯路的人说的去做,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得救,那也是一条命。

  就这样,每个人都拿起棺材,浩浩荡荡地向山上跑去。当他们到达墓地时,冯路继续下命令:挖坟墓,打开棺材!

  按理说,如果普通人这么做,很容易让人当场毙命,但马劳是独生子,他宁愿相信,但绝不相信。更重要的是,校长董力已经相信了他。

  于是这个刚埋了两天的坟被挖了出来,里面露出了一口薄薄的小棺材。

  当我打开棺材时,我看到孩子躺在里面,没有任何变化,他的脸栩栩如生,就像睡着了一样。这时,冯路告诉大家用一块红布把棺材盖上,以免阳光照射进来,然后把孩子抱出来放在棺材里。

  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做,把孩子们放进棺材,冯路让几个拉红布的人用红布盖住棺材。他挥舞着自己的笔,蘸着朱砂,在红布上写了一个咒语。他还叫几个人松开手,突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就见红布像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拉了拉,布平紧,牢牢地盖在棺材上,没有透任何阳光。

  他们看着吓坏了的齐琦,回过身来,只有马劳海德和董力紧张得要命,他们看着站在棺材前的冯路身后,用手在红布上捏了诀,并大声念着。然后他看到红布无风自动上升,就像海浪的起伏,四角不断被掀起。好像有什么东西想冲出去,但往往在关键时刻被逼下来。

扒开老师的黑森林,哥哥在公车上要了我

  冯路似乎在和什么东西搏斗。他很快就看到额头上有汗,脸色难看。终于,他站了起来,大喝一声,一口鲜血喷在红布上。然后他看到红布上一阵剧烈的骚动,紧接着一股蓝色的气体冲破红布,升上天空。

  这时,冯路迅速抓起一把白粉撒在空中,然后撕下红布,让人立即把孩子抱了出去。老马自告奋勇要去,被拦住,派了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上前把孩子抱了出去。冯路用手捏了一会儿孩子,看着这个已经冰冷僵硬的孩子渐渐软化下来。冯路只是看起来慢了一点,命令他们立即设置柴火和燃烧棺材。

  马牢头不明所以,当他看到他要烧他的棺材时,问为什么,但冯路没有说出来,只告诉他这口棺材有问题,更别说将来给人办葬礼了,现在他不能离开它。

  当他们看到这种奇怪的情况时,他们都害怕将来会发生事故。反正山上有很多枯木,他们就赶紧支起柴堆,找了块松油当向导,火就开始渐渐烧起来。

  在冯路的要求下,每个人都离开棺材几十米远,他们发现火越烧越烈,有黑烟冒出来。与此同时,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味从远处传来,伴随着一种奇怪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董力这时看到了一些线索,悄悄对马牢头说,别想这棺材了。按照现在的情况,这个棺材里恐怕有邪恶。

  冯路独自站在棺材旁,看着棺材烧成灰烬,黑烟慢慢消失。他再往前看的时候,地上只有一个三十厘米长的黑色东西。

  董力是当时第一个跑上来的人。当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也是一愣。他问是怎么回事。冯路没有对他隐瞒。他告诉他这叫树胚,或者棺材胚。那是封在棺材里的鬼魂。至少过了一百年,和树融合而成,已经有了自己的初始意识。如果不烧掉,几十年后就会变成气候。

  董力很困惑,所以他问冯路。自古以来就有很多阴阳术士,他们习惯于八卦法术,封印人的灵魂。况且他们短时间内无法生存,这是极其痛苦的,但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人的灵魂可以和树融为一体。

  冯路对他说,当然,这种树不是普通的树,而是一种叫做龙魂木的参天大树。从这棵树上砍下来的树枝做成棺材,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灵性,能把人的灵魂融为一体。这种树是一种非常阴的树。如果是灵魂的结合,甚至还会继续成长。

扒开老师的黑森林,哥哥在公车上要了我

  当我在这里听董力的故事时,我的心猛地一震。他最后一段,我心里有两个直接戳。

  龙魂木,做这个棺材的龙魂木,是不是泰山地宫的镇龙木的别称?而这种灵魂的融合能继续生长,和老河沟底的驼背棺材,有多相似呢?

  可能,当年座头鲸棺材是龙魂木做的吧。

  驼背棺材,龙魂木,泰山地宫,驼背棺材里出来的陪葬玉,和梦里那个陌生的白衣女子有什么联系?扒开老师的黑森林

  第一百六十二章群山

  这种疑问,当时自然不是它的解决办法,其实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我能整理出这些东西就算不错了。

  旁边的董力还在讲述。

  ".然后孩子真的慢慢醒了,冯路的前辈们说,这是想占据孩子灵魂的树胎。其实孩子当时没死,只是灵魂被树胎困住了,包括后来的马牢头。棺材内昏迷,也是因为那树胎尝到甜头所导致,多亏了当时下葬的时候,没有用那具棺材,否则这件事没人发现,年深日久,连这孩子都会受到树胎阴魂所控制,变成怪物,到时候破土而出,必将成为一大祸害。」

  李东的故事到这里就算讲完了,他的语气里满含着崇拜,又对我们说:「当时陆风前辈镇伏那树胎,用的就是金刚伏魔印手诀,配合符法,将那树胎打的灰飞烟灭,后来前辈把这金刚伏魔印传给了我,并让我在某年某月某地,等待某人,这不是,我就等到了你们?」

  我听的是一阵暗暗咂舌,我这神奇师叔太神奇了,简直就是神人一般。

  安萨黎在旁边默默听着,脸上也露出了少有的崇敬之色,我又问道:「后来那烧剩下的一段黑木,恐怕就是那什么棺胎了吧,后来怎么处理了呢?你说的那人,又去了哪里?」

  李东说:「那树胎自然是让陆风前辈带走了,至于他后来去了哪,我就不知道了,我本来还想多跟他学些东西,但在第二天,他就不告而别了。」

  李东说完之后,脸上露出遗憾的神情,我想想又问:「你说的这个时间,是什么时候,几年前?」

  「三年前,我记得很清楚。」

  「那个马老头,现在怎么样了?」

  「老头可怜得很,他儿子虽然活过来了,他却在第二年就离世了,后来他儿子被远房亲戚带走,从此再也没有下落和消息了。」

  「哦……」我怅然点头,本来还想去那老头家里打探一下消息,看来也是无望的了。

  安萨黎忽然抬头看看天色,对我们说:「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哥哥在公车上要了我好说的了,大家都是自己人,现在天色不早了,还是抓紧找到金简出世的地方吧。」

  我也说道:「不错,这嵩山如此广阔,即便知道大概地点,也绝对不会容易找到,咱们抓紧时间。」

  李东点点头,对我们挥挥手:「走吧。」

  他说着,便转身往山路旁一处无人之处拐了过去。

  抬头看,前方山崖巍峨,峭壁林立,但在山道间,远远看去却有一条小径,弯曲盘绕在山间。

  我们随后跟了过去,现在已经下午三点多了,还真得抓紧,不然天黑前要是找不到的话,就得明天再爬一次山了。

  顺着这小径往下走了一段路,前面便断头了,有些游人走到这里,见再无路径,便转了头,但我们三个却是一如既往,趁着没人注意,一头钻进了山里。

  这个必须要注意,因为嵩山虽然是旅游景点,但一些山势陡峭又没有防护设施的地方,是很危险的,就如泰山一样,开发的地方其实只是很小一部分,大多区域都设置了警告标牌,不允许游人乱走的。

  还好我们没被管理人员发现,又往前沿着较为平缓的山坡走了一段之后,便转过了一处拐角,但再往前,我就发现这里的山势陡峭了起来,往四周看,已经完全看不到任何游人的踪迹。

  李东整了下衣服,对我们说:「来吧,这里就是峻极峰北侧,别看这里地势险要,沿着这里下去走不了多久,就会出现缓坡,我估计那金简多半就是在那里被发现的。」

  他说的有道理,金简当年被人从高空投入山谷,落点肯定是地势较为平缓的地方,不过这里的山势的确很难走,我们都背着背包,而且我手里还抓着包裹严实的天罡宝剑,很是不利于攀爬。

  最后我们颇是费了点力气,才从这几乎呈九十度角的山崖上爬了下去,当下方地势平缓起来的时候,我总算是双脚落在平地,抬头看看上面的悬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能做到。

  接下来的路就好走了,周围的路虽然还是很险要,但已经是有迹可循,不必担心随时会掉下去摔死了。

  面前就是山谷,四周坡地上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满地的石头,大大小小都有,我不由想起了屈西怀的故事里,他们在山上放石头,植树,现在看来,应该就是在这一带了。

  李东指着周围说:「过去这里是一片荒山,光长石头不长树,要说还真得感谢过去那一代人,要不然哪来的这山景,只不过这树一多起来,要想找到金简的出世地,恐怕就更不容易了,除非能让屈西怀来带路。」

  安萨黎忽然说道:「如果我是屈西怀,我就不会上山来带路,而且就算让我找,我也未必能找到当年的那块石头。」

  我看了他一眼,心头恍然,他说的也很有道理,这漫山遍野都是石头,别说当年是无意中发现,也没做什么记号,就算是特意做了记号的,这么多年过去,山中早已大变样,比如水土流失,山石滚落,植物生长,这种种情况,都会导致当年的一切痕迹被抹去。

  也就是说,其实找到金简出世地点的想法,本来就是不切实际的。

  我忽然就想通了这一点,无语说道:「按这么说,咱们这次来根本就是大海捞针了?」

  李东不说话,只看着我们,安萨黎道:「若是想要找到那块石头,肯定是大海捞针,不过我想,我们得到的指示虽然是找到金简的发现地,但未必就是一定要找到那块石头。」

  他说话总是说一半留一半,不过我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说,发现地的意思,可能只是一个泛指,比如嵩山,这就可以说是金简的发现地,那么我们只要达到嵩山就是正确的了。

  也可能是指峻极峰,登封坛,北侧山谷,某一处山崖,这都可能是发现地的指代称呼,如此看来,倒是我先前过于执念了,把发现地认为就是发现金简的那块石头。

  我这才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找那块石头,那就好办了,但是这也有个问题,要不是找那块石头,我们还能找什么呢?

  没了目的地和参照物,那岂不是瞎猫抓耗子?

  我们一时也都有些茫然,最后我干脆挥挥手说:「算了,咱们在这里猜也猜不出什么,不如就沿着这山坡往前走,反正天色不早,咱们走到哪里算哪里,只要方向位置大致没错,或许会有什么意外发现,要是什么事都没有,咱就回去等着老潘来了再说。」

  现在其实也只能这么办了,于是我们三个人便开始往前走去,这可纯粹是漫无目的的瞎走了,但是有一样,李东是山里人,他随时掌握着方向,只要不偏离峻极峰北侧,就都是我们的搜索范围。

  这一路上,我们三个闷头往前走,时刻注意着周围的一草一木,一树一石,有时还抬头看看登封坛的位置,想象着那金简投落的地点会在哪里。其实这都是下意识的瞎猜,经过上千年的岁月流逝,金简最初的落点必然会有很大变化,说是大海捞针,一点都不为过。

扒开老师的黑森林,哥哥在公车上要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