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嗯……棒...啊,啊啊啊快快爽呀

嗯……棒...啊,啊啊啊快快爽呀

2020-12-20 04:59:52博名知识网
每次她来餐馆,店员都会带一份精致的甜点。她知道是金柏彦给她的。每次他都站在柜台前对她微笑,但他从来不走近去打扰她,好像很满足地默默看着她。子怡觉得这样很好。如果他来和她说话,她会感到内疚。原来,不辜负别人的喜欢,也会有负

  每次她来餐馆,店员都会带一份精致的甜点。

  她知道是金柏彦给她的。

  每次他都站在柜台前对她微笑,但他从来不走近去打扰她,好像很满足地默默看着她。

  子怡觉得这样很好。如果他来和她说话,她会感到内疚。

嗯……棒...啊,啊啊啊快快爽呀

  原来,不辜负别人的喜欢,也会有负罪感。

  那么鲍晓叔叔会感到内疚吗?

  他不会的,对吧?

  ……

  这一天,阿源开车送她去学校。

  下车后,阿源陪她去上课的地方。

  “小姐,我中午来接你。”教学楼下,阿远恭敬地说。

  “下午我会和同学去乡下写生。晚上请来接我。”孩子应笑着说。

 嗯……棒...啊 a袁皱皱眉头:“小姐要去哪里写生?阿源送你。”

  “不用,下午有老师带队,全班一起去。什么都不会发生。”子怡想了一下。“应该是在青峰山。我回来给你打电话,你再来接我。”

  , 1140.第1140章从头到尾的爱

  “小姐,让我跟着你……”阿远还是不放心。

嗯……棒...啊,啊啊啊快快爽呀

  “我们会坐校车。不适合你跟着阿远。学生们没有保镖。只有我一个人有保镖。这样不太好。”孩子应该摇头。

  明明是全班一起旅游的活动,她却带着保镖,那么同学们心里会怎么想呢?

  子怡不想专攻。

  袁傲然啊,她不得不同意。

  但是,下午同学们上车的时候,子怡发现阿源在车后开车。

  她不得不假装没看见。

  “子怡,我们坐一起吧。”纪思宇热情地向她招手。

  孩子应笑着在她身边坐下。

  大巴很快驶向目的地,几个男生负责搞活气氛,车上充满了笑声和欢笑。

  孩子本该浅浅一笑。

  纪和她分享她的小吃。

  过了一会儿,她忍不住问:“子怡,你最近心情不好吗?”

  这几天,她总觉得何子怡看起来有点无精打采。

  孩子应了一声,眨了眨眼,手里拿着一块薯片,却一直没有送到嘴里。

  “因为我在等人。”她低声说:“也许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等他。”

  纪惊呆了:“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吗?”

嗯……棒...啊,啊啊啊快快爽呀

  孩子应点了点头。

  “子怡,我想不出有哪个男人会愿意让你等……”纪有些愤慨。“你要我说,你就立刻感同身受,让他后悔。”

  孩子应该弯下嘴唇微笑,不回答话。

  这是她第一次喜欢一个人。

  她觉得喜欢一个人没那么难。

  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也希望初恋有个开始,有个结束。

  ……

  青峰山在兖州市西南部,公交车已经开了半个多小时了。

  学生们一个接一个地下车,背着画架上山。

  孩子应该注意到阿源也下了车,想追上他,但是她给了她拒绝。

  阿远只好停下来,在山脚下等她。

  青峰山上的芙蓉树盛开了。

  爬了半个小时,这群人终于来到了一个视野开阔、景色宜人的地方。

  老师对这个地方很满意,挥挥手让大家找个地方坐下来,选自己喜欢的风景来画。

  纪已经筋疲力尽很久了。她放下画架,喘着气:“我累死了,子怡,你背着这么重的画架,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贺子怡看起来很崇拜娇娇,她的体力其实很好。爬了这么久,呼吸依然均匀,脸上没有出汗,依然干净漂亮。

  纪思宇看着自己一塌糊涂,顿时羡慕的抓了抓墙。

  “天生的。”孩子应该是Xi的微笑,流露出一丝骄傲。

  看到学生们几乎已经占据了这片空地,子怡想了想,沿着小路走去。

  “子怡,你去哪里?”纪思宇不放心的问。

  “我去那边看看。”孩子应该指着芙蓉花盛开的地方。

  纪思宇虽然想跟上她,但是因为体力有限放弃了。

  再说子怡也没走多远,我一转身纪思宇就能看见。

  ……

  孩子要摆好画架,贴上白纸,再看远处的青山。

  , 1141.第1141章何姿应该缺席

  夏末秋初,眼睛还是绿色的,点缀着几分红色。

  微风习习。

  子怡仔细看了很久,终于记在心里了。她拿起画笔开始画画。

  ……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过草地的沙沙声。

  所有学生都专注于自己的绘画。

  但是到了下午四五点,情况突然变了。

  风呼啸着,雨毫无征兆地倾盆而下。

  “快!”老师被突如其来的暴雨吓了一跳,急忙喊道:“赶快上画架,先找个避雨的地方,别急着下山,小心滑倒!”

  不用说,学生们开始收拾东西,都不太好看。

  纪心疼地把画纸卷起来,放在筒里,低声抱怨:“好烦,我的画都湿了。”

  “是啊是啊,一下午的辛苦工作啊啊啊快快爽呀差点毁了。”旁边的同学附和,“而且我还没画完。”

嗯……棒...啊,啊啊啊快快爽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