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老公你好,好大啊弄疼人家了

2020-11-09 01:06:50博名知识网
陆银兵回答的很清楚:“是的!”“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夏艺彤捧着脸笑了半天。“你要什么脸?”卢喝冰说,“我告诉你,这张脸,就像一个人的伪装,你这张脸在外面很重要,有的人一辈子只为一张脸活着,在家里就不值钱了。如果任何时候都要伪装自己,活着太可怜了。”夏艺彤说:“那你现在唱我有点邋遢。”庐隐白冰看了她一眼:“神经病,我不想面对?”她说完后,发现

  陆银兵回答的很清楚:“是的!”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夏艺彤捧着脸笑了半天。

  “你要什么脸?”卢喝冰说,“我告诉你,这张脸,就像一个人的伪装,你这张脸在外面很重要,有的人一辈子只为一张脸活着,在家里就不值钱了。如果任何时候都要伪装自己,活着太可怜了。”

  夏艺彤说:“那你现在唱我有点邋遢。”

老公你好,好大啊弄疼人家了

  庐隐白冰看了她一眼:“神经病,我不想面对?”

  她说完后,发现自己语速很快。夏艺彤现在真的是精神病了。没有等她澄清,就不是故意的。夏艺彤笑得前仰后合:“你刚才说那张脸不值钱。”

  陆银兵不争馒头:“唱啊唱啊,等我找个词。”

  卢茵生气了,转身对着手机找话。夏艺彤也在手机屏幕上探头探脑。她先说:“我没事。”陆银兵紧跟其后。“我找到了。”

  夏艺彤:“准备……”

  陆银屏捏了一个兰花手指,夏艺彤说:“噗——”

  陆银兵:“认真点!”

  夏艺彤绷脸傻笑:“开始。”

  陆银兵唱的不好听也不难听。她不会不吃惊就跑的。她掐着嗓子开始唱:“小邋遢,真邋遢,邋遢王就是他,人家都叫他小邋遢。小邋遢,真邋遢,邋遢王就是他,没人喜欢他。”

  还别说,唱儿歌没味道。夏艺彤把手机面朝下,躺在桌子上,下巴搁在手背上,眼睛随着陆喝冰的动作转动,肩膀不断耸动。

老公你好,好大啊弄疼人家了

  陆银兵扭着腰,把手指向前方,大概是在用他一生中最甜美的声音唱着:“突然有一天,小邋遢王变了,他不邋遢了,大家都喜欢他。突然有一天,晓晓变了。他不尴尬,我们都喜欢他。”

  夏艺彤笑着钻进了桌子。

  陆银兵彻底释放了自己,随手剃了个光头。因为受不了,就用手拉了拉,拉出两个小脚镣:“小邋遢,真邋遢,邋遢王就是他,人家叫他小邋遢。”

  歌的后半段,她在虚空中不存在的镜子前固定头发,拿出衣服,甜甜地唱着:“突然有一天,小邋遢变了,她不邋遢了,夏艺彤喜欢她。突然有一天,小邋遢变了。她不邋遢,夏艺彤最喜欢她~”

  夏艺彤坐不住了。他蹲在地上,笑得前仰后合。

  陆银兵一秒钟就恢复了严肃:“吃完了,你表现不好,菜就凉了。”

  一缕不显眼的细细的红色从她耳朵后面冒了出来,捋着手指,用头发遮住了耳朵。

  夏艺彤拿起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扣在桌面上的手机,停了下来,本地保存,回到桌面。她偷眼看了看陆喝冰,陆喝冰正背对着她,她根本没发现。

  “小邋遢……”陆银兵发现自己被《小邋遢》洗脑了,不知不觉唱了个菜。他不禁哑然失笑。午饭后,夏艺彤收拾碗碟,洗了碗。水冲在盘子上。他点点头,哼了一声:“突然有一天,小邋遢变了……”

  两个人在厨房唱《小邋遢》。夏艺彤洗碗的时候,唱歌到开心的地方,把水拿出来。水溅到了卢银兵的脸上。陆银屏眯起眼睛,危险地看着她。

老公你好,好大啊弄疼人家了

  夏艺彤和她真的对视了。两秒钟后,他们笑了。

  最后他被压在厨房里使劲亲。

  一个人可能因为一件大事继续抑郁,也可能因为一件小事开心一整天。机缘巧合,《小邋遢》,就像一丛破土而出的蓓蕾,在这个阴暗的世界里破了一条缝,美好而温暖的阳光意外地铺展开来。

  昨天问过医生后,陆尹冰决定不午睡,把睡眠时间都攒到了晚上。这个决定主要是针对夏艺彤的,夏艺彤听她的话,即使困了打呵欠,她也保持清醒,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陆银兵打开安装在客厅的顶部音响,循环播放《小邋遢》。夏艺彤先走了,他觉得不听音乐跳不下去,不然跟不上节奏。他整个下午都在摇头晃脑,眼睛里经常同时含着泪水。

  陆银兵坐在沙发上摇着腿看剧本。

  夏艺彤拿这本书的时候,大致翻了翻。当时她正在看故事。现在看着,是针对台词的记忆。从头到尾看完之后,她又问夏艺彤:“你上次说这部剧是什么时候?”

  夏艺彤打了个哈欠,答道:“那年夏天播的。”

  陆银兵:“歌呢?谁唱的?”

  夏艺彤:“我……”

  陆银兵眼睛一亮,夏艺彤说:“当然不可能。拍完戏就去看你了。我没时间录。而且后期也没问我录歌的事。怎么才能主动问?”

  陆银兵很恼火:“我就知道我会跟秦翰林打招呼,让你唱一集什么的。”

  夏艺彤绕到沙发后面,抱住她的肩膀,眯起眼睛看着这个机会,懒洋洋地说:“这部电视剧的角色歌曲很多,我唱得不好。而且,他毕竟不是专业人士。乔总是有钱,他请专门唱影视剧的歌手。剧还没出,歌就可以炒了。为什么要用我这样的新人?”

  陆银兵替她抱怨:“秦翰林不是说他们的音乐总监说你和专业的差不多吗?”

  夏艺彤觉得女朋友是世界上最好的,她为自己说话的方式真的很可爱。她忍不住笑了:“人民的音乐总监在全世界尖叫说我是专业歌手?”

  “那不是真的。”卢喝冰发着牢骚。

  “所以大多数人不知道我很棒。”

  “所以让你出去唱歌。你不多唱,人家怎么知道你很棒?”

  演技和唱功不能结合。她没有精力,至少现在对夏艺彤来说。她因演电影而筋疲力尽。夏艺彤没有说实话,只是回答她:“那我就没时间陪你了。”

  陆银屏接受了她的理由,给自己唱歌很好。

  “没错。”

  “嗯?”夏艺彤困得几乎睁不开眼睛,摇摇头,打算再走一趟。

  陆银兵问:“你之前说要给我写首歌……”

  夏艺彤:“啊。”

  卢银兵仰着脖子回头看。夏艺彤头朝下,嘴巴在上面,眼睛在下面,弧度接近妖。他忍不住扬起了嘴巴。“这首歌是怎么写的?你不会忘记吧?”

  “快写完了,还剩下几个字。”夏艺彤说。她答应鲁喝冰。她什么时候忘记的?

  “我来听几句。”

  夏艺彤清了清嗓子。

  卢喝着冰充满了期待。

  夏艺彤:“小邋遢,真邋遢,他是邋遢之王,人家叫他小邋遢……”

  陆喝冰突然变脸,把枕头扔过去。

  夏艺彤拿过枕头反应很快,赶紧还回去:“你在我困的时候送我一个枕头,怕我睡不着,对吧?带走吧。”

  她没有说没事,但是当她说陆喝冰很兴奋的时候,夏艺彤在心里叫了一声,看见三个枕头一起朝她飞过来,一个在她的脸上,两个在她的身上,然后躺在地上,又白又软又胖,起来的时候不愿意起来——枕头。

  夏艺彤吞了一口口水。那是一个枕头。

  不管了,夏艺彤朝着地上又白又软的胖子扑了过去,睡在了地板上。陆银兵直起腰,胳膊肘撑在沙发上,朝这边看了看,说:“帮我捡起来。”

  夏艺彤不情愿地坐了起来,拿起枕头,不情愿地递了回去,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回走。

  我在屋里走了几圈,站着要睡着,被陆喝着冰,拎着耳朵对着我的灵魂喊回去。

  “你女朋友出去买东西了!”

  “你女朋友被妖怪抓走了!”

  “大哥,你女朋友被妖怪抓走了!”

  “两兄弟,你女朋友被妖怪抓走了!”

  “三兄弟,你女朋友被妖怪抓走了!”

  夏艺彤:“…”

  我不知道庐隐冰有没有创意,但回来的是那句话,能起到提神作用的是女朋友。夏艺彤多次“在垂死的梦中坐起来”,终于熬到晚上吃饭。吃完第一顿饭,他差点一头扎进碗里。

  陆银兵放开嗓门喊道:“太晚了!你女朋友的爪子被开水烫到了!”

  夏艺彤一个激灵,立刻坐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