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三个学长一起上我

2020-11-11 19:20:13博名知识网
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还活着。就在丧尸们要把我拖上金杯车的时候,突然,头顶上的梧桐树上,黑影一闪,只觉得一阵阴风袭来。我还没来得及抬头,周围几个丧尸就尖叫起来,然后倒在了地上。我抬头一看,顿时吓坏了!从梧桐树的树枝上,一个穿着睡衣戴着京剧脸谱的男人被扫了下来。他的面具是一张白色的笑脸,和逆天的大臣一模一样!葛宇也很紧张。此刻,脸谱男走向葛宇的攻击。葛宇踮着脚趴在地上,身体是空的

  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还活着。

  就在丧尸们要把我拖上金杯车的时候,突然,头顶上的梧桐树上,黑影一闪,只觉得一阵阴风袭来。我还没来得及抬头,周围几个丧尸就尖叫起来,然后倒在了地上。

  我抬头一看,顿时吓坏了!

  从梧桐树的树枝上,一个穿着睡衣戴着京剧脸谱的男人被扫了下来。他的面具是一张白色的笑脸,和逆天的大臣一模一样!

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三个学长一起上我

  葛宇也很紧张。此刻,脸谱男走向葛宇的攻击。葛宇踮着脚趴在地上,身体是空的,像蜻蜓点水一样。他甚至朝蒙面人踢了几脚,并来回踢他。

  这不是葛宇!

  这绝对不是葛宇!

  葛玉没有这么强悍的身手。有了这种功夫,我想我可以和西装大叔一较高下。和葛玉在一起半年多了,没见过她有这本事。可能她没机会或者没表现出来,但我觉得绝对不是葛玉。

  因为葛玉的性格,她不是那种爱拳打脚踢的女生。

  但如果她不是葛宇,真正的葛宇会在哪里?你不是在等着见我吗?我和葛宇做得很好,设了一个很好的陷阱,但最后掉进去的是自己?

  此刻,蒙面人正在和葛宇战斗,僵尸的技能看起来很低。没人敢上去帮忙。他们都躲在金杯车里,不在乎我。

  不过蒙面人的身手显然更胜一筹。此刻被打的葛宇不知所措。当她被打回金杯车时,葛玉咬紧牙关,挥挥手,跳进车里大喊:走!

  几辆金杯车,排成一个车队,飞快的离开了,寂静的夜把我和蒙面人留在了街上。

  我们站在路灯下,这样互相凝视着。我终于忍不住了,大声问:“你是不是要逆天?”那些背着我伤害我的稻草人和你有什么关系!

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三个学长一起上我

  第212章逆我不悔

  那个戴着白色面罩的男人,盯着我,没有再说话,现在跑了几步,突然跳进了路边的冬青树丛。消失。

  我独自站在同一个地方。说真的,我真傻,脑子一片空白!

  我甚至开始怀疑我的人生,我甚至想起了一个猜测,我的人生是别人做的梦。

  刘明布是这个世界上真实的人,还是别人梦里想象出来的人?当那个人醒来,这个刘明布就不存在了?

  而这个梦想家,在他的梦里,他总能让我发生任何事,任何我无法相信的事。他像上帝的手,背着我的两条腿,来回摆动。想扔哪儿扔哪儿。

  我最爱的葛宇对我做的?

  想到这里。我赶紧掏出手机给葛宇打电话,但声音提示我你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回到医院的。我躺在病床上,眼睛无神地盯着天花板。我希望不是葛玉把我踢到地上,只是一个长得和葛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也许,道儒复活了?

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三个学长一起上我

  刀茹一定死了。真的存在吗?我只知道海波以前救过尸体。具体操作方法我不是很懂,但是刀茹是百分百死的。所有的尸体都被梵天吃掉了。灵魂呢?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一片混乱,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直接崩溃。

  第二天一早,我的眼睛还是睁大了。不知道昨晚是不是睡着了,可能是睁着眼睛睡了几个小时。

  病房门被推开,一个穿着朋克风格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头上戴着一顶帽子,是一顶和衣服连在一起的大帽子,直接遮住了脸的上部。

  而且,他还带了口罩,可以说,他的脸蒙得很紧,除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

  “你是谁!”我一个激灵,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向我伸出手,示意我不要紧张。此刻,他脱下帽子和面具。我定睛一看,这个人就是昨晚救我的蒙面人。

  “我是逆天。”他平静地对我说。

  “跟我作对!”我惊讶地问。

  他此刻面对着我,背对着窗户,慢慢摘下面具。果然,面具下藏着一张稻草人的脸,然后他又戴上了面具。

  这次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我就率先开口道:工厂里的稻草人娃娃,天山龙洞里的稻草人娃娃,还有鬼叔,都和你有关系吗?

  我咬着牙齿问道。

  我说:“有关系,不过没关系。”

  我冷冷地哼了一声。现在我从床上坐起来说:“别他妈给我扯淡。我一直躺在这里,从民国旧居,从青岭古镇,到天山龙洞。脸谱面具和稻草人在我的生活中一直频繁出现,各种各样的陷阱都设计好了。你想干我多久?”

  我的愤怒根本压制不住,此刻都在说。

  我生气了,因为我在鬼的眼里看到过这一幕。逆臣和鬼叔是有联系有关系的,肯定是合作伙伴。

  所以我跟部长对着干的时候,这会儿就在塞住我的嘴,给我含糊的话题,我直接就生气了。

  我跟你说“我把工厂里的娃娃给鬼叔了,但是那些娃娃不是我做的,不是我杀的人,也不是我收的魂。”。

  “天山那蒙面人和你没关系!”我咬着牙又问他。

  我很想跳起来按住他打他,但又怕打不过,就忍住了。

  “天山?那与我无关。如果天山上有我面具这样的人,应该和鬼叔有关,面具的制作方法,稻草人娃娃的制作方法。我告诉他。”

  我有点相信他的话,因为鬼叔确实去了天山,跟着我们进了天山龙洞。更气人的是鬼叔冒充海波,想偷袭老祖,却被老祖发现了。

  “那你昨晚为什么救我!”我想,没事上法庭,强奸或者偷窃,我他妈不信,我没危险,他不会出来,但是我有危险的时候,他就来了。

  世界上有这样的巧合吗?

  当初确实和桂叔合作过,但目的是为了找到鬼眼。后来鬼眼落到你手里,你就把南海鬼岛上的鬼冰打死了。所以我藏了起来。

  “你先回答我,昨晚为什么救我!”我不想转移话题,就又强调了一遍。

  我说:“因为你对我有很深的误解!从离开青岭古镇的那一刻起,我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但是鬼叔用稻草人娃娃做了很多事,很多违背天地良心的事,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影响。而且,我知道你和你的朋友对我有很深的误解。

  “然后你来找我澄清误会。给我解释一下,你是三好学生,和这些事无关。这是不是意味着?”我酸得说不出话。

  我说:“不,我来找你不仅仅是为了澄清误会,更是为了帮你!”!我要亲手杀了鬼叔。他违反了我们最初的协议。他用我给他的秘密做稻草人娃娃。不知道囚禁了多少灵魂!

  说到这里,我也有些愤怒。

  想起来好像只有稻草人娃娃,没有泥人,没有瓷人,工厂的娃娃里也没有娃娃。应该是我自己告诉鬼叔的秘术。

  现在,我不像一个单纯的孩子。我相信别人说的。

  我说:好吧,我很感激你的好意。如果没什么,就去吧。

  我沉默了很久。最后在离开清陵古镇的时候,我说这些事和我没关系。现在我还是会用实际行动证明这些事情真的和我无关。你最终会发现的。

  逆臣,我掏出手机给二爷打过去,提示关机,给西装叔叔打过去,提示关机。

  最后我又给海波打了电话,还是表示她不在服务区。

  我要崩溃了!

  似乎天地间没有朋友。

  最后,我拿起手机,准备给苏真打电话。我觉得即使每个人的电话都打不通,至少苏真的电话可以打开。

  就在我准备拨苏真的时候,手机响了,上面的通话提示只有两个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