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丈夫敲开妻子房门,看着妻子留下的伤疤,丈夫心口一阵抽痛

2020-06-28 06:52:07博名知识网
丈夫敲开妻子房门,看着妻子留下的伤疤,丈夫心口一阵抽痛南郊监狱坐落在京城南边最偏僻的郊区。在这里关着的,无不都是无期徒刑、穷凶恶极的罪犯。此时此刻,监狱大门前站在一个衣着简单的女人。她面容苍白,明明年轻貌美,眼神却透露出阴冷与死寂。南郊监狱大名鼎鼎的时桑榆,十八岁就进了南郊监狱,她是第一个。能从南郊监狱活着走出来,她也是第一个。“你是第一个能从这里走出去的犯人。希望以后你洗心革

  丈夫敲开妻子房门,看着妻子留下的伤疤,丈夫心口一阵抽痛

  

  南郊监狱坐落在京城南边最偏僻的郊区。

  在这里关着的,无不都是无期徒刑、穷凶恶极的罪犯。

  此时此刻,监狱大门前站在一个衣着简单的女人。她面容苍白,明明年轻貌美,眼神却透露出阴冷与死寂。

  南郊监狱大名鼎鼎的时桑榆,十八岁就进了南郊监狱,她是第一个。能从南郊监狱活着走出来,她也是第一个。

  “你是第一个能从这里走出去的犯人。希望以后你洗心革面。时桑榆,你走吧。”

  

  时桑榆朝着预警露出一个笑容。迈开步子,近似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整整四年,四十八个月,一千四百四十天,三万四千五百六十个小时。她都在阴冷的监狱里服刑,从十八岁到二十二岁,从顶级豪门时家备受宠爱的大小姐,到心狠手辣人人喊打的杀人犯。

  没人在监狱外等候着她,时桑榆便一个人徒步走了半个小时。她走进一家百货店,朝着收银的男人微微一笑,声音温软:“我可以借一下你的手机吗?”

  收银的男人抬头,看见时桑榆堪称毫无瑕疵的容颜,磕磕巴巴地说:“你……你拿去吧……”

  桃花眼弯了弯,时桑榆说了声谢谢,打开男人的手机,熟悉地拨通了一个电话。

  

  

  

  

  

  

  

  

  

  

  

  

  

  

  

  

  

  

  

  

  

  

  

  

  

  “这是我的卧室。”司南枭的语气带着几分讥诮,像是在嘲笑她的反客为主。

  时桑榆声音慵懒柔软:“太子爷是想要把我赶出去吗?”话音刚落,桃花眼里掉落了两颗金豆子,看上去好不可怜。

  司南枭眉轻轻一皱。他的目光锐利,一眼就看穿时桑榆那蒙蒙雾气后的桃花眼里的平静与冰冷。

  “你想要什么?”

  终于问到正点上了!

  

  

  

  

  

  

  

  

  

  

  

  

  

  

  

  在晚宴之前,时桑榆也是这么以为的。

  未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