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蓝小蝶中了合欢散,想带女友去没人的地方

蓝小蝶中了合欢散,想带女友去没人的地方

2020-12-13 13:36:05博名知识网
维内托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只想喝咖啡。”本来我很努力的去找,但是去了很多地方都没看到维内托特。没想到最后还是放弃了希望,准备回去,却意外的遇到了她。如果我没有下船,当然什么也不会发生。现在我已经回到警卫室了。如果只是随便看看,没跑那么

维内托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只想喝咖啡。”

本来我很努力的去找,但是去了很多地方都没看到维内托特。没想到最后还是放弃了希望,准备回去,却意外的遇到了她。

如果我没有下船,当然什么也不会发生。现在我已经回到警卫室了。如果只是随便看看,没跑那么多地方,很可能就错过了.说这么多也没用。可能你没那么做,还会有另外一种情况。缘分真的很奇妙,谁也说不清楚。

蓝小蝶中了合欢散,想带女友去没人的地方

苏顾看着维内托特。虽然她在游戏里没有穿成那样,但是衣服还是挺成熟的。只是一个白发红瞳的好小姑娘,就算衣服再成熟,板着脸也很得体,只是可爱,并不觉得有什么威严。如果表现出你的阴性测试表情,然后整张脸都是血,大概会有一些效果,但又会变成恐怖片。

小女孩的样子其实只是个假女孩,维内托特萝莉是御姐。嗯,后一点还是有待商榷。

针对不同的海军妈妈的不同性格,应该采取不同的态度。我在比赛中对维内托特略知一二,但我仍然依靠每个人说的话来判断。我从威望的口中听到了很多。无论如何,我不能把维内托特当成一个女孩。

点了一大堆零食,蛋糕,果汁,牛奶,咖啡,然后把整个行程交代清楚。

小姑娘没有那么多想法,重要的提督回来了,满心欢喜,卡米拉早早跑到苏家身边求拥抱。一个很现实的想法,刚认识的时候还以为是熊海子呢。当我得知是自己的海军妈妈时,我立刻变成了一个活泼的小天使。

显然也是有点萝莉。维内托特拿着咖啡杯的杯耳。她对苏家很不爽。她笑而不喜:“提督真的花了不少精神找我们。非常感谢。”

从维内托特危险的语气中,我可以看出他的话里没有感激之情。想想也是。砍伤一个人,给他包扎,完全不值得。苏顾急忙说:“不是,是我的错。”

如果列克星敦在的话,他这会儿早就帮自己辩护了,除非接到命令,否则名声永远不会太大。

虽然还是不开心,维内托特也把大家经历的事情说了一遍。

苏家的心里感觉满满的凉意。维内托特结尾说:“你在看地中海,你已经完全找到了错误的方向。你可以在前面不远处找到我们住的船母分公司。”

事后知道才是明智的。像以前的猪,谁能想到呢?苏顾说:“我以为你会回到祖国。”

“首先,纠正你。请叫意大利,不要叫意大利。我能听出你话里的恶意。还有,就算意大利是我们的祖国,现在也没有意大利。”

我当然知道。这里以前叫旧世界,现在不叫了。为了反驳,苏顾顺口说道:“曾经属于意大利的土地,我们看到了你的姐妹战舰罗马。”

维内托特问:“你能去接她吗?”

“你不能。”找条船没那么容易。苏家有自知之明。就算靠镇守大宅,到现在也只是捞出了几个新人。

蓝小蝶中了合欢散,想带女友去没人的地方

“那她不是我妹妹。”维内托特这么说,但她毕竟对罗马很好奇。“罗马,她长什么样?”

看着维内托特严肃的小脸,我突然不知道说什么,这让你很失望。不会有像你这样的战舰。你们都是小学生的战列舰,但是罗马的杯盖比你们大很多倍。嗯,我不能这么说。一万次零只是零。只能说大了很多。

苏家避光,讲究:“挺像你的。”

维内托特喝了一口咖啡,发出一声大笑。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作为一名海军母亲,她比任何人都更敏锐。她说:“我总觉得你在想一些不好的事情。我刚认识你,现在还是。”

只是心里在想,没有和自己说话,见面也没人听得见。苏家也表现出了同样的感情:“你找到了我,我就想着镇守大宅。刚才我在想,晚饭该吃什么?”

如果你没有直接听到你说的话,你终究是没办法的。而且还是他们的提督,更不敢动手。同样,维内托特非常清楚,即使提督做错了什么,名声永远不会袖手旁观,如果它是由名声提升,这可能是非常可耻的。她只能露出怀疑的表情,说:“真的吗?”

“真的。”苏家的表情经历了很多看家护院的人的考验。

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会有问题。我们必须转移话题。

说到这里,苏古拿起了他刚刚从威望买的可乐。他喝了一口,环顾四周。12345年,只有五个小女孩。

不,完全错了。我知道我还有艾莉的女儿。为儿童节打扮的安德里亚超级可爱,更不用说大图了。总之,绝对不可或缺。

苏顾好奇地问:“你不是和安德里亚在一起吗?”

心里说,安德烈应该是一个年轻的姑娘,难道是为了小姑娘的结合不被玷污吗?

蓝小蝶中了合欢散,想带女友去没人的地方

在维内托特说话之前,卡米拉说,“安德里亚的妹妹和凯西奥的妹妹在一起。”

第621章隐藏的奖励

“卡约?”谷素娥疑惑的念叨了一句。

虽然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小天使卡米拉对她的性格还是很了解的。

精力充沛的小女孩最喜欢维内托特,然后她喜欢死。这大概是一个不懂场合,分不清情况,看不懂的小女孩的问题。

总之,卡米拉绝对不是那种偷鸡的。她会和大人调情。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苏家清楚的记得自己没有这个海军妈妈。

点心已经端上来了,安东尼奥拿起他的杏仁饼放进嘴里。在苏顾震惊的表情中,她啃了起来,嘴巴鼓得像只仓鼠。我发现谷素娥在看着自己,她张开嘴想说话。

顿时嘴角漏下零食残渣,谁也听不懂的话响了起来。

“卡约的妹妹就是卡约的妹妹。”

小恶魔阿维尔比起其蓝小蝶中了合欢散他人要好得多。她是一个诚实的孩子,虽然她的身体真的不迷恋纯洁。她想解释,但不知道怎么解释。她支支吾吾,终于没有说话。

小女孩们一个接一个地说话,但她们不知道为什么。维内托特回答,“安德里亚?多里安二级,卡约?杜利奥,他们都叫她卡约姐姐。”

其实苏家也没太在意。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不属于她的船妻,她觉得自己很可能只是安德里亚的朋友。但是维内托特说话了,他知道凯西奥是谁。

老实说,苏家告诉加贺还是蛮了解。当初弃坑前游戏还没有实装卡约这号舰娘,只是她的卫星已经出现了,只等着降落了。

安德烈亚的外号叫做爱莉,主要金发双马尾的形象和某部不可描述的番剧女主角太相似。至于卡约,应该说画师的恶趣味,立绘形象刚好,便被人亲切的称呼为父爱如山级战列舰真理奈。

事实上卡约是安德烈亚的妹妹,番剧中真理奈却是爱莉的姐姐……嗯,历史上的安德烈亚?多利亚级本为卡约?杜伊利奥级,因为安德烈亚爱莉先下水,使得一些记载中也将其命名为安德烈亚?多利亚级。

知道了卡约的存在,对安德烈亚为何不一起出来依然不清楚,苏顾好奇道:“你们在舰娘总部工作,然后她们没有出来,有任务吗?”

“没有任务,也没有战斗,她们在睡大觉罢了。”卡米契亚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不管在谁的面前都要炫耀一次,“哼哼哼,我们前天才击败了深海舰娘,我可是拿了MVP。”

说完,小萝莉的眼睛眨呀眨,苏顾很明白她在想什么,这是想要得到夸奖的表现,他道:“卡米契亚很厉害。”

“嘻嘻。”卡米契亚又眯起眼睛,“你还没有摸我的头。”

顿了顿,简直求之不得,苏顾伸出手去,小天使果然天使。

作为小萝莉,然而乌戈里尼懂得很多,比如吐舌头卖萌,用嗲嗲的声音撒娇,总之狐狸精擅长的一切她都明白。都说阿维埃尔舰娘小恶魔,舰装也一身小恶魔、魅魔的打扮,性格害羞其实得可以。乌戈里尼反倒十成十的妖姬,她张开五指放在脸前,吐了吐舌尖,道:“卡约胸部很大的,维内托大姐头从来不和她一起出门。”

维内托拿着咖啡杯放在唇边,绝对不是为了用手肘挡住胸口。

不讨论画风问题,二次元和三次元差距太大了。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游戏中大家有什么属性,在这里也一样。游戏中海伦娜有着下作的乳量,这里的海伦娜也是如此。俾斯麦有着猫耳般翘起的头发,正常情况下本不该出现,只是游戏设定罢了,这里偏偏有,强行不服想带女友去没人的地方帖。

显而易见,通过立绘可以大致可以了解卡约的身材。明明只是少女,还是安德烈亚的妹妹,相貌相似,身材却截然不同,有着可耻的胸。想想一起出门的话,本来大家都是旗鼓相当的对手,突然来了一个人鹤立鸡群,肯定不行吧。想到这里,苏顾若有所思。

维内托的表情变得难看起来,提及胸,她格外敏感,道:“你在乱想什么,欠打啊!不是你想的,你看阿维埃尔,我也没有说什么。”

蓝小蝶中了合欢散,想带女友去没人的地方

尽管驱逐舰,阿维埃尔在意呆利小萝莉中完全不同,相当有料。

苏顾点点头,与此同时阿维埃尔看到自己提督的动作,她的脸色变得羞红起来。只是她的性格到底弱气,呐呐说不出话来,只能小声自言自语:“什么啊,关我什么事情?”

本来对卡约没有什么兴趣,大家提起来,兴致倒是来了。

苏顾很想要问,她们不出来肯定有原因吧,然而看了看维内托冰冷的表情……胡德可以当面黑,没有关系。南达科他也可以黑,小胖子的性格其实很有爱。很明显维内托不行,正常情况她是威严的大姐头,不容侮辱。正大光明的黑,要吃意大利炮,还是决定不作死了。

维内托终于解释了两句,最后看向苏顾,她摊开手:“我说完了,反正就是这个理由。”

“嗯嗯,我知道了。”

“你这副表情,我和你说,就是这个原因!”

“嗯,我相信。”

大眼瞪小眼,维内托放弃解释了。出于提督的职业天性,苏顾倒是好奇问:“卡约是谁的舰娘?”

由于规定,每个舰娘分部的领导不能有提督。然而偌大的分部有许多离开第一线镇守府的提督,有太多舰娘属于提督了。

卡米契亚摇头道:“卡约姐姐没有提督。”

维内托似乎明白了苏顾的想法,可耻的男人,她露出嗤笑,嗤之以鼻。

苏顾也不在意,他继续问:“安德烈亚和卡约是好朋友吧。”

“不是朋友是姐妹。”阿维埃尔弱弱的声音。

乌戈里尼道:“爱莉整天欺负卡约,卡约根本不知道反抗。”

蓝小蝶中了合欢散,想带女友去没人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