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乡土散文:父亲

2020-06-27 21:54:12博名知识网
我的父亲,在我们当地是个远近闻名的木匠。在一九九九年的一月八日,七十六岁时,去世了。父亲虽然没有干过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但是他一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对屯邻友好和善,过日子从不抱下洼地。打我记事儿起,我家就有收音机、

  

  我的父亲,在我们当地是个远近闻名的木匠。在一九九九年的一月八日,七十六岁时,去世了。

  父亲虽然没有干过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但是他一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对屯邻友好和善,过日子从不抱下洼地。

  打我记事儿起,我家就有收音机、缝纫机、自行车。

  三天两头,就有人到我家借自行车去外地办事。每当有人借自行车用完送回来时,父亲都要仔细地检查一遍,哪个地方变样了,他一眼就能看出来,然后认真地把弄坏的地方修好。

  农闲季节,是家庭妇女做鞋、做衣服的时间。因为鞋帮太厚、太硬,用缝纫机做鞋帮,很容易损坏机器的零件。零件坏了,我们都很心疼,可是,父亲第二天就默默地买了回来,我家的缝纫机几乎每天都有别人在用。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家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一大早,就有人到我家里来等着看电视剧。炕上、地上、窗台上全是人。后来,我家的窗户框都被人给搬坏了,父亲又默默地修好。

  父亲的木匠活儿,做得非常好。我家哥姐八个,只靠在生产队里挣的工分儿,根本不够用。所以父亲就做家具卖。

  父亲在春节期间上山拣木材,留着做家具用。父亲白天要忙其他农活儿,做家具一般都是在晚上,一做就做到深夜。那时,每件家具都能卖二三十元钱,这对家里是个好大的补贴。

  父亲非常能吃苦,每天都是起早贪黑的干活儿。农闲时,就到外地去做木工活儿。由于父亲的木工手艺非常精湛,干活儿又不会偷懒,所以都愿意用他。父亲在大队和公社都干过活儿,几乎每年都能评上“劳模”。

  

  冬天,父亲就带哥哥们去割苕条,第二天起大早,用手推车拉到木兰县集上去卖。那时,一手推车的苕条也就卖六七块钱。有的时候在市场上,从早晨蹲到晚上,也没卖出去,最后只能卖三四块钱。

  农闲时,父亲总是想方设法找挣钱的门路。那些年让打猎,父亲就和大哥一起去打猎,给家里人改善伙食。

  改革开放以后,父亲买了很多绵羊。每次雨天父亲放羊回来,全身都湿透了,裤腿满是泥巴,鞋里边全是泥水。

  有一次,羊丢了,父亲走了二十多里山路到敬老院去找,结果让敬老院的狗给咬死好几只羊。父亲非常上火,回到家一句话都不说。

  听别人说绥化的绵羊品种好,父亲步行三百多里路,硬是把羊赶了回来。父亲怕把羊蹄子磨坏了,就用自行车里带,把羊蹄子包上。天黑住店时,也不睡觉,怕羊被偷。更难的是过江,羊不上船,父亲就一只一只地往船上拽。

  父亲不但能吃苦,而且从不轻易麻烦别人。

  有一年秋天,父亲骑自行车去木兰县买玻璃,坐小船过江到西口子屯儿。当时有个人家住西口屯儿,是和父亲一起过江的,他看天黑了,劝父亲在他家住下。因为路上还要蹚过一条很宽、很深的河,不管人家怎样留,父亲都没在他家住。

  

  过河时,父亲背上背着玻璃,手推着自行车,踉踉跄跄地在湍急的水流中,艰难地行走。这条河最深的地方有齐腰深,走到河中心,一个大浪把父亲冲倒在河里,父亲死死抓住自行车。被河水冲出去很远,幸亏自行车被一块大石头挡住了,父亲才站起身来。父亲到家已经半夜了。

  在一九九八年初秋,父亲感觉吃东西总噎得慌,二哥带他去吉林的一家医院做检查,查出是食道癌晚期。得知父亲的病情,我们都哭了。

  秋收时,父亲拖着病体在割黄豆时,看见掉在地上的豆粒,他还像往常一样,都一粒一粒地捡起来。割完地又选出优良的品种,留作来年的种子,这是他一贯的做法。

  初冬,在打苞米时,父亲已经病重,走不动了。父亲就让我扶着他,摇摇晃晃地走到外面,去看打下的粮食。我含着眼泪扶着父亲,走到一袋袋的苞米跟前,站了很久、很久。

  卖完粮之后,父亲小心翼翼地把钱包好,对妈妈说:“以后你到谁那儿去,就把这些钱给谁吧。”

  一九九九年一月八日的晚上,父亲带着对我们深深的眷恋走了......

  我时常在梦中和父亲见面,醒来眼里全是泪……

  审阅:静和

  简评:文章跨越了几十年的光景来描写父亲,作者却能集中笔墨,抓住事件,把父亲的高大形象逐渐树立在读者面前,结尾升华得很好。精彩!

  作者:蔺淑华,小学退休教师。

  终审:严景新

  编辑:卜一

  头条每日刊发作品优选纸刊《中国乡村》杂志,凡上刊者免费包邮赠送样刊

  投稿必须原创首发,投稿邮箱:zxmtth@126.com

  声明:本文为中乡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