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手指隔着布料花缝,你别这样你放开我好不好

手指隔着布料花缝,你别这样你放开我好不好

2020-12-13 16:06:55博名知识网
大厅中央有一张方桌和两张太师椅。蒲团已经放在地上了。魏衡略提裙角,跪下,腰却无力。幸好刘湛不着痕迹地帮了她一把,不然魏恒绝对会闹大笑话。魏衡先是给祁国公和老太太敬茶,还得到了长辈的红包。然后刘深夫人和齐国公太子楚,走到中间的

大厅中央有一张方桌和两张太师椅。蒲团已经放在地上了。魏衡略提裙角,跪下,腰却无力。幸好刘湛不着痕迹地帮了她一把,不然魏恒绝对会闹大笑话。

魏衡先是给祁国公和老太太敬茶,还得到了长辈的红包。然后刘深夫人和齐国公太子楚,走到中间的太师椅上,左右坐下。魏恒又敬了茶。

虽然楚夫人不喜欢魏衡,但像她这样的人也不能当众做出让魏衡难堪的事,只是脸上没有笑容。至于魏衡的岳父刘深,魏衡是第一次见他。虽然他已经是一个不迷茫的男人了,但是外表还是很帅。卢展生这么好,多亏他父母长得好看。魏衡认为刘湛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大概是个乖巧的小宝宝,就为公婆挑了最漂亮的地方。

只有卫恒这个岳父,眼皮浮肿,吴琴比卫恒还糟糕,脸色苍白,唇色淡淡,颇有些缺乏活力的感觉。

手指隔着布料花缝,你别这样你放开我好不好

接着是刘湛的二叔,和同坐在桌前的陈阿姨。魏恒再次跪拜,得到了一枚红色印章。

陆家人不多。大房子里只有一个战璐的儿子,还有两个狗娘养的。一个今年五岁,一个今年两岁。魏衡很惊讶,刘湛三兄弟年龄相差太远。十几年间,刘深没有生过狗娘养的。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魏衡害怕楚夫人了。

至于二房,有刘湛大哥刘培,四哥刘泽,都是个体户。女生只有一个,刘一莲,今年11岁。

年纪大的都给魏恒送礼,年纪小的都给魏恒送礼。至少从表面上看,陆家的人看起来很温柔,只有刘四郎和刘泽例外。

刘泽在永和13年的地方考试中获胜。然而今年春天他就从名单上掉了,现在在东山书院读书,一直想考一个进士出身。

当刘泽看到魏恒的时候,他觉得心里有一种奇怪的味道。刘湛和魏衡订婚的时候,他妈私下里说,幸亏没理会魏二虎夫人的结婚意向,不然也不会害他娶了已经离婚的不要脸女人魏衡。只有被美貌迷住的刘湛愿意娶这样的女人。

其实,何鸿燊建议陈的时候,魏衡连何家都没告诉,但是陈太太看不上魏衡,现在她找到了借口。

卢思郎和刘湛一路长大,但差距拉大了。当他从陈口中听说刘湛和魏衡订婚的时候,他也沾沾自喜。事实上,陈早已定下婚约,准备聘玉玲公主的女儿、文安郡主。玉玲公主是永和皇帝的妹妹,朱晖的地位很高,但魏衡比不上。

只是今天当刘泽看到魏恒的时候,那沾沾自喜的心被浇了一盆冷水。魏衡的出现不是一吻,即使是两三次,也许男人也趋之若鹜,她还有静宁后福那样的少女。手指隔着布料花缝

虽然朱晖出身高贵,但男人不能指望女人活着。显然,和魏恒这样的女人住在一起一定更舒服。

就这样,刘泽看着卫恒的眼睛,这让卫恒非常警惕。

手指隔着布料花缝,你别这样你放开我好不好

不是魏恒自恋,而是前世经历过。讨厌不能勾搭的人,看着她难免垂涎。幸运的是,永平后府虽然毁了,但遇难的船上还有三颗钉子,她的父亲坐在里面,这让它少了很多麻烦。只不过范那歪歪扭扭的表妹见了她总要抬眼。更何况,

卫恒侧眼去看刘湛,见他面无表情,也不知道他是否发现了刘泽的异样。

“三姐妹。”

闻言侧过头去,只见袁如玉正笑盈盈地看着她。

“玉姐。你别这样你放开我好不好”魏衡笑着回应,送给袁如玉一对海棠手镯,分量十足,款式新颖。袁如玉笑着说了声谢谢。

下课后,战璐说:“前院还有一些客人没走。让我们和我一起打招呼吧。”

然后,战璐把头转向魏恒说:“你进门的时候,如果你不明白,就问老太太。如果有什么不对劲,就让南汇去找我吧。”

卫恒点点头,现在惠科正式算作她身边的人了。

战璐走后,老太太拉着魏恒的手聊了一会儿。然后她打电话给她的祖母黄说:“你的三个弟弟妹妹是新来的。请带她参观花园。”之后老太太又对魏恒说:“我还有几个老姐妹没离开这里。下午,我请了一个剧团唱歌。你去逛一会儿,你儿子先休息一下。”

魏恒知道老太太一定看到了她的不适,脸又红了。

黄也是一个有思想的人。“花园很大。如果你一路走来,你就不能享受一整天。我们叫个竹轿子,你要看就下去。”

卫恒微笑着点头。

但即便是坐在竹轿子里,魏恒昨晚也累得一点都睡不着。连续打了两次呵欠后,魏恒实在不忍心回兰枣院休息。

手指隔着布料花缝,你别这样你放开我好不好

下午认了亲之后,魏恒好像脱了一层皮。她在宣瑞堂少用了一点晚饭,回到兰枣院躺下。

当战璐回来时,他发现他没有把灯放在里屋。他以为魏恒没回来。“你三奶奶呢?”

“三奶奶不舒服,”珠儿说。“我们先休息吧。”

刘湛走进去掀开床帘,发现魏衡躺在一堆锦被子里,柔软而圆润,像玫瑰卤里的冰雪球。

“起来,以后收拾东西睡觉,眼睛别转那么快。”刘展在床边坐下。

魏恒见敌人观察力太强,很尴尬。直到这时,他才痛苦地站了起来。他带着不满的表情看着战璐,抓住他的胳膊说:“你为什么回来得这么晚?”

“想我了?”刘湛低下头,把嘴唇贴在魏恒的额头上。

魏恒没说话,这是默认。她抬起腿,下了床。“要不要等三爷换衣服?”

且不说魏衡,就是战璐被魏衡的“妃子”弄得一身鸡皮疙瘩,都忍不住笑了:“算了,你也不敢劳烦三奶奶屈尊请夏夏进来伺候。”

魏恒听不到名字,噘嘴道:“我不能伺候你吗?”

战璐笑着说:“你会为人服务吗?我昨天伺候你。”

卫恒咬了咬嘴唇,“做儿媳妇来服侍相公,这难道不是天理吗?即使不懂,也可以学。”

战璐看着魏恒,捏了捏她的下巴。“你比针尖还小,连夏夏都抱不动?”

卫恒嘟着嘴不说话,但眼圈已经有些红了。

“当你是我老公的时候你是谁,你还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尴尬吗?夏夏只是一个仆人。”战璐说:“我嫁给你的时候,并没有要求你为我服务。”

虽然战璐的甜言蜜语充满了炒作,但魏衡并不那么容易上当。为人民服务,就算没什么事,随便摸摸捏捏,魏恒都受不了。

“我想亲自为你服务,好吗?”卫恒说。

战璐看着魏恒,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当魏衡开始感到不安时,他终于听到战璐说:“三奶奶这么贤惠,自然是她丈夫的福气。”

魏恒没有看出刘湛的表情是有祝福的意思,但她明白了真相。如果她今天软了,她以后再也不会站起来了。夫妻仇人,这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也不是西风压倒东风”的意思。就连刘湛自己也教过魏恒,说要怕她。

魏恒上辈子结过一次婚,但说实话,她不需要为樊勇的婚姻费心。樊勇现在很温柔,她掌管一切。所以韦衡上辈子能提供的经验很少,但这辈子需要摸着石头过河。

结婚只是我人生的开始。

而魏恒做梦也没想到刘湛会有这么多怪癖。

“你不能用这个洗澡豆吗?这是我自己的系统,活血化瘀,还有清心的作用。它加入了马兜铃、白芷、冰片。”卫恒像哄婴儿一样哄着刘湛道。

魏恒的语气让战璐哭笑不得。“不,我以前只使用那种香胰腺。你应该去找找。是碧蓝的,带着淡淡的梅花香。”

魏恒上上下下地在洁净室里检查着那罐洗澡豆、头油和甜胰子。很难找到刘湛在底下说的甜胰子。她把它放在鼻尖上闻了闻。安静的房间里很冷。真的很特别。果然是刘湛身上的香气。

魏伟跪在战璐身后,给了他一个甜甜的胰腺。“这是腊梅做的吗?梅花香不容易保存,但这个保存得很好。”

“齐夏做到了。有兴趣就打电话问她。”卢占道。

卫恒闻言,恨不能把他的香胰腺扔十丈远,没想到刘湛身边是藏龙卧虎,一个调制药膏的女孩竟如此不凡。

魏恒拿起浴巾给刘湛擦后背。她忍住害羞,为他擦了擦胸口,但如果继续下去,她会很困惑。

“上菜了吗?”刘湛斜看了卫恒一眼。

卫恒少不得又要跪在刘湛面前,擦擦他的腿和脚,就在膝盖以上,她是摸不着的。

“好的。”卫恒捶了一下腰,挺直了身子。

刘湛在魏衡洗澡的时候,裤衩里的爱物让她口干舌燥。可惜的是,魏恒受不了这种不断的磨,心里火冒三丈却无处发泄。她俯下身,捏了捏魏恒的手腕,带着一丝不屈不挠的气质。“你自己做不到,生气了不让别人伺候你。这就是你为你服务的方式。”

魏衡伺候战璐已经很不舒服,很累了,心里有一丝埋怨。见如此挑剔,她扔掉手里的浴巾说:“你去宁夏卫,是不是要带一个漂亮漂亮的夏去伺候?你又不是没有手脚,自己洗吧。”说完,卫恒扭身出去了。

刘湛出门的时候,魏恒已经仰躺在床上向外走了。

战璐从背后搂住魏恒,说:“你好生气。喝醋没有影子值得?”

“有什么,你敢说你没用过她?”卫恒愤怒道。

“六月真的下雪了。自从我们相处以来,我再也没有碰过别的女人。”刘湛哄着卫恒道。

魏恒听到这里,转头看着战璐。他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这时他还在生气,说:“那以后不许你用她做的香水了。你只能用我来调节。”

战璐没有说话,笑着看着魏恒。过了许久,他说:“阿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和爱好。虽然我们结婚了,我愿意宠你爱你,但不代表你可以随意点画我的东西。我不会强迫你禁止这个和那个。”

卫恒的眼泪就像黄河决堤一样落下。

战璐心里感到一丝怜悯。他摸着魏恒的头发说:“你还年轻。过几年你就会明白,就算是夫妻也有自己的空间。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这绝对不会让你难堪。”

第87章床尾和

手指隔着布料花缝,你别这样你放开我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