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少爷不要放樱桃,回娘家每次他都要搞我怎么办

少爷不要放樱桃,回娘家每次他都要搞我怎么办

2020-12-15 12:43:57博名知识网
庄衣听到这里,正要上前说点什么。城防队长看到庄衣,眼睛一亮。庄衣还没来得及说话,他马上举手示意庄衣不要说话:“不过,我是个心软的人。看到你们大部分人还年轻,虽然水平有点低,但是前途无量。就这样离开,死在

庄衣听到这里,正要上前说点什么。城防队长看到庄衣,眼睛一亮。庄衣还没来得及说话,他马上举手示意庄衣不要说话:“不过,我是个心软的人。看到你们大部分人还年轻,虽然水平有点低,但是前途无量。就这样离开,死在外面,太可惜了。我比较有才,现在给你一些选择。”

看到这个城守队长改了口,庄易没有说话,等待着他的下文。

下一刻,城卫队长胖乎乎的手指头第一个指向了白鹤:“第一,城内食物紧缺,附近的魔兽得知城主的威望后,几乎都跑了。这只鸟来得正是时候。上交,贡献给公爵。我是主人,让你们中的一些人进来。”

城市守卫队长的话让猎人们再次一愣,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少爷不要放樱桃,回娘家每次他都要搞我怎么办

鹤看着胖胖的手指指着自己,也是傻子。他也不可置信地回头看了看城防队长,然后用翅膀指着自己:“嘎?”

城守队长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呦,这鸟还不错,就是有点丑,宠物主人肯定不喜欢,杀了它吧。只是半个身子秃了,可以直接煮着吃,省去了拔毛。”

白鹤:“…”

城守队长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到了。猎人们看了看鹤,然后看了看城市守卫队长。几分钟之内,他们竟然一口气得罪了船长和猎人。猎人们突然有些同情地看着他的眼睛。

意识到狩猎队的奇怪气氛,我以为他们不愿意交出这只鸟。城守队长笑了笑,动了动手指,转向瘦瘦的孩子们:“二、最近有个厉害的魂师来了,特别喜欢小孩子。之前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城市里只剩下16岁的孩子,所以找不到年幼的孩子。你们这些孩子来正合适。如果你现在愿意把它们交给我,我会做出决定,让你们中的一些人进去――我先说了算。即使你今天不把他们交给我,这些孩子一旦进入重安市,迟早会被那个强大的主人带走。凭你的实力,你能活到现在,你一定是会做出正确选择的聪明人。"

城卫队长毫不迟疑地指着庄衣、安、梁安等白衣人说:“你们这些家伙,如果愿意跟着我,就算你们不是高手,我也可以安排你们进入重安城。但是进去之后要老实,按吩咐去做,这样才能活下来。如果你今天听话,剩下的人,我是主人,也被放进去了——啊!"

城守队长话音未落,突然,一道锐利的虎爪形成的闪电朝他劈来,打在耳边,狠狠地甩了他一个耳光!

城守队长矮胖的身体像陀螺一样在原地转了两圈,这才晕倒在地上,他甩了甩大眼睛,这才惊恐地看着雷秀。

雷秀听说城守队长敢觊觎庄衣。盛怒之下,他用灵魂力量。他闪电般地移动,速度之快,连庄衣等人都来不及阻止。

这一击能把五魂师扇到地上,也绝不是雷秀现在体内能承受不到三魂力。所以,雷秀在发作之后,体内的魂力不仅被消耗殆尽,而且魂力还在经脉中游走,甚至隐隐作痛。

少爷不要放樱桃,回娘家每次他都要搞我怎么办

但是他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这时,雷秀用冰冷的目光盯着队长,甚至慢慢走近,手中再次凝聚闪电。

“等等!”庄衣通过合同感受到了雷秀的可怜状态,立刻冲上去阻止他。

与此同时,城卫队长见雷秀被庄衣拦住,立即起身向城卫方向跑去。结果他还没跑两步,起重机就嘎嘎作响地冲了上来。他的爪子踩在城守队长的肩膀上,长长的脖子低垂着,他上下颠倒地看着城守队长。他尖尖的嘴一个个指着船长的眼睛。“你刚才说要对我做什么?”

城守队长面色一僵,眼睛紧紧盯着鹤嘴,可以看做是斗鸡眼。他听不懂鹤的话。听着鹤的叫声,城守队长刚想用魂力攻击,但下一刻,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魂力竟然被这只大鸟轻松的挡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不仅如此,这只前半身没有毛的大鸟,以其微弱的恐怖,吓得城守队长差点尿裤子——它只是一只鸟,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灵魂力量波动!

守在大门口成为城市警卫队长的人不仅被殴打,甚至还受到一只鸟的威胁。我以为城守队长刚才说这群魂师只有三级魂力,敢在重安城外放肆。他们立即聚集起来,冲向狩猎队,试图给他们一个教训。

猎队看着这群整体实力刚刚过四级的高手,甚至不屑伤害他们。

“狩猎队,排队!”魏帅安看到船长和副船长雷伊站在一边,没有忘记自己。他立即下令。

下一刻,猎队气势骤变,一百五十多名六级高手暴涨,甚至无耻地使用了阵法加持。在那些冲向城市的人眼里,一百多个人,他们就像小绵羊一样,一眨眼就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怪物,就像一只巨大的野兽。张开嘴站在他们面前,让所有人都害怕!

与此同时,在重安城里寻欢作乐的高手们感受到了城外可怕的力量,个个脸色大变!

140

“这是,这是.怎么可能!”猎队释放出的灵魂力量以猎队为中心四处扩散,变成了狂暴的风,让城卫中所有人的脸颊都痛了。更可怕的是来自灵魂力量气势比自己高几个等级的压迫,让他们都感到一种无法抗拒的恐惧。

城卫们依旧保持着之前冲刺过去的姿态,刚才高涨的斗志在这一刻显得格外可笑。他们表情僵硬,不可置信地盯着狩猎队。很难相信这么多五级以上的高手真的聚在一起,愿意带着吴娴这样的普通人进崇安城!

整个城门外,除了城卫们惊愕的低语声,就只剩下魂力形成的风啸声。

庄衣和雷秀用这种灵魂力量在额头上交换了一下,感觉雷秀身体状态更好了。庄衣这才松了口气。庄衣看着雷秀,不禁道:“你的魂力还在恢复期。在此期间,你必须注意一些事情。城防队长是什么人?你教训了他一顿,让自己难受,这简直得不偿失!”。

雷秀看着庄衣的愤怒,自责。他勾着嘴唇笑了。他低下头,用额头亲了亲庄衣的额头:“不是有你吗?”

少爷不要放樱桃,回娘家每次他都要搞我怎么办

他低声说,她的声音就像醇香的酒深深地溢出,慢慢地、迅速地融化在庄衣的身体里。庄衣听了他莫名的心跳,脸一热,抬头盯着雷秀。他看着人形老虎,看着自己。暗红色眼睛里柔和的光芒,与面对城防队长时的冷酷和暴戾相反。庄衣举起手,像鹤一样点着额头。

雷秀看着庄衣,轻轻一笑。

突然,从一边传来几声杀猪般的惨叫。

声音来得如此突兀,立刻引起了这个地方某个人的注意。

庄衣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当他看到鹤站在城防队长的肩膀上时,他不停地用翅膀拍打着在他身上抓来抓去,锋利的爪子像是在戏弄他。随着每一只爪子的升降,城防队长身上的衣服和头发都奇怪地脱落了。

城防队长的视线被鹤头挡住,尖尖的嘴时不时地在眼前聚拢几厘米,仿佛随时要啄瞎眼睛。城防队长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小范围内不停盘旋。他跑来跑去,头上的衣服和头发越来越少。头发全掉了,只剩下一条裤衩,城防队长被自己的衣服绊了一脚,“董”

鹤踩在城守队长的胸口,看着城守队长像冬瓜一样挣扎。白花花的肥肉在抖,但他爬不起来太用力。鹤“嘎嘎”哭着笑得厉害。

“我叫你敢打贺本的主意!”

“叫你敢笑话我的光头!”

“我敢说我做饭的时候可以省拔毛!”

他说话时,鹤猛烈地跺着它的左爪。它的体型在八只鸟中并不大,但却是一只成年鹤。这时,它踩到了城防队长的胸口。每当它走下来,城市守卫队长就浑身一颤,满脸通红。看到他快要窒息了,鹤立刻松开爪子,瘦了下来。等城防队长稍微缓过来一点,吊车又来了。

猎人队看着鹤控城守队长,默默一笑。

城卫见城卫队长此时被鹤欺压,再看狩猎队100号六级魂师威武气势,默默低头,无人敢吱声。

就在这时,城墙上出现了数百个身影,他们的气势骤然释放。城门下的众人很快被城墙上的魂师吸引住了:“城主!”

“有几个领导!”

城守们眼睛一亮,脸上胆怯的表情突然消失,他们的动作也不再那么僵硬,所有人的眼睛都闪闪发光地看着墙上的人。

公爵.

猎队的每个人都微微抬头看着墙上的数百人,大概是知道猎队的人都有六级以上的实力,所以没有一个人的魂力低于六级,越是站在中心,魂力等级越高。至于所谓的公爵和领袖,他们反而没有释放灵魂力量,双手背在背后,指挥墙下的所有人。

狩猎队看着墙上的人。庄衣看着城墙上数百人,隐约觉得有一两个人影似曾相识。但鉴于两人相距甚远,他只是觉得熟悉,庄衣心里闪过一丝疑惑,赶紧压了下去。

“我不知道那个壮汉是从哪里来到中安城的。魏已经不受欢迎了。请不要原谅我。”与此同时,站在中心的人看到大门下的人注意到了他们,慢慢说道。

少爷不要放樱桃,回娘家每次他都要搞我怎么办

他的声音被灵魂力量祝福,听众被听到。从声音判断,对方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别不敢,我们只是从不同恶魔手中幸存下来的主人。听说中安城愿意收老爷们,少爷不要放樱桃想在城里住几天。”庄毅闻言,立刻回答道,他的声音通过灵魂力量也传到了城主等人的口中,顿时让这些中安城的高手们大吃一惊——听声音,居然很年轻。

正在这时,一个嘶哑的声音大声响起:“主啊,他们是来找茬的!那么多高手在重安城外放出灵魂来恐吓我,意图强行闯入。这群人没有一点善意!"

“轰!”鹤见城守队长有力气说话,立刻瞪了城守队长一眼。城防队长被吊车的冲力压得喘不过气来,顿时一口气堵在了胸口。他的手指指着天空,颤抖得像筛子一样,眼睛绝望地看着公爵的方向。似乎还有话要说。

“野!”公爵听了城守队长的话,知道这样不好。他自然不会相信城守队长的片面之词,但当他看到鹤在他眼皮底下对他的人做了什么时,重安公爵立即喊道: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条五颜六色的巨型毛毛虫带着一束光飞了下来,迅速打断了鹤对城防队长的压力。

当鹤看到巨大的毛毛虫时,它的眼睛突然直了。它用蠕虫、蜗牛和一些幼苗作为食物。即使毛毛虫不是真的,但它是魔兽的一种魔法,让鹤开始有些贪吃。他眼睛一亮,本能让他蠢蠢欲动,恨不得扑向毛毛虫,啄死它,吞进肚子里。

庄衣看到毛毛虫在留住城防队长后消失了。他很快停下来,以免把自己的力量暴露给一只毫无知觉的魂兽。

庄衣抬头望侯爷似笑非笑,道:“原来这就是重安城的待客之道。到了崇安城之前,听说崇安城愿意接纳来往的高手。结果我们到了,你们城里的城卫不但诬告我只等了二三级实力,还让我们交出高手服侍城主。我以为只是下面的人不懂事,想不出来."

重安大人一听,立刻盯着躺在地上装死的警卫队长。看到警卫队长不说话,警卫们也说不出话来,他才明白警卫真的做了这么愚蠢的事。看着气势不弱于安大师的猎队,重安大人只好说:“我去看看刚才是怎么回事。若多犯,魏自然亲自赔罪。”

庄衣冷笑着,正要说什么。这时,站在庄衣身后的梁安低声说道:“林西,柳林……”

林西柳林?

庄衣不由得一愣。他很久没听过这个名字了。他想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在艾伦学院和他一起玩的是双胞胎。

突然想起刚才那两个让他觉得似曾相识的身影。庄衣抬起头,顺着梁安的视线仔细看去。片刻之后,在梁安的提示下,庄衣基本上可以肯定站在城墙边上的,是两位六级高手,他们是当初林西柳林的孪生兄弟。

在墙的对面,林西柳林也注意到了许多狩猎队的校友。狩猎队除了梁安,还有很多人都是回娘家每次他都要搞我怎么办艾伦学院各个年级的。林西柳林是三年级的班长。在艾伦待了三年,自然有很多人知道。当发现那些过去比他们力气小的人都和他们平等时,林西柳林完全惊呆了。

这时我看到重安城和对方高手僵持不下。双方实力差距不大。一旦开始,对谁都不好。林西柳林终于在这样的乱世里遇到了熟人。他们面面相觑,迅速向公爵的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林西柳林在崇安城魂师的消息迅速在狩猎队中传开。

艾伦学院的学生基本上都听过或见过林西柳林。得知这个消息后,他们脸上立即闪过一种惊讶的表情。他们在回到艾伦学院之前遇到校友是意料之外的。

这时,墙上的公爵听了林西柳林的话后,立刻明亮了眼睛。

突然在城外看到这么大一波高手。虽然他很警惕,但不代表他会马上和对方结仇,而结仇的原因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城市守卫队长!

少爷不要放樱桃,回娘家每次他都要搞我怎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