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征服肥美高大的熟妇,憋尿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征服肥美高大的熟妇,憋尿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2020-12-08 05:35:20博名知识网
他说得对。事情要解决。最好把事情说清楚,免得增加尴尬。作者有话要说:孟教授出来,春天还能远吗?上一章大家都说真理对大基地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其实大基数对真理也有同样的作用。没发现真脾气越来越像程叔叔了吗

他说得对。事情要解决。最好把事情说清楚,免得增加尴尬。

征服肥美高大的熟妇,憋尿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孟教授出来,春天还能远吗?

上一章大家都说真理对大基地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其实大基数对真理也有同样的作用。没发现真脾气越来越像程叔叔了吗?()

到时候,程小姐和程太太会生别人的气,呵呵呵,这幅画太美了,我看不下o(﹏)o了!

征服肥美高大的熟妇,憋尿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以下是我新坑的隆重推出,稍后进行。昨天和朋友在微博上琢磨了好久。

像往常一样,放松一下,欢迎朋友来参观和收藏。

有多少收藏和榜单有关,希望一篇比一篇好,请大家给点鼓励!点进去记得收藏。荣哥是来感谢朋友的!

征服肥美高大的熟妇,憋尿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第46章

第46章

咖啡馆里有懒洋洋的舒雅英文歌。粗长的女声让人心情愉悦,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得到放松。

秦振开始还有点不舒服,但手里拿着一杯温咖啡,嘴里含着甜面霜,她很快就放下了不安,对着笑了笑。“随便说点什么。”

唐萌的表情很复杂。他琢磨了一会儿秦振温柔的眼神,才开口:“那天我说那件事你不生气吗?”

秦振叫了一声,结局轻轻抬起。“你说我为什么要生气?”

“就像那天程老师说的,你仰慕我的时候我故意忽略了你的想法,但是当你打算过新生活的时候,我来找你,说了一些让你很困扰的话。”唐萌低声笑了笑。“连我自己都觉得这种行为很卑鄙,你生气是很自然的。”

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好,眼里却有无奈。秦振注意到他用力握着咖啡的手,指尖微微泛白,不禁心不在焉。大律师说话可能会紧张?

定了定神,她说:“我承认一开始很生气,但不是你说的原因。是的,大家都知道我曾经喜欢过你,我也不否认。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傻,知道山中有虎,偏向虎山行——。毕竟没人要求你回复我吧?但你明明看到了我的心思,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我好,甚至从初中到高中,让我继续保持这种求你而不舍的心态,让人无法理解。”

她喝了口咖啡,仿佛找到了出口,于是继续自信地说:“有人告诉我,人要有喜欢或不喜欢这件事的决心。喜欢就说清楚,不喜欢就说清楚。否则看着别人忘记你就是一种虚荣和自私。鉴于你那些年对我的不回应,我可以理解你不喜欢我,但是你不喜欢我就不应该对我好,送我回家,借我锻炼身体,帮我挡住公交车上的人群让我安心睡觉……你可以说这是同学之爱,但你知道我喜欢你。你不觉得这种同学之爱太多余了吗?”

唐萌似乎很惊讶秦桧会一口气说这么多,张开嘴又闭上。

秦振看着他,认真的说:“你那天说的话更让人费解。你说你从以前就喜欢我,但是从初中到高中,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复我,甚至毕业后出国了,和我没有联系。现在过了十几年,你回来了,你来找我说你喜欢我。你以为谁会相信你?”

唐萌放下手里的咖啡,看着她的眼睛,声音依然温柔而轻柔。“你说了吗?”

“什么?”秦振扬起了眉毛。

“如果你的问题和抱怨结束了,接下来就轮到我了。”这是唐萌的开场白,轻松而真诚。

然后秦振就等着她等了十七年的真相和答案。

唐萌说他很早就注意到了她。在所有喜欢他或者想和他在成绩上竞争的女生中,秦振绝对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外。她绝不会主动找他聊天,也不会在他打篮球的时候去操场送饮料,也绝不会像那个年龄的女生那样经常缠着他,问“你喜欢谁”或者“谁喜欢你”这种有营养的问题。

秦振想起了从前的自己,胆小平庸,各方面都不太好。她想有勇气接近他,但在五颜六色的唐萌粉丝群的照耀下,她只敢躲在角落里偷偷抬头看他.嗯,她很自卑。

唐萌说很奇怪,他觉得那个叫秦振的小女孩可能真的对他不感兴趣,但我们还是做一段时间的前后桌吧。每次回头,我都能看到她拿着铅笔或圆锥体,在他的背骨上比划着。比如“不小心”就会抓住机会把他绑住。

秦振有点不好意思。那段时间,其实她很自卑,无处发泄,就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到了坐在她面前的天才少年——身上。如果他不那么优秀,她也不会那么渺小平凡!更重要的是,每当数学老师讨厌铁在她那令人沮丧的试卷上无法炼钢时,她总是说:“看看唐萌!”

看看,看看你。整张纸都是钩子。没有改进的余地好吗?

唐萌说,有一天他练完钢琴回家,碰巧发现一个小女孩被困在教室里,走不出来。倔强的小女孩第一次哭得那么伤心,眼泪和鼻涕混在一起,分不清谁是谁。

他带着警卫阿姨去救她,像个英雄王子,但小女孩看起来不像公主,她没有扑向他表示感谢,而是不停地念叨着妈妈的葱油饼可能被哥哥吃了,叫他哭笑不得。

秦桢深刻反思了吃货的本质。原来,从小到大,各方面都已经出现了一个很棒的吃货。

唐萌还说,他每天乘公共汽车上学时都会遇到这个小女孩。他不知道自己每天晚上都做了什么,早上在公交车上总是很困。在这样拥挤的人群中,她还能好好午睡,他无数次挡住她周围的人群,用手撑起一个安全的空间。

这种行为很傻,完全不符合他的风格。但是当他看到她睡得那么香的时候,他的心情是难以察觉的。

中好了起来。他甚至会在她睡着的时候偷偷看她,长长的睫毛,细腻到毫无瑕疵的皮肤,还有略带婴儿肥的脸蛋。

秦真不自觉地摸了摸下巴上新冒出来的那颗痘痘,觉得孟唐一定会认为她在岁月的摧残中渐渐长残了……

几乎是把往昔峥嵘岁月都给回忆了一遍,然后孟唐深深地望着她,语气里带着一抹无奈:“开始的时候是觉得年纪太小,早恋不合适,后来却是因为我要出国的事情,所以才耽搁下来。”

谁会愿意跟一个即将出国的人谈恋爱呢?并且这个人的出国计划是从很早以前就定下了的,本科四年,硕博连读四年,整整八年的时间里,他都要在国外渡过。这样的他要拿什么向她告白?

——我喜欢你,所以请等我八年的时间,八征服肥美高大的熟妇年之后,我来娶你?

孟唐笑了,睫毛有些微微的颤抖,他抬头看她,眼里波光流转,意蕴无穷。那样的眼神,那样的神情,那样的姿态……无一不是在告诉她,他有他的苦衷。

秦真消化了片刻,似乎明白了什么,慢慢地放下手中的咖啡,“你的意思是,你之所以不回应我,是因为你知道自己不能和我在一起。而不拒绝我,是因为你有私心,希望我能一直喜欢你?”

她的眼神逐渐冷了下来,语气也不再温和。

孟唐察觉到了她的态度转变,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秦真笑了,“能说说看你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吗?我十分好奇你是如何能做出这种自私的决定的。”

孟唐有些难堪,手指蜷曲了一下,尽量保持平稳的语气说:“那时候年少不懂事,一面为要出国要离开你而难受,一面自私地希望你不会在这段时间里喜欢上别人。所以没有跟你说清楚,而是一直对你好,希望你记住我的好,并且……”

“并且因为得不到你,所以一直把你放在心上,念念不忘,耿耿于怀,对吗?”

“……对。”

秦真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动作情况地从挎包里摸出一张毛爷爷,潇洒地放在桌上,“OK,差不多了,就到这里吧。我下午还要上班,就不跟你多说了。”

她控制住自己心里的怒火,起身就走,岂料孟唐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腕,跟着站起身来,“秦真!”

她条件反射地甩开了他,用一种陌生的眼神看着他,看着这个自己爱慕了很多年的人。在长达她都数不清的岁月里,她竟然一直如他算计的那般,对他念念不忘,为他朝思暮想。

她曾以为自己是拥有了常人所没有的好运气,才会在年少的时光里遇见一个他,虽然没有如愿走到她的身旁,但他留给她的那些温暖岁月也足以点燃一只灯盏,照亮她平凡又贫瘠的青春。

结果一切竟然只是他的刻意为之,她本不需要受这么多折磨,本可以在他说清楚、离开之后,顶多难受一阵子,很快就回归正常的生活轨迹,可他算计她,故意对她好,然后带着她的爱慕飞离了故土。

想到那七年里他对她极尽温柔之势,大概每一个眼神、每一个举动都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吧?

多可怕的心思,多深沉的心计。

憋尿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孟大律师,既然话也说清楚了,不如就按照你说的那样让我走吧,大家都两清了,没什么必要继续纠缠下去。”秦真后退一步,“这两杯咖啡算我请,毕竟你们这种大律师时间宝贵,一寸光阴一寸金,跟我叙旧半天,恐怕耽误了你不少金钱。”

孟唐的心里顿时一滞,难堪的情绪一路蔓延到了眉眼当中。他慢慢地收回手来,“我不是故意要算计你的,我只是,只是……”

素来能言善辩、心思深沉的大律师忽然也没有了语言,像是失去了辩解能力。

他只是什么呢?只是慌了,只是不想失去她,只是希望哪怕有那么千分之一的机会,在他回国以后,她还是单身,还对他抱有那么一丁点求而不得的爱慕之心?

这些年来,他在国外一直打听她的状况,她的工作、生活、朋友圈,她的身体、家人、恋爱状况,一切都如他希望的那样,她一直单身,像是真的在等待他的归来。

可等到他欣喜万分地回到故土,却又忽然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

孟唐颓然地拿起那张百元大钞,塞回秦真手里,“哪怕讨厌我,也不要这么对我。”他苦笑片刻,“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我没有对你说今天的这番话。”

那么你对我的印象也许还会停留在最初那个温和美好的少年上,不至于厌恶我到了这种地步。

秦真看着他溢于言表的失望与伤感,顿了顿,才说:“我也一样。”

一样希望你什么都没对我说。

哪怕你已经是我年少时的故人,哪怕我已经走出了那段不成熟的爱慕心情,可你仍然是我关于青春最深刻的记忆。

她没有伸手去接那张钞票,而是径直走出了大门,玻璃门上的风铃叮当作响,一时之间晃动了谁的心。

曾几何时,他一言不发地背上行囊独自旅行到大洋彼岸的另一个国度,留下她日复一日地守在故土贪恋他给过的那点温暖。而今,她毫无留恋地离开这个飘荡着温柔女声的咖啡馆,也留下他一人品尝这种滋味。

果然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秦真觉得自己真应该给程陆扬打个电话,把这个潇洒又经典的收尾给他巨细靡遗地陈述一遍。不过在她猜想到程陆扬可能的回答以后,就默默地掐断了这点念头。

因为以她对程陆扬的了解,那厮一定会说:“你还见他?你是哪根筋不对才会见他?秦真,我说错了!你不是没脑子,你是天生脑子有屎!你他妈应该在第一时间对准他的腼腆部位重重一击,让他一辈子也骄傲不起来,这样他才没空骚扰你!”

秦真忍不住偷偷笑起来,那点若有似无的惆怅也终于随着这点脑补的场景慢慢淡去。

征服肥美高大的熟妇,憋尿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