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经理不让我断奶他要吃,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经理不让我断奶他要吃,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2020-12-08 01:57:43博名知识网
公共汽车上的乘客立刻嚷嚷道:"轮胎没气了还能开车吗?"“已经晚了,现在又爆胎了?今天什么时候能到?”司机安抚大家:“大家别急。前面有个修车的地方。修好轮胎,马上离开。我们已经到了望江市的边界,很快就可以进站了!”车子重新启动

公共汽车上的乘客立刻嚷嚷道:

"轮胎没气了还能开车吗?"

“已经晚了,现在又爆胎了?今天什么时候能到?”

司机安抚大家:“大家别急。前面有个修车的地方。修好轮胎,马上离开。我们已经到了望江市的边界,很快就可以进站了!”

经理不让我断奶他要吃,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车子重新启动,减速很多,摇摇晃晃下了高速,去一个小镇找车库。

本来以为补胎应该很快就好了,没多久,司机回来说:“轮胎扎得太大了,没法修,我得换轮胎了。可惜这个型号的轮胎都用光了。店主今晚来不及进货,只能等明天。离望江市有30多英里。愿意走路的,现在可以下车了。不想走,就在镇上找个酒店住一晚,明天再出发。”

这是私人包车司机会做的。正规的客运公司是不会中途下车的。

一车人,一半以上拿着行李投诉后步行下车,另一半留了一晚。

程晓华也在行走的人群中。三十多里对程晓华来说不算什么,从小就习惯走山路。没必要多浪费一个晚上的住宿。毕竟她兜里没多少钱。

她背着一个洗过的帆布包,手上拿着一个红白条纹的蛇皮袋。她跟着每个人,沿着路过的大车碾过山谷的那条路走。

一开始我还在镇上的时候,隔一段时间就立着一盏破旧但勉强支撑的路灯。当我们离开小镇,转到国道时,没有路灯,只有偶尔路过的汽车,灯光一闪而过,忽明忽暗。

幸运的是,天空中有一轮满月,你可以看到远处的山和附近的田野。

一行十几个人,都是靠着大包小包打架,一路谈笑风生,打发无聊之旅。

走着走着,不知道谁看了看手机时间,骂了一句:“妈的!不知不觉走了两个小时。怎么还是那么荒凉?”

经理不让我断奶他要吃,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妈妈有个八岁的孩子,狗司机撒谎。到市区肯定有三十多里!”

“出发前看了手机地图,一共35英里,司机没骗人。再说,我们也不好他!”演讲者是一个名叫王琦的年轻人,他刚刚被望江师范大学录取,这次他在市里学习。他翻出手机上的地图看了看。“真奇怪。走了这么久,怎么走了8里路?”

“是不是错了,又回来了?小伙子,你们年轻人手机滑了,开了导航。我们会跟着你的。”

这是一条直路,导航不会错。虽然王琦心里嫉妒,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打开了导航。看到程晓华走在最后,他还不忘打个招呼:“姑娘,跟紧点。”

程小花应了一声,快步跟上大家。也没注意到,口袋里的手机闪着奇怪的光。

又走了一个小时,大家脚都酸了。

有人问:“小伙子,有几条路?”

王琦看了一眼手机,皱了皱眉头,退出导航程序,然后重新进入,说道:“真奇怪,地图上显示还有20多英里。是信号不好,导航显示不正确?”

队里一个中年大叔突然大喊:“不行!你怎么又回来了!我记得刚才我们走过这个树桩。操,你不是撞墙了吗?”

这话一出,大家都忍不住觉得头皮发麻。尤其是程小华,说话的时候开始抖:“没门!这马上就要进城了,还有这邪恶的东西?”

“该死!我们人那么多,真正来的什么邪气都得绕着我们!”那个中年大叔,叫张强,是屠夫出身。他自然比一般人胆子大,他先走。

王琦说:“大家轮流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亮着肯定更好。”

现在几乎所有的手机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电池不耐用。之前大家都是借着月光走路,却没有打开手机灯,都是为了省电。此刻,我救不了它。我听了王琦的话,轮流给大家一个手机照明。我也鼓起勇气。

月光清澈透明,但它照耀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却增添了几分殷琦的味道。更可气的是,此刻路上连一辆路过的车都没有。

走了好一会儿,大家都累坏了。当王琦再次看他的手机时,他失去了信号,只显示时间正好是晚上12点。

“我操!再去这一堆,真他妈的邪恶!”张强喊了一声,所有人心里都忐忑不安,听到这里,他更加害怕了。几个胆小的女生抱在一起就哭了。就连王吉都感觉到自己的小腿在颤抖。

经理不让我断奶他要吃,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这时,有人指着前面喊道:“好像有人在那里!”

每个人都顺着他的手指方便,他看到前面的路边有星星点点的火,就像住在路边的家一样。

有个家,就算能在屋檐下窝一晚,天亮了也没事。

于是大家又提起了气势,互相问候,继续前行。

程晓华虽然从小就习惯了山路,但能走几个小时,和旁边路上的女孩一起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前面出现了人家。是两层小楼,外形是农村常见的样子。楼上楼下都亮着灯,让人感觉很放松。

许听到了响声,门吱的一声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笑着向人招手:“要不要留下来?房间里有热水,还有一个独立的浴室。只需50元一晚,便宜!”

这时候大家都不敢再心疼钱了,跟着对方的招呼走了进去。

“我们也住一晚。住双人房,均摊费用省钱。”你说的是一个叫刘雅的勇敢女孩,她也是第一次在这个城市工作。

程晓华点了点头,刚想回应,突然听到王琦说,“真奇怪,我们走了这么久还没见过酒店。为什么只是凭空出现?”

他的手机好像没电了,于是转头问程晓华:“姑娘,你手机还有电吗?看有没有信号,如果有,查一下导航看到的地方。”

程晓华白天有点晕车。她睡了一下午,不玩手机。目前还剩下40%的电量。她摸着手机看眼睛,还是没有信号。失望地摇摇头,突然发现手机上的经理不让我断奶他要吃流氓软件:地狱之家,自动打开了。主界面还是一张地图,在代表你位置的红点旁边,一个黑点不停的闪烁。不知道什么意思。

程小花正要退出接口,手指碰到闪烁的黑点,就蹦出一个字:

【徐来凤,望江市人,来自胡爱山村。因为他在经营酒店的时候被客人打死了,所以愤愤不平,滞留人间,迷惑路人。】

【邪恶指数:1星】

【任务要求:打破幽灵迷宫,成功带走你身边的两个人。】

【任务奖励:一条银铃项链。失败的惩罚:每个鬼都吃自己。】

除了这一段,旁边还有一张徐来凤的照片。五官和笑容就像10米外向他们招手微笑的酒店老板娘!

第二章444号馄饨店

“啊——”程小华的手一抖,用了两年多舍不得换的老oppo手机光荣地倒在了地上。

经理不让我断奶他要吃,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你怎么这么粗心?”王琦弯腰为她拿起电话。“屏幕裂开了……”

程小华想都没想前因后果,哆哆嗦嗦地喊了句:“鬼.鬼!快跑!”

带衣服的蛇皮袋没拿,身边两个人就要跑。

刘雅:“你不能吗?有光,明亮。我看着看着,在废土里更恐怖!”

“那是我同学的妈妈,去年去世的!”程晓华变心的时候编了个谎。当声音落下时,她的人已经从远处跑开了――他们已经提到了他们能醒来的东西,而她在他们旁边什么也做不了。

王琦和刘亚听到这话,联想到以前发生的事情,吓得脸色发青。他们迅速带着程小华跑了。

不知道一口气跑了多远。除了我的背,还有几个人丢了行李。抱膝站在路的黑暗面大口喘着粗气。

“你,你的手机。”王琦把打碎屏幕的手机还给程晓华。程小华听着身后很远的一个声音没有说谢谢。“要不要留下来?”

三个人摇晃着往回走,他看到身后十米处的两层小楼,老板娘笑着向他们挥手,“房间里有热水,还有一个单独的厕所。只需50元一晚,便宜!”

“啊!啊啊!”三个人对视一眼,都拔腿就跑。

但是不管你怎么跑,他们背后总有一个声音:“你要留下来吗?要不要住酒店?”

王琦喘息着说:“如果你继续这样跑下去,如果不被缠住,你会筋疲力尽的。”

刘雅:“哎哟.我很害怕.我跑不了了,呜呜……”

程小华:“以前听老人说,点个火,围着我转一圈就够了。你们谁有火?”

王琦:“我,我有打火机!”

三个人都跑不动了,都停下来是因为实在不想跑。两个女孩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王琦拿出他的便携式打火机。他打了几下就火不起来了。他急得跳了起来。偏偏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你想留下来吗……”

程小花转头一看,那东西已经慢慢向他们走来,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啊!走开!”关于被逼急了,程小华脱了一只鞋扔在脸上——据说这样也能破恶鬼,她不敢看,没打中。反正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砰!”与此同时,王琦的打火机从火中冒出来。他迅速举着火,原地打转。周围的时空仿佛扭曲了,鬼鬼旅馆都没了。

三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却再也跑不动了。只是不要逃避,坐着等天亮。

一个人一旦放松,就趴着睡。一个瞌睡过去了,再睁开眼的时候,东方的天空有了金光,天亮了。

经理不让我断奶他要吃,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