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随便和别人睡的烂货,心里老想不好的事情紧张害怕

随便和别人睡的烂货,心里老想不好的事情紧张害怕

2020-12-20 02:30:47博名知识网
杨五才知道,铜管里的冷热水,原来是被阵法吸引而加热的。房子里的阵列不仅可以从空气中吸取水蒸气凝结成纯水,还可以加热。此外,阵列还具有保温除尘功能,保持房间舒适恒温,不会再有灰尘掉落。这.真的很方便。屋内修法后,徐寿在院子某处又抱了一个灵石,

杨五才知道,铜管里的冷热水,原来是被阵法吸引而加热的。房子里的阵列不仅可以从空气中吸取水蒸气凝结成纯水,还可以加热。此外,阵列还具有保温除尘功能,保持房间舒适恒温,不会再有灰尘掉落。

这.真的很方便。

屋内修法后,徐寿在院子某处又抱了一个灵石,努力了很久,最后还是失败了。他把另一个灵石还给杨武。他不好意思地说:“没门。院子里的禁令是前弟子定下的,我看不懂。”

“那有什么用?”

“打开后,别人不能窥探你家的情况,也不能随意进入你的院子。”

随便和别人睡的烂货,心里老想不好的事情紧张害怕

杨武想起苏蓉站在竹楼的台阶上没有邀请,突然醒悟过来问道:“没有禁令,别人能知道我家的情况吗?”

“修炼的人,可以用神识看到远处的情况。比如我们提炼杨峰的时候,整座山都在道君的知识范围之内。不过道君当然不会这么无聊来窥探我们。”徐寿笑道:“基本没什么,那我先回去了。刀君让你吃碧谷丹,想必是为了让你排出体内浑浊的烟火。那我晚上就不请你吃饭了。”

杨武无言以对:“我以后没饭吃了?”

“应该不是。”徐寿安慰道:“只是你以前吃的都是凡人的食物,不含灵气。除了身体吸收的,其余全是杂质。所以你体内的浊积,烟火太重。刀君很久没吃东西了,遇到自然就难受。听你的话,把浑浊的东西排出去。以后只吃宗门的饭,这里吃的都是灵岛古灵。是肉,也是灵兽的肉。杂质很少,长期食用也不会有这么重的烟火和浑浊。”

走后,我看到杨武手里还拿着灵石,想起问她:“把灵石收起来。”

“别看今天带了很多东西,只是点子灵茶贵了点。剩下的其实都是产品,加起来也花不了两个下品的灵石。”

“所以这个……”杨武扬起眉毛。“其实是钱吗?”

“的确是。后来你就知道了,在和尚中,灵石是硬通货。买卖物品是一块消费石。”

“金银呢?”

“金银只是俗物,在俗世中是有价值的。在这里,玉是珍贵的,金银是廉价的。”

随便和别人睡的烂货,心里老想不好的事情紧张害怕

所以,难怪上山下乡收徒弟的和尚都是一包金银。于冲眨也不眨地向父母扔了一盒金子。原来金银便宜.

看着徐寿离开,杨武的手指轻轻地把闪闪发光的金牌扣在腰间.

回到家里,她先脱下衣服,穿上一件灰色短打,非常整洁。卷起袖子,折腾了一下午,铺床,叠被子,摆物品。等到太阳西斜的时候,原本空空如也的竹屋就会满满当当,人气大增。

等到准备好了,肚子适时的哭了。中午的饭虽然味道一般,但也是一顿。杨武拿出玉瓶,倒出一颗碧谷丹,叹了口气,放进嘴里。太神奇了。随着丹丸在口中融化,饥饿感真的消失了。她又开了一个玉瓶,苏蓉说你让她三天一天两瓶。熟悉的寒梅香味弥漫在竹楼里。当我闻到香味的时候,杨武呆了一会儿。她拿起魔法,闻了闻,仔细看着隐约可见的图案.

对,没错!清浊通便冰梅津露丹!昨天只吃了一个,拉肚子了半个晚上。

一天两次,甚至三天.

被拒绝到这样的程度。杨武无言以对。

崇信道君对她很残忍,但她不能这样对待自己。在黑窑的小炉子里煮了一壶陵茶。她把一个冰梅金卢丹放进嘴里.过了一会儿,她开始打扫房间。这一天,一个晚上。等它平息了,她倒了一壶灵茶。出了竹屋。

明月高挂在蓝天上。

四周空荡荡,一片漆黑。月华下,只能看到最窄处植被的影子,远处的屋檐像黑色的印痕。侧耳倾听,寂静中有微风吹过森林,流水潺潺,蚊蚋和蠓交错歌唱。很安静。恍惚中生出整座山都属于她的错觉。回望群山时,高处某处亮如珍珠,那么寂静中的幻象细如沙粒,随风消散。

随便和别人睡的烂货,心里老想不好的事情紧张害怕

徐寿说他和苏蓉住在道君洞府东侧的一排房子里。有一个供囚犯居住的服务室。听名字就知道条件比不上杨武的竹楼。她实际上住在朱峰弟子的家里。杨婺源不知道崇信为什么要她住在这里。听到“一天两粒,连服三天”的嘱咐后,她明白了。望着高亮的灯光,她淡淡地笑了笑,转身回屋。拉一条薄薄的蚕丝被,上面放一个柔软的棉枕,放下轻纱。多亏侯府公子徐寿的照顾,她才安心躺下。

未来未知。三天舒服,一天比一天舒服。

余醒来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渐渐醒来的时候,他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起身下了床。摸肚子很神奇,但是真的没有饥饿感。拧开刻有符文的铜管,温热的水流冲上我的脸。牙粉,面部油膏,感谢侯府公子,都有。

出了竹屋,有了轻松。灰色短打束紧腰带,手掌大小的干坤包束紧腰部,一头乌鸦的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辫,然后紧紧编织,用发绳扎紧。杨武三深吸一口带着露水味道的清晨空气,两步走下台阶,打开栅栏门就跑。

她昨天已经问徐寿,除了崇信的洞府,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在山上很容易迷路。她没有到处跑,只是沿着房屋之间的小路走。半山区的21个庭院除了她住过的竹屋外,无人居住。我不知道这些房子是什么时候建的,但是它们很坚固,甚至她的竹房子,也没有腐烂或损坏。只不过那些院子跟她家院子一样,无人看管,杂草自由生长,看起来荒凉。

这些房子相距很远。徐寿还说,院子里有禁令,防止别人未经邀请进入。似乎这些从业者更注重个人空间。

踩完所有的房子,太阳已经高了。杨回到自己的房间,拧开铜管给浴缸注满水,脱下汗湿的衣服,洗了个舒服的澡。把头发擦个半干,把昨天从干坤包里拿出来的藤椅放在敞开的玄关里,半倚着,发现自己无事可做。当她的头发被暖风吹干时,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要睡够自然醒来,看太阳的位置,好像已经到了第二天。放下腿来,伸个懒腰,再一转头,和一双红红的眼睛正正对上。那东西眼睛红红,耳朵长长,将她小院地里疯长的一种植物刨得露出了下面肥壮根块,正是一只半人高的雪白兔子。

一人一兔对视了片刻,杨五套上鞋子,站起身来。她一动,兔子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蹿,有力的后腿一蹬,噌的就跳过了矮矮的竹篱,消失在山石草木间。

杨五:“……”

看看地里未完成的偷窃,再看看另外几个已经渐渐被风吹平了的浅坑……显然这兔子来此刨食也不是第一回 了。大概就是因为院子里没有开启禁制的缘故吧,苏蓉也好,兔子也好,她这小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这一天,她既没有见到苏蓉,也没有见到徐寿,一个人悠哉的过了一天。第二天也是如此。第三天她已经对半山这一片房舍区非常熟悉了。跑步的路上,还看见了之前见过的那种兔子,大约是一窝,有大有小,站在一棵大树冒出地面的粗壮根须上,排成队呆呆望她。呆萌的模样引得她发笑,吓跑了那一家兔子。这里的小兽还不止兔子,单是这三天晨跑,已经见到了好几种不同的动物。

在杨五看来,这些小兽现在遇到她,实在是幸运的。她现在过着能吃饱喝足的日子,见到它们,只觉得可爱。倒退两个月,见到它们,她必要毫不犹豫的举起柴刀,将它们变成盘中餐的。

熟悉了周围环境,她今日提高了体能拉练的强度,速度比前两天快得多。回到竹舍的时候还早,晨光微凉又温暖。她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看到窗外已经大亮,她揉揉脖子,撑着浴桶边缘站起身来。才要迈腿,突然一凛,倏地转头看去!

背后空空,只有搁置浴巾的木架。净房里落针随便和别人睡的烂货可闻。

错觉吗?那一瞬好像背后有人在看着她……杨五蹙起眉头。

冲昕收回放出的神识,面无表情的吩咐苏蓉:“让她准备一下,今晚到我这里来。”

苏蓉垂手应是,退了下去。留下道君一人。

冲昕盘拢双膝,双手捏诀,准备入静。惊鸿一瞥的少女赤/裸的背影浮现在脑海……他其实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那天他就没留心看她,只记得五官尚可,黑不溜秋,一身烟火浊气。

黑……不溜秋吗?不由得想起适才看到的一身蜜色肌肤……好像没他印象中那么黑,其实不难看。

他并非存心偷窥。谁知道有人会清晨就洗澡,什么习惯。不过,爱干净……不是坏事。炼阳峰主道心坚定,驱散了脑中画面,听息自观,很快便入了静。

杨五头发还没干,苏蓉就在门外唤她:“杨姬!杨姬!”

杨五开了门。

苏蓉拉着脸:“道君命你准备一下,今晚到他那里去。”

心里老想不好的事情紧张害怕 三天的轻松结束了,该来的事情还是来了。杨五顿了顿,道:“知道了。大概什么时间?”

苏蓉板着后娘脸:“大约戌时稍过,我会来叫你。”

杨五点头:“好。”

言已尽,苏蓉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上下打量了杨五几眼,咕哝道:“总算没那么臭了。”

杨五没说话,静静的看着她。明明是个凡女而已,不知道为何,那目光就让苏蓉莫名的有了压力。这种感觉有点像在道君跟前的时候,可道君那是金丹修士自然而然产生的威压。这个凡女怎么回事?

苏蓉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作气场。那是一个人的出身、修养、阅历、身份、地位综合凝成的一种气势。面对杨五平静的眼神,她莫名的就气虚了,期期艾艾的道:“我是说……你身上的烟火浊气,排得差不多了……感觉好多了。”

杨五“哦”了一声,点了点头,关上了门。

苏蓉气结。

夜幕垂落,星辰闪烁。

杨五煮了一壶灵茶。从勤务司领回的灵茶比起冲禹船上的差得远了,却还是她领回的东西中最贵重的。刚刚饮尽一杯茶,苏蓉就在院中唤她:“杨姬,杨姬。时辰到了。”

杨五垂下眼眸。

放下粉彩茶盏,吹熄了蜡烛,她起身开了门。苏蓉提着一盏琉璃晶灯,站在阶下:“走吧,道君在等呢。”

杨五带上了门,跟在她身后。两人一路上山,苏蓉间或回头望她一眼,咕哝:“这么黑……委屈道君了……”

说着,见她黑黝黝的眸子看过来,黑夜中竟莫名的害怕起来,赶紧回过头去。心中纳闷,明明那只是个凡女而已,她练气八年了,一巴掌就可以拍死她,怎么竟会生出畏惧之心。不免有些气自己,却又不敢在这黑夜中回头。

琉璃晶灯柔和的光芒在洞府门口被映衬得黯淡了起来。数盏硕大晶灯悬在屋檐之下,将厚重高阔的大门前照的亮如白昼。

杨五仰头望着那些华贵的晶灯,觉得她的命运让人想发笑。

前世,面对命运,面对强者,她便无法反抗。

这一世,仿佛重复了一个轮回。

第16章 016

苏蓉没有带杨五直接去见道君,而是把她引到一间洞室中。那里潮湿温暖, 皆因洞室中央是一方汤池, 水面还飘着白色雾气。前后各有一扇屏风, 将汤池夹在中间。

“你先沐浴。”苏蓉道。“洗快些。”说完, 觉得不好,又改口道:“洗干净些。”

本就是凡女,还长得黑不溜秋。她在宗门待了八年, 还没见过哪个女弟子黑成她这样的。不知道冲禹真人为何要将这样一个凡女塞给道君, 真真是委屈了道君啊!

随便和别人睡的烂货,心里老想不好的事情紧张害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