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 教师让我进了她身子,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教师让我进了她身子,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2020-12-02 01:00:58博名知识网
小林静也放下筷子,下巴看着萧静熙:“是我叫你送到白河镇的吗?是我自己用的!”萧靖西无奈,看着萧不说话小林静放下手,继续用筷子吃着零食,直到一盘芸豆卷吃完。她慢吞吞地说:“小京西,你暗恋吗?”萧敬希在他面前平静地抿了一口酒杯,正要说话小林静悄悄笑了笑,然后开心

小林静也放下筷子,下巴看着萧静熙:“是我叫你送到白河镇的吗?是我自己用的!”

萧靖西无奈,看着萧不说话

小林静放下手,继续用筷子吃着零食,直到一盘芸豆卷吃完。她慢吞吞地说:“小京西,你暗恋吗?”

萧敬希在他面前平静地抿了一口酒杯,正要说话

教师让我进了她身子,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小林静悄悄笑了笑,然后开心地吩咐同和:“让人再拿一壶桂花酒来。你没看见你公子的酒杯已经空了吗?”

萧敬希低头看了看之前一直滴着的酒杯:“……”

萧林静很欣赏萧静熙难得的尴尬,然后说:“萧静熙,你有没有发现你越来越因为一个人发脾气了?”

萧敬希慢慢平复了耳畔的骚热,声音依旧是他一贯的淡然:“那又如何?我从来不用别人来提醒我自己的情况。”

小林静拿着同和送来的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然后她说:“我师父说他知道喜欢我师母后,就开始攒彩礼。花了五年的时间,竭尽全力收集到了珍妮想要的世间稀世珍宝。在此之前,我的主人很穷,那些稀世珍宝只是在他第一次见到我的珍妮时听到的一首歌里。歌词的主旨是她会等对的人拿着那些东西来看她,然后带着嫁妆跟他走。我的珍妮是丁玲族群。我师父只听过那首歌的歌词一点点,但他当真了。所以五年后他带着那些宝贝去见我师母的时候,我师母惊呆了,叫了她的四个哥哥来打我师父。”

萧静熙仔细听着,忍不住笑了

小林静抿了一口杯中的酒:“很多人以为自己为喜欢的人付出了很多。其实很多只是他拥有的很小一部分。再多,他也不给。虽然我的主人没有多少钱,但他尽力了。不同的是,那些自以为付出了很多的人,在遇到不可避免的选择时,会权衡选择,而像我师父这样的人不会。”

萧敬希很惊讶萧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认为小林静不是女人,谈私事不合适。小林静从小在边境长大,她跟在主人身边,是那种随性的人。她总是对亲近的人说些信任的话,小林静今天多喝了几杯也是有原因的。

他只是不知道萧会认真考虑这样的事情

教师让我进了她身子,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原来,小林静对白云文婷的心思并不陌生。她甚至仔细琢磨了一下。不幸的是,公子的感情可能被萧归为“遇到必然选择时的衡量与选择”一类

小林静突然向同和抱怨:“这不是桃花!”

佟鹤用好听的声音说:“公主,你喝完了一壶桂花酒。这是小人找到的果酒。尝尝,很好吃。”

小林静看了看手里的酒杯,嘀咕道:“酒呢?是糖水!你跟你师父一样狡猾!”

贺聪欲哭无泪

萧敬希看着萧的聂却知道她喝醉了

那壶桃花酒,后劲足

萧靖西很无奈

*************

明天白天再加~ o (n _ no

让郡主和小二出来卖萌求票~。(未完待续,欢迎()投推荐月票,手机用户m点看。

第244章冲动再一次

好在小林静喝醉了,只比平时多说了一点,外表也没什么异样,不然萧静西可能要担心怎么把她带回来了

但话多一点的小林静,依然为萧敬希头疼

比如,当萧静西想带她走的时候,她固执地盯着萧静西的眼睛说:“二哥,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萧静西示意红英帮小林静下楼,答非所问:“走吧,包一盒芸豆给你卷回去当点心?”

教师让我进了她身子,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萧林静晃了晃红缨的手,坚定地站了起来。一边迈着同样的步子走出来,一边板着脸对萧静熙说:“我要两盒芸豆卷,还要一盒凤梨酥和十盆桃花。”

萧敬希笑着点了通和:“让他们包两盒芸豆卷,一盒凤梨蛋糕。”教师让我进了她身子

小林静不满地回过头来,又道:“桃花开了!”

萧静熙没理她

小林静边走边郑重讲价:“九坛?”

……

萧靖西目送萧上车。小林静仍然坚持要穿过车帘:“两座祭坛!”

萧敬希无奈地笑了笑,但说:“不让你失望不能包括习惯喝酒。”

小林静死在了车上

任姚期并不知道云阳发生的事情,任家也不是很太平

首先,任和方阿姨的母女又哽咽了

事情的起因仍然是因为上次任在钱锦宴上把一个丫鬟倒酒,被她卖了

被任送回白河镇,被周嬷嬷打了一顿,卖了出去。可以合理地说,任华钥走得太远了。毕竟,春儿是她姐姐的女仆,不是她的,也不是她的错。当时云阳市有一个能做主的大老婆。

然而,因为任在女儿的宴会上给了任家一个长脸,任的表现是引人注目的。他也担任过老太太,此时想让任接应,所以对此事视而不见。至于大太太,因为任耀银算计了和任,她回来后没有在任何老太太面前提起这件事。

现在任少了一个漂亮的丫鬟,自然要带起身边的二等丫鬟来,再添一个三等丫鬟进来

如果按照以前的规矩,方阿姨的面子是大的,而他们母女的丫鬟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思选择的,也没有人会刻意去反驳他们的面子

不过这次任一早就让周嬷嬷给任的丫鬟上好人选,直接送给任了。事实上,方的母女也是三居室的人,她们的人事安排都是大老婆家允许的。然而,任咽不下这口气。要不是方家带了丫鬟,任只好让人带了。

然而,尽管有好阿姨的压力,任还是气得一夜没睡好。第二天,新来的丫鬟伺候在任面前,又被任新提拔的漂亮丫鬟平儿告诉内院管事,说是新来的三等丫鬟用脏手脏脚偷了九姑娘的金钗,另一个丫鬟看见她偷偷搬了九姑娘的梳妆盒。

新来的丫鬟吓得哭着抢地,破口大骂什么都没偷,也不知道小姐的发卡是怎么出现在行李里的,但证据确凿,新来的丫鬟无法否认

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内院管事做这种事并不少见。她本来要按规矩卖丫鬟板的,但她不想见任华钥小姐。

教师让我进了她身子,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任看了丫鬟几眼,淡淡的央求道:“不过是簪根罢了。让外人知道,觉得我们家的人都很肤浅。我把这个丫鬟看做忠厚老实的。可能我得罪了一个被设计的人。所以送她回庄子就好了,会有点情义的。”

现在任在老太太面前更有面子了。另外,很少有丫鬟敢因为她的气质得罪她。连内院的管事也只能依着任的话,说先问问大太太。

大老婆现在正忙着给任遥音准备行李。任和任之间有空中交通管制的地方,你应该听听内院管事不假思索的话

于是任成功救了小女孩

任姚颖发现后变得更加愤怒。她跑到方阿姨跟前说:“妈妈!以后这个家还有我们的空间吗?她想怎么处置我家丫鬟就怎么处置,我自己却不能派丫鬟来?”

方阿姨正坐在书房里的书案上写作。任愤怒的声音并没有影响到她。她没有抬头看任姚颖,直到她写完,放下笔。她低声说:“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碰那个女佣吗?”

任有点不服气:“要不要我把她的耳目放在我身边?”

方大妈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耐心地说:“人家来找我们,她未必能指挥得了。你太浮躁了。”

任有些委屈:“妈,以前我们在家也不用这样看她的脸,现在她真的不把我们当回事了!是因为舅舅来不了雁北吗?还有就是因为外婆想让她嫁到邱家。听说邱的房子以后要交给邱家的表哥了。到时候,她就是邱家的族长了。家里没有不讨好她的丫鬟。"

方阿姨叹了口气,从案上起身,慢慢走到任面前,摸着她的脸颊,柔声说道,“既然你知道了原因,为什么就不能忍一会儿气呢?阿姨以前教过你,不要和比你强的人对抗。”

任咬着嘴唇,把手贴在方阿姨脸上:“妈妈,我咽不下这口气!她现在这样对我们。等她真的嫁给邱家的时候,爷爷奶奶会更关心她。哪里才能有好的生活?祖母偏爱她,在任瑶眼里,她父亲只有一个女儿.妈妈,你能不能不让她嫁到邱家去?几年后就让她结婚吧.到时候舅舅也可能来雁北,我们的日子可能会好很多……”

方阿姨把任抱在怀里,拍拍她的背。她半天没说话。她的目光停留在投射在窗棂上的母女倒影上,她似乎陷入了沉思

不知过了多久,方阿姨温柔的声音在书房响起:“你是我的女儿,我会尽力给你最好的,你一定会过得比他们好。”

任得知任与任的矛盾后,任问她:“三姐,你这次是不是故意惹了任?”

任的脾气也许没有任那么嚣张,但也许是因为她是弃儿,她受不了两个第一姐妹比她强的事实。她在这个金宴上任的时候,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却没有引起任何关注。她还失去了一个丫鬟,这已经大大刺激了她。然而,她回来后,遇到了任商量她的亲戚。

任此时挑了个丫环羞辱她,任受不了这口气

任华钥讽刺地笑了笑:“难道他们都认为我冲动,不怜悯别人吗?我欺负他们一两次有什么不好?我总不能被他们算计吧?”

任姚期叹道:“三姐,你这时候找他们的麻烦,不是逼着他们破坏了任佳和邱佳的婚事吗?方阿姨的手段我们都知道。她耍花招怎么办?”

任却是冷哼一声道:“太尉家未必要娶这户人家,我何必将它送给人看不起呢?”还不如毁掉!我们来看看方阿姨的身手。"

虽然任想通过姑姑的手毁掉自己和的婚姻的想法没有错,但任还是有方姑姑的手段,她真的很害怕重演任最后一次生命的悲剧

任正要说什么,任却说:“反正已经说对了。现在后悔莫及。我知道你比我聪明,但是.我不能指望你为我解决一切。你能帮我一辈子吗?”

教师让我进了她身子,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