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空姐的紧致让他闷哼出,猛插进去

空姐的紧致让他闷哼出,猛插进去

2020-12-15 10:02:50博名知识网
有了少爷的悉心照料,也许凉梓很快就会康复。她相信只要少爷有耐心坚持下去,酷梓绝对可以戒掉毒瘾。书房里,黑宴站得笔直,一动不动,静待一生。事情发生后,他没想到少爷会这么大方。家里还有空间。他们该还债了。司徒谦握

有了少爷的悉心照料,也许凉梓很快就会康复。她相信只要少爷有耐心坚持下去,酷梓绝对可以戒掉毒瘾。

书房里,黑宴站得笔直,一动不动,静待一生。

事情发生后,他没想到少爷会这么大方。家里还有空间。他们该还债了。

空姐的紧致让他闷哼出,猛插进去

司徒谦握紧拳头,慢慢走进书房。他的步伐缓慢而沉重,但每一步都像大地在颤抖,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震撼感。

“小主人。”黑宴的面子也很重。这一次,程金玉真的死了,他敢碰凉梓,就是他过早地掘了坟墓。

钱走到窗前,原地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气。他的嘴唇勾起一股残忍嗜血的戾气:“我要回家,从路上消失。”那眼神,那语气,仿佛被杀的阎罗,主宰了世界上所有的生物。

“少主,尊主……”黑宴闻言非常惊讶。他早就猜到他要对付程的家人,但如果他们消失了,那就好说话了。

“站在老人那边,我会处理的,不用担心。”司徒谦的眼睛颜色更森冷。

“这种情况下,下属服从。”黑宴心里有点着急。程家不是普通的商人,也不是路上的普通人。他们的根源可以追溯到与斯图亚特家族同代人。程家和司徒家发展到现在,早就分了家,但令尊和程老还是有点交情的。上次司徒谦想对付程的家人,但他甚至阻止了他们。

然而,这一次,程的家人遇到了大麻烦。他没想到主这次能阻止。

因为司徒谦真的要疯了。

1111

今天天气很不好,乌云密布,刮着大风,要下倾盆大雨了。

程当总统这么久了。有哪些你没见过的风暴?

然而今天,他受到了沉重的打击。首先,海上运输出现了问题,他们的重要货船在公海沉没。然后他们公司的股价,比如吃泻药,持续暴跌,导致一个行业出现问题,其他行业也相继出现问题。

“怎么会这样?最后怎么样了?”程伸手揉了揉疼痛的额角,听着下属惶恐的汇报,顿时他精疲力尽。

“爸爸……”程满堂从外面匆匆进来,脸色沉重,充满惊慌。

“又怎么了?”程向招手,说公司现在乱七八糟,他认为应该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

空姐的紧致让他闷哼出,猛插进去

“我们家的堂口被挑了,爷爷中风住院了。”程满堂焦急地说道。

“什么?”程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晴天霹雳。

, 195.第195章胆小,是个男人

“爸,你没事吧?”程满堂冲上前去扶住他。“爸爸,爷爷倒下了,你一定没有事情可做。”

“我没事,去医院看看你爷爷。”程老出事了,就算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他也必须先放在一边。

一接到程老住院的消息,程金玉几乎是火速赶到医院的,但是当他赶到的时候,程老已经中风不能说话了。

“爷爷,你怎么了?爷爷,别吓我,爷爷……”程金玉扑向他,惊恐地大叫。在程的家里,最疼她的人是程老。如果他有事,她以后怎么做?

“于今,别这样。你会伤害你的祖父。他中风了,昏倒了。他不会说话。”程老媳妇,乔眼睛红红的,难过地说。

“不,爷爷,妈妈,爷爷今天早上不舒服吗?怎么突然中风瘫痪了,谁,谁生爷爷的气了,大哥,妈的,大哥太晚了,明知道爷爷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他怎么还……”

程金玉尖酸刻薄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她啪的一声,一个沉重的盒子砸在了她的脸上。

那一声脆响很响,可以看出下手的人用了很大力气制服了病房里的人。

程金玉伸手捂住他那张黑蓝色的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男人。

空姐的紧致让他闷哼出,猛插进去

“我们程家族做了什么,竟然招募你当灾难之星?是不是你让我们程家分了手你就放心了?”刚从公司来的程,刚到门口就听到她那不负责任的蠢话,把错误都推到别人身上。最后,她忍不住第一次开始和她一起工作。

“喂,你打我,你从来没打过我。”程金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为了他自己,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简直不敢相信。在她的印象中,她父亲是一只安静的鹌鹑,不友善地吻她,也不怎么管教她。

不,在这个家里,除了爷爷没有人和她亲近。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是他们自己。当然不可能。她爷爷那么爱她,纵容她。她怎么可能不是程的孩子?绝对不可能。

“就是因为你没有受到很好的管教,才会变成一条傲慢、自大、恶毒的蛇蝎。我们程家有今天,全拜你所赐。”程紧绷着脸,激动得青筋直冒,要是在那个年代,他就不该收养她,她是灾难,只会给他们带来灾难,而且还是灾难。

“爸爸,你怎么能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我头上呢?我伤到爷爷中风了吗?他那么爱我,我怎么伤害他?”程金玉愤怒地盯着他。

“文斯,住手。她是来讨债的。”乔在一旁,忍不住捂脸哭了起来。再责备也没用。

“什么讨债?妈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明确告诉我,这是什么,什么,你说,你给我解释清楚。”他们今天说的话太奇怪了。我温柔的爸爸总是扇她耳光。程金玉觉得她快疯了。她走上前去,揽住乔的身子,使劲摇晃。

“够了。”一直绷着脸不吭声的程满堂,突然咆哮起来,上前一步,推开她,不友好地瞪着她,咬牙切齿地说:“你想知道真相吗?我现在就告诉你。”爷爷,他已经忍受她很久了。他是程家的长子长孙,但爷爷性格古怪啊,所有好的东西都是给她,她霸道任性,看到喜欢的东西,也不管是谁的,直接就抢,她经常做错事,背黑锅的人永远是他,当然错的人,永远也是他,他真的受够了。

“满堂,不可以胡说。”乔雪梅知道他想说什么,赶紧上前拉住空姐的紧致让他闷哼出他的手,焦急地阻止,所有人都知道,程老有多疼爱程金玉,她就是块宝,而相反的,程满堂就是一根草,仿佛天生就是为了给她挡煞而来。

“爹哋,妈咪,你们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大哥,你说,你快说。”程金玉神情激动地大吼。

“你根本就不是……”程满堂忍无可忍了,但是他的话才说到一半,嘴巴就被程文斯捂住了。

“你是不是想死了,给我闭嘴。”如果程老好了,就凭他说的这句话,他就得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程金玉望着他们,本来就已经很陌生的关系,现在更加觉得他们陌生了。

“大哥,你有话就直说,畏畏缩缩的,是男人吗?”她用挑衅的眼神瞪着他。

“你……”程满堂被她嚣张的神情气坏了,正想一口气说出来,耳边立即传来程文斯决绝的话,“不孝子,你敢说半个字,我就跟你脱离父子关系。”

程文斯这话一出,顿时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爸,连你都要维护她是吗?你不要后悔,有她在的一天,程家一定不会好起来的,一定不会……”程满堂大声地说完,便愤然离去。

“你要去哪里啊,满堂。”乔雪梅见他跑出去,顿时惊慌起来,刚想追出去,被程文斯喊住了,“让他去。”

“但是他……”乔雪梅担心不已,程满堂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啊。

“他那么大的人,还能出什么事儿?”程文斯绷着脸,满脸不悦。

“好吧。”乔雪梅见他的心情也很恶劣,便也不猛插进去再多说什么,转身,却发现程金玉正用一副阴沉的神情盯着自己,忍不住吓了一跳。

“你们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程金玉瞪着他们两人,脸色阴沉得如暴风雨欲来临。

“我们没事瞒着你,雪梅,我们回去吧。”程文斯冷淡地说完,便搀扶着乔雪梅离开了病房。

他们明明就是有事瞒着她,为什么不告诉她?

程金玉攥住拳头,脸色阴沉地瞪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他们以为,有事能够隐瞒得了她吗?

空姐的紧致让他闷哼出,猛插进去

她会把事情的真相挖出来的。

一一一一

程家的噩梦才刚开始。

司徒潜唇边噙着一抹讽刺的嘲弄,盯着银屏里播放的专题报道。

这一组专题是为了程家最近发生的事情而特别播出的。

☆、196.第196章 不要让我失望

“少主,尊主让你过去一趟。”乘风敲门进来,恭敬地禀告。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不过他的消息似乎没他所想的灵通,司徒潜轻哼一声,从椅子站起来,长指轻轻抚弄了一下衣衫,踩着沉稳的步伐离去。

在古色古香的大厅里,司徒誉赤背闭着眼睛,舒适地趴在躺椅上,在他身边,红满雪正在帮他做推拿按摩。

司徒潜半眯着深邃不见底的黑眸,来到他的面前,神情冷漠地喊了一声:“爷爷。”

“爷,少主来了。”红满雪俯首在他的耳边,轻声说。

“嗯。”司徒誉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然后坐了起来。

红满雪赶紧拿过一旁的浴袍,给他披上。

“你的眼里,还有我的存在吗?”司徒誉目光如炬,狠厉地盯着他。

空姐的紧致让他闷哼出,猛插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