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把女朋友撩到哭的句子,在教学楼里和学长 书包

把女朋友撩到哭的句子,在教学楼里和学长 书包

2021-02-19 23:55:12博名知识网
沈建国吃惊地皱起眉头:「郤诜,小心我打你!」郤诜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她还是挺怕沈建国的脾气,有点抵触情绪,继续收拾东西。沈建国问林语堂:「唐唐,你想一起去吗?」郤诜无精打采地摇摇头:「不,他必须在这里练习。」沈建国知道一点――郤诜如此不想回

  沈建国吃惊地皱起眉头:「郤诜,小心我打你!」

  郤诜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她还是挺怕沈建国的脾气,有点抵触情绪,继续收拾东西。沈建国问林语堂:「唐唐,你想一起去吗?」

  郤诜无精打采地摇摇头:「不,他必须在这里练习。」

把女朋友撩到哭的句子,在教学楼里和学长 书包

  沈建国知道一点――郤诜如此不想回家的原因。

  ……

  在回家的公交车上,一直和说话,他提不起力气,在想怎么给何发短信解释突然回家的事。沈建国多次被忽略,一家之主的气势终于上来了:「郤诜,给我试试!」

  平静地拍下爸爸的手,然后背对着他,发短信给何。内容很简单——「我爸来接我,只能和他一起去,贺,再见……」

  好楚楚可怜的一条短信,郤诜发完短信转过头,看着沈建国的眼睛像是要拆散她和何大哥的黄世仁。

  沈建国哼了两声:「上次把女朋友撩到哭的句子你送你妈妈的裙子,你妈妈不想给你买,我在国外给你带回来的。」

  什么?郤诜的眼睛突然由暗变亮:「爸爸,开快点!」

  「为什么——」

  郤诜:「回家试试这条裙子。」

  被裙子甩在后面的周知在图书馆收到了郤诜发来的短信。他坐在窗边,头上蒙着乌云,看起来很压抑。

  顿时,天下起了倾盆大雨。

  学生谈恋爱最困扰他们的是一点自由都没有。他有空,但怎么也要照顾郤诜那边。他回复短信:「你先跟你爸回家吧,回头见。」

把女朋友撩到哭的句子,在教学楼里和学长 书包

  ,第五十章

  收到何的短信,简单明了,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女人丰富的想象力,硬生生的从这句话中衍生出许多挥之不去的讯息。外面下着雨,有雾,她靠在窗户上。她觉得她和贺真是可怜的小鸳鸯,打鸳鸯的人是开车的。

  为了表达自己的悲伤和无奈,这样回答何:「以为我们真的是恶业的小姐妹吗.何哥,你说是不是?」

  当何在图书馆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他抚着额头敲打太阳穴,小鸳鸯呢?他也是小鸳鸯之一?何周知感到无能为力。他回答是还是不是?最后,他很快回答:「在家要乖。」

  很快,郤诜回复了他的信息,这是一封长长的情书。

  S市有一家著名的烤鸭店。在沈建国上高速公路之前,他还特意绕道路过烤鸭店。他停下车,命令郤诜说:「下去买只烤鸭。」

  郤诜把手机放在车里,下车前向沈建国伸出手。沈建国把整个钱包直接扔到她手里,带着不屑的表情:「我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给我荣誉。」

  「别急,等我毕业。」郤诜摸了摸沈建国的头,从包里拿出雨伞,拿着钱包走了。

  沈建国先是摇了摇头,然后笑了起来,最后停在了郤诜的手机旁。他看着眼睛外面的女儿,迅速拿起电话打开,电话屏幕停在一个对话框里。

  郤诜与「在河州」交谈。经过短暂的交谈,沈建国看到他的血压上升。最后,他把手机放回去,深吸了一口气。真是一对恶业中的「小爱情鸟」!

  沈建国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女儿谈恋爱的时候,对象不是公开的,其实是搞笑的「河州」?虽然他在《河州》里黑了,但是他也每天浏览他的微博,越看越搞笑。

  一只猪过来啃他的大白菜。他采取一切预防措施错过了「河州」!

  ――

  中午,何和猴子还有壮汉一起去食堂吃饭。明天上午《Power Electronics》临时提到下午两点考试。猴子和壮汉抱怨。当他们没有看到郤诜时,他们问:「西Xi在哪里?」

  何周知没来由地说:「我跟她爸爸回H市了,现在估计是高架了。」

  猴子关切地问:「啊,你们两个不是要分开两个月吗?」

  何周知没有说话。

把女朋友撩到哭的句子,在教学楼里和学长 书包

  壮汉真的插了句话:「老板,假期很多情侣分手。高三谈了一个好的,没上大学就分手了。我家和她家一个多小时车程。」

  他周知吃得差不多了,放下筷子站起来:「你慢慢吃,先走。」

  猴子愤怒地瞪着壮汉:「你不说不争气,你就去死!」

  壮汉没明白:「我.我挖出了自己的血泪史,让老板引以为戒!」

  猴子:「…」

  s市到h市开车要快一个多小时,中途买了烤鸭绕路,郤诜回到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她和沈建国都没吃午饭,所以她在车里撕了一只烤鸭腿吃了。

  吴玲拿到烤鸭的时候,已经是无腿鸭了。她又好气又好笑,最后戳了一下女儿的额头:「怎么回事?」

  郤诜指着沈建国:「他先吃的。」然后赶紧跑进屋去找爷爷。

  沈爷爷在厨房里忙碌着。除了爷爷,还有一个阻止他帮忙的小月:「沈爷爷,我求你了,出去吧,我知道怎么炖这汤!」

  沈爷爷哼了两声:「你别骗我老人家。你明明不会说是,一点都不老实。」

  小月痛苦地摇摇头,然后转过头说:「啊,Xi,你回来了!」

  啊,Xi?沈爷爷转过身来,把老花镜放在鼻梁上。他的皱纹变成了花朵。

  郤诜靠在门上,看着他的祖父,问小月:「小月,这个老帅哥是谁?」

  小月从烤箱里拿出食物,回答说:「我也不知道。」

  沈爷爷生气了,戳了一下的额头:「怎么,我都不认识爷爷!"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的沈叔叔!」郤诜挽着爷爷的胳膊,把他老人家抱出厨房,说了很多好话。

  沈爷爷满意地点点头。

  郤诜最喜欢和爷爷聊天,然后回到客厅和爷爷谈论大学生活。

  沈建国也坐在他旁边听着,感觉女儿很有眼光,说了很多话却没有说「在河州」。

  真的没敢把何的事告诉她的家人。她尽最大努力讲述一些开心的小事和她对勤工俭学和暑假的想法。

  沈爷爷满意地听着:「好,好,不愧是我们沈家的娃娃。」

  爷爷似乎同意子呢!沈熹眨眨眼,如果爷爷能同意她暑假去S市打工,沈建国和吴翎失去说话权啦。所以她不顾沈建国的冷眼,开心地坐到爷爷身边:「我室友在S市找到一份好工作,教孩子们跳舞,一个小时五十块呢。」

  「是么是么。」沈爷爷抓着沈熹的手,得意洋洋地开口说,「我这里有一份更好的工作。」

  沈熹狐疑,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什么?」

  爷爷笑哈哈地看她:「给爷爷捶背啊,一个小时100块,你说这个暑假工怎么样呀!」

  沈熹扯了两下嘴巴,站起来:「我回房间看看。」

  沈熹上楼,沈建国立马凑到自己老爹身边,严肃又认真地说:「沈熹有男朋友了,等会吃饭,您帮我盘问盘问,不过别说我告诉您的,知道吗?」

  沈爷爷「啊」了一声,同样严肃又认真地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沈熹刚上楼,就收到了何之洲发来的短信――「到家了?」

  沈熹站在楼梯转角给何之洲回复短信,她嘴角弯了弯,发短信时还发出一阵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真是甜蜜又令人心醉的笑容啊。

  客厅沈建国在教学楼里和学长 书包的眼神就跟刀子似的,他自己瞧见了,还让爹跟着一块儿看,轻声轻气又郑重其事地说:「瞧瞧,你瞧瞧。」

  沈爷爷歪着头看了眼,然后用力轻咳一声,沈熹回头,莫名其妙回房间。

  沈熹在楼上跟何之洲用短信的方式甜蜜了一会会,就被沈建国叫下来吃饭。满满一桌子菜,有吴翎做的,小月的,还有爷爷最拿手的湘菜。

  沈熹很捧场,每人的菜都吃了几口,然后说:「还是家里好啊,食堂的菜都让我吃瘦了。」

  「我看你没瘦。」吴翎毫不留情地说,然后放下筷子问,「我听你爸爸说,你还不乐意回家呢?」

  沈熹低头吃饭:「哪有,别听他胡说。」

  吴翎败下阵来,沈建国看向自己爹,不停地眨眼。沈爷爷收到讯号,装糊涂了。沈建国又是一阵眨眼,沈爷爷终于慢悠悠开口:「阿熹,你爸爸告诉我你在学校谈了个男朋友,真的吗?」

把女朋友撩到哭的句子,在教学楼里和学长 书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