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我和两个护士阿姨一起疯狂做爱,边插边做吃奶

我和两个护士阿姨一起疯狂做爱,边插边做吃奶

2021-02-19 20:19:14博名知识网
皇后听了,说:「皇上还年轻。如果小王子收养他,他从小就在我面前长大,长大了就知道他的好。」太后点点头。「确实如此,但还是不能操之过急,拭目以待。」-跑题了这是二坑~第三十七章终于醒来在荣安宫,叶昌昨晚要水后又昏

  皇后听了,说:「皇上还年轻。如果小王子收养他,他从小就在我面前长大,长大了就知道他的好。」

  太后点点头。「确实如此,但还是不能操之过急,拭目以待。」

  -跑题了

  这是二坑~

  第三十七章终于醒来

我和两个护士阿姨一起疯狂做爱,边插边做吃奶

  在荣安宫,叶昌昨晚要水后又昏过去了。虽然声明中,沈琦我和两个护士阿姨一起疯狂做爱、舒淇、柳岩等人围着床说了很多,他们还是没有叫醒他。

  天亮后,声明又累又渴,眼皮一沉,就在自己房间的矮沙发上睡着了。

  舒淇,沈琦等人比语句。他们话不多,但实力也有限。房子里没有那么多地方可以歪斜躺着,有几个人走到画厅外的躺椅上,都歪着身子,昏昏欲睡。

  西野看着屋里屋外几个累得睡不着的人,想着没有兄弟,但有几个比兄弟更好的兄弟,这也是叶昌的福气。这个混账在北京这么多年了。

  等他估计差不多的时候,就要进屋叫醒叶商了。他看到管家带着小泉来了。看到小泉,他突然笑了。「这也是我岳父的难处。这几天估计腿都跑瘦了,辛苦了。」

  小泉很快欠了一个人情,看了一眼到处都累得睡不着觉的舒淇等人,连连摇头。「奴隶并不辛苦,最多他跑几条腿。在这个房子里等叶世子醒过来是很难的。叶世子现在能醒了吗?」

  西野摇摇头。「我还没醒。」

  小泉说:「皇上听说叶世子今天一定会醒来,就命令奴才过来观看,等着太子醒来。」

  西野笑着点点头。"皇帝不得不担心他堂兄的受伤。"话落,他请小泉进来。

  小泉一边往里走,一边说:「皇上最担心叶世子。听说叶世子今天要醒了。皇上从昨晚开始心情就很好。」

  西野笑了。「让皇上关心是表哥的福气。」

  小泉笑吟吟地说:「确实是福。」

  管家闻言以为这福气是用生命换来的。太子代替皇帝掌了手,险些丧命。但是,皇帝一天能问三个问题,所以他才这么在意,这种态度最终没有白来。

  小泉进了里屋后,看到了躺着睡着的声明和还没醒的叶商。他看了一眼声明,又仔细看了看叶商,说:「虽然叶世子还没睡醒,但是看这个颜色真的好多了。我看到他三天前几乎没有呼吸。现在他终于好了,可以放心了。」

  西野点点头。

我和两个护士阿姨一起疯狂做爱,边插边做吃奶

  自从小泉的儿子从叶裳中醒来,他就按照皇帝的命令在房间里等着。

  他等了一个小时,也听了一个小时的鼾声,见叶裳还没醒,终于忍不住开口,「这陈二公子年纪轻轻,怎么鼾声这么重?有什么问题吗?」

  西野觉得好笑,摇了摇头。「他昨晚没闭嘴,一直在堂哥床前说话。他说得太多,太累了,他没有什么问题。休息一下就好。」

  小泉闻言惊讶地道,「说了一夜?叶灿师子听到了吗?」

  西野笑了,「我应该能听到你。据说是因为他昨晚说的话,表哥才醒过来要水的……」

  小泉点点头,立即对这一说法另眼相看。

  半个小时后,床上的叶裳终于嘶哑了,「水……」

  小泉突然跳起来大声说:「叶世子醒了!」

  西野假装走到床前,问叶问:「你醒了吗?」你要水吗?"

  小泉见叶商挣扎着要睁开眼睛,赶忙说:「是水,奴才倒。」话落,他站起来,慌忙跑到桌边倒水。

  叶裳给他倒了一杯水后,终于睁开了眼睛,他这才醒来,那一双眼睛,很迷茫地看着面前的小泉。

  小泉忍不住倒水,连连祝贺。「你终于醒了,昏迷了三天。你再不醒悟,皇上就太着急支持了。」

  叶裳的眼睛渐渐清澈,向他伸出手来。

  小泉伸手帮他,想起自己刚从伤病中醒来。他怕再弄断他,茫然的看着他。「别碰王子,你想喝水吗?奴隶会喂你的。」言未毕,回头对西野道:「叶恭子,你请苏姑娘来见太子,如何?」

  西野点点头。「自从我醒来,就好了。以后再问你姐姐也不迟。」话落,他将杯子拿在小泉手里,微微倾斜,放在叶片式嘴唇上。

  看了一眼,叶裳慢慢喝着水,带着他的斜弧度。

  小泉非常高兴。「师子怎么了?」

  叶式喝了一杯水,嗓子舒服,睡了三天,感觉骨头都软了,不容易。弱弱地道,「浑身疼。」

  小泉赶紧说:「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全身都疼是肯定的。」话落,连忙说道,「皇上让奴才等你醒来再给你一句话。说让你好好康复,如果你身体好,皇上会考虑给你一桩婚事。如果不能养好身体,就不要想着给婚姻。」

  叶商听后扬起眉毛。「皇上真的这么说?」

我和两个护士阿姨一起疯狂做爱,边插边做吃奶

  小泉肯定地点点头。「这是皇上原话,奴才没加半句。」

  西野失去了他的心。「皇上真的爱我。我的身体其实是和婚姻挂钩的。」话落,他虚弱地说:「回去告诉皇上,就说我知道。」

  小泉吓了一跳,马上问:「还有别的吗?」

  西野摇摇头。他好像刚睡醒,懒得说话。「没了。」

  小泉子琢磨着叶裳这句话,想着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是同意皇上的意见,乖乖收回?还是没有?不认真?他一时猜不出来,就觉得岳父没他想的那么周到,他太傻了。但想想盛公公精致的好大喜功,偷偷投靠岳桂飞,落得如此下场,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点点头,试探性地问:「那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的伤。奴才听苏小姐说,你虽然醒了,命也清了,但可能要两个月才能好。如果不想留下根本原因,就要非常小心。在这两个月里,我不会对骑马、打猎、杂耍、喝酒等感兴趣。」

  叶商微笑着看着他。「要不你回去跟皇上说说,让皇上把你交给我?」

  小泉连忙鞠躬。「奴隶笨手笨脚,但他不能侍候你。请好好照顾自己的伤。」话落,对西野说:「叶恭子,奴隶回去回复法令。请苏小姐速来见叶世子。」吧。」

  叶昔点头,「公公慢走。」

  小泉子连连摆手,「叶公子不必送了,奴才一日跑好几趟容安王府,熟得很了。」话落,出了房门,匆匆走了。

  小泉子刚走,陈述便醒了过来,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床前,睁大刚睡醒的眼睛看着叶裳,「老天保佑,兄弟,你总算醒了。」

  叶裳想着他这一夜在他床前絮叨个没完,让他睡都不得好睡,便没好气地说,「看你这副鬼样子,赶紧滚回去休息,没的有污我眼目。」

  陈述顿时瞪眼,「你刚醒来,怎么对我就没好话?」

  叶裳闭上眼睛,哼道,「絮絮叨叨跟个八婆一般,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多话?」

  陈述闻言一愣,随即一拍大腿,哈哈大笑,「你果然都听进去了。这么说,你能醒来,我可真是功不可没了。」

  叶裳哼了一声,「少往你脸上贴金。」

  陈述见他能不客气地嫌弃他了,证明真没事儿了,心中还是极其欢喜,这欢边插边做吃奶喜想掩饰都掩饰不住。他也不在乎他嫌弃他,凑近他说,「你昏迷了三日,差点儿丢了一条命,据说你喜欢的女子就在这京中,她怎么都没来看你?」

  叶裳又睁开眼睛,「你几天没沐浴了?离我远点儿。」

  陈述一噎,瞪眼,「你几天没沐浴,我就几天没沐浴了,这几天,我都在你府中守着你了。」话落,他扯过自己的袖子,闻了闻,道,「没味道啊。」

  叶裳道,「我闻着有。」

  陈述不满,退后了一些,嘟囔,「你的鼻子可真不是人的鼻子。」话落,对他说,「你喜欢的那女子,是不是不喜欢你啊。」

  叶裳哼了一声,没说话。

  陈述看着他,以为他为此神伤了,他如今刚醒,神伤对他身体可不好,连忙宽慰他,「虽然那女子没来,但是苏小姐可一直住在这府中照看你,苏夫人也在,对你照看得十分尽心尽力,若没有苏小姐,你的命可就玩完了,以后你可要对人家好些,就别想着那什么女子了。我看苏小姐就很好。」

  叶裳闻言忍不住笑看了他一眼,「是吗?」

  「是啊。我亲眼所见,不止我,齐舒、沈琪他们都在这里,都见过苏小姐。她医治你,每日要来三趟为你诊脉,有目共睹。」陈述道,「容貌好,家世好,脾气好,武功好,医术好,简直处处都好。」

  叶裳听他一连说了苏风暖好几个「好」字,顿时有些吃味,「别告诉我你打算抛弃瑟瑟,移情别恋。」

  陈述顿时哀呼,「娘哎,我就算看上苏小姐,她也看不上我啊。」话落,又立即道,「皇上是一心要给你和她赐婚,其余人都靠边站。所以,你这条命是她从阎王爷那抢回来的,你可要惜福啊。」话落,他见叶昔出去通知人了,便压低声音说,「你若是不娶,我估摸着你表兄一定会娶,等你表兄娶了,你可别后悔。」

  叶裳闻言轻轻哼了一声,道,「轮不到他。」

  ------题外话------

我和两个护士阿姨一起疯狂做爱,边插边做吃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