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吃饭依旧埋在体内,头晕感觉一股股血往脑袋里涌

吃饭依旧埋在体内,头晕感觉一股股血往脑袋里涌

2020-12-15 20:13:32博名知识网
早饭后,教练也和她聊了起来。“水和水,赢了比赛后,你好像不太高兴?”要知道,每次游戏结束,你都可以玩上几天。这一次,你似乎玩了一会儿。苗霖摇摇头。“没有,只是没反应过来。”“你是不是觉得你的实力不如那个日本选手?”以前担心自己的选手太骄傲

早饭后,教练也和她聊了起来。

“水和水,赢了比赛后,你好像不太高兴?”要知道,每次游戏结束,你都可以玩上几天。这一次,你似乎玩了一会儿。

苗霖摇摇头。“没有,只是没反应过来。”

“你是不是觉得你的实力不如那个日本选手?”以前担心自己的选手太骄傲了。毕竟对于一个脱离社会,心智不成熟的未成年人来说,掌声和赞美是动力或者毒药。

吃饭依旧埋在体内,头晕感觉一股股血往脑袋里涌

结果,我遇到了苗霖,却发现她生来就是玩游戏的。

苗霖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比赛前,教练不止一次和她讨论战术。但是,她没有提到自己的观点。既然游戏结束了,就这么说。“我研究过他所有的游戏。她真了不起。”

“然而,她还是输了。”教练看着苗霖。"她后来慌了,打乱了自己的节奏。"

苗霖点点头,心想,她必须吸取这个教训。

然后教练笑了笑,拿出了东西。“对了,这是谭晶让我给你的。”

苗霖发现那是她的手机!

她把手机留在了京美家,让她看着点。本质上他们还是生活在一起的。

没想到,京妹这么聪明,竟然让教练留着手机。

“她说,等你赢了比赛,以后几天还不如拿着手机。”教练说:“确实,在国外,你身上有手机,做什么都方便。”

苗霖特别感动地接过了手机,觉得京美真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当苗霖出来的时候,她看到了她妈妈、哥哥、小玲和京梅在她手机开机时发来的信息。

吃饭依旧埋在体内,头晕感觉一股股血往脑袋里涌

前几个字是恭喜。

晶妹发来的信息是“水哥真棒!看到短信说明手机教练已经给你了。你很开心吗?”

哥哥只发了一条信息,“我为你骄傲。”

令人费解的是,这句话戳中了苗霖,想象着她哥哥认真地说这句话,她的脸变红了。

苗霖正要打电话,这时她想起了时差。我在中国的父母姐妹应该还在睡觉。

于是,我给哥哥发了一条信息。

因为她不知道哥哥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反正他睡着了肯定是收不到的,也不会打扰别人。

然后,几乎每一秒,“我都没睡。我可以接电话。我现在在酒店。你今天打算做什么?”

苗霖昨天很好。今天睡了一觉,手有点酸,不想打字,就打电话给哥哥。

很快我就听到了哥哥的声音,是从那边传来的。

两人聊了一会后,一个队友来到了苗霖。“水哥,我们跟教练说了,一起去看比赛。你要去吗?”

虽然他们没有竞争,但奥运会仍在进行。

几个队友一起去看其他赛事,教练当然没有意见。这次大家都打得很好,教练也很开心。

吃饭依旧埋在体内,头晕感觉一股股血往脑袋里涌

苗霖后来不得不和她哥哥谈谈,因为她也想去看比赛。

为了不突出,大家都穿休闲装。

苗霖停顿了一下,说道,“我忘记带了……”

她是有名的失败者,大家都习惯了。她的一个队友说:“没事,我还有,穿我的吧。”

然后我翻了个裙子出来了。

苗霖有点尴尬,因为这条裙子是红色的,她还没穿过。

当人们把它拿出来时,这是一种善意,苗霖不好意思拒绝,所以他改变了它。

出来的时候脸都红了。

剩下的女团暂停了。苗霖是他们中最年轻的,但也是最难的。

她在队里话不多,但对谁都很好。

他们从未见过穿便装的苗霖。

其中一个女孩忍不住笑了。“水哥穿裙子后就是水女了。”

"水格的皮肤确实配得上水格的绰号。"说着摸了摸。

苗霖被几个队友弄得有点尴尬。

女队友很快就不再逗她了。

然后大家手拉手去看比赛。

路上很快就遇到了男团的人。

于是,又多了几个人感叹“以后不能叫水哥了。”

“水哥,难怪你的粉丝说你是个漂亮的女孩。我以为说着玩着,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每个人都组织了一个小组去看比赛。和女团比,记得换休闲装。男团的几个人就简单多了,穿上比赛用的衣服就进去了。

所以,很快就被认可了。

苗霖特别不好意思被拥抱。

女粉丝激动地说:“水哥,我很喜欢你,你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厉害的!”

有点语无伦次了。

苗霖心里不太明白。她什么都没做。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当然,苗霖并不知道,看着一个人一步一步地看着夺冠是什么感觉。

吃饭依旧埋在体内 特别是这个人很可爱。

苗霖的大部分粉丝都是编造她之前比赛的视频,从年轻时赢得比赛的小女孩,到压抑快乐假装平静的女孩,一步步走到现在。

还有她可爱的记者问答。比赛结束后,她看起来仍然充满活力。再加上她水汪汪的眼睛,光看着就疼。苗霖有一大波姐姐粉和阿姨粉。

游戏这么火不是没有原因的。

苗霖顺从地签了名,然后去看比赛。

在上面玩和坐在下面看比赛的心情还是不一样的。

比赛期间没有时间紧张。

坐下来看比赛,我真的很紧张。苗霖拿起一面小红旗,和其他人一起欢呼!

然后过了一会儿,旁边又来了一个新人,他一起喊加油。

苗霖愣了一下,回头看见了他的哥哥!

郁敬轩眼里充满了笑意,看着她。

其他队友从谭晶那里了解到,这两个人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远房亲戚。

队友的眼神是,呦呦呦,我们都知道。

当初队里有女生很喜欢水格的哥哥。谭晶说她和水格是同一天进的体校,然后姐姐对水格哥哥控制的程度很深,大概是他女朋友和姐姐掉进水里了,哥哥大概是觉得女朋友的体积导致了水里水位上升,对水格造成了更大的危险.

虽然有点夸张,但谭晶说大概是头晕感觉一股股血往脑袋里涌就是这样。

  毕竟……谭静觉得吧,水哥她哥,一点都不像会喜欢谁的样子,而且那个时候,她不知道两个人不是兄妹,她心里还是有个小小的私念的。

吃饭依旧埋在体内,头晕感觉一股股血往脑袋里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