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我想让同桌捏我乳头,书包小说网

2020-11-10 14:34:43博名知识网
我心想:“我们今天彻底毁了。这家伙已经算过了。不管我们有什么花招,他都提前想到了。”问完这句不带色彩的微笑,他得意地说:“耽误时间也没用。没人能找到这个地方。至于怎么回事,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想要你。”他走过来对我说:“小道士,既然你有半个

  我心想:“我们今天彻底毁了。这家伙已经算过了。不管我们有什么花招,他都提前想到了。”

  问完这句不带色彩的微笑,他得意地说:“耽误时间也没用。没人能找到这个地方。至于怎么回事,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想要你。”

  他走过来对我说:“小道士,既然你有半个方丹,恐怕你已经知道安乐寺了吧?”

  我点了点头。

我想让同桌捏我乳头,书包小说网

  无色叹道:“我师父张僧繇,佛道高明。当时,世界上每个人都在争夺方丹,但他老人家打败了其他人,获得了方丹。俗话说得好,人得道,鸡犬升天。但是我的主人有点太小气了。他自己不练炼金术,也不允许我练。我连看都不敢看。”

  我心想:“看来你还是不知道方丹的秘密。如果你真的服了那种丹药,这个时候你真的会变成一个盗墓的人。”

  无色说:“后来他把方丹困在四条龙里,画在安乐寺的墙上。另一方面,我在夜里潜入水中去偷方丹。结果我就偷了一半,被庙里的和尚打伤了。万不得已,只能吞下这两条龙,赶紧逃走。”

  听到这里,我想:“你是不是和我一样把盲龙藏在身体里?”

  无色又说:“后来我卷土重来,引诱一个和尚帮我偷了另一半。但当时我的伤势越来越严重,盲龙很不安分。无奈之下,我只好找个安静的地方,安心养伤。等我恢复了伤口,再出来的时候,发现和尚都不见了。我不知道那堵墙去了哪里。”

  “我找了很多年,终于找到了方丹另一半的下落。可是我忘了一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在寻找丢失的方丹,但是另一群人,不知怎么的,发现我有方丹,所以他们成群结队地攻击我。”

  鲁老师说:“这件事大概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吧?”

  无色说:“对,是几十年前。”

  鲁老师看着我说:“应该是大公子带着空屋的鬼魂来争夺的时候了。”

  无色说:“他们那么多,我再厉害也不是对手,很快就要重伤了。后来两个道士偷偷把我带走了。”

我想让同桌捏我乳头,书包小说网

  无色看着陆先生说:“这两个道士,一个是你师父,一个是你叔叔。”

  陆老师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似乎觉得很得意。

  第952章威胁

  看着陆先生的表情,大概是觉得主人做了什么事情让他露脸,心里很得意。

  我去找陆小姐,悄悄的说:“陆小姐,别忙得不开心。我们在这个地方太危险了,要想想怎么逃。”

  陆老师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这次我真的没办法了。还是尽量拖延时间吧。”

  然后他露出好奇的神色,对无色说:“我的主人抓住了你,他为什么不拿出你的那一半方丹?”

  无色自豪地说,“因为他们不懂方丹的魔力。在我吞下方丹之后。灵魂和肉体必须在一起。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找到盲龙。”

  我点点头,心想:“这个结论是对的,我体内的盲龙也是对的。”

  无色接着说:“我被狼群围攻,受了重伤。我知道我逃不掉。一旦这些人得到方丹,他们一定会杀了我。所以,我的灵魂在我的身体之外,我就在我的身体旁边。”

我想让同桌捏我乳头,书包小说网

  他笑了两声说:“你师父以为我伤得很重,灵魂出窍了。如果他们两个有一点善意,把我的灵魂放进他们的身体里,他们自然会发现我的秘密。可惜这两条老路都不是好人,没有一条做到这一点。”

  “这两个人,一个禁锢了我的灵魂,另一个束缚了我的身体。我从里到外搜了一遍,可惜他们什么也没找到。”

  “后来,他们开始折磨我的灵魂,所以我骗了他们。我告诉他们方丹在神女村。当他们把我带到这里时,我的灵魂挣扎着挣脱出来,把我的身体撞到了河里。”

  “我认识河神很多年了,也看中这个地方很久了。河神悄悄把我的尸体送到这个山洞。你师父和叔叔甚至去了两次水,但没有找到我的尸体。”

  鲁老师点点头说:“你把身体和灵魂分开了。他们两个再也不会得到方丹了。如果他们找不到方丹,就不能再杀你了。这是个好计划。”

  无色一笑:“过奖了。幸好我想通了这一节。不管你的主人怎么折磨我,他从来不说话。最后,他们两个真的别无选择,只能把我的灵魂封印在灵魂里。”

  陆老师顿悟,然后迷茫地说:“在灵界,我看到了师叔,看到了师父,看到了哥哥。你假装是他们中的几个。不过,既然你已经和我师父和叔叔接触过了,你能冒充他们也就不足为奇了。但你从未见过我哥哥。你怎么知道他的长相?”

  他面无血色地冷笑着说:“张把我封在灵位上的时候,还附了一缕自己的灵魂在上面。这些年来,我已经吞噬了灵魂炼制。所以,我能认出张布布种子认识的人。”

  陆老师点点头:“事情就是这样。难怪我们看到的人都是十几年前的样子。原来是张对的记忆。”

  薛倩看着石头上的字说:“谁刻的这条线?”

  无色摇摇头说,“不知道,可能是河神干的。呵呵,这家伙很细心,让我跪在这里拜我师父。可惜他根本不知道我对主人没有感情。”

  说了这话以后,他打了个哈欠:“你耽误了很久。你的帮手不会来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帮我干掉方丹吧。”

  鲁老师皱着眉头说:“等你的灵魂回到肉身,自然可以把取出来。我们为什么要帮你?”

  无色说:“因为你师叔在我的肉身上画了个符号,我解不开,我的灵魂回不去了。”

  我俯下身看了看。肉上有一个标志。

  我挠了挠头,说:“这个人物看着眼熟。啊?这不是柳城空屋的那个吗?”

  陆老师点点头:“是我叔叔创造的。除了他,只有我知道怎么破咒。”

  无色催促道:“既然你知道了,赶紧把咒语擦掉。”

  陆老师笑着说:“既然你有了我舅舅的记忆,为什么不自己把咒语擦掉呢?”

  无色看着鲁先生说:“我得到的只是一缕死魂。里面的东西支离破碎,根本没有多少记忆。”

  陆老师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看着我和薛倩说,“我们不能死。”

  卢老师对无色说:“无色大师,这个法术我不帮你解。除非你让我们先走。”

  无色的裴:“你当我是小孩子吗?如果我放你走,你会帮我解咒吗?我知道我一出水,你的帮手就会冲过来杀我。我没那么傻。”

  陆老师咧嘴一笑,笑着说:“就在这里过吧。如果可以就杀了我。无论如何,我死后,你再也不能得到方丹了。”

  无色的眼睛流露出锐利的光芒,他的身体摇晃着,然后,我感到眼前一花。我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听到薛倩尖叫起来。

  我往里一看,只见无色抓着的脖子,威胁道:“卢道长,你再不帮我解咒,我就杀了他。”

  陆老师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杀了它,随便。”

  骂:“卢,你他妈的……”

  无色有气无力,他说:“你不能杀,因为我想留你破除咒语。赵灿也不会被杀死,因为我想取出他体内的盲龙。这个姓薛的对我没用。杀了就杀了。”

  看那无色的意思,真是要命的薛倩。

  陆老师转过身来故意对我说:“赵莽,我们还是让无色杀了薛倩吧。薛倩死后,他再也不能威胁我们了。”

  薛倩听到这里突然大哭起来:“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旁观者,我的死太冤了。无色大师,放开我,我再也不看热闹了。”

  当我看着薛倩放声大哭时,我总觉得不对劲。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比这更危险的场景也见过。薛倩从来没有哭过,为什么他今天这么怂?

  这时,我的陆老师毫无征兆地跳了起来,像离弦之箭,一眨眼就冲到了无色。

  看来薛倩哭是假的,转移无色注意力是真的。

  如果这里没有其他人,鲁老师的计划就成功了。不幸的是,这里仍然有很多步行者。

  在电石的火焰之间,无色发出了一个秘密的信号。那些行尸快步冲到陆小姐身后。

  如果陆先生一定要救薛倩,这些步行者一定会重伤他。到时候,我们就要丢命了。

  我重重地跺了跺脚,冲上去,却被一具尸体拦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