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把腿张开趴在墙上求饶,王大爷别塞了太大了

把腿张开趴在墙上求饶,王大爷别塞了太大了

2020-12-23 10:21:16博名知识网
沈很快改变了主意,但他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担心。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得到了上帝的祝福。然而,这种关心可能只是暂时的。虽然现在的困难过去了,但危机的根源一直在那里。光是想想就会让人觉得不安。今天的事情太奇怪

沈很快改变了主意,但他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担心。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得到了上帝的祝福。

然而,这种关心可能只是暂时的。虽然现在的困难过去了,但危机的根源一直在那里。光是想想就会让人觉得不安。

今天的事情太奇怪了,既吓人又让人吃惊,我想更清楚地了解一下.

沈心情沉重地回到了西院。吴妈听到动静,赶紧放下手中的活,立刻跑过去问。

把腿张开趴在墙上求饶,王大爷别塞了太大了

春明担心墙有耳把腿张开趴在墙上求饶朵,所以只凑在她耳边告诉她刚才做的事。

吴妈听了,并不意外。她只是松了一口气,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佛祖保佑,神有眼。”

这时,沈忘记了感谢佛祖。沉默片刻后,她低声道:“胡老爷为什么要给我藏起来?他是皇家医生,也是个大人物。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吴妈听了,低下头想了一下。“小姐,这应该是老太太和老爷的缘故。”

沈听了又惊呆了。然后他恍然大悟,急切地说:“哎呀妈,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我奶奶和爸爸给胡大人买的?”

吴妈抬头向屋外望去。她见没人,就毫无保留地说:“自从我得知小姐的困境后,老太太一直暗暗担心,想着这件事,认为小姐唯一可以求助的人是老太太和主人。一个老婆婆擅自做主,趁着出门买东西的空档,回了沈阳,把事情若有所思的告诉了老太太。一个老女人自己做主,还要求小姐惩罚……”

吴妈说完,便跪了下来,跪在沈面前。

沈最恨她。她弯腰帮她,双手紧紧握住,摇摇头说:“妈妈,这是什么?你处处想着我。我来不及感谢你了……”她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问:“可是就算我奶奶爸爸愿意帮我,那胡老爷也未必愿意点头啊!毕竟他不小,而且他和贾珠关系很深。”

吴妈过去只传了一句话,不知道老太太和老爷用什么办法笼络胡老爷。

“老太太也在纳闷,不过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保证老太太的安全就最好了。”

沈从来没有想过要依靠娘家,所以她没有向沈家求助,只是写了一封信通知她。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吴妈会比她先走一步,找老太太帮忙。

把腿张开趴在墙上求饶,王大爷别塞了太大了

沈不相信沈家会帮她,但沈家还是帮她保住了位置,这无疑让她心里微微有些感动。

吴妈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她从裙子里拿出一封折叠好的信,递给沈。“这是老太太寄给你的一封信。半小时前刚到。”

沈咬着下唇,接过她手里的信,顿了顿才打开。

在一张薄薄的白纸上,只有几十个字,却让她眼眶红红的,心里酸酸的,差点泪流满面。

“同舟共济,荣辱与共。照顾好自己,心安理得。”

人在困境中,最需要的不是华丽的辞藻,而是别人伸出的援助之手,帮助她度过难关,找到希望。沈阳在关键时刻抛弃她不容易。大家都坐在一条船上,无论逆风还是顺风,都要一起面对。沈家保住了她的位置,也就是保住了她的面子和希望。

第三十章妻妾成群(1)

在沈家暗中的帮助下,沈在朱家的处境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更不用说朱太太对她的好了,连李的冷淡也不再对她有了,眼里总是隐隐有一股子殷切的意图,非常期待早日怀孕。人的态度,也比以前更加恭谨了,即使是从很远的地方,也会急着问候问候。

那一天,沈看了奶奶的信,当场烧了,免得留下什么东西,以后被人发现。

虽然沈家曾经对她莫莫,刻薄,但现在是利益共同体,同舟共济,自然会变得很亲密。

虽然沈不知道沈家用什么样的方式收买了胡大人,但是,当我想起胡大人一向壮丽的风光时,我觉得他也是一个喜欢富贵奢华的人,只要他肯注意,应该不难发现他的弱点。

沈老太太之前跟吴妈说,让她天天伺候沈陈悦吃药,不许她掉一顿饭。如果药吃完了,她会根据剂量和日期安排仆人再送一次。

悬在他心头的那块大石头暂时可以安全地安定下来,而沈已经过了几天安逸的生活。而且按照提前安排的日子,朱金堂这几天晚上也和大妈们一起休息,让她安心了不少。

把腿张开趴在墙上求饶,王大爷别塞了太大了

每天晚上回来之后,她就不用伺候朱锦堂梳洗上床了。她只是点燃了房子里的蜡烛。然后,一个人坐在黄华丽木制的圆背椅子上,静静地看书。而且看的时候经常看到半夜,偶尔还要劝阻吴妈。

朱金堂不在这里呆的时候,她会让春明和崔新春娥轮流守夜,让岳明明昕下去休息,这看似无意,实则是故意疏远。

虽然岳明和明欣很有效果,但是他们的思想太活泼了。他们总是在她身上转来转去,仿佛在黑暗中标记人,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这天晚上有点闷,看起来要下雨了。

和往常一样,沈洗完澡穿好衣服后想看书。她穿着薄纱衣服,头发松松地扎成一个髻,几缕碎发散落在耳朵里。她的眼睛很清澈,一眨不眨地看着手中的书页,变得越来越随和和平静。

岳明连续五天不能守夜,她暗暗担心。她特意带了一个西瓜冰碗,送给沈。她用很高的语气说:“小姐,我晚上很无聊。请吃一个冰碗来缓解我的发烧。”

沈抬头看了看鲜红的西瓜块。他淡淡地笑了笑:“先放一边,我以后再吃。”

谁知道,旁边的春茶语速很快,感叹道:“岳明姐姐,我们富裕的家庭不喜欢西瓜,但喜欢红枣。”

她那看似无意的话语,让明月神色黯然,微微尴尬的笑了笑:“奴婢傻了。”

沈月尘微微一笑:“不碍事的,你先下去歇着吧。”

明月闻此,便知自己的差事又没有办在她的心坎上,只好依言退下。

春茗偷偷瞄着她黯然的脸,嘴角露出一个略显嘲讽的笑容,谁知一回头,就见沈月尘神情严肃地看着自己,顿时一怔,忙询问道:“小姐,您怎么了?”

沈月尘将翻开的书搁在桌面上,微微沉吟道:“春茗,我一直认为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性子沉稳又不多话。可是方才,你却多嘴了,知道吗?如今,虽说盛夏已过,但还是暑热还未完全褪去,明月送上来冰碗子,也是应时应景,你又何必多嘴提醒,让她难为情呢。”

春茗连忙屈膝跪下,低头认错道:“奴婢知错了,奴婢不该多嘴……不过,奴婢也是为了替小姐着想,吴妈说了西瓜乃是寒凉之物,吃多了不易……奴婢也是担心小姐的身子。”

沈月尘挑一挑眉:“你若是真心替我着想,就该什么话都不说,等到明月退下之后,悄悄地把这碗冰碗扔掉就是,没必要节外生枝。”

春茗听罢,脸色一正,心知自己真的多嘴多舌,说错了话,忙恭恭敬敬冲沈月尘重重地磕了个头:“小姐教训的是,奴婢知错了,以后奴婢一定会谨言慎行,不再多嘴。”

沈月尘的脸上重新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你记住了就好,起来吧,帮我把这碗冰碗子吃了,免得扔掉可惜。”

春茗闻言又是一喜,忙起身道了声谢,端起桌上的冰碗去到边上慢慢地吃起来,待见翠心眼巴巴地望过来,便朝着她招招手,悄悄地给她喂了几口。

沈月尘见她们两个满足偷笑的模样,慢慢收回心神,重新看起书来。

今晚,朱锦堂照例要歇在孙氏那处,孙文佩已经有些日子没有侍奉过他了,心中不免有些激动,特意精心沐浴了一番,准备得妥妥当当,只等朱锦堂从书房过来。

不过,她等了又等,一直等到亥时,也未见朱锦堂的身影,心中不免焦急万分,想要差人去书房问一声,却又担心朱锦堂嫌她多事,只好耐下心来,继续等着。

眼看三更天就要到了,孙文佩困乏至极,只觉今晚朱锦堂怕是不会过来了,心灰意冷地躺回到床上,叫来守夜的丫鬟,轻声吩咐道:“你派人悄悄过去看看,大爷今晚是不是歇在书房了?”

那丫鬟应了一声,匆匆退出房去。须臾,又脚步匆匆地跑回来,喘息道:“奴婢亲自过去瞧了,大爷今晚并没有歇在书房……”

孙文佩突然一个激灵地从床上坐起来,俏丽的脸上满是不解的神情,又问道:“大爷不在书房,那他去哪里了?他去哪房歇着去了?”

到底是谁抢走了他?她必须得弄个清楚明白才行。

丫鬟一脸为难道:“奴婢不知,奴婢去的时候,书房那边已经没有人了。”

孙文佩气闷地重新躺倒在床上,双手紧紧地攥着被子,把自己的头蒙住,像是在和自己生着闷气似的,许久都没有动静。

沈月尘手中的书,才看过不到三分之一,屋子里的光线就突然暗了下来。

她抬头一看,只见桌子上的蜡烛已经烧到尽头,火苗见小,奄奄一息。

“春茗该换蜡烛了。”沈月尘轻轻地唤了一声,却半响不见有人答应,便知,春茗这会不在,只好自己起身从柜子里寻了一根新烛点燃,然后稳稳立在烛台上。

忽然,她听闻身后有开门声,便以为是春茗回来了,刚要转身唤她,却被突然出现的朱锦堂给吓了一大跳。“大爷……您怎么来了?”这个时辰……,他该休息了才是。

朱锦堂从书房回来,远远就瞧见她的房里还亮着灯,心生疑虑,便想过来看看。

她为何还没入睡?难道,是在等着自己吗?

春茗这会偏偏不在,外面自然没有过来传话通报的人,所以,沈月尘着实被他吓得不轻王大爷别塞了太大了,但她很快就平静了下来,言语关切道:“大爷是刚刚从书房回来吗?”

朱锦堂“嗯”了一声,见她穿着轻薄的睡衣,却没有就寝,也出声问道:“你怎么还不睡?”

沈月尘笑笑:“妾身在看书呢。”

朱锦堂闻言,顿时来了兴趣,目光落在桌上一堆厚厚的书本,信庭闲步地走过去,淡淡问道:“你在?竟然要这般刻苦勤奋,三更天都不睡觉。”

沈月尘跟随在后,轻轻地回道:“妾身在看医书。”

朱锦堂拿起一本,瞧了瞧果然是医书。《神农本草经》、《黄帝内经素问》、《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还有《千金方》和《本草经集注》。

朱锦堂眉头微蹙:“无缘无故的,你看医读起来可是最复杂难懂的,难不成,你身上有哪里不舒服吗?”

沈月尘含笑摇头道:“大爷不必担心,妾身一切安好,胡大人之前已经为妾身仔细诊视过了。妾身翻开医书,不过是为了打发时间。”正所谓,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她心里自然还有别的思量,只是不好与朱锦堂细细明说而已。

把腿张开趴在墙上求饶,王大爷别塞了太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