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高科技拘束衣自动收紧,污到学校是光的黄文

高科技拘束衣自动收紧,污到学校是光的黄文

2020-12-15 16:22:49博名知识网
程璐阳只能一边从衣柜里拿出一条西装裤,一边说“女人真麻烦”,然后从衣柜里拿出一把剪刀,剪下一条裤腿,把剩下的递给秦振:“这是要下去吗?”“……”这条裤子穿上后会很尖。秦振想用脚趾头出来。那么问题最后是

程璐阳只能一边从衣柜里拿出一条西装裤,一边说“女人真麻烦”,然后从衣柜里拿出一把剪刀,剪下一条裤腿,把剩下的递给秦振:“这是要下去吗?”

“……”这条裤子穿上后会很尖。秦振想用脚趾头出来。

那么问题最后是怎么解决的呢?()

答案是:程鲁阳给了秦振一件浴袍,秦振整天穿着浴袍跳来跳去,腰带被扎成外国弓。

高科技拘束衣自动收紧,污到学校是光的黄文

程浏阳每天早上去公司处理必要的事情,中午回来给她做饭。下午,两个人都坐在沙发上。程璐阳偶尔会拿着笔记本画画。秦振东摸了摸,西看了看,不是看电视就是看书。偶尔凑过来兴致勃勃地看程璐阳画画。

当然还有一件很不方便秦振的事,——。因为走路不便,他不允许她一有程浏阳在场就在房间里跳来跳去。不管她想爬起来什么,他都会放下手里拿着的东西,马上抱起她,充当她的轮椅。

但是,智能轮椅是好的,但是当你需要上厕所的时候,事情就变得尴尬了。

是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一个人上厕所,另一个不仅要背她进出,还要在她上厕所的中途在门外等着。啊啊,厕所门不隔音,撞击的狂喜不断传到对方耳朵里。她怎么会认识人?

秦振冲马桶,尴尬地说:“好吧。”

程浏阳又开了门,二话没说,抱起她又回到客厅。

秦振尴尬得把脸埋在胸口。当他想到急促的声音时,他的脸充血到几乎爆炸。所以腿残的不便不外如此。

你能接受你的伴侣站在门外,听着你小便时快乐的水流声吗?呵呵,莫名想起小时候的歌《小溪流水响叮咚》。秦振默默咬着嘴唇,心里安慰着自己。至少不是屎。当你拉屎的时候,不仅仅是去。

因为那是水花=_=!

作者有话要说:前方高能预警!

请为你的朋友做好准备。大泼妇会改变(挑起)不同的感情。

高科技拘束衣自动收紧,污到学校是光的黄文

关于大便宜的过去,我真的是从程旭东口中得知的。接下来,我要全方位展现我眼中的大廉价过去。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程璐阳,每个人都戴着狗血面具!

PS:我对小便有很深的体会。我就是传说中有人站在厕所外面就不会拉屎的小伙伴。这也说明我是一个害羞的拍(tai)的人。

本章代码:你能接受你的伴侣站在门外,听着你小便时快乐的水流声吗?自己的回答,高能回答都是红包给的![我知道你只喜欢红包,不喜欢我的o()o]

第59章

第59章

程璐阳又换了客房里的被子和床单。晚上带秦珍睡觉的时候,还特意邀请她和自己一起睡。“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风有雨。万一打雷,我不在你身边。你怕什么?”

秦振瞥了他一眼。“你已经26年没有和我在一起了。如果你打雷,你会吓死我的。我的坟有长毛!”

结果晚上真的打雷了。外面的风吹得树木沙沙作响,雨水无情地敲打着植被。闪电穿过窗帘,真的很吓人。

秦振收到一条短信,是程璐阳从他床头柜上的手机里发来的。最近怎么样?你害怕吗?要不要程叔叔陪你?

她忍不住笑了,用一种特别男性化的方式回答:我不怕,打雷下雨很好玩,我爱!

那边的程璐阳郁闷了好久,于是她很干脆的回答:可是我怕,我怕死!求保护!=3=

秦振哈哈大笑,还没来得及回短信,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杨敲了敲,“程,恐怕是……”

高科技拘束衣自动收紧,污到学校是光的黄文

她的声音又苦又委屈,简直笑掉大牙。

黑暗中,程璐阳推开门,抱着枕头轻手轻脚走进来,挤到她身边,天真无邪的女孩慢慢靠了上来。“我睡不着。”

秦振挪到一边,大方地拍了拍床。“好吧,和你聊聊。”

太神奇了,有时候总觉得她和程璐阳就像男女一样,但是很自然,没有违和感。

“谈什么?”程璐阳自觉地钻进被窝,“谈人生谈理想?”

秦振想了一下。“说说你的童年吧。”

程璐阳突然不说话了,心情好像很压抑。他的笑容有点淡了,喃喃自语道:“童年有什么好的?不仅如此!”

“但我想听。”秦振站起来枕着枕头,和他一起靠在床上,挑了个最舒服的位置,然后转头看着他。“我想知道你的过去,分享你的现在。以后你做的好,我也可以考虑和你在一起。”

多么骄傲!谁看不出她想和他一起生活?

程鲁阳撇着嘴,终于答应了。“好吧,你想听哪一段?”

“我会听你说哪一段。”

程鲁阳笑了。“好吧,我来告诉你在县里和我爷爷在一起的事。”

他选择了最幸福的时期,远离父母的冷漠。在他不懂事的年代,他从来没有意识到父母和哥哥的区别,他不理解别人略带歉意的眼神。他只在爷爷的保护下生活,无忧无虑。

那时候程鲁阳才四五岁。早上,他会和爷爷一起去公园练习太极。那个用粉末和玉雕刻的小男孩总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爷爷和一群老男女在打热,程璐阳乖乖地坐在旁边的草地上,喝着豆浆,吃着葱油饼。

蛋糕是一个老太太在胡同口推了三圈做的。每天早上,她准时出现在那里。葱油饼的香气总让程璐阳馋上一阵子。

爷爷不提倡每天吃这种油炸食品,不是担心外面的食物不卫生,而是不健康。毕竟老太太在巷子里做生意几十年了,行业良心有目共睹。因此程陆扬只好接受了一周吃两次的规矩,铁打不动,要是一周内想多吃一个怎么办?不好意思,外公可是牛脾气,再撒娇都没用!

程陆扬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侧过头来看着秦真:“对了,我还没跟你说过我外公的脾气倔到什么地步呢!那老头子可真是,简直超越了人类的语言范围,一路直逼外太空。”

他明明还没开始说呢,秦真就已经笑得不行了,这都是些什么形容词啊?

“程陆扬,你小时候语文一定很好!”

“呵呵,你家程大爷何止语文好,科科都是那么棒!”程陆扬很神气,“行了,别打岔,跟你讲件我外公的英勇事迹。”

然后他就讲到了老人家是如何在一个深夜里迷迷糊糊地起来上厕所,结果听见隔壁有人在撬邻居家的门,窸窸窣窣的声音特别可疑。他从猫眼里看了看,发现真是贼,立马拎起扫把,把门砰地推开,大吼一声:“抓贼啦!”

他这一吼不打紧,倒是把贼给吓得工具什么的统统掉地上了,当下也顾不得捡,只能撒腿就跑。

程陆扬说:“老头子追了他四条街,追得他瘫倒在地,把身上所有的钱都塞进老头子手里,求老头子放他一条生路,他还想好好做人。老头子非得让他上派出所去,他又跑,老头子又追,最后把贼给吓哭了,跪在地上讨饶。”

秦真听得一愣一愣的,“外公体力那么好?”

黑暗中,因为距离太近,足以看清她那傻乎乎的模样。程陆扬哈哈大笑起来,“骗你的,那贼什么都没偷到,老头子又不是傻子,干嘛要追那么远啊?再说人家偷的又不是他!”

秦真黑了脸,捶了他一拳,“别的不擅长,胡编乱造就你厉害!像我这种成熟稳重的女性,要被迫和你这种猴子家来的逗比进行常人无法理解的语言交流,简直就是心灵与肉体上的双重折磨!”

程陆扬笑了,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她贫嘴,而是静静地望着黑暗中的天花板,隔了好半天才慢慢地开口说:“他是真的脾气犟,肺病拖了那么久,到后来已经变成肺癌了。癌细胞转移扩散得很快,医生再三劝他留在医院化疗,可他偏不。任由医生磨破了嘴皮子,他就是铁了心要出院。那时候一栋楼的老太太老头子们都来家里轮番劝说,他干脆把门锁了,谁的话都不听。”

秦真的笑容顿时消失了,黑暗里,她一声不响地愣在那里,头一次听程陆扬这么认真地给她讲过去的故事。

他的声音很平静,很温柔,与窗外的疾风骤雨、打雷闪电截然相反,带着一种她所不熟悉的哀伤。

他说:“老头子这辈子中年丧妻,晚年一个人住,他说他最高兴的事就是我回到县城去陪他。而他疼我爱我,把余生的所有精力都倾注在我身上,又怎么舍得住进医院化疗,留我一个人在家呢?”

老人回了家,带着外孙继续过日子,和以往任何一天都一模一样,烧菜做饭、送他上下学。周末的时候会带着他外出买菜,由着他像个大少爷一样在菜市场指指点点,他说要吃鱼,菜篮子里就一定有鱼;他说要吃土豆牛肉高科技拘束衣自动收紧,餐桌上就一定会出现香喷喷的土豆牛肉。

最初的日子里,老人因肺部不断咳嗽,夜里甚至会咳血,但他关好了门,压低嗓音捂着嘴咳,甚至在被子里咳,无论如何也不让隔壁的程陆扬听见。

后来癌细胞转移到了肝脏,他就一宿一宿地肝疼,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甚至用床头柜上的手电筒不断地抵住肝部,用皮肉的疼痛来转移注意力。

程陆扬说:“小学的时候曾经学过一篇课文,史铁生写的,名字叫做《秋天的怀念》。那时候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史铁生的母亲会用椅子的扶手抵住身体,甚至抵出一个凹槽来。直到后来外公去世,我在他的身体上同样看到了那种东西。”

他顿了顿,像是在回忆什么似的,一字一句平平地念出来:“我没想到她已经病成那样。看着三轮车远去,也决没有想到那竟是永远的诀别。”

这是课文里的原句,秦真朦朦胧胧记得一些,可是也背不出来了。她抬头看着程陆扬,想说什么,却见他轻轻地笑了出来。

他说:“外公去世的时候,其实我一点也不害怕。他跟我说,他可能要睡很长很长的一觉,他说我这么淘气,叫他替我操了不少心,今后他可以好好休息,把我交给我我父母了。他说他年纪大了,眼睛也不好使了,炒菜的时候经常放盐会放多,做出来的东西也一天比一天难吃……这样的话,我回到父母身边也不会太想他。”

程陆扬的呼吸很平静,在这样安谧的房间里,一起一伏,声音暗哑而柔和。

“后来我就按他所说,躺在他身边,陪他一起睡。可我怕他会忽然离开我,所以就一直睁眼看着头顶的灯,我听见他大口大口地喘气,听见他艰难地跟我说,今后要好好的,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勇敢,他会一直看着我……后来他再也不说话了,一动不动地躺在我身旁,闭上眼睛睡着了。”

程陆扬的声音慢慢地弱下去,用一污到学校是光的黄文种像是叹息的语气说:“当牵牛花初开的时节,葬礼的号角就已吹响。但是太阳,它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当它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它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那一天,我也将沉静着走下山去,扶着我的拐杖。有一天,在某一处山洼里,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抱着他的玩具。”

秦真愣了很久,才意识到他还在背诵一段她所不熟悉的文字,她伸出手去握住他,小声地叫了一声:“程陆扬?”

高科技拘束衣自动收紧,污到学校是光的黄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