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床上细节小说H,男主春药和女配做

床上细节小说H,男主春药和女配做

2020-12-24 01:52:49博名知识网
—推荐好友正文:世界是一个奴床上细节小说H隶玻璃碎了一地,被压在桌子上的男人笑而不怒。一个女人薄薄的凉凉的嘴唇遮住了他的脖子,安静的夜里可以听到液体流动的声音。她压着他喝血,他却悄悄拉下她衣服的拉链,温柔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个隐

  —

  推荐好友正文:

  世界是一个奴床上细节小说H隶

  玻璃碎了一地,被压在桌子上的男人笑而不怒。

床上细节小说H,男主春药和女配做

  一个女人薄薄的凉凉的嘴唇遮住了他的脖子,安静的夜里可以听到液体流动的声音。

  她压着他喝血,他却悄悄拉下她衣服的拉链,温柔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个隐藏已久的*点。

  “小妆,你吃饱了吗?”那人轻声问。

  西门妆顿了顿,将埋在脖子里的头抬起来,一双漆黑的瞳孔映着天上的星星。

  男人看得微愣,脱衣服的动作并没有停止。

  他薄薄的嘴唇笑了笑,小心翼翼地凑在她耳边。“吃饱了就喂我!”

  最爱,酷爆,男主温柔阴暗,也冷漠冷漠。愈合系统很温暖,欢迎跳坑,喜欢收藏!

  042夜莺魔鬼邀请

  已经快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o零,在这么长的吻里差点窒息。

  只是再难受,她也是忍着没敢动也没敢挣扎。从未有过亲密关系,这让她大脑一片空白,身体紧绷。冰冷的力量让她本能地害怕。只是她唇上的抚摸,灼热而温柔,辗转反侧,深沉,吞噬了她最后的空气和理智。零对那晚冰湖主动吻没有印象,所以是她的初吻,也是她一直不敢向晓的人。下一刻她终于喘不过气来,迷茫了。

  阿零不会换气,或者她太紧张了,没有换气的意识。在大脑严重缺氧的情况下,女孩几声呼噜声就不舒服,全身没有力气。在她面前,她弯曲的手掌又热又硬,双腿一直压在瘦削的腰上,托着下巴的长手指,下一刻在脸颊上松开。她必须轻轻地把手伸到脑后,帮助她分开硬墙,更好地控制它。

  这样的吻直到女孩快死的那一刻才释放。他是故意的,从她薄薄的嘴角弯下的笑容,已经很久没有给右胁带来这样肆意的痞气了。低头看着墨瞳,颜色清澈而洗,笑着,鼻尖触碰鼻尖,从混乱中稍稍平复下来的气息淡淡地散在脸颊上:“零,你要赶紧吐气……”

床上细节小说H,男主春药和女配做

  嗯?阿灵呆呆的,一抬头还斜眼~嘴角的笑容更大了,颜延航抬起头歇了歇:“不难男主春药和女配做受吗,怎么还抱着?”

  阿零没反应过来。结束了。她不得不屏住呼吸,甚至忘记了自己本能的呼吸.她一定是接吻后最傻的那种人。o零这么想很委屈,但是因为想到“接吻”这个词,她羞愧得脸红了,红扑扑的小脸看不出脸红,但是激动得呼吸都不好的时候突然被呛到咳嗽。她觉得可怕,但殿下笑得很开心。她抬起头,沮丧地盯着她。下一刻,温暖的手掌一直抚着她的背,轻轻的拍着她。

  阿零突然发现了这一刻的状态,就像她小时候一样,躺在殿下的怀里,把头埋在殿下的肩膀上,听着他耳边均匀的呼吸声,感受着他胸口平稳的心跳,她突然觉得轻松了,放松了她全身的紧张情绪,也就是连刚才发生的互动,殿下都逗她,她生气了,然后殿下哄她,她立刻就开心了。

  她伸出手紧紧地搂住温暖的脖子,完全放松下来,依偎在她最喜欢的怀里。同方也是一样的立场,只是此刻不再像以前那样尴尬和尴尬。两个关系密切的人,从身体到心灵都没有隔阂,微微叹息,偏头在她耳边亲吻她细细的短发。“零,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你……”轻柔的声音开始了,又重复了一遍。

  嗯.我略带羞涩的拿起嘴唇,一双小手攀在那宽厚的背上羞涩的拿起了那里的衣服。过了一会儿,O零轻轻回应,然后那微弱的声音又触碰到了我的耳朵,问她,你的回复呢?

  殿下说他那么喜欢她,然后用行动向她证明,他有多喜欢她…

  现在,殿下要求她回答,爱情法,表白,亲吻,回应,然后……爱情?就在心里闪过这个念头的一瞬间,热气又迅速爬上了我的耳朵。这样的问题让她心里砰!

  又一次,春光满面的小脸羞红了,心里僵持的感觉是惊艳和迷茫,不可置信,更是羞涩和喜悦,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已经完全明白自己是多么喜欢这种爱。这种爱是巨大的惊喜,她现在回不了神;第一次表白后,她一下子就做了这么贴心的事。现在她的心里充满了混乱,但她只觉得快乐来得太快,根本没有真正的感觉。让她想再确认一下…

  嗯!心中惊呼,O零羞于用力在肩膀上蹭热的小脸,恨不得拍两下!她怎么能要求这么丰富多彩的要求呢?现在她紧张得连殿下的脸都不敢看。血槽完全空了!羞愧和愤怒地吐在自己身上,小丫头终于从醉酒的迷茫和缺氧的刺激中完全清醒过来,那满是粉红色泡沫的凌乱的小脑袋一点一点平静下来。

  醒来后脸上的温度慢慢褪去,一张小脸一点一点恢复寂静。这几天来,各种经历和苦难总是在这一刻被重新回忆,矛盾的情绪一点一点积累在脑海里。在她体内,有一些浊气会落入神。一旦浊气侵入她的身体,就会迅速透支她的生命,而这种侵入最终出现的时间,最多也就是三年之后.

  她要想和被污染的空气抗衡,必须聚集三个灵魂才能回到神位,但是第三个灵魂几千年来一直没有被成功找到。唯一可能知道第三灵下落的人是百里,但百里现在和他们是陌生人。这条路相当于断了。

  最后,今天,她毫无准备的从别人那里听到了殿下的秘密,知道了庆恒的存在,知道了庆恒和殿下上辈子的纠葛,知道了,殿下,几千年前,或许,有一个深爱着自己骨子里的女人…

  三条消息,三篇文章,都是打击,事关她的生命,事关殿下的感情。她什么都不敢提,什么都不敢问。当所有的情绪都堆积在她胸前时,她突然崩溃了。溃的边缘,不其然间得到了一个吻,得到了,一场告白…

  ——阿零,我喜欢你,很喜欢…

  直至,这一声淡淡的声线在耳边响起的那一刻,心头一瞬翻滚而出的情绪强烈得几乎将先前的悲伤慌乱嫉妒伤心全部掩盖住了的那一刻,她终是懵懂的认清了自己的心意,也终是明白了,之前自己之所以会那样悲伤慌乱的原因。

  悲伤,是害怕失去,慌乱,是担心从未拥有,她是那样的难过,前一刻,差点被负面的情绪击垮,下一刻,却是仅仅因为那一句喜欢,顷刻,全部变了样子。

床上细节小说H,男主春药和女配做

  抬眼,淡淡望上了那双清幽的墨瞳,这一刻,便仿佛那怎么也看不到希望的未来,一下都变得不再那么恐怖了;便仿佛,那永远也无法改变的过去,也变得不再那么悲伤了…伸手,指尖轻触上那青隽无双的容颜,这样一张脸,从最初相见的那一刻就让她留恋,他是她的殿下,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近最在意的人,而她的殿下,在意的人是她,喜欢的人也是她,此时此刻他抱着的吻着的人都是她,这样还不够么?

  已经够了,她已是再也没有什么,不能知足;

  三年之期也好,前世纠葛也好,她已是,什么都不在乎了…

  微微抿唇,天生上扬的小嘴弯出一抹最温柔的笑,漆黑的墨瞳里,清泽一片,泛起的光亮如同这世间最美丽的华彩,从清明,到羞涩,一点一点,萃上迷离,嘴角一片温柔笑意变得腼腆,柔柔静静的弧度间清软的声线终是点点溢出,说出了心里话。

  ——殿下,阿零也喜欢你,最喜欢了…

  那个声音,如梦般的轻柔澄净,那个眼神,带上了比任何时候都要纯粹的温柔坚定。话落,长睫轻阖将墨瞳深处映上的人影好好锁进了心底,一个倾身,青涩的微微抿唇,下一刻柔软的唇瓣终是再次覆上了那她色色的贪念了很久,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大胆觊觎了的双唇。

  那一刻,凤目微瞪,下一刻浅浅染上一抹璀璨笑意,轻轻搂紧了怀里的姑娘,感觉着那笨拙的轻触,他的阿零,还是这样小小的,傻傻的,却是有着这个世上最绵软的温度最清甜的味道,垂眸敛去了眸中的温柔贪恋,下一刻他伸手覆上了她的颈项,回应着,索要更多。

  空无一人的古宅走廊,安安静静的,第一次带上了旖旎暖意,窗外,漫山的杉树林在初秋的夜风里轻晃,一抹如勾的新月似再也耐不住羞涩躲到了漫起的流云之后,清辉隐去,沉寂的山林缓缓没入了一片暗色。

  无星无月,秋风凉薄的一夜,寂寞山林,一片墨色,倏然间一抹白影闪现,静静,落在了树端。那里,很高,很冷,除了擦过耳边的山风,除了肆意入侵的冷意,什么,都没有。

  雪白的衣衫,在风中轻散,那永远苍白的肌肤在这般静默的一片夜色下,已是和那惨白的衣襟化为一色。墨瞳直愣,望去的那个方向,有着他不想看见也不想接受的一切,却是缄默着,将这所有残忍痛苦悲哀可笑都尽收眼底,一瞬不瞬,如同,自残。

  悄无声息的,夜色中潜行而来的黑影伴着风声落在了不远处的枝桠前,黑色斗篷,兜帽掩面,来人淡淡抬眼,望上前方那孤毅的背影,目光流连上那攥紧在身侧已是支离破碎滴落了一地鲜血的掌心,终是红唇轻勾,弯出了一抹妖娆笑意。

  “看来,这一世的神女还是个痴情的种,便是这样,都还是两情相悦了呢~”

  娇柔的女声,暗含着媚意,裹在风中自身后幽幽传来,那一刻,阴冷的视线一瞬扫来凝上那如同鬼魅一般悬停在半空中的黑影,凌然杀意之下,那阴影之中唯一可见的血色红唇却是再次一个轻扬,魅惑笑开。

  “怎么?恼羞成怒了?还是想要杀人灭口?可是熹姝我的话有说错么,如今您身份已经败露,那样的计策都用上了却还是失败了…您还有何路可走?”

  冷笑话落,黑影往前一个飘忽到了身前,那一刻,天边的勾月忽然撕开云层洒下一抹清冷的光,血月冲日,金红色的妖异月光中黑衣人一下抬眼,月光映上的那张脸艳致勾魂摄魄,泛起银光的竖瞳一瞬望入那清冷墨瞳,幽然冷光中红唇扬起的那抹笑意,鬼魅妖异。

  ——熹姝今日前来,为传我家主上一句话,家主有一法,可以让神明大人求仁得仁,心甘情愿带走神女,敢问那边的那位走投无路的神明大人,可愿,一试?

  毒如蛇蝎的妖艳美人,递出来自魔鬼的邀请函,那一刻,永远淡漠无情的墨瞳凝上那张笑脸,只觉心口一阵灼痛,那繁密的黑色纹路已是再次幽幽攀上颈项,描绘出的,仿佛便是他已然堕入地狱深渊的内心。

  那一刻,薄唇轻扬,弯起的那抹弧度,是从未有过的阴冷邪肆;

  身为堕神,孱弱,薄命!他本就,已是鬼,那又有何,不可的?!

  ——夜吟挽歌篇完——

  ------题外话------

  嚷了很多天的夜吟挽歌篇大结局终于出来了,明天开始进入第三卷最后一篇——亡者归来,看着个名字,大家应该也能补脑是和谁有关了哈~预告最后一篇会有波折,但是结局很圆满,会圆满的进入第四卷的,大家放心╭(╯3╰)╮

  ☆、043 亡者归来 吾家有女初长成

  昼家,没有秘密…

  隔日清晨,一大清早一楼的偏厅里就热闹非常,宽大的乳白色沙发上,一身火红裙装姿容艳丽的美人儿正风情万种的蜷在沙发一角慵懒轻笑,美人的正前方,飘忽在空中的青灰色鬼婴正用尖尖的獠牙叼着一支玫瑰花,摆出一个非常绅士的姿势飞过去将玫瑰献给了美人,美人扬手接过花,勾唇笑得愈发魅惑,鬼婴得到鼓励一双全眼墨瞳亮晶晶的,深情款款:“青青,我喜欢你,就是这样的,喜欢。”

  故作深沉一句话落,大头鬼婴撅嘴作亲亲状凑近,妖娆美人咯咯笑出声来,弯着眉眼往后躲,还有寸余就要袭击成功了!大头美美的晃着脑袋,下一刻后颈却突然被狠狠掐住猛得往后一拉,咳咳咳,大头猛咳回头一瞪,对上一双冷冷墨瞳,愤怒的呲了呲牙。

  “在干嘛?!”夜福语气不好,转眼望上沙发上的佘青,佘青只顾着掩面笑得开心,微微抬眼用那双勾人的丹凤眼睇他,那样的视线化了墨瞳里的冷色,夜福有些不好意思的错开视线:“一大早的不做事,就知道玩…”

  “哼,你个不解风情的小老头,没看见我们正玩得开心么!”大头趁着夜福分神的当口扭开钳制飞到高空,没好气的大声嚷嚷,“我正在跟青青演昨天晚上那件事呢!我们都特别开心…”

  嘘!咋咋呼呼的话音未落就被夜福着急打断,伸手比在唇边做噤声状,夜福的眉头皱得不能再皱慌张的摆了摆头。这样紧张的样子逗乐了佘青她身子一歪笑得更欢畅了,夜福无奈回头瞪她,皱眉叹气——我知道阿零和殿下有进展了你们都很开心,但是心里笑笑就行了,殿下的事情哪是这么可以拿来演的?!

  无声的警告还没表达完,下一刻不远处就传来了轻缓的下楼声,偏厅里活跃的气氛瞬间被打断,佘青轻了轻喉咙立马爬起来坐好,夜福神色紧绷回头望上门口,之前还很嚣张的大头一个闪身躲到了大柱子后面,最没出息的就是他~

  客厅里一下变得静悄悄的,只能听见那晨曦之中缓缓而来的脚步声,沉稳,轻缓,光是听着都觉得冷,下一刻,一抹黑色身影悄然出现在偏厅门口,长身而立,便似挡去了所有光明,一偏头,微长的刘海之后墨色的眸子斜斜睇来一眼,渗人的寒意一瞬入心夜福下意识咽了口口水,佘青也下意识咽了口口水,下一刻,身后的大柱子后也毫不争气的传来了一声口水声…

  冰凉视线在偏厅轻扫而过,落在夜福脸上:“夜福。”点了人,昼焰行冷冷转身,周身压抑的肃杀之气在那一刻磅礴而出冻得佘青打了一个寒颤。僵僵的坐在沙发上,佘青偏头望向夜福亦步亦趋跟着殿下走远的背影,心里忍不住发毛——尼玛这是昨天刚恋爱的人第二天早上起来的状态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昨天刚死了老婆…呸呸不对不对,这个比喻不对,我家小主子长命百岁长命百岁,阿弥陀佛!

  夜福跟着自家殿下一路走到大厅,忍受着那凌冽的寒意心中淌泪越走越慢,尼玛绝对是刚刚大头的恶作剧被殿下听到了!但是为毛做错事的是大头背黑锅的却是他…!悲催想着,下一刻只觉身前他家殿下已是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夜福赶忙跟着停下低头作恭顺状,一俯身,只听凉凉声线在头顶响起:“我要离开几天,你看好阿零。”

  夜福微微吃惊,抬头对上那双清冷的眼:“昨晚收到消息,阿零的第三个灵格似乎有了些线索。”

  是么?夜福心中一喜,下一刻却是想到什么:“消息的来源…可靠么?是谁传来的消息?”

  早已不是当年呼风唤雨的身份,殿下如今手中可用之人除了他们几个没有别人,这从外头传来的消息让夜福心中隐隐起了怀疑,直到听到了那熟悉的名字之后,他不由轻皱起了眉头。

  狱鼠一族,当年殿下旧部之一,最擅长之事便是打探情报和发动偷袭。要调查万年之前的秘密,也许的确只有万年之前就存在的探子一族最为合适,只是魔族素来绝情,当年许多部族归于殿下麾下亦无非是趋利附势,如今无利可图,得来的消息真的可信么?

  只是夜福怀疑的事情,昼焰行又岂会没有想到过,只是阿零第三个灵格的调查一直毫无进展,如今已经不是怀疑拣选的时候了,好不容易得来的情报便是知道可能有诈也必须去查探一番,这就是昼焰行做的决定。

床上细节小说H,男主春药和女配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