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男朋友喜欢舔我下边口述,回来喝酒和学长在车里

男朋友喜欢舔我下边口述,回来喝酒和学长在车里

2021-02-18 22:36:17博名知识网
小丽说尸体笑了,这些老鬼说尸体笑的形式不一样。反正都是笑声。「然后呢?」乔宇担心会有很多人来。时间到了,他看到自己在自言自语,把自己送到康宁医院。他催促道:「我刚整理好,现在就一口气看完。」「身体笑了,我

  小丽说尸体笑了,这些老鬼说尸体笑的形式不一样。反正都是笑声。

  「然后呢?」乔宇担心会有很多人来。时间到了,他看到自己在自言自语,把自己送到康宁医院。他催促道:「我刚整理好,现在就一口气看完。」

  「身体笑了,我们都冷了。」中年鬼说:「可是他动不了。后来,一个人进来了,把尸体放在一个奇怪的盒子里,推走了。」

男朋友喜欢舔我下边口述,回来喝酒和学长在车里

  「那人穿着殡仪馆的工作服,工作证朝里,没看到前面。」另一个鬼魂终于说到点子上了。

  一个是鬼,一个是外人冒充工作人员。乔宇点点头,但是当身体笑的时候,它是不是肿了?不死的话,笑肯定是活着的,可以自己在地上走。

  「那个人有什么明显的特点?」乔宇问道。

  "高个子,走路有腰,又高又瘦,像竹竿."中年老鬼说:「大热天还带口罩,很紧。」

  面具——小偷的必备品,乔宇厉声说道:「我明白了。」

  点燃第二根蜡烛后,所有的鬼魂都冲了上来。这时,有人冲了过来,把地上的蜡烛踩灭三次,二除二,然后愤怒地说:「你是谁?你知道你不能在这里玩火吗?」你对事故负责吗?"

  乔宇不生气,但很高兴。这个人正义感好,崇拜!

  「我错了,我只想在这里……」乔宇想了一会儿,改变了措辞:「依靠悲伤。」

  「你怎么进来的?」新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工人。

  鬼们见香烛已灭,气得向他冲来。工作人员感觉后脑勺有风,肩膀缩了缩:「我还没开门,非工作人员不许进来。」

  乔宇眨眨眼,所有的鬼魂都不情愿地离开了.

  凉风消失,工作人员打了个寒战:「快点。」

男朋友喜欢舔我下边口述,回来喝酒和学长在车里

  「我给他打电话了。」小李碰巧回头看见乔宇被赶走了。她不悦地说:「傻孩子,你就不能提一下我的名字吗?大家都很着急。」

  工作人员尴尬地说:「连你的朋友都不能进来。」

  「我知道,这不是原因,请他帮忙找到尸体。」小李俯下身,冷冷地说:「我哥能看见脏东西。刚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有没有觉得奇怪?」

  想到刚才脑后的凉风,这位特别有原则的工作人员赶紧说:「我提前走了一步,你自由了,自由了……」

  他跑了,小李耸耸肩,笑了:「把它送走,乔宇,我们看着监控,有三个工作人员进进出出,其中一个……」

  "又高又瘦,有点像骆驼,他带走了笑着的身体."乔宇说:「是你的员工吗?」

  「肯定不是。」小李斩钉截铁地说:「现在确认了,跟我没关系。可以回去了。」

  乔宇和严楠有一种愤怒的感觉,严楠不解:「是这样吗?」

  「还是什么?」小李懒洋洋地舔了舔同一个烟点:「我回来是因为他们怀疑我。现在我的怀疑解除了。照常工作就好。找到尸体的事情就交给警察了。」

  乔宇赞道:「不愧是冷冰冰的女人,又不爱管闲事,赞一个。」

男朋友喜欢舔我下边口述,回来喝酒和学长在车里

  「支持自己的工作,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小李说:「谢谢,我们走吧。」

  乔宇抬起脚,离开了。燕南跟着他。上车后,燕南问:「我们让她忽悠了吗?」

  「又不是烤肉串,怎么会尴尬呢?」乔宇问道。

  严楠摇摇头。「嗯,她的性格是这样的。她不妥协,比男人更男性化。」

  「不一定,她有一个看起来像男人的身体,但她有一颗纯洁的24K温柔的心。」乔宇信心满满:「不信,等着瞧。」

  严楠问乔宇:「带你回家?」

  「太早了,开慢点。」乔宇非常体贴。千年何叔和曲冰昨天在春宵度过。现在他们应该还躺在床上。毕竟是何叔的初夜!

  阎娜听了乔宇的话,把车速定为40英里。她没有急着回家。乔宇下车前观察了一下情况。楼上的门是锁着的,窗户已经打开透透气,酒店也没上班。毕竟她没做早饭。她通常在十点钟开始准备。

  「还不下车?」燕南说。

  「葛炎,如果你没有别的事,就和我在车里坐一会儿。」乔宇无奈地说:「我看不见他们起床了。」

  「他们?」燕南不解乔宇:「谁?」

  「我舅舅和他女朋友。」乔宇苦笑道:「等一下。」

  「砰砰砰,」有人拍了一下窗户。乔宇转向窗外何刚的脸,摇下车窗。「叔叔,你从哪里来的?」

  「从哪里回来?当然是在外面。给我们送青菜的老板说没时间送了。那人辞职了,病了,我自己去拿。」何刚生气地说:「下来帮忙。」

  燕南哈哈大笑,道:「春宵好。」

  「什么春夜?」何刚看上去很困惑。

  「没什么,」乔宇赶紧朝燕楠眨眨眼,然后乖乖地下车帮着提了几筐菜去厨房。

  看着整理青菜的努力,问他:「屈昨天什么时候走的?」

  「十点,打车回去。」何刚说。

  「十点钟吗?"乔宇恨铁不成钢。"叔叔,已经十点了。你为什么不让她留下?即使你们不住一个房间,也可以睡我的房间。我已经放逐了自己。"

  「你在想什么?」何刚说:「你叔叔是个传统的男人。传统男人脑子里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道德观念。你明白吗?」

  「我也是一个有道德的人。」乔宇摇摇头:「但我也知道什么时候了。昨晚是你加深感情的好时机,舅舅。」

  「回去睡觉,看你眼睛充血,听话。」何刚不情愿地开车送乔宇回家。

  乔宇耸耸肩,回到家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整理最近的事情。嗯,有两样东西要找,月牙刃和狐狸舍利。现在鬼书的发明者阮建卓成了重点,但不能光靠他。即使他有三魂八魄,他也有很多回忆,但他是一个死了的男朋友喜欢舔我下边口述商人,等等。双胞胎鬼总是触手可及,说明他能看见鬼!

  「嗯,这家伙挺有意思的。」乔宇喃喃道。

  想起白英山手背上的白莲花印记,乔宇唉了一声:「丫头,一定要找到狐舍利后再打开封印,你可别让我们意外,该慢则慢啊。」

  第196章 确定,上门

  乔宇无所事事,身子躺在沙发上不老实,一条腿搭在沙发扶手上,一条腿搁在地上,一下一下地踢着地面,突然有人拍门,他不耐烦地叫道:「谁啊。」

  「是我。」听到白颖珊的声音,乔宇像兔子一样蹦起来,拉开门,看到梳着马尾利落的白颖珊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姑姑回来后我无所事事,过来找你。」白颖珊吐吐舌头:「而且某人下午三点打扫卫生的任务已经抛到脑后。」

  乔宇被将一军,无力反弹,事实是这几天的确忘得一干二净。

  「我错了。」乔宇看着未来的老婆,只顾得咧开嘴笑,身子还把门堵得严严实实。

  白颖珊双手背在身后:「我不能进去?」

  乔宇心里一动,猛地将白颖珊横抱起来,进门后用脚把门关上,白颖珊让他吓得魂飞魄散,脸都白了:「你干什么?」

  乔宇抱着白颖珊滚到沙发上,然后才松开,激烈的动作让白颖珊满脸通红,正准备坐起来,乔宇两条胳膊一撑,把她禁锢在沙发的角落里:「我问你,鬼王对你老实不?」

  想到与实化的鬼王两两相依,还有各种暧昧举动,白颖珊毕竟只有十九岁,心虚地挪开眼睛,乔宇全身的血涌到头上,舌头开始打颤:「你,你们圆,圆房了?」

  白颖珊吐吐舌头,趁乔宇心神恍然的时候毅然反攻,单腿踢到乔宇的肚皮上,然后猛地反扑过去,拽住乔宇的双手往后一拧,借着这股力道还让自己从沙发上站起来,另一条腿压制乔宇的腿关节,把乔宇制服得服服帖帖!

  「疼,疼,疼疼疼。」乔宇的眼泪花花冒出来:「你想让未来老公不能人道么?」

  「再胡说剪了你的舌头。」白颖珊的脸微微发红,乔宇正色道:「给我一个确定答案,白颖珊,你爱回来喝酒和学长在车里我不,之前说过的话给我一种错觉,你是喜欢我的,愿意和我一起挑战,但是,我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白颖珊毕竟经历人生中第一次感情,双手微微松了,乔宇灵机一动:「这样吧,如果不爱,你现在就走,如果爱,亲我一下,哪里都行。」

  乔宇默默地闭上眼睛,一颗心七上八下,之前白颖珊的态度说明一切,可两人之间还像隔着一层纸,不捅破,心难安。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乔宇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整整三十秒过去了,她的手还压着自己的手,人没有走,可怎么没动静?

  难道,乔宇有种不好的预感,在比较自己和黄轩后,还是选择青梅竹马?

  乔宇像经历了一个世纪,终于,有一股不一般的温度靠近,轻轻地啄了一下他的嘴唇,感觉到这股淡淡的柔香,乔宇嘴角一咧,一抹笑容出现在脸上。

男朋友喜欢舔我下边口述,回来喝酒和学长在车里

-