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我喜欢和年龄小的男人,你可想死我了的意思

2020-11-19 20:51:25博名知识网
“我还没打开它们。一定要坚持一天一夜才能顺利登机!”老猫小声说。“什么样的机器可以登机.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离开上海。这里不再是你可以停留的地方。一天不行,一小时不行,一分钟也不行!”闫冰高声喊道。在紧张的气氛下,闫冰又恢复了活力,回到了20多岁。我不知道梁雪秀的老前辈是不是这样看闫冰的。说

  “我还没打开它们。一定要坚持一天一夜才能顺利登机!”老猫小声说。

  “什么样的机器可以登机.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离开上海。这里不再是你可以停留的地方。一天不行,一小时不行,一分钟也不行!”闫冰高声喊道。在紧张的气氛下,闫冰又恢复了活力,回到了20多岁。我不知道梁雪秀的老前辈是不是这样看闫冰的。

  说着A7大吼一声,再次径直穿过街道,向远处的马路跑去。

  “没有.闫冰太太,你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大黄焦急地问:“你不会想直接开车送我们回九思市吧?”

  闫冰摇摇头说:“当然不是。跑一晚上太远了。不管我送你去哪里,至少我得先离开上海!”

我喜欢和年龄小的男人,你可想死我了的意思

  说话间,闫冰已经开始行动了,车子一路怒吼着向西开去。虽然路线还不知道,但是巨大的悍马确实变得越来越远了。

  我忍不住捏了一下四个孩子智商的1,追人,讲排场,让这么大的家伙好惹.经过几条狭窄的小路,悍马彻底消失了。

  然而,闫冰的车也潇洒地离开了沪市,离开了汇文路,离开了闸北.晓凤默默地看着他一路上熟悉的风景,什么也没说.

  第十一章是去还是留?

  闫冰开着车,直接把我们带出上海,一路向西,奔向金陵城的边界。

  那辆悍马已经被闫冰甩在一边了,但是这个沪市显然不是我们可以待的地方。

  闫冰建议我们去金陵,换乘高铁。当然,我们白天不能动。所以,半夜到了金陵之后,要在城里找个阴暗的地方呆一天。

  我不反对闫冰对我们的想法,但我的脑子里总是在想一个问题。那是晓凤。

  如果小枫真的决定留在闫冰呢?小冯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回来怎么办?不会太难过吗?

  老猫和大黄都觉察到了离别的气氛,默默地呆在车里不说话。至于第三种,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说什么都不像小枫。

我喜欢和年龄小的男人,你可想死我了的意思

  一路上小枫说第一句话花了一个多小时:“夫人,你说我爷爷现在在哪里?是第49个城市?还是在上海股市?”

  “我不能这么说……”闫冰没有骗小冯,而是说了实话。回头看着小冯,“但我相信你爸爸和孙子总有一天会再见面的。”

  “嗯。”项枫轻轻点头,没多说什么。

  可是,突然觉得心里有无数的话想说,却又说不出来,心里堵得慌。

  午夜过后,我们到达金陵站,站在站门口有许多雕塑,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类似狮子的雕塑…

  老猫看到雕塑,觉得很亲切,笑着说:“我抽了半辈子南京烟,终于看到现场版了。我不能。大黄,你一定要在这里给我照张相。我想和它合影。”

  大黄笑着点点头,马上给老猫拍照。

  老人似乎信任他们俩。他们走的时候,老人也跟了过去,没有下车就离开了闫冰,小枫也没有。

  我站在车门外,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的小冯。

  当然,我想让小枫下车和我一起回司久承,但我没有信心这么做。

  上海股市是小枫的故乡,如果不是发源地的话。毕竟小冯也长在这里,可我呢?什么样的理由可以带小冯走?

我喜欢和年龄小的男人,你可想死我了的意思

  我能不能伸手跟小枫说:姑娘。跟我走,我会给你幸福,我会补偿你离开家乡?

  当然不行。我不能说这样的话。我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因为小冯和我不在了,他们永远在我和如君的阴影里。只要有一天她放不下我的心,我总有一天会成为伤害她的利剑。这个道理我懂,所以从某个角度来说,我得去市场说服小冯留下来。

  但是看着小冯坐在车里,我还是不想放弃。怎么才能放弃这个在我身体里呆了那么久,和我融为一体的女孩…

  这时,小冯突然拉开门,钻了出来。金陵城晚上不是很冷,夜风感觉身体里很温暖。

  小枫依旧是一条紧身牛仔裤,一件薄薄的白衬衫,只不过衬衫上披着一件风衣,是枫叶的颜色。

  晓凤看着我,先是笑了笑,然后朝远处轻轻点了下下巴,意思是让我陪她。

  我跟着小冯的身影,慢慢向远处走去。夜风迎面吹来。我知道小枫要做最后的决定了。

  “没想到金陵这么美,连车站广场都这么匆忙……”小冯小声说,其实车站广场没我想象的那么多人,我以为春运高峰就在眼前,这里已经很拥挤了。

  “小冯,你决定了吗?”我低声问。这是一个巨大的剪辑。

  小冯没有回答我,只是笑了笑。她看着我,低声问道:“杨林,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小时候爷爷总说我是个固执的女孩。他说我从来没有机会对自己的决定后悔……”

  说到这里,她扑哧一笑:“所以,对不起,这几天我特别纠结,特别纠结……”

  我赶紧摇头:“我不怪你,我怎么能怪你呢?”

  晓凤笑了:“你要是喜欢上另一个女生,一个普通的,小家子气的女生,我一定和她抢你。为什么我喜欢的男生要被别人带走?为什么?”

  项枫笑着说了这些话,但话中却蕴含着杀气.这种杀气其实让我觉得有些心寒。

  “小冯.你……”我低声说,正说着,小枫突然踮起脚尖,伸出她纤细的手指放在我的唇上:“嘘.杨林,别说话,让我说。”

  我看着小枫,微微一怔。

  “但你爱上的是如君,如君.更不可思议的是,如君竟然爱上了你.说实话,从第一次见到如君开始,我就在想,这个女人真的美得天衣无缝,就像一个完美的宝玉.而第二个想法是:幸好她不是凡人,不是无所事事的凡人,她不会跟我较劲。

  枫叶说,她的手指总是放在我的嘴唇上。枫树的声音在颤抖,她的身体在颤抖。

  我突然意识到,小冯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懦弱,喜欢退缩。她确实对我和如君包容太多。

  晓凤是个心软的女人,我不止一次发现。

  正是因为这种性格和特点,小枫才能成为自古以来第一个突破黄金境界的木厉鬼。

  我被小冯压住了,知道现在不该说话,就盯着小冯,等她说完。

  晓凤苦笑着说:“也许老板娘说得对。上海股市是我的家乡,也是我成长的地方。我应该留在这里,再次成为冥界的幽灵.也许我会遇到更好的男人,得到更好的真正属于我的爱情,而不是和你纠缠在一起,看着你和如君有多幸福,对吧?”

  看着小冯,我轻轻点头。我认为她是对的。如果她真的想打开,那就太好了.

  然而,就在这时,晓凤突然松开了我嘴唇上的手指,俯下身子,用自己的嘴唇压住了我微微干裂的嘴唇.

  那一刻,我差点懵了。我下意识的把它推向小枫,却不小心推了一个很软的东西.我当时完全懵了,然后突然感觉嘴唇一阵剧痛。我发现其实是小枫在咬我.用力咬我.

  那几乎把我的嘴唇咬烂了,我不知道晓凤用了多大的力气,她有多恨我,几乎把我的整个嘴唇咬下去.

  整个过程持续了很久。我没有推开她。我知道这可能是小枫在我面前最后的发泄。可能是她不愿意,不公正,失望.所有情感的释放.

  不知道是小枫咬得太用力了,还是因为其他原因,突然觉得眼眶湿润了,两行清泪缓缓落下.金陵的风不是很冷,但是我脸上很冷.

  我闭上眼睛,没有再看小枫一眼,什么也没想。

  我闻到了晓凤淡淡的香味,回忆起以前和晓凤一起经历的开心和不开心的事情。只是觉得如果小冯决定离开,那就太可惜了。

  小冯,如果你真的想在离开前给我留个回忆,请你咬紧牙关…

  第十二章小冯的决定

  小枫应该很讨厌我,因为我没有珍惜她对我的感情,因为我在她最无助的时候选择了如君。

  心里说不出的后悔,却又心虚。我为小枫感到愧疚,为她的真诚感到惋惜。

  枫树咬得很紧。而且很久没松手了,我隐约能看到伊枫白皙的额头上有一条明亮血管的痕迹,我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

  枫叶咬着我的嘴唇。“杨林,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他低声说。我只是个厉鬼,而你当时只是个活生生的人。你应该像其他活着的人一样恨我,害怕我,不敢接近我.但是你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帮我救我,还这么信任我.为了救我,你会毫不犹豫的让我去你的身体。融入你的整个人?"

  我看着小冯,嘴唇发痛。晓凤咬着嘴唇。她会说话,但我不会。

  而小枫问这个问题,她不需要回答。

  问完这句话,小冯哼了一声,然后终于松手后退了一步,眼睛含着泪盯着我。

  我从来没见过小冯这么生气。从未见过小枫如此绝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