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答疑解惑

故事:十年婚姻没一儿半女,去医院体检一趟,我让老公净身出户

2020-06-27 12:07:31博名知识网
本故事已由作者:不喜芦苇,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1林莱用她那辆价值百万的车把陈旻遇的车头给撞烂了。陈旻遇是她结婚十年的老公,他们跟无数情侣一样,经历过相识、相恋最后步入婚姻殿堂。陈旻遇是一家上市公司的IT总工程师,而林莱,是这家上市公司老板的小女儿。陈旻遇刚出轨那会,林莱就知道了。十来年的感情,她对陈旻遇知根知底,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她

  

故事:十年婚姻没一儿半女,去医院体检一趟,我让老公净身出户

  本故事已由作者:不喜芦苇,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林莱用她那辆价值百万的车把陈旻遇的车头给撞烂了。

  陈旻遇是她结婚十年的老公,他们跟无数情侣一样,经历过相识、相恋最后步入婚姻殿堂。陈旻遇是一家上市公司的IT总工程师,而林莱,是这家上市公司老板的小女儿。

  陈旻遇刚出轨那会,林莱就知道了。

  十来年的感情,她对陈旻遇知根知底,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她便知道。

  对方是陈旻遇部门刚招进来的实习生,实习期还没过,她就怀孕了。可能是林莱不想生孩子的缘故,陈旻遇这个渣滓也不挑人,还真的就有了一个。

  林莱特地挑了陈旻遇陪那女人去医院的日子做体检。

  看她那样子,都显怀了,却被检查出来有毛病,陈旻遇不想要,就要把这孩子打了。

  林莱还记得陈旻遇这胆小鬼看到自己时脸上那表情是相当有意思,害怕,惊悚。

  林莱狠,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她笑了两声。

  对方到底是个年纪轻的,知道自己可能完了,便去抓陈旻遇那根救命稻草,谁知被陈旻遇一甩,脚没站稳,又一惊,她直接摔趴在了地上。

  走廊里一下子就乱了。

  钱还是林莱掏钱付的,没为什么,就觉得她躺在病床上看陈旻遇,仿佛要把他身上的肉给剜下来的架势,挺痛快。

  离婚协议书在陈旻遇被告知辞职的同一天,交到了他手上。十年婚姻反正没一儿半女,林莱去医院体检一趟,就让陈旻遇净身出户了。

  十年婚姻没一儿半女,去医院体检一趟,我让老公净身出户

  这个平常在公司总是温和儒雅的男人在那一刻,原形毕露,当着所有人的面对着林莱破口大骂,将林莱的私事嚷嚷着给所有人听。

  林莱听得烦了,在陈旻遇开车离开后的十分钟内,她尾随他开了出去,绕了一个弯,在繁华地段跟陈旻遇迎面对上,然后,狠狠撞了上去。

  2

  林莱不老,相反她才三十五岁,正是风情万种的年纪,也是走在路上都会让街上男人回头多看几眼的女人。

  从派出所里出来以后,她开着她那辆破车去了汽修厂。

  钥匙交给了经理,问了维修时间准备往外走。

  她的眼睛也就这么随意地一瞥,就瞟到了一个身影。

  年轻男人穿着黑色汗衫,搭配一条黑色收脚运动裤,踩着双脏兮兮的球鞋躺在板车上,慢悠悠滑进车底。

  林莱只看得见他侧边的身子,身旁放着工具箱,他拿起扳手,许是注意到有人在看他,他回过了头,头顶戴着的手电筒,直直地朝林莱射了过来。

  林莱偏过头,那年轻男人也没再看他,继续干着自己的工作。

  脑子里那个大胆的想法却越发肯定,她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索性不走了,就在休息室里等着他。

  休息室的玻璃是透明的,林莱看得很清楚。她又盯了一会,叫来了经理,她指着外头在车底的男人,“他叫什么名字?工作怎么样?”

  经理搓搓手,循着看过去,摸不准林莱是什么意思,如实说:“他叫林璨,是我们这边的汽修师傅,来了半年了,干得挺好的。”

  林莱点点头,“我那辆车也是给他修的?”

  “一般来说是的,如果他比较忙,会交给其他师傅,但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给您修好。”

  “别紧张,我就是问问。等他忙完,把他叫过来。”

  经理动作很快,跟林莱说完,就跑出去跟林璨说了。

  果不其然,就见林璨起身去听经理跟他说话,期间还抬头瞥几眼林莱。

  林莱看得出口型是“我知道了”。

  她悠闲地喝着咖啡,翻开汽车杂志,看了起来。

  “你好,听说你找我?”

  林莱端着咖啡杯抬头时,林璨已经披了件外套,手也洗过了,洗手液的香味里混着一股淡淡的机油味,倒也不是说特别难闻。

  “坐。”

  林璨把拿着的手套放在茶几上,一时间有些拘束,“那个,是我给你修的车哪里有问题吗?”

  “不是。就是觉得你很合我眼缘,想交个朋友。”

  林莱从小到大都是颜控,为此就摔在了陈旻遇这人渣手上。林璨长得很好看,虽然是干汽修的,但丝毫不影响他的美观。

  只听林莱继续说:“有女朋友吗?”

  林璨一愣,摇摇头。

  “我想租你一段时间,价钱你出,不瞒你说,这是我第一次租男人,所以价格行情也不清楚,你看着说就行,主要是陪聊陪玩,其他暂不考虑。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林莱抽出一张卡片,慢慢推到林璨跟前。

  林璨这副好看的皮囊一下子变得幽深起来,好几分钟之内都没说话,拿起名片仔细看了眼她的名字,念出声,“林莱。”

  几秒后,他放下名片,轻笑,又说了一句话,气得林莱的脸青一阵红一阵。

  3

  林莱活这么久,第一次被人当作老鸨。

  她被气得不轻。

  之后她总结,说到底还是自己没经验。

  车要修个十天半个月,林莱没有再去汽修店。

  陈旻遇出院后又找了林莱一次,说是要她赔自己精神损失费,狮子大开口要林莱把他们住的那栋别墅给他,不然他不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林莱不想见到这个疯子,撕破脸这臭男人就原形毕露,她看着实在是倒胃口。本来就这么耗着他,她也不急,直到她哥哥林山的电话打了回来。

  说陈旻遇去找他了,在基地撒泼不肯走,还把林莱嫂子阮甜给抓伤了。

  现在已经把陈旻遇提去派出所了,林山电话里挺生气的,直言要林莱过去解决事情。

  林莱没敢耽误,带着老爷子新给她的律师,打飞的去了林山那里。

  等陈旻遇回过神时,冷汗直冒。

  他是昏了头,什么林山比林莱好说话,这下倒好,别说房子了,林家绝对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房子和钱什么都没有了,正好,律师也在,把所有事情都分得清清楚楚,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末了还得坐牢,齐活。

  林莱是爽歪歪,临走之前还送了自家嫂子一整套奢侈护肤品作为赔罪。

  回去的路上林莱接到电话,说是可以去提车了。

  林莱到的时候,还是之前的经理招待了她,领她去取车。

  走到车前,她脚步一顿,驾驶座里面有人。

  经理探头探脑一看,连忙解释,“哦师傅还在做最后检查,保质保量嘛。”

  “哦。我不急。检查完开出来吧,我在外面等就行。”

  林璨将车开了出来,在林莱跟前停下。正要开车门,又被林莱不动声色地按了回去,她惬意地交叉双脚,两手撑在车窗沿上,问他:“真不考虑啊?”

  林璨不说话,看着她。

  “在这边打工才几个钱,累死累活就点死工资,单休吧?何苦呢。”

  林璨脸一哂,耳根有点烫。车锁一响,林莱站直身体,往后一退,看着林璨下车,他说:“车好了。”

  钥匙还给她。

  林莱接住,也不在这问题上纠结,只是作出打电话的手势抵在耳边,“想通了随时打给我哦。”

  她开车扬长而去。

  只剩下林璨和经理在门口站着。经理听了会墙角,走过去拍拍林璨的肩,“唉我说你还想什么?”

  “什么?”

  “人家林小姐摆明了喜欢你,你犹豫什么?多好的机会啊。”

  林璨心中突涌被抓包的羞愤感,“什么犹豫什么,我跟她没关系,谁知道她是哪个会所的来找乐子。”

  经理听了哈哈两声,“人家可是盘亮条顺的富婆,上市公司都是她家的,她为得着来骗你啊?

  “我听说刚离婚呢,摆明了看上你了。我跟你说,我们想入她眼都没机会,你小子知足吧,现在这社会,不丢人,谁有钱,谁就是腕儿。”说完还比了下他肥硕的拇指。

  有人叫经理过去,说是有新客户,经理应着准备走,见林璨还是没什么动静,他又提醒了句,“你小子当初找我带你出来不就是不想回老家么,多好的机会可以往上爬,想想吧。”

  林璨下班的时候是晚高峰,他骑着自己那辆二手摩托正穿梭在拥挤的车道。

  后边亮响起急促的喇叭声,示意林璨往旁边靠一点。

  林璨往右靠,余光扫到开上来的车,开车的是个年轻小伙子,看上去年纪跟他差不多,他又瞄了眼车型,跟林莱的是同个车型。

  劣质蓝牙耳机响起电话铃声,他没看手机就接起。

  “喂?”

  “哥哥。”是他小弟林阳,今年十五岁,初三。

  “怎么了?”林璨按住耳机,想要听得更清楚些。

  “林朵谈恋爱了,妈说让她结婚,反正成绩也不好,想着彩礼钱能收好多呢。”

  林朵是他二妹,在卫校读护士。明明比林阳还要大上两岁,他从来不叫她姐姐,林朵就是个软柿子,小时候就是被林阳欺负的料,林璨不在,林朵就是被打的份。

  “你姐怎么说?”

  林阳在电话里笑嘻嘻,“她还能怎么说,不都是听爸妈的嘛,你啥时候回来啊,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个手机呗……”

  绿灯亮了。

  “我先挂了,开车,你好好学习。”

  保时捷先疾驰而去,半缕尾烟都没留给林璨。

  到家,他开车停下,熄火。

  他又拨给了林朵。

  她很快接起,声音软绵绵的,“哥。”

  “林阳说,你打算结婚?”

  林朵沉默了会,“嗯,妈说先办酒席……”

  “书不读了?”

  “妈说,先休学,等怀孕了孩子生了,再、再去。”

  林璨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久到林朵以为他断线了,“哥?”

  他回神,“嗯。”

  “办酒席,你会回来吧。下个月初九。”

  这次他回得很快,“应该没时间,我会给你汇钱,当作新婚礼物了,哦对了,这个钱,你留着自己用,不要给林阳拿去。知道了吗?”

  “知道了,谢谢哥。”

  挂了电话,他又拿出裤兜里那张早就被他捏得发皱的名片,盯着看了很久。

  困扰了他很久的无力感,复苏了。

  但是,他依旧颤抖着手,去拨了那个电话,很快,电话那头响起慵懒的女声,“哪位?”

  他深吸一口气,开口:“我是林璨,我想跟你聊聊。”

  4

  林莱跟他说,他的时间很自由,不想辞职,怕被别人说三道四,那就继续做着,等她叫他就行。

  林璨白天一如既往地去上班,经理原以为他会动摇,但一连看他几天都准时来上班,更没有提及辞职的事,也就随他去了,只道是小年轻洁身自好不被世俗所沾身罢了。

  可是林璨内心却是连日地翻江倒海,表面看不出什么,但临近下班,他就格外紧张。

  林莱打电话给他了,让他晚上过去陪她。

  林璨去她家之前,绕了个路去菜场买了菜,林莱听闻他会做菜,说是想尝尝他的手艺。

  林璨到的时候,林莱正在客厅做瑜伽,厅内悠扬缓吞的瑜伽乐听得人昏昏欲睡,他换了鞋,去了厨房。

  林璨也就只会做家常菜,再精致一些的,就不怎么会了。

  将菜全部端上桌,林莱已经换上家居服朝饭厅走过来。

  跟林璨想象的那种富婆不同,林莱算是名媛挂的,保养得好,根本看不出她已经三十多了,估计留学过欧美,整个人给林璨的感觉就是比较ABC。

  她头发很多,随意地盘了个丸子头,松散地落在后颈。

  “菜好了。过来吃吧。”

  林莱拉开凳子,跟林璨面对面坐。注意到他的背僵直着,她拿筷子敲敲碗。

  “我会吃人吗?你在这里就当做自己家一样呗。不要拘束,想要什么,想吃什么尽管跟我说就行了。”

  林璨清清嗓子,声音还是不够自然,“知道了。”

  这顿饭吃得还算自然,林莱是个话痨,没有让他们的第一顿饭陷入尴尬。

  “前两天我飞瑞士出差了,所以就没找你,对了,这边里里外外我都换了一遍,我前夫那些东西都被我扔出去了,你也不要觉得自己是插足好吧,咱们都是清清白白在一块的。”

  “好。能冒昧问一句,你跟你前夫……”

  “他出轨,被我发现了,现在在大牢里蹲着呢。”

  “哦。”

  林璨发现,林莱不爱吃米饭,她只吃菜,看来下次饭可以少煮一点。

  “哎对了,你跟我说,你今年二十二岁是吧,你谈过恋爱吗?”

  林璨点头,“学校里谈过。”

  “还是那个吗?”

  林璨脸一热,顿了几秒,“不是了。”

  跟当时的女朋友有过,后来人家考上大学,他没考上,自然而然就分了。

  之后也有过暧昧的对象,但都不了了之。

  林莱没什么太大的表情,“那你怎么不继续读书了?”

  “考差了,本科差两分,专科不想读,就出来打工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执拗,现在不是可以专升本吗?”

  “没那么多钱。打工也挺好的。”

  林莱了然,说到底,还是钱的事儿。她点点头,“行了,吃饭吧。吃完东西放着就行,阿姨晚上会过来洗的。”

  “好的。”

  两个人各自洗了澡,林莱先躺进了被窝,等林璨进来的时候,她本来在闭目养神,一下子就睁开了眼。

  她不禁啧了一声。

  林莱拍拍她身边的位置,“睡进来吧。”

  “他每天回家,都不搭理我,我以为他是太累了,谁知道呢,他让其他女人怀了孕。”

  林璨不说话,只听她继续说下去,“他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有被我抓到过一次,但后来陈旻遇说是被算计了,那个女的也说是自己昏了头算计他。

  “前两天我去找了那个女的,给了一笔钱,女的招了,原因仅仅是因为我出价比陈旻遇的封口费高。

  “守什么身如什么玉呢,我自己找男人不香吗?”

  这时,林璨一把抓住林莱的手,耳根泛红。

  林莱咯咯笑了起来,收回手,“好。那睡吧。”

  关了灯,过了好久,林莱听见身旁的男孩子呼吸没有之前那么急促了。

  “林璨,你吻技怎么样?”

  黑暗中的林璨一怔,这让他怎么说?好,还是不好?于是他选择折中的说法,“还行吧。”

  当然他也不是小白,紧接着,他俯身趴了过去。

  林莱睡着前的最后意识是,有点水平。

  5

  林璨收到了林莱的第一笔打款,五万块。

  是他自己要求的,当时跟林莱说每个月五万的要求时,把林莱给逗笑了,“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把自己想得这么便宜啊,你这颜值,你这身材……你可太幽默了。”

  林璨皱眉,他一开始报出这个价格的时候还犹豫了好久怕贵了,当然他没有说出口。

  林莱这段时间不在国内,电话打给林璨的时候,他们已经快两周没有见面了。偶尔通个电话,聊个微信,就没有其他的了。

  “我下午两点的飞机,还要去莫斯科转机,大概明天中午会到,你到时候来机场接我。”

  林璨本来想开林莱的车去的,但接机时间来不及,他想了想,还是开了自己那辆摩托车,有了钱,他有做过车身喷漆,看上去顺眼多了。

  但他有些摸不准,万一林莱不喜欢坐摩托车呢?一路走过来他设想好了各种可能性和应对方法。

  他站在接机口的最角落,但离门最近,看得也最清楚。

  “林莱。”人群里,他一眼就找到了背着包的女人,她墨镜拉下来,林璨发现她黑眼圈有点重。

  “走吧。”林莱把包递给他。

  “那个,因为来不及,我没有开车,摩托车行吗?不习惯的话,我们打车。”

  林莱一顿,看向他。突然,她莞尔一笑,“好啊,那就摩托车呗。”

  在他这里,林莱总是很好说话。

  他悄悄舒了一口气,也放轻松很多。

  和她相处,林璨其实没有很压抑。

  林璨递给她头盔,“戴上吧,不然可能会罚款。”

  上车,林莱挽住林璨。

  林璨有些害羞,“抓好了。”

  林莱说,她给他买了礼物,一块价值十三万的手表。

  她还说,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困难了,还能二手货卖掉,也值不少钱,可以救急。

  林璨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有收礼物的喜悦感,他只是感觉到不真实。

  他没有理由不收,按照林莱的意思,这些都是他该得的,他只是把东西放在一边,然后揽腰抱住了她。

  她推开他,笑吟吟的,“我得调个时差,先睡一会。”

  进屋前,林莱回头说:“林璨,你一点就通,我很喜欢。”

  她一觉睡到天黑。

  她是被饭菜的香味勾醒的。

  林璨很聪明,知道如何抓住自己的胃。

  “你先去冲澡吧,我这边还有一锅粥在煮,还要一段时间。”

  她太享受现在的状态了,什么负担都没有。

  这顿饭,依旧很合林莱的口味,林莱吃了不少,还打了嗝。

  “你明天要上班吗?”

  “我单休。”

  “那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接我了?”

  “我请假了。”

  “啧。”林莱眯眼看他,“这么自觉呢。”

  “金主爸爸叫我,天大的事儿都得往后放。”林璨打趣道。

  林莱又喝了几口粥,放下勺子。问他:“怎么过的心里那道坎?”

  林璨还真的沉思思考了一会,最后给出答案,“有钱,可以干很多事。”

  他的家境确实不算太好,家里三个孩子,只有林朵是生下来调剂周转生活的,这是他最讨厌在家里的一点。

  以前他在家的时候,能护着林朵,就护着。

  他决定来北京也就一年前的事情,林母送他上车的时候,还说:“老大出人头地记得把林朵也带过去工作啊。”

  他是想过带林朵离开的,他是希望林朵能争气,至少卫校要撑到毕业。但就短短一年时间,事情变成现在的境地。

  林朵是彻底出不来了。

  他也不会再回去。

  遇见林莱是个意外。

  他是个知恩知报的人,他不给林莱添麻烦,也没跟任何人提过这件事。赚的钱都是他自己的。

  “被别人知道,你怎么办呢?”

  “知你觉得他们会怎么说我,现在对女性的恶意远远大于对男人的,我有什么好怕的?”

  “这倒是。你只要不背地里跟陈旻遇一样,我就成,毕竟我看男人的眼光,嗐。”

  林璨失笑,“不会。”

  阿姨今天休息,林璨洗的碗,林莱在客厅日常练瑜伽。

  “林璨,等会睡觉前帮我按个摩,感觉有点落枕。”

  “好。”

  6

  林莱的别墅里,林璨的东西渐渐多了起来,浴室里洗漱用品、浴巾、睡衣都是双套的,衣柜里按照林璨的风格,多了不少衣服。

  这时,响起有人按密码的声音,林莱下意识去看浴室,里面灯亮着,还有水声传来,林璨在洗澡。

  离婚后,林莱就换了新密码,那现在在门口试密码的是谁?

  林莱起身去开门。

  别墅区安保很严,外人是进不来的。她想着会不会又是隔壁局办领导家的老母亲老年痴呆症又犯了把她家当自己家了。

  没多想她便开了门。

  倒是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人,陈旻遇的母亲梁苗珍。(作品名:《纵容》,作者:不喜芦苇。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后续。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